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驍神色不自在。「在府里,沒有帶出來。」

蘇雯瀾用看傻子的眼神看著他。

「你有藥丸不回府里,跑到這裡來做什麼?不要說迷路了。你來肅王府不是一次兩次了吧?」

秦驍看著她,面露委屈:「我們有多久沒有見過面了?明知道你在這裡,讓我怎麼安心回去養傷?」

「這樣說來,你會在這裡出現,是因為我害的?」蘇雯瀾臉上帶笑,狠狠掐了一下他的腰。

「嘶!瀾兒好狠的心。我都傷成這樣了。」秦驍露出痛苦的神色。

蘇雯瀾看著他受傷的胸口,再次低下頭。

「瀾兒……」

「送佛送到西。真要中毒,剛才已經中毒了,多吸這兩口也影響不到什麼。」

秦驍看著面前的少女。

被人心疼的感覺真好。

只是這小丫頭的嘴太硬。哪怕再關心他,她也不會承認。

什麼時候才能讓她變成平陽王世子妃呢?

現在這個『肅王世子未婚妻』的身份真是讓人不爽。

「來人……」

秦驍喊了一聲。

暗衛從天而降。

「給蘇小姐拿顆解毒丹過來。」

暗衛從懷裡掏了掏,掏出一個瓶子。

蘇雯瀾似笑非笑地看著他:「解毒藥丸在府里?」

「這個藥丸只能解普通的毒素。瀾兒你剛才幫我吸毒,也不知道有沒有沾上,吃一顆安全些。要是沾上了也沒有關係。你沾得少,應該很容易排出來。」

蘇雯瀾也不戳穿他的那些小心計。

這男人有時候幼稚極了。可是仔細想來,那也是對她的用心。其實不是不感動,而是沒有辦法承諾什麼。

直到把秦驍的傷口吸回正常的顏色,蘇雯瀾才停下來。

吃下暗衛遞過來的解毒丹,看向受傷的秦驍。

「你的暗衛來了,可以讓他帶你回去慢慢養傷。 鑽石契約:首席的億萬新娘 這裡是肅王府,留在這裡不安全。」

「再陪我一會兒。」秦驍拉住她的手。

蘇雯瀾本能地縮回來。

這人動手動腳慣了,現在抓到機會就亂碰她的手。可不能慣他這個毛病。 冰柱狂襲,透徹心間。突如其來,我根本沒有準備,先前還在一種和暖中享受那種舒適,沒想到,突地鑽來,全身震顫。而大小姐,臉如白紙,先前的潮紅全然褪去,牙關緊咬,似在用盡全力。

頭上的五彩光球,忽地急旋,而呼呼聲中,卻是突地大亮。

大小姐雙手搭上五彩光球,眼神示意,我也搭了上去。天,大小姐整個人突地虛弱無比,似用盡了所有的力氣,扶着光球,才能勉強站穩一般。而我體內,轟地涌起一股熱浪,這是本能吧,直抵鑽進的冰柱。

轟轟轟!

全身熱氣散發間,竟是撞得光球轟然有聲,媽地,這光球,竟真的堅硬無比?而大小姐牙關緊咬間,拼命地託着光球,光球轟然有聲,突地一道亮光炸起,眼被刺得睜不開。

咔然聲響間,我的天啦,再睜開眼時,五彩光球竟然幻化成一柄亮得出奇的利劍。而通體白亮間,散發着逼人的寒氣。我和大小姐轟然分開,而冰劍忽地一聲,被大小姐握在了手中,整個人搖得幾晃,似很沉一般。示意我接過去,我伸手一接,不重,但是冰得刺骨,如千年的寒冰一般,在手裏,硬而通體散發着冷凌。

此時大小姐劇烈地咳嗽起來,撫了胸,咳得喘不過氣來,我拿着冰劍,伸手想扶大小姐,大小姐虛弱間擺擺手,對我用微弱的聲音說:“快,快,快招呼姑娘們出來。”

看大小姐虛弱而緊張的神情,我不知道發生了什麼。媽地,應是大喜事呀,我們成得能進無情索的利劍,也就是可以打開無情索的法門,這是好事呀,怎地這般地虛弱,而且還緊張成一片呀。

我依言大聲地招呼着姑娘們出來。紅藍綠裙,上下飄風,後面是黑衣人,一下子全涌了出來。看到冰劍,大家一片歡呼,而看到到大小姐虛弱的樣子,又是一齊禁聲。

大小姐對我說:“用力太過,我要調理,現在到了最爲關鍵的時刻,就是通靈的時刻,給冰劍通靈運氣,也就是打上我們的鉻印,以且,這柄劍,只能是我們能用了。”

我忽地明白,這就是打鉻印呀。大小姐手一揮,姑娘們齊齊地將我和大小姐圍在了中間,而外圍,是一圈的黑衣人。

嬌聲浮起,一起發力,而團團白霧,直衝向冰劍,呼呼聲中,冰劍竟是微顫不止,而此時,大小姐也是慢慢地復了原,伸手接過冰劍,揮動間,白光刺目,衆下里歡呼聲一片。

我知道,這總算是成了。

大小姐揮手間,大家一起走進了屋族府第。我在想,這下子,總算是成功了第一步,那麼接下來,可打開無情索,可解得生死咒,那麼,耿子和胖子,還有枯骨羅衫女,以及那一衆的姑娘們,不是都有救了麼。

走進屋族,大小姐坐到正中的椅子上,而此時,我看上去,媽地,怎地威嚴又起呀,整張臉沒有了笑意,而是一直沉着。草,剛纔和老子肌膚相接時,還有種少好的羞澀,現在,是一朝權在手,便把逼來裝呀。

我在下面坐了,而姑娘們排成兩排,黑衣人守在府門外邊,媽地,這整一個威嚴的府第呀,老子倒成了下面的人了。

大小姐說:“感謝成得無情索之機關,接下來,倒是得好好商議了。”

我說:“直接去呀,快點行動,不是可以節約時間麼。”我倒說的是實話,因爲我心裏急呀,巴不得現在就能救出耿子和胖子。

大小姐掃了我一眼,竟然沒有一絲的柔和,媽地,這女人變臉,怎麼這麼快呀,剛纔還嬌喘成一片,把老子擔了老大的心,現在,倒是一派公事公辦的樣子了。

而守在大小姐兩邊的,依然是小紅和大綠,媽個比地,也是一幅冷臉,這到底是搞的哪門子怪呀,剛纔大家不還是歡呼聲一片麼。

大小姐掃了我一眼,沒有理會我的急燥,而是緩聲說:“要進得無情索,這爲行走於陰間之道上,而此路,非明路,實爲陰路,修爲強者方成,不然凍成冰塊,而化爲水氣,所以,這事還得周全了,我族裏,這些姑娘們定是要進去的,不然,無情索解開之時,無有護功之人,而生死咒終是不能解開,所以,現在,倒是商量一個萬全之策。”

我明瞭,媽地,先前說是不能救耿子和胖子,說其實沒在陽路上,看來,這進無情索,也是要行得陰路呀。我走過,還沒有事,這必然可以走呀。

大小姐又接着說:“我是聽得先輩所言,或者說我父的教導吧,進無情索,有了寒冰劍,此時只是找到了開索機關,而要成功地入得索第,需過得冰河,歷得火洞,方纔能到達冰牀,插入利劍,二索得開,如不能順利通過,冰劍自化,一切回覆圓點,全然失敗。”

我心裏一震,媽地,這成了寒冰劍,還不能順利地到達開機關呀,這他媽地什麼鬼地方,怎地這麼麻煩。我說:“反正我是從萬屍冢裏撿了條命出來的人,我倒是不怕,大不了,和大家一起作個伴了,我走前面,沒問題吧。”

“你當然要走前面,你和我一起走前面!”大小姐忽地直直地看着我,聲音威嚴。

我笑着說:“沒事呀,我都自個說了,爛命一條,你瞧得上,你儘可以拿去,只是拜託救得我朋友就成,我嘛,就一個優點,答應的事,至死方休。”

大小姐點點頭。老子此時細心地發現,從她一直緊繃着的臉上,還是不經意地閃過一絲的柔和。看來,當個頭也是夠難的,人前要裝逼,隱藏自己的真實心境,明明是個俏蘿莉,卻是硬要裝成個老梆子,這也是夠難爲她了。算了,老子還是理解萬歲吧。

“今晚都好好休息,明天我和陽者走前面,大家跟隨,依吩咐行事!”大小姐語音威嚴。

衆人應聲都下去休息了。大堂裏只剩了我和大小姐,門外還有黑衣人守着。

我笑着說:“我倒是有了個新名字,叫陽者了。”大小姐說:“只能這麼叫了,對了,還沒問你叫什麼名字呢。”我說我叫玉秋。 我家竟然是首富 大小姐笑着說那好吧,以後就叫你玉秋了。

真的換得快呀,這個時侯,大小姐倒是復得一種平常的樣子。

大小姐將我安排地偏屋休息,而怪異的是,她自己的休息之處,居然就在椅子後面,裏面有個暗堂,門關得嚴絲合縫,不細心,還真的看不出壁上有道門呀,媽地,這屋族,倒是處處透着詭異。

晚上迷糊間,突地聽到一種異響,似有人走動,但又似痛苦的掙扎聲一樣。老子心裏本來就緊張,再者,擔心耿子和胖子,根本就沒有睡死,這響動,傳進耳裏,汗毛倒豎的感覺。這又是起了什麼怪異呀。

輕手輕腳地摸出偏屋,我的天,我看到,大堂裏一片昏暗,卻還是能發現一個人影,哦,或許就是那些奇怪的花,入夜竟是都有些昏暗的光發出來,本來這地方,按大小姐的說法,是陰路,所以,有些怪異,倒也是能理解的。

而這個人影,正蜷成一團一樣,就在大堂的中間,而那一聲聲輕輕地似痛苦的呻吟聲,就是那團影子發出來的。

天,不對呀,老子突地發現,這影子的身形,怎地象大小姐呀。這也難怪呀,我的心中,本來就住着吳亞南的影子,而這個影子,似刻在我心中一樣,而看到面前堂屋中的這個影子,老子覺得,與我心中的影子重合,不可能是吳亞南,只能是象極了吳亞南的大小姐呀。

這搞什麼,深更半夜的,況且白天明明地吩咐,明天要進得二索之地的,也就是要破無情索的,一個人半夜裏,在當堂之中,痛苦地呻吟,這他媽地搞什麼。毛起膽子輕輕地摸過去,居然沒有發現,哦,或許是這個影子太過痛苦,所以沒有發現吧。

摸到到近前,我驚了,天,這明明就是我心中吳亞南的影子,而此影子,正是大小姐呀。縮成一團,正蜷在當堂之中,痛苦萬狀呀。

我輕輕地走近,大小姐發現了,卻是沒有驚。

魔獸之狂亂貴公子 我的天啦,手臂上滿是血,暗紅的血呀,借了昏黃的影子,我嚇了一跳呀,而血流不住,大小姐卻是蜷着,滿臉的痛苦,卻是任血流着。

我一把衝上前,扶起大小姐,“怎麼啦,怎麼啦?”

“緣分,緣分呀,我知道你會來的,我實在忍不了了,唉,命數呀。”

大小姐痛苦地呻吟着。

我的手一搭上去,詭異的是,居然血止住了。

而血一止住,大小姐卻是呼地一刀,我的天,又是在手臂上劃了一刀呀,我的天啦,這大小姐,卻原來一隻手裏拿着刀,是自己割的呀。

我急得阻住,大小姐慘笑着說:“沒法,還少一樣東西呀。”

我一驚:“少什麼?”

大小姐說:“要入得二索,行得陰路,你本陽人,少了陰血引靈呀。”

我一驚,這哪成呀,這割下去,怕不是要把血流光了。

我急忙說:“不會的,我走過的,沒見過要陰血的。”

大小姐喘着氣,又是微弱一片,說:“你沒有到過二索,怎知那裏的怪異呀!”

我愕然一片……

複製粘貼搜索:磨鐵中文網鄒楊懸疑熱血季《荒城迷靈索》。唯一正版絕無彈窗廣告更新更快更全!不想電腦及手機崩潰的親們,去看正版對眼睛最好!書友羣號:468402177,有驚喜! 「嘶!傷口裂開了。」秦驍露出痛苦的神色

蘇雯瀾果然不敢再動。

秦驍再次拉著蘇雯瀾的手不放。

「那人還在聯繫你嗎?」

蘇雯瀾坐下來,試圖抽了幾次,還是搶不回自己的手。

拿他沒有辦法,又不敢弄裂他的傷口。剛才瞧那傷口猙獰無比,還在不停的流血。現在好不容易止住了。「留了張紙條,讓我偷到肅王世子腰間的玉佩。」

這件事情沒有人知道,能夠說的人只有他了。在這個時候,蘇雯瀾還是想有人能夠陪她一起商量的。

「秦黎辰腰間的玉佩?那可代表著肅王府的一半兵力。這人倒是好大的胃口。」

秦驍正色,收斂臉上的嬉皮笑臉,總算有點可靠的樣子。

「那我到底做不做?」

秦驍捏了捏蘇雯瀾的臉頰。

「傻丫頭,做當然是要做的。要是不試一下就放棄,那不是讓對方懷疑嗎?不過,秦黎辰這樣狡猾,你成功的幾率幾乎為零。所以,失敗才是正常的。要是順利的把玉佩拿到手了,那才真的會被幕後的人懷疑。」

蘇雯瀾眼眸晶亮。

是啊!

這麼簡單的道理,為什麼她之前想不明白?

肅王府這樣嚴謹,秦黎辰這樣多疑,他腰間的玉佩又如此重要,失敗才是正常的吧?為什麼要覺得為難?

「多謝你。」蘇雯瀾揚起甜美的笑容。

秦驍很少看見蘇雯瀾這樣『可愛』的樣子。

他一時情不自禁,湊上去親了一下她的紅唇。

蘇雯瀾:「……」

她整個人僵在那裡。

「世子爺!你再這樣,我以後不會再見你。」

秦驍輕嘆,躺在那裡做無奈狀。

「你什麼時候才能對我稍微好一些呢?」

蘇雯瀾站起來:「我要離開了。既然你沒有什麼大礙,那就跟著手下的人回去吧!」

秦驍恨不得把她抱在懷裡。這麼久沒見了,好不容易見到,真想抱著不放。可是……

「小心點。」

「嗯。」

蘇雯瀾走向大門。

在門口停下來,回頭看了一眼面色蒼白的秦驍。

「你失血過多,找個可靠的大夫好好調理身體。在傷口沒有好之前,還是想辦法休息一下吧!」

「瀾兒還是關心我的。就是總是口是心非。」秦驍深深地看著她。「為了瀾兒這句話,我一定會好好調理自己。要不然等以後成親了,瀾兒豈不是要嫌棄我身子骨弱?」

蘇雯瀾面色緋紅。

「真不該管你的閑事。我好心提醒你,你卻總是捉弄我。」

蘇雯瀾一走,秦驍臉上的神色收斂起來,又是那幅生人勿近的冰冷樣子。

從始至終他的溫柔都只給她。哪怕是最心腹的手下,他照樣也是這幅不喜於色的樣子。

「派人悄悄跟著她,暗中保護她。當然,不要引起秦黎辰的注意。要不然所有的事都有可能功虧一簣。」

蘇雯瀾離開后,好不容易遇見府里的僕人,問了秦黎辰的下落。

「蘇小姐,世子爺說了,如果你找他的話,他隨時都能見你。蘇小姐,請這邊走。」 地上的陰血已然詭異地凝結,從手臂上滴落下來的陰血漸次稀落,而大小姐的臉色越來越蒼白,全身又開始微微地顫抖。

我急了,說:“別呀,這會流死人的。”大小姐慘然一笑說:“我本來就是一死人,不再乎再死一次了,再說,心死了,人活着還有什麼用呀。”

我心裏一震,或許,每個人,都有着自己隱祕的一角,而且,在不知道什麼時侯觸碰之中,會有着莫明的心傷。而從大小姐與我接觸以來,我其實挺奇怪的,說不出什麼,但我總覺得,我所看到的,並不是大小姐的真實的一面,有時侯那種嬌嗔,分明就是一種女兒家的嬌羞,卻又是時常緊緊地將自己包裹起來,以一種似乎是很強硬的面目示人,這是不是說明,越是強硬的心的包裹之下,還有着不爲人知的一面呀。

但此時再不能胡思亂想,面對我分明所看到的是一個傷心的女人,此時血流凝成一片,這不會是將自己往死路上逼呀。

大小姐微弱地喘息着,說:“行了,可以了。”

我鬆了口氣,我還以爲是真的自殺呀。

大小姐微微地喘息着,手伸進懷裏,我的天,一剎間,我有種震動,而大小姐從懷裏掏出來一個粉紅的盒子,上面是好看的花,哦,熟悉,就是那滿院子的花的形態,只不過,此時倒是開在盒子上。大小姐看着我,突地對我說:“搭把手呀。”

我一驚,伸出手,大小姐扶了我的手,輕輕地站起。而在我的手搭上大小姐手的那一刻,大小姐站起來的那一刻,呼呼的陰風突起,天,地上凝成塊的陰血突地捲動莫明,而隨着陰風,呼呼地捲起,一下子急旋,在我目瞪口呆之際,突地,陰血成塊凝成,一下子呼地涌上大小姐手中,而一下子,凝成三顆小血球,我驚得呆了,這他媽地也是太神了呀。

大小姐輕輕地笑着,無比珍視地看着這三顆小血球,輕輕地打開盒子,放了進去,而盒子打開的一剎那,我似看到一陣亮光呼地涌出,而蓋上之時,又是消失。三顆小血球,被大小姐放進了那開着院子裏花樣的盒子裏。大小姐託着盒子,而異香涌動,香,真的香,是那種少女柔美的體香。

我呆呆地看着盒子,而大小姐似一臉癡癡的笑,託着盒子,而容慘白,卻是那笑,似畫在蒼白的紙上的印子,讓人生出一種憐愛。唉,如不是在這個鬼地方,大小姐絕然是一個惹人憐愛的大姑娘呀,世事弄人,世事也造人呀。

隨着異香涌動,大小姐輕輕地將盒子託到我面前,我呆呆地,大小姐似嗔怪地說:“接下呀!”我一愣,呆呆地接了,我不知道,這個盒子是作啥用的。

大小姐見我接過盒子,輕笑着說:“我可是把我整個人都給你了,唉,多少年了,我第一次這麼相信一個男人,還居然是你這樣的一個陽人,看來,我是不是真的大限要到了。”

我聽着似懂非懂的話,也不知道這盒子到底承載着什麼,讓大小姐這樣的珍視,還發出這樣關乎男女情義的感慨呀。

大小姐輕輕地撫了撫頭髮,我的天,這一剎間,我看到了一個柔美而自憐的姑娘。輕輕地說:“這個盒子,可收好了,盒子就是我,我就是盒子。”

我的天,我更是驚得張大了嘴,看着手裏詭異的盒子,這他媽地是個人嗎?

總裁難纏,老婆從了吧 大小姐輕笑着說:“我逼出我合身的陰血之靈,凝成三顆元血丸,這是我畢生的功力修爲,也是我全身的精氣所在,我如若遇難,這三顆元血丸,可救得我回身三次,當然,亦可救得於你,因你是純陽之人,所以元血丸剛好與你相配,當然,元血丸是我畢生修爲,三顆如去,我亦化煙,不過那樣也好,離了這個紛擾的地方,我可以寧靜地休息了。”

大小姐似乎有點喘,看來逼出元血丸,已然是逼出了全身的精力所爲呀。

天,我真的感到了這個盒子的份量,這完全就是一個人的命呀,難得大小姐這麼相信我,居然把她全部的性命託付於我。

我忙忙地將盒子遞給大小姐,說:“這麼重要,你還是自己收着,那樣不是更方便麼。”

大小姐說:“看來,你是想離我而去了,你始終都在我身邊,你收着,不是正好在我遇難之時救得於我麼,你這是逃避責任,不想救我呀。”

天下第一黑戶 奇怪的邏輯,我哭笑不得,哪有這麼說放的。連嬌帶嗔,我其實是真的聽懂了,或許一個女人,此刻,把她最爲神對的東西託付於你,至少,她對這個男人,那是百分百的放心,我不能再推託,我不能辜負了一個女人心裏僅存的對美好和信任以及對男人的僅存的那點幻想。我鄭重地將盒子收回,說:“大小姐,不管怎樣,我在盒在,我亡盒還。”

“傻呀,你亡了,我還要盒子做啥。”大小姐蒼白的臉上,努力地笑着,而我卻是在這番努力之後,看到了一個女人無比的心傷。我爲這句話感動,不管是真的還是假的,這無關乎勝敗,無關乎算計,只關乎一個女人對一個男人無比的信任,可許,吳亞南的影子一直深刻在我的心裏,就是因爲這個原因吧。

我眼眶有點溼潤,我真的不想當着大小姐的面表現出這種傷心,但卻是這種心傷,或許都是同一個原因吧。

“此一路去兇險無比,你我珍重,但願同出之日,是迎接你朋友回還之時。”

大小姐輕輕地說着,而此時,臉上完全沒有了那番的戾氣。我點點頭,我的誠信,讓大小姐也說出了我的心結,是的,我最擔心的,最揪在心裏的,確實是耿子還有胖子,我想救他們出來,不然,我如何獨活,大小姐確實是知道我的心境,如我此時也知道她的所急所想一樣。

“休息吧,但願好夢。”大小姐深深地看着我,轉身走進了後堂。而我卻是呆了片刻,走進了我的小偏屋。我真的恍如隔世呀,面對這樣一個如吳亞南外形的女人,我是不是在心裏已然先有了些接受,所以,生出了許多別樣的情感,而這種瘋長的情感,最終,是會帶來好結果還是壞結果,我不得而知。但我知道,一個女人,鄭重地將身家性命託付於你,這就是一個女人對一個男人,最大的尊敬了,我當應擔得起這份尊敬的。

第二天一早,我早早地起來,來到大堂,卻是滿眼都是是人,寂然無聲,大小姐當堂而坐,威嚴無比,昨天的小女人形態,此刻又是不見了,但細心的我還是發現,臉上無比的蒼白。而我輕輕地摸了摸懷裏的盒子,知道,此刻,真的成敗在此一舉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