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車吧,抓緊時間,不然我和你都別想活著出去。」林語嫣冷冷地說道。

「有沒有那麼嚴重啊?」

林飛暗自嘀咕了一聲,不過還是抓緊了時間,扛起還處在昏睡狀態的一個女殺手,和林語嫣一起,走到門口。

林語嫣將臉湊到門左邊的人臉識別系統上,滴滴兩聲后,大門應聲而開。

「進去吧!」

林語嫣說完,就扛著其中那女殺手,闊步走了進去,看她一臉輕鬆的樣子,真看不出來肩膀上是扛著一具體重達到一百二十左右的微胖女軀體。

這兩個女殺手到現在還處在昏睡狀態,完全是因為在出門前,被林飛給針到麻穴所致,在今早開門的時候,林飛被她們又罵又咬的,無奈之下唯有讓她們安靜下來。

沿著一條羊腸小路走了進去,很快便來到一處涼亭上。

「就這兒吧,在這兒等一會兒。」

林語嫣指著涼亭上,冷聲說道。

都進門了,沒進客廳而在涼亭上等著,這算什麼事兒?

雖然滿肚子疑惑,但林飛還是按照林語嫣說的去做,和她一起把兩個女殺手給挨著放在涼亭的石凳上后,便開始耐心的等待。

「林妹妹,那男的誰呀?怎麼那麼丑?」

等了約莫五分鐘后,忽然一道陰測測的聲音憑空傳來。

(本章完) 怎麼那麼丑?

說的是我嗎?

林飛愣了一下,一臉錯愕地用手指著自己,疑惑地看向林語嫣。

林語嫣依舊那麼冷酷,不過還是點了點頭,意思就是沒錯,說的就是你!

林飛一陣無語,貌似他沒得罪誰吧,這人怎麼可以這樣?都還沒出現呢,就罵人了,還要不要愉快地做朋友了?

不過,話說回來,人影都還沒見著呢,誰跟他做朋友啊!

「黃祖榮,你能不能別那麼噁心?」林語嫣冷聲斥責道。

「哈哈,林妹妹,我那裡噁心了呀,人家這不是關心你嘛,只希望在你身邊不要出現一些奇形怪狀的奇葩嘛!好桑心,你居然說人家噁心,人家哪裡噁心了嘛,嗚嗚……」

又哭又笑,說話娘勁十足,要不是看在林語嫣認識他的份上,林飛恐怕早就忍不住衝出去將這傢伙給胖揍一頓了。

任由他在這裡瞎嗶嗶,簡直就是污染空氣!

很快,娘娘腔現形了。

只見,他穿著一身緊身的黑色勁裝,纖細瘦弱但高度達到約莫一米八的個子,更顯竹竿的魅力,不過讓人接收不了的是,他的臉居然化著淡妝,嘴唇上甚至還塗抹著艷麗的口紅。

「果然是個娘娘腔!」

林飛強忍著反胃,繼續打量起對方來。

雖然他一副標準偽娘打扮,但不可否認的是,從其身上散發出的強者氣息,卻絲毫不比自己和林語嫣的差。

黃祖榮?

這到底又是何方神聖來著?

「夠了,黃祖榮,你再繼續這樣,我就閹了你,讓你成為真正的女人!」林語嫣暴走呵斥,接著話鋒一轉,問:「紅姐呢?她叫我過來,又不出現,幾個意思?」

「放肆~」

林語嫣的話音剛落,虛空中立刻響起一記陰狠的斥責,接著一道光芒閃過,停止時赫然一個雍容華貴的緊身旗袍貴婦出現在眼前。

玲瓏浮凸般的魔鬼身材,徑直的妝容,烈焰紅唇下的那一抹誘人的嫵媚玩味笑容,讓人一眼便難以挪移開目光。

好一個妖艷的尤物。

「語嫣,我平常待你不薄,你現在竟然對我如此不敬,難懂你就不怕我對你發火?」紅姐媚笑著說道。

「不怕,紅姐,如果我怕的話,就不會過來見你了!」林語嫣冷靜說道。

「好!」紅姐微微點頭,接著說:「算起來,你任務失敗,背叛組織,已經快一個月了吧?這一個月內,過得可好?」

終極全才 「這一個月以來,我要感謝組織以前的同事和紅姐,要不是你們每時每刻不辭勞苦地追殺,恐怕我都沒能過得這麼好,太謝謝了。」林語嫣說著,還朝紅姐深深地鞠了一躬。

「這麼說……你是不打算認錯?不打算接受懲罰咯?」紅姐臉色一沉,厲聲問道,話音一落,此時已經站在她身旁的黃祖榮的臉色也變得嚴肅起來,看向林語嫣和林飛的眼神,已經射出了一抹隱隱的殺氣。

「如果不是你拿薔薇威脅我,我也不會再次回來,紅姐,既然來了,不如做個交易吧!」林語嫣冷眼看著紅姐,指著石凳上的兩個女殺手,說:「只要你把薔薇給放了,我就把她們還給你!」

「還有,他也可以。」

林語嫣說著,緩緩指向林飛,冷聲說道。

林飛先是一愣,旋即不解,問林語嫣:「喂,林語嫣,你說我可以什麼?我可告訴你啊,我今天過來純粹只是幫你個忙而已,其他事情我可沒答應幫你啊!」

「你既然來了,還以為能脫身嗎?」

「林語嫣你……好陰險!」

「現在才知道,太遲了!」

「你……」

林語嫣和林飛相互指責,瞬間就把紅姐和黃祖榮給晾在了一邊,這讓她們很惱火。

「夠了,都給我閉嘴!」

黃祖榮怒喝一聲,接著說:「你們好大的膽子,在紅姐面前居然也敢吵吵嚷嚷的,再急繼續這樣,就別怪我不客氣了。」

紅姐伸手在半空一壓,接著慵懶地說道:「好了,別吵。」

黃祖榮這才悻悻閉嘴,但依舊保持著陰狠的目光緊盯林飛,殺氣騰騰,一副要活撕林飛的架勢。

「語嫣,你是我一手栽培出來的1號,傾注了我幾乎全部的心血,我容忍你任務失敗,但卻不能接受你背叛組織……不過,我現在改變主意了,只要你或者你的人能經得過組織的三道考驗,我便放你走,從今以後不會再打擾你!」紅姐說道。

「什麼?」

林語嫣臉色明顯一陣激動,不敢置信地看著紅姐,試探地問道:「你……說的是真的?不騙我?」

紅姐嫣然一笑,點頭:「我說過的話,什麼時候食言過?」

「那麼請問紅姐,三道考驗分別是什麼?」林飛忍不住好奇地擦嘴問道。

「語嫣很清楚,她會告訴你的。」紅姐神秘一笑,說道。

「三道考驗,分別是水、火和土,每一道考驗都不會那麼簡單,裡面千變萬化,危機四伏,稍有不慎都會沒命……」林語嫣認真解釋起來。

「那麼到目前為止,有沒有人經得過這三道考驗?」林飛插話問道。

林語嫣聞言臉色頓時變得黯然,沉默半響后才搖頭:「沒有,一個都沒有!」

「什麼?林語嫣,一個人都沒通得過的三道考驗,我們去了豈不等同於送死?」林飛急道,接著怒指紅姐,罵道:「喂,紅姐是吧?你故意的是不是,迄今為止沒一人通過的考驗,居然忽悠我們去?這不是誠心讓我們去送死嗎?」

「沒錯,就是讓你們去送死,但你沒聽過,生死往往就在一線間,能否抓得住,就看你們的能力和造化了,畢竟想一點代價都不付出就能安然無恙地離開,那是不可能的事。」紅姐冷聲說道。

「好!我答應你,代替林語嫣去闖三道考驗!」

林飛大手一揮,一臉正色說道。

萌寶種田:腹黑將軍嬌寵妻 「林飛,你瘋了?誰讓你代替我去的?」林語嫣臉色驟變,旋即勃然大怒,一把拉住林飛就罵道。

「放心吧,這三道考驗,對於我來講,簡直就是小兒科!」林飛自信笑道。

「切!大言不慚,到時能不能過得了第一道還不知道呢!」

黃祖榮聞言不屑嘲諷道。

【木木回老家了,信號不太好,要是上傳不及時大家多擔待!不過我會以最大努力保證更新的時間和數量,以及質量!】

(本章完) 「等一下不就知道了嘛!」

林飛笑了笑,說道:「紅姐,我隨時都可以開始了。」

紅姐點了點頭,吩咐黃祖榮道:「你帶他去現場,等我過去再開始。」

「是!」

黃祖榮雖然有些不太情願,但紅姐的命令不能違背,唯有黑著臉對林飛吼了聲:「喂,小子,跟我過來!」

「語嫣,我先過去,你放心吧,我會儘力。」

林飛先沖黃祖榮做了個OK的手勢,接著對林語嫣說了句,這才跟黃祖榮離開。

紅姐走到林語嫣面前,輕托起她下巴,說:「如果他不能通過考驗,你和薔薇都得死,明白嗎?」

「明白,這就是命!」林語嫣面無表情地應道。

薔薇是她在一次任務外出救回來的人質,本來一開始並沒有打算讓她活命,但誰料她卻誤打誤撞之下識破當時其中一個成員想要刺殺紅姐的陰謀,間接救了紅姐一命,隨後得到紅姐的賞識,成了組織的一員。

當時林語嫣剛好被安排做薔薇的隊友拍檔,兩人從一開始互不理睬,慢慢發展到相知相愛,成為最好的閨蜜好友。

上次林語嫣執行任務失敗,薔薇也隨之失去蹤跡,所以林語嫣以為薔薇已經成功逃走,因此才下定決心去脫離組織,誰料最近這幾天卻又得到薔薇回來的消息,甚至在昨天晚上接到了紅姐打來的電話,薔薇也在旁邊,雖然在極力叫自己快逃,可她還是決定回來。

薔薇是她生命中最重要的人,即便她死,也要把薔薇給救出來。

惡魔總裁太溫柔 「明白就好,走吧,一起去欣賞一下林飛的通關表演吧。」紅姐說完,便站起來轉身走了進去。

林語嫣怔了一會兒,嘴上自語呢喃:「林飛,希望你能順利通關吧!千萬不要有事,否則我一輩子都不會原諒我自己。」

……

林飛跟著黃祖榮,沿著一條幽深小道走了約莫十幾分鐘后,來到了一處水潭前,便停了下來。

此時,水潭前已經三三兩兩站著十來號人,有男有女,他們都是統一穿著黑色勁裝,見到黃祖榮和林飛的時候,其中一個肌肉結實得有點過分的男子走了上前,伸手便攔住,一臉不善地問:「站住,幹什麼的?沒看到我們的人在嗎?聰明的馬上給我滾蛋,否則別怪我們不客氣。

黃祖榮不怒反笑,「幹什麼的?這話應該是我問你才對,難道你忘了今天是周一,按照規定,水潭的使用權是歸我們,你們未經我們同意就擅闖進來,可曾想過後果?」

「後果?哈哈,寶哥說了,後果就是你們紅姐給我們寶哥跪舔,在床上唱征服,哈哈……」肌肉男說完,肆無忌憚地笑了起來。

只是,他還沒笑完,就看到一顆小石頭劃破虛空疾射而來,眨眼間便狠狠砸在他臉上,「哎喲」一聲慘叫后,幾顆被砸碎的牙齒伴隨著血水飛了出來。

「瑪德,誰?居然敢動肌肉哥?」

肌肉男身後那十來號人見狀,立刻蜂擁而上,做出一副隨時開架的架勢來。

「是我,這只是小懲大誡,下次再亂嚼舌頭,我就要他的命!」

紅姐的聲音從遠處傳來,現場立刻安靜下來,隨後紅姐和林語嫣兩人緩緩出現在眾人面前,氣場十足。

「喲呵,小紅,幾天不見,你前面好像又大了不少啊!太特么誘人了,今晚約嗎?就讓寶哥帶你飛。」

一道猥瑣至極的男子聲音從肌肉男那邊傳來,接著他們從中間讓出一條小道,一個身材魁梧的彪形大漢從裡面走了出來,滿臉橫肉的臉上擠著一絲陰邪的笑容,他色、咪咪地看著紅姐,那眼神恨不得將紅姐給吃了。

鬼寶,組織兩巨頭之一,也是實力能和紅姐不相伯仲的人,一直對紅姐乃至她這邊的勢力虎視眈眈,無時無刻不想著將紅姐征服以及吞掉這邊。

水潭,作為三道考驗的第一道場地,由於雙方的明爭暗鬥,不得不經過協議決定每個星期的一三五為紅姐這邊使用,二四六鬼寶這方使用,周日雙方都禁止使用。

今天是周一,水潭的使用權本來就屬於紅姐這一方,可現在鬼寶的人突然出現,這說白了就是過來找茬的。

「不好意意哦,寶哥哥,今天我大姨媽還沒走呢,所以不約不約嘛。」紅姐媚笑著擺手,接著臉色一冷,說:「鬼寶,難道你忘了今天星期一嗎?三道考驗的場地使用權都屬於我這方,試問一下,你帶這麼多人來,是過來砸場子的?還是過來幫忙打掃衛生啊?」

「小紅,別生氣嘛,寶哥哥不是想你了嘛,所以帶著人過來看看你還好不好,現在見到你一切安好,我也就放心了,又怎麼會砸場子呢?」鬼寶陰笑著說道,可話是這麼說,他們的人卻很自覺地將水潭的四周給攔住,擺出一副不讓紅姐這邊的人靠近的架勢。

「你這個什麼寶是吧?你有病啊?快給我滾開啦!別妨礙我來通關好嗎?」

林飛忍不住,站了出來,徑直走到鬼寶跟前,指著他的鼻子就是一通大罵。

「什麼?你來通關?」

鬼寶先是一愣,接著樂了,大笑道:「你小子在開玩笑吧?就憑你這小身板兒,也敢過來通關?你以為三道考驗是阿貓阿狗都能隨隨便便過來闖的嗎?」

黃祖榮在旁想要呵斥林飛,叫他回來,卻被紅姐給制止,不得不忍住不叫,只是心中卻異常焦急,只希望鬼寶不要發飆,不然林飛怎麼個死法,恐怕都是個未知數。

林飛笑了,說道:「阿貓阿狗那肯定沒這個本事來通關嘛,而我就不一樣了,你們這三道考驗,在我看來簡直就是小兒科那麼簡單,我閉著眼睛都能通過……」

「哇~」

「哈哈,聽到了嗎?這人吹牛也不用打稅。」

「閉著眼睛也能通關?他以為自己是李小龍呢?」

「切,吹牛比也不看在哪兒,三道考驗可不是開玩笑,他如果能通過第一道考驗,我特么直播吃翔!」

「……」

林飛的話還沒說完,鬼寶那邊的人早就想炸了鍋一樣,嚷嚷了起來。

三道考驗閉著眼睛都能過?

吹牛的吧!

(本章完) 「紅姐,林飛這牛皮吹的……是不是有點過了啊?」

黃祖榮忍不住轉過頭去問紅姐,而紅姐則笑而不語,她看了一眼林語嫣,發現林語嫣的表情有點複雜,秀眉緊蹙,櫻唇蠕動,也不知她心裡在想什麼。

其實,林語嫣和黃祖榮一樣,都覺得林飛這次的牛皮吹的比之前大了,因為從一開始,她就不認為林飛有這個實力可以闖得過三道考驗,之所以沒有反對甚至希望林飛去,也只是心存僥倖而已。

同時,林語嫣也做好了心理準備,萬一林飛上不來,她會在規定有效時間內去替補,即便最後一樣上不來,她也不會後悔。

「過或不過,那就見仁見智了,不過我總覺得,林飛不簡單,你想想,如果他簡單,還能有膽量走到現在嗎?」紅姐說道。

「紅姐,有可能他從小就膽兒大,有勇無謀呢?」黃祖榮還是不太願意相信林飛厲害,誰叫他跟自己喜歡的林語嫣那麼曖昧呢?這簡直就是自己的情敵嘛!

「嗯,也有可能,看著吧!」紅姐點點頭,高深莫測地笑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