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孝子,竟然偷偷娶妻生子,眼裡還有沒有你爹娘?回家看老娘怎麼教訓你。」她回來坐在凳子上才開始算賬。

藍清雅拉起兩個孩子,輕聲說道「乖寶貝們,你們提著自己的東西去後院玩去。」

「娘,這不是給你一個驚喜嗎?你看兩個孩子多漂亮,遺傳了您優良的好基因。」

「哈哈哈~」懷夫人捂著嘴,眼睛笑開了花「就是嘴甜,要不是看在孩子的份上,饒不了你。」

母子兩在大堂說了很久的話,姜海棠和芮芷晴也在作陪。

「你是女主角,她現在是你婆婆,你待在後院不出去怎麼演?」秦蘇和文至遠齊心協力把她推了出去。

她一直在尷尬的微笑,完全沒有應變的能力,丁蘭剛好帶著沈紅蓮出來。

看見好姐妹如此無助,她找了個台階給藍清雅下「掌柜的,你最近老是悄悄嘔吐,是不是有了啊?」

不僅說話還眨眼,藍清雅立即就懂了,還捂著嘴假裝要吐。

雖然很不想裝樣子,但是總比站著蠢笑要好的多吧。

看著兒子站在一旁發愣,不知所措的樣子,懷夫人掐了他一下「還不趕緊扶著清雅坐下來,快去啊,真是個二愣子!」

「噢……」他連忙走了過去,扶著藍清雅坐了下來,還摸了摸她兩下肚子,裝模作樣的作秀。

之前的排演都全部作廢了,現在都只能臨場發揮了,這段情節根本就出乎意料之外的。

「哎喲喲~娘,相公,我現在好睏好疲勞。對不起,真的不是故意不想陪陪娘。」她把手搭在額頭上,看起來是氣色不太好。

姜海棠扶著她,說道「掌柜的自從聽說夫人你要來,生怕我們照顧不周到。芷晴,你去後院端點心過來,都是掌柜的親自做的,來孝敬夫人的。」

「好。」

丁蘭在沈紅蓮耳旁輕輕說道「跟我很自然的移步二樓去,記住了,面帶笑意,腳步要輕。」

減肥沒辦法,耽誤不得,運動到渾身都酸痛還能坐下來自己按摩,效果會更好的。

此時的懷夫人什麼都管不著了,只想她能生個孫子孫女來給自己玩玩。

噢,不!應該要說是照顧。

「真是個好孩子,如此賢惠。跟我回家去,娘要親自來照顧你的飲食起居,待在這不好,天天都要操勞,不放心留下你。」她抓住了藍清雅的手,感覺冰冰涼涼的。

眼看事情越來越不妙,懷臻連忙替她解圍「娘,您就放一百二十個心好了,之前是沒空陪娘子。現在孩兒來當這個掌柜,絕不讓她勞碌!」

兩個圍觀的小女人趁著懷夫人轉頭看自己的兒子,悄悄舉起手,豎起了大拇指贊他。

他走了過去,把藍清雅扶起來,還摟著她的腰「娘,我帶她去樓上睡覺,既然累了就應該睡,您先吃點她們送來的東西好了。」

到了二樓,這才吐出一口長氣。

「你們鬼扯什麼?還懷孕了,如果不假戲真做還怎麼矇混過關?要不幹脆假戲真做好了。」懷臻死死抱住了她。

藍清雅以前看見帥哥都會心花怒放,可是現在沒有以前那麼開心了。

她病了,疑心病,生怕再次愛上一個男性又會受到很重的傷害。

要是心上人喜歡上別的女人更能氣死她,所以斷情絕愛好了。

「你死了這條心,我不會做太皇太后的替代品,那樣是欺騙你也是騙了我自己。現在呢,本姑娘只是報你救命之恩,可別有非分之想。」

她正經矜持的小模樣讓懷臻挺高興的,他覺得雖然現在是得不到她,可暫時也不會被別人搶走。

「放開防備,給我一點點時間,我們兩個會相愛的。相信我會好好保護你,照顧你的。」他一把抱住了藍清雅,抱的很緊。

甜言蜜語那麼多,海誓山盟不會少,信了就是傻瓜。

她心裏面就是消極,不信自己以後還會遇上愛情,雖然現在美了,可是自卑的心,怕輸的心依舊在。

「美男,你這是玩火自焚飛蛾撲火知道嗎?到時候受傷了可不要哭哭啼啼的罵我噢!都說了,我們之間不合適。」 「話說你什麼時候把你娘給打發走?演一天就可以了吧?」藍清雅膽小的連假婆婆都不敢伺候。

懷臻不高興了「怎麼?你很討厭我娘嗎?我看她對你挺好的,為什麼容不下我娘多住幾天?」

她拍了他肩膀一下,以示不滿「你瞎想什麼呢?你娘挺好的,是我膽小,不知道怎麼和她相處。」

和婆婆初次見面都會害怕,恐懼自己做的不好留下不好的影響,這是大多數女人的心裡寫照。

但是男方肯定覺得就是普通見面而已,沒什麼好怕的。

「該什麼相處就怎麼處,用不著煞費苦心了。你好好休息,我自己下樓招呼我娘。」他心裡五味雜陳,沒想到她會這麼對待自己娘。

藍清雅也覺得自己可能是真的太過分了,就算是朋友的媽媽來了也要好好招呼……

他應該算是朋友了吧……

躺在床上的她心軟了,甚至還有愧疚感,想了很久還是決定下樓陪懷夫人。

沒想到婆婆跟兩個孩子玩的很開心,桌上還擺了很多瓜果蜜餞。

懷臻也正端著一盤滿滿的零食,兩人剛好碰到了一起。

「你出來幹什麼?不是要在房間里『養胎嗎?」

她輕聲說道「還是陪陪你娘好了,躲著太沒有禮貌了,你端這麼多東西給我吃的嗎?」

「不是給你吃的還是給誰吃的?放心,兩三天內就把我娘給打發走,裝兩天孕婦就好。」他心裡甜絲絲的,攙扶著她慢慢走下來。

懷夫人瞧見媳婦下來了,問道「怎麼不在房間里好好睡覺,累了就不用陪娘了,娘不是那種不通情達理的人。」

她尷尬的笑了笑,解釋道「娘,清雅翻來覆去半天了也還睡不著,所以想下樓陪陪娘。」

「睡不著?是不是餓了啊?來來,好孩子,多吃點東西就好了。」

懷夫人端水拿糕點的,讓她這個假兒媳婦受寵若驚。

「謝謝娘,我吃兩塊就行了。」藍清雅這笨姑娘吃糕點的時候還差點嗆著了。

芮芷晴拍背,姜海棠倒水,兩個女人很有眼力見兒。

懷夫人也過去拍拍她的後背,眼神卻時不時地在她的肚子上面瞟「孩子,你跟懷臻一起去妖界,為娘親自照顧你。」

「妖界?」大家異口同聲,都很震驚。

懷夫人本來想給藍清雅,也就是兒媳一個下馬威的,沒想到事情竟然演變了這樣。

看見兩個漂亮的小孫女兒,就沒了多大的氣,再說人家準備的處處周到,也挑不出刺兒。

一聽到肚子里又有孩子了,那就更不可能找事了。

其實在娶凡人女子,在妖界可是會被瞧不起的,尤其是狐族,這麼一個自命不凡的族能接納凡人更為稀有。

換句話說,她算得上是一個很通情達理的婆婆了。

「娘,我在這過得挺好的,沒事您就回妖界養老吧。」懷臻知道自己再不給娘下逐客令,就要露餡了。

她看著這個不爭氣的兒子真是心裡火大「臭小子,老娘生你養你,現在竟然敢趕娘了!」

「您和爹為什麼不認大哥?到處說孩兒是獨子,他也可以延續香火傳宗接代,不必太關心孩兒了。」

原來他並不是獨子,還有一個哥哥。

藍清雅站了起來,走過去扯了扯他的袖子,好奇的問道「婆婆說你是獨子,怎麼又冒出來一個大哥?」

「一直都有,只不過大哥和爹娘鬧翻了。因為大哥愛的狐女不算國色天香,所以這門婚事沒有答應。」懷臻輕聲說道。

兩妖相愛這件事,妖界眾所周知,自然傳到了這『婆婆』耳朵里,她氣沖沖的找上門,破口大罵。

狐女因為被懷夫人所羞辱,隨後竟然自盡了,誰也沒有料想到她會做出如此激烈的事情來。

故事男主知道后傷心欲絕,與爹娘恩斷義絕,雲遊四海四處為家,已經很多年沒有回到家來。

藍清雅人傻,但是運氣算好的了,沒有被婆婆欺負。

懷夫人嘆了口氣,哀傷的說道「唉,兩個兒子都嫌棄我,真是白活了。你們過你們的小日子吧,只是一定要讓娘看看剛出生的孩子,來沾沾喜氣,高興高興。」

嘴上不承認離家出走的大兒子,但畢竟是身上掉下來的一塊肉,又怎能不心痛呢?

偶爾也在後悔逼死了那個狐女,不算絕色也是眉清目秀的。如果真有後悔葯來吃,也許她真會接納這個兒媳婦。

「娘…孩兒本意不是這樣的,真不是要趕走您…」他吞吞吐吐的,心裡難受。

「好了,娘知道你是乖孩子,清雅也是,兩個寶貝孫女更是。都有自個兒的生活,娘不應該摻和,回妖界去咯~你一定要好好照顧清雅。」她化成一道紅光,頓時沒了影。

沒想到這麼容易就走了,藍清雅覺得他說得有點過分了,但是不過分一點只怕早晚會戳破謊言。

「下次見著你娘好好道歉,不過,記住讓她別來了。到時候要人,真生啊?」她終於放下了心裡的石頭,拿出了塞在衣服里小枕頭。

懷臻很樂意的說道「好啊,你願意的話就生。彩禮錢三金和宅子都不會少,我們不回妖界。」

兩個作陪的女生也不在拘束,坐在凳子上吃零食,兩個孩子也被攆去後院做功課去了。

「我覺得這是好事。」芮芷晴率先發表了自己的意見。

姜海棠默不作聲,靜靜看戲。

「好你個頭啦!我打算一輩子都要自己過,成婚?不想。」她已經被傷透,而且人也很自卑,不可能接受他的。

再說了,自己又不會一輩子待在這,要是成了家可還怎麼回去!

懷臻一開始想步步緊逼,可現在又換了個想法,他覺得自己能在以後的日子慢慢溫暖她的心。

太靠近只會讓她後退。 天都還沒亮,大家就被一陣敲門聲給弄醒了。

「開門,求求你們開開門,我的孩子不見了,各位英雄開門幫幫我…求你們了…」

門外好像說一個女人在大聲哭泣,聲音撕心裂肺。

姜海棠和喊醒了芮芷晴,讓她穿好衣服去樓上喊掌柜,自己開門看看是誰吵鬧不休。

她拿著燈去開門,原來是個衣裳破舊不堪的女人,頭髮也很凌亂,看起來瘋瘋癲癲的。

「大姐,我們又不是販賣人口的,你找我們要什麼孩子啊?」姜海棠問道。

「聽說大家說,你們最近打死了一隻賣人的妖怪,所以想求你們幫我找找兒子。他四歲出門時就不見了,現在要是還在人世,應該有十二,三歲了。」女子還在哽咽。

她扶起女子進去,安慰道「先進去吧,外面風大。」

藍清雅急急忙忙收拾好,匆匆忙忙的下了樓,看見陌生女子哭,連忙問道「發生什麼事了?」

這件事又被姜海棠複述了一邊,因為她已經哭道話也說不清了。

「喲,這麼可憐?那個男人也太不是東西了,孩子也是他的啊,怎麼讓你能找就找,說的話還那樣無情!」

原來女子叫柳香巧,自從兒子被拐走,夫家也派人尋找,兩年多了都了無音訊,索性就放棄尋找了。

丈夫也勸她放棄,因為他不缺小妾,所以就更不缺兒子了,所以人比較涼薄無情。

屢次勸不聽,他就任由她離家尋子,直到沒了錢才會回家。

同為女人,正室和其他小妾也很可憐她,每年都會背著丈夫偷偷給她點銀子來資助她尋孩子。

因為他氣她太過於執拗不溫順,想逼迫她放棄那個失蹤的孩子才願意重新接納她。

柳香巧抓著藍清雅的手,跪了下來,姜海棠拉著她不讓跪。

「有話好好說,別動不動就跪下。我們只能儘力幫你,況且你孩子失蹤了那麼多年,難找。」藍清雅被她嚇住了。

芮芷晴打了個哈欠,無精打採的說道「這種事應該找捕快才對啊,怎麼鬧到這裡來了?」

「可是…可是我沿街乞討那麼多年,沒有一點積蓄。恐怕,恐怕孩子影子沒見著,我就餓死了。」她以前就算只是個妾,可也是養尊處優的,沒想到為了孩子變成了這副模樣。

藍清雅看她面黃肌瘦的,實在可憐「海棠,廚房有什麼吃的拿給她。沈姑娘最近不是減肥嗎?她的西紅柿和黃瓜也拿點來。」

「廚房我最熟悉了,我去吧!」

芮芷晴經常偷吃食物,所以很熟,她拿來三個饅頭和兩個西紅柿就繼續回房睡覺了。

「你這死丫頭,一點同情心也沒有。」姜海棠隨口說了一句她。

她漫不經心的說道「世上可憐的事不計其數,我小時候會很傻的同情,可是又幫不上忙,這種事也就慢慢看淡了。」

說的很無情,不過仔細想想還真有道理。如果幫不上忙,同情和安慰都沒有用的。

藍清雅拿著一個饅頭遞給她,信誓旦旦的說道「儘力去幫你,可是不能保證能否找到。」

「要不明天我們帶人去找你那個負心丈夫,居然扔下你不管不顧。」姜海棠提議道。

她放下饅頭,連忙擺了擺手「不用了不用了,他不是不願意管我,只是想讓我放棄。他說只要我死心,不去找孩子,家裡永遠會有我一席之地的。」

姜海棠只覺得這女人太單純,如果她的丈夫真心實意的愛她,怎麼會任由她流浪呢?

還說出那種冠冕堂皇的話來,讓柳香巧覺得是自己太執著才會被夫家所丟棄,招數實在高明。

「大姐,你老實告訴我,自從你孩子失蹤以後,你丈夫花費多少銀子去找他?」藍清雅好奇他丈夫有多無情。

「寫了張尋人告示,賞銀五百兩,兩年內招來不少騙子。這筆錢自始至終也沒給出去,後來…後來一文錢也不給了,除非放棄那個孩子。」

剛才哭了那麼久,也已經累了,因為淚水已經流進了心裡,痛徹心扉。

看著柳香巧沒心情吃東西了,藍清雅打算支開她一下「去樓上睡會兒,明天才有精神和我們商量找孩子。去吧,門上沒掛牌子的就是空房。」

「謝謝了。」

看她走上樓,聽見關房門的聲音,藍清雅才開口說道「有沒有覺得她男人特別無情,很渣?」

「掌柜的,我也有這種感覺誒!能用五百兩找孩子,家裡多少有點積蓄的,沒想到後來一分錢也不願意給她了。」姜海棠拿起一個饅頭吃了起來。

「男人狠起來,就是他捅你一刀,但是你總覺得他是在捅了自己一刀似得。自己遍體鱗傷還心懷愧疚,就連我這麼傻的女人也明白這一點。」藍清雅苦笑道。

姜海棠笑得很開心,發自肺腑的說道「反正我戀愛的原則就是,傷感情可以,但是不能傷錢。要是他對我好,比如說買點禮物,我才會小小的回饋一下。」

「你和丁蘭都很漂亮,有話語權。其實我以前根本就不是現在這個樣子,本人很難看的。」

「長得好看是有用,但是不能保證不會被拋棄,畢竟好看的女孩子那麼多。男生就不一樣了,他們不化妝,我們還能化妝改善很多。」她吃完饅頭又拿起西紅柿來啃。

藍清雅站了起來,睡眼惺忪的說道「你慢慢吃吧,我去睡個回籠覺,今天晚一點開門。」 「丁蘭你慢點,我快…快死了一樣,能不能…讓我,休息?」她這幾天當牛做馬的,吃的又不多,渾身酸痛沒勁。

「我們慢點走,待會去二樓喝口水休息。你今天不能多吃,可以休息一天。」丁蘭想著什麼事都讓她做了,今天也可以去活動活動筋骨。

天已經很亮了,街道上的人不少,很多人的目光都看著她,體積大引人注目。

不乏嘲笑聲和驚訝聲,沈紅蓮疲憊的都沒有心思去傷心難過了,反正這種難聽話,從小聽到大。

一進門就看見大家圍著一個女人,只有兩個人在認真幹活。

沈紅蓮小心翼翼的上樓去了,她沒有心情來聽什麼八卦新聞。

「你們圍著她做什麼?」丁蘭好奇的問道,姜海棠正在擦桌子,看見她來了后招手,解釋了事情的來龍去脈。

「我覺得首先應該去找她相公才對,看起來是花費了很多錢來找人,其實根本就是一文錢都沒有付出。」丁蘭拍了一下桌子,嚇到了幾個客人。

她不好意思的說道「對不起,見諒見諒,各位吃著喝著。」

身為這座小樓里有法術的狐妖,他想了個辦法「蓮花寺附近有一種花苞,只有用真心的淚水或者鮮血灌溉才能綻放,到時候會出來一個花精靈,你可以問她孩子在什麼地方。」

柳香巧跪了下來,問道「英雄,求你告訴我,要幾天才能開呢?」

如果十天半個月的,只怕孩子沒找到,她就要流血過多而死了。

「你放心好了,最快一天,最慢三天,就看你怕不怕疼了!」

藍清雅問道「可是怎麼弄過來啊?」

「此花離地即死,嬌弱得很,所以帶不走的,只能本人待在它身旁。清雅,你去拿把剪刀,阿遠,你去廚房拿乾糧和一個小碗,老秦,你裝滿幾個水壺拿過來。」

「那我能幫什麼忙?」芮芷晴插嘴道。

「你去樓上拿床被子。」

「被子?好好好!」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