《無限仙凰道》第一百二十三章:武裝 忽然,谷口大亂,神武軍旗幟傾翻,敗退而出,方傑大驚,只見軍中有金文「山」字大旗,料想必是山獅駝親引軍馬來了,不禁嘆息:「山元帥如何此等糊塗,賊軍定有大隊軍馬在別處,他此刻率兵前來,雖解了谷口之圍,然敵軍若攻赫連,我等何以抵擋?」

思來想去,方傑一時也無它策,只得率兵與家餘慶、錢振鵬、邢政前後夾攻,把神武軍圍困在中間。

原來山獅駝在城中聽得神武軍與方傑等人已在落日谷交戰,便要引軍助戰,完顏國保道:「如今不知落日谷敵軍虛實,如城中兵馬盡出,敵若大舉攻城,赫連如何守得住?不如暫且觀望,待我軍力窮再出兵不遲。」

山獅駝道:「敵軍主力若不在落日谷如何能拖住我三路大軍近十萬人馬?且我身為統帥,如若不經一戰,不得寸功,日後在軍中還有何威信可言?」遂不聽勸告,令完顏國保率數百人守城,自引三千鐵騎往落日谷殺去。

到得谷前,神武軍初時雖佔得上風,然戰得久時,也還是漸漸不支,此時正和金軍相持,得山獅駝引三千鐵騎生力軍從後方殺入,神武軍腹背受敵,又兼兵力懸殊,當即潰敗,史進領萬餘人死命沖開錢、邢兩軍,向谷外殺去,山獅駝等人隨後追殺不提。

谷外,穆弘,李雲、史進匯合了軍馬,約有兩萬餘人,穆弘,李雲見金軍四面圍上,把四周擠得水泄不通,對史進道:「敵軍三倍於我,如今情勢甚險!然我等需死守此處,待董雙大哥大軍殺到,方可殲滅此路金軍,史兄可引人負責外圍防備,我軍中尚有少許當日出發前凌振兄弟所留火炮,在內陣掩護不成問題。」

史進道:「兄弟不必多說,我正當血戰報答齊王之恩,今日雖死無悔!」言畢,史進衝鋒揮舞五十斤三尖兩刃刀上前怒喝道:「九紋龍來也,金狗速來受死!」亂軍中正撞上家餘慶,戰無二十合,被史進一刀劈於馬下。

李雲見山獅駝在軍中四處衝突,以指揮兵馬,便取出弓箭,弓開如滿月,箭勢如流星,疾電般向山獅駝射去,山獅駝正在策馬奔走,忽聽得側面有風聲,急躲時,一箭正中左臂,大叫一聲,墜下馬去,方傑忙叫人救起,先送往城中救治,一邊令軍士不得慌亂,加緊圍攻。穆弘,李雲見金軍隊伍不亂,只得自引兵馬奮力死戰,然眾寡懸殊,戰得久時,神武軍隊伍殘破,漸漸不能支撐。

方傑見穆弘,李雲等已力不能支,便大聲道:「兩位將軍皆武藝高強,文韜武略,何必替那董雙賣命!如能歸順我大金,他日一統九州,定能建立一番功業,不強似戰死此處?」

穆弘,李雲、史進殺得渾身浴血,猶怒喝道:「我等昔日水泊梁山兄弟皆乃為義而生死之人,豈有降者!爾等可來領死,無需多言!」

方傑聽得大怒,令全軍猛攻,神武軍陣勢眼看就要潰敗,忽金軍前隊大亂,大隊人馬從遠處殺來,為首大將正是關勝、林沖、花榮,邢政上前抵擋,與林沖戰到十合之上,不分勝敗,林沖再戰數合,尋得破綻,暴雷也似大喝一聲,一矛把邢政刺下馬去,可憐昔日方軍帥,做奸終究遭橫死。

這邊方傑還在奮勇衝殺,看了林沖無人能敵,如入無人之境頓時大驚,正欲上前交戰,林沖身後數萬大軍一擁而上,反把金軍包圍住,一時情形逆轉,史進和穆弘,李雲得知宋江大軍前來,率兵奮力向外衝突,錢振鵬驚道:「此處賊軍如何還有這許多人馬,既能合圍我軍?」

方傑嘆氣道:「是我失策,董雙定是示弱以迷惑我軍,而把主力藏於城中,今我等被圍雖然險急,然敵軍必定分兵攻取赫連,我軍需拚死突圍,務必救出山元帥,現赫連已成孤城,斷然守不住,這一處行省地界我軍已成敗局,如今之計只得退往二皇子處會和了,讓塞爾柱人趕緊發援兵前來相助,以圖後來。」

於是眾人便逃跑,山獅駝卻是不肯回城,看金軍如此狼狽,兩軍二十餘萬將士也盡皆看林沖廝殺見得呆了,山獅駝見今日顏面盡失,不由大怒道:「誰與我拿下林沖這廝,以解心頭之恨,我便把元帥之位讓給他!」

車騎大將軍方傑早已按耐不住,聽山獅駝已經下令,也有了底氣,頓時高喝道:「末將願為元帥擒拿此賊!」

方傑一說完,便飛馬而出,挺手中七十六斤方天畫戟,直衝對陣聞煥章而去,神武軍中,豹子頭林沖手持丈八蛇矛,上前截住方傑。

方傑看是林沖前來,拉住韁繩立馬冷笑道:「林教頭,小可久聞八十萬禁軍教頭林沖大名,不想這幾日接連能遇上兩次,今日之戰還望指點一二,務必要搏個生死出來。」

林沖卻道:「方將軍不必客氣,你我二人各為其主,儘管來戰便是。」

當下兩將也不多話,便殺上前盤馬大戰,頓時矛戟交接,金鐵碰撞,殺得煙塵四起、聲震數里,有詞《西江月》贊道:

南國名將,盡展平身所學,戟如風林火山,禁軍教頭,沙場不失威名,矛如摧風破林。百萬軍中拔頭籌,豪傑齊聚西域地,矛似漢末張翼德,戟如五原呂奉先,渾如烈火對秋露,恰似針尖對麥芒。

林沖看方傑武藝高強,便回馬而走,卻不歸本陣,只往側面跑去,方傑冷笑一聲,縱馬追去,眼看靠近不到二丈,林沖猛一轉過身來,大喝一聲,手中丈八蛇矛如雷霆般穿刺而出,正是林家槍法「回馬槍!」

若是被這一槍刺中,便是回天乏術了!

方傑早有準備,見狀毫不慌張,手中方天戟猛一掉頭,往蛇矛撞去,只聽一聲巨響,兩人兵器猛烈碰撞,林沖方傑均被振退數步,剛才的這一次純力量的碰撞,兩人可以說是旗鼓相當,難分高低!

林沖見方傑手段不凡,也不敢輕視,策馬向方傑衝去,快靠近時,林沖卻是猛一躍起,一步踏上馬鞍,暴雷似大喝一聲,借力躍上半空,運全身之力,猛然一矛向方傑頭部抽去,其勢疾如閃電,卻是林家槍絕技「憂鬱飛花」。

方傑見林沖使出平生絕技來,也是心中一驚,急忙將槍抬過頭頂,心中卻想:呵,這林沖也是徒有虛名,這種大開大合的招式一旦被擋下,你豈不是門戶大開了?

但是,緊接着,他就震驚了。

什麼?

方傑難以置信眼前看到的。

他正看向空中,只見林沖原本的下抽招式既然在電光火石間變為了連刺!

他下一個瞬間看到的,只有漫天的矛影,不,應該說是矛雨!林沖的矛法已經快到眼睛無法識別了!

這正是此招奇特所在,偽作下劈之式,實則為連刺而擊,取外實內虛之象,攪亂對手心志,趁勢攻其不備,將敵將一擊刺殺!

方傑見林衝來的快,只得一咬牙,放棄防守,手中方天畫戟向林沖面門上刺去,林沖見狀只得右腳一踏馬鞍,借力往右一偏,避開了那一戟,自己手中的蛇矛也是略微偏離了方向,刺到了離方傑臉邊不足一尺的地方。

兩人見奈何不得對方,暫時停下手來,互相對視一陣,又上前廝殺開來,二人棋逢對手,難分高下,林沖與方傑大戰至八十餘合,不分上下。

雙方打到多時,方傑見戰不過林沖,只得賣個破綻逃走,眾將別無它法,只得跟隨方傑而去,於是領軍向神武軍掩殺過去,兩軍正在相持,東北方向又有一支人馬衝來,當先一將勇不可擋,在十萬軍中往來衝突,如入無人之境,有《臨江仙》一篇贊曰:

將種出河北,威名傳四海,燕趙自古多壯士,天罡更展英雄態,身長九尺面英武,雙眼點漆如天神,聲明揚宇內,義勇世無雙,槍棒海角無對,天涯數內為尊,河北玉麒麟,天罡盧俊義。

此人正是大齊國神武軍副總元帥,天罡星玉麒麟盧俊義,因得知聞煥章大軍已與山獅駝軍交戰,便留孫立和馬擴等在邪木知守城,自率大軍衝出包圍,往落日谷殺來,此刻正好趕上,盧俊義怒吼一聲,縱馬衝突金軍,金軍士卒皆人莫敢近,一路殺到方傑中軍,徐盛、甄誠大怒,上前雙戰盧俊義,盧俊義橫矛截住兩人,斗無數合,一矛把甄誠刺死,徐盛大驚,回馬便逃,盧俊義策動照夜玉馬,片刻趕上,一矛刺中徐盛肩頭,將其挑飛數丈遠,早被神武軍亂兵殺死。

金軍俱駭然,盧俊義又領八百精銳鐵騎直衝方傑中軍,方傑驚恐,不敢同其交手,拔馬便往後撤,金軍見主帥已走,再無力抵擋,被盧俊義引兵殺出一條血路,紛紛潰散下去,已然全無陣勢。

聞煥章見方傑一軍馬陣勢已亂,令關勝、穆弘李雲、史進,盧俊義四路軍馬一起圍攻,聞煥章在馬上笑道:「方傑,你中了我調虎離山之計,如今已全局潰敗,你也是員名將,即使不顧自家性命,是否也要為手下的將士們找條生路?如今若歸順齊王殿下,我等一同替天行道,一統這亂世,不好似戰死沙場?」

方傑怒道:「賊人休得多言,如今十餘萬軍馬勝負未明,爾等欲陣前亂我軍心實在可笑,可速來廝殺,一決生死!」話音剛落,便繼續上前廝殺,將十數員神武軍偏將挑於馬下。

聞煥章聞言,搖頭嘆口氣,指揮兵馬加緊圍攻,又戰得一個時辰,金軍死傷慘重,亡者十之三四,近半者降,唯有方傑、錢振鵬、蔣欽三將領數千殘兵還在誓死抵擋。

方傑見錢、蔣兩將兵馬已被神武軍分割包圍,遲早覆滅,自己身邊軍馬也愈戰愈少,嘆道:「不想我方傑今日死於此處。」便拔出配劍要自刎,副將慌忙上前攔住。

方傑語氣堅決道:「是我輕敵中計害了眾將士,如今豈可連累爾等,我一人在此死戰斷後,莫讓賊軍輕視了我之手段!你等要降要走皆隨你心。」

隨即挺槍躍馬沖入神武軍中血戰,片刻陷入陣內,傑身邊千餘將士皆感激涕零,紛紛上前死戰,個個以一抵十,竟抵住包圍宋軍之攻勢,然金軍畢竟人少,眼看就要覆滅,忽西北角殺聲大振,一彪軍馬衝殺進來,當頭一小將橫槍縱馬,全身白衣白甲,頭戴銀盔,面似鐫銀,使丈二點鋼槍,連刺死十餘神武軍士卒,身後僅三千騎兵,然皆以一當十,前隊一千重騎兵,兩翼各五百弓騎兵,中間則為一千輕騎兵。有詞《西江月》贊曰:

世間多英傑,亂世推名將,身軀八尺面如銀,丈二鋼槍無敵手,破魂針追魂索命,裂地刀當世無雙,莫道年少無才俊,願攜軍略襲九州。

那小將領着三千騎兵殺出一條血路,轉眼已沖入神武軍包圍圈,救了方傑,道:「方將軍,我乃塞爾柱軍中人,此地久留無益,如今我等應速突圍,先撤回揚州再圖後來,我知曉一條小道,兩日即可撤回揚州,都督可速決策,以救眾人性命。」

方傑也無它策,只得率本部兵馬同那小將先救出錢、蔣兩將兵馬,彙集了萬餘人,往神武軍陣勢薄弱處猛衝,方傑率八百鐵騎在前,終於撕開一條口子,往遠處方向飛奔而去。

那小將率三千精兵斷後死戰,左手持槍,右手使刀,連殺神武軍百餘人,十餘員牙將,見己軍大隊已去的遠,拔馬率兵往回撤,神武軍被殺得心驚膽戰,如何敢再上前阻擋,頓時如波開浪裂,被其衝出包圍,飛馳而去,聞煥章冷笑一聲,令眾將不必追趕。

這邊方傑、錢振鵬、蔣欽率殘兵七千向揚州行軍,沿途偃旗息鼓,忽前方煙塵大作,不知多少軍馬往此處開來,方傑大驚,道:「如今我等死於此地矣!」

正是:良將縱有千般謀,奈何龍入淺灘地。 當陳心眸清醒過來的時候。

只覺渾身酸軟。

一回想起這大半天被人使喚著作這件事干那件事。

做了一堆下人才幹的粗活。

回過勁來的陳心眸滿臉的怒氣。

可是轉眼看到那幽童若有若無的冷冰目光。

再看看那全身上下。

滿是各種刀具的老人。

頓時又有如冰水潑下。

令她立馬想起自己身在魔窟。

滿腔怒火轉瞬消彌於無形。

至於那個使喚自己的傢伙已然不見。

然後又聞到空氣中瀰漫著食物的清香美味。

肚子不爭氣的咕咕直響。

想到似是被人餵食過。

登時又是滿臉通紅。

那個討人厭的傢伙去哪了?

眼前還是明哲保身最重要。

不然說不定下次就被咬斷脖子。

陳心眸想起那黑面矮子的深情一咬。

心中發寒。

放下大小姐架子。

不敢再任性哭嚎。

主動將廚房的種種雜役承擔了起來。

陸英東這會正在四處派發新制的美食。

這次新制的美食獲得的好評超乎想象。

一百二十四名門人里竟有十六人主動給了報酬。

十六塊碎靈石的打賞。

陸英東略略得知這些蒙著臉的傢伙好像最近很開心。

做成了什麼大買賣。

這也就代表著少掉了十六次竊取機會。

再有就是精心做的炸魚薯條的確打動這群魔道中人了。

個個吃得是津津有味。

收完餐盤。

找了個無人的地方。

陸英東開始擺弄這次的收穫。

主要有三大類:

材料靈石類:食人花枝、崆銀苔薊、下品靈石三塊。

碎靈石二十來塊……

這次和人祭享到的修仙秘籍只有三本。

《入谷三法》。

《天玄地伏圖》和《靈汲魔鑒》。

應該都是初階的修鍊法門。

陸英東也正需要這樣的法門。

再有就是有幾個幽魑門門人通過系統。祭享了一些消息。

幽魑門門人甲:幽魑門馬上就要拿下長劍宗了。

我們馬上要發達了。

幽魑門門人乙:準備了這麼久。

長劍宗的一眾門人估計死都不知道怎麼死的。

幽魑門門人丙:長劍宗的兔崽子們。

洗乾淨脖子。

收拾好靈石、飛劍和法寶。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