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知道這百合凝香丸的價格?」葉川也是想要詢問一下這丹藥的價格到底是多少?

「我們的收購價是五千萬星元石,賣價不低於八千萬星元石,一般百合凝香丸都是競價的方式賣出。」


銀慕君有些略帶惋惜,畢竟這可不是她能夠幫忙的事情。


「啊……八千萬?」劉瑩嚇的腿肚子都有些軟了,她雖然不知道八千萬的概念,但是一個地武境的上品靈器,那在宗門一般宗主才有可能配備,可想而知這價格了?

剛才的那一把紫靈劍,作為地武境商品靈器,也不過才188萬星元石。

而這一刻丹藥竟然就要八千萬星元石,那得買多少的地武境上品的靈器啊。

「八千萬啊,要是有這麼一顆丹藥那豈不是發了?」

銀慕君笑著道:「如果當真是有這麼一顆丹藥的話,至少在地武境之前的所有資源就都應該夠了。」

葉川的臉色相當的鬱悶,「這他娘的自己隨便吃了兩顆丹藥就吃了一億六千萬的星元石?沒有想到老子這命現在也如此的精貴啊!」

風小小到底是什麼人?竟然能夠隨意拿出時刻百合凝香丸給自己呢?

現在的葉川思緒非常的混亂,不過這一切需要再一次見到風小小的時候才能夠清楚。

之前與風小小見面的時候,人家已經是天武境了,自己現在才地武境一重,現在想想有啥值得驕傲的呢?


「咳咳……」葉川輕聲的咳嗽一下,銀慕君等人的目光又一次的被吸引了過來,葉川道:「慕君姑娘,我還有一事相問,不知道能否告知?」

「葉公子請問……」 無限之非常穿越

尤其是銀慕君自己還有著自己的苦衷,她出來歷練,選擇了這麼一個偏僻的小城,她需要作出一番業績讓家族的那些個長老會的人閉嘴。

「請問慕君姑娘,那啥雷暴元丹的價格大概是多少啊?」

網游之白帝無雙 ,價格嘛,大約在四千萬星元石左右。走遍全天下,我這個價格應該是最低了。」

「那我想問一下青光雷霆暴這種攻擊性的丹藥大概值多少錢?」

「青光雷霆暴?公子如若有的話,我雲月商行以重金收購,絕不低於三億星元石!」

「啥?三億?」葉川的臉上一陣肉痛,原本以為自己很窮,現在才他娘的知道自己很敗家,或者說是相當的敗家。

不過青光雷霆暴他覺得倒也值了,但是那兩顆百合凝香丸用的真是有些糟蹋了呢。 面對張家老祖恐怖的一掌,青天哀鳴不已。 林立傳 ,一瞬間竟然縮小了不少。本來拍向青天頭部的手掌頓時失去了目標,直接拍在了院子裏的空地上。

ωωω •тt kán •¢ ○

“轟”

一聲巨響,一個直徑三米的巨大掌印出現了空無一物的地上,一個黑黝黝的大洞咧開了大嘴。

一掌之威,恐怖如斯!若是青天頭部真的被轟中,估計真的直接蛇頭被拍成薄紙。

青天雖然躲過一擊,但是張家老祖卻不是就此善罷甘休。眼見青天居然躲過一掌,冷哼一聲。腳步輕邁,人已經處在了青天的身旁。右腿猛然一動,一股碎石裂山的巨力踢到了青天的身上。

“嗷嗷哦啊哦”

一陣比之剛纔還要哀鳴悽慘的叫聲迴旋在整個青陽城裏,而張家大院此時更是讓人心驚與悸動。

青天在張家老祖的恐怖一腳下直接飛上了天空,一陣哀鳴伴隨着一陣血雨。青天直接翻起了潔白的下身,無數鱗片打在地上驚起一層灰土。

張家老祖對此冷笑,而其餘衆人一些對此心驚肉跳,一些人被氣氛所感染內心一片哀傷,當然張家不少人卻是有些歡呼與興奮。之前張天二人在張家那可是威風凜凜,大殺四方,他們敢怒而不敢言。如今老祖一出,誰與爭鋒?

“啊啊啊”

一陣悲憤至極的怒吼,張天原本黑黝黝深邃的瞳孔消失不見。此時的他雙目血紅,原本一頭濃密的黑髮更是變成了血紅的長髮。狂風吹動間,那頭血紅的長髮異常妖豔,所有人都是震驚不已。

此時一陣陣烏雲從西方早已壓來,整個天地都似乎爲之一暗。擡首望去,只見天上烏雲間閃電環繞,一道道銀色光芒劃過天空,給這昏暗的天地帶來一絲絲若有若無的亮光。

“轟隆隆”

雷聲突然變得密集,狂風倏然而起。頃刻間,傾盆大雨嘩嘩的下了起來,直接籠罩了整個青陽城。

青陽城今天註定不是平凡,無數人對於之前慘叫的星獸困惑無比,轉眼而來的狂風暴雨的變天天氣更是摸不着頭腦。畢竟之前還是豔陽高照,怎麼突然就變天了。

“我要你死!”

在陣陣雷電轟鳴中,張天那如同沒有血色的嘴脣發出了幾個毫無顏色的字。

疑似地獄的勾魂聲音還未落下,張天那突然而起的身形快速的出了右掌。勁風倏起,一道排山倒海的恐怖威勢自張天身上釋放開來。詭異與邪惡的氣息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朝着張家老祖飛快襲去。

前方破空之聲大作,張天右手的黑色的氣息彷彿隔絕了瓢潑大雨。張天的右掌此時早就已經被一團神祕的黑色的氣體所包圍,衆人根被看不清楚其概況如何。但是那黑色的魔氣卻是猶如跗骨之蛆,不少人都是感到說不出的不舒服。

“魔武天下”

一聲彷彿沒有生機的人的口中發出的聲音還未落下,一股絕強的其氣勢破開空間,將空中的雨水分割成兩半。

一個黑色的幽冥大掌迅速成型,就在那黑色大掌生成的一剎那,無數週圍的黑暗居然被那黑色大掌所吸收。頃刻間方圓十米範圍內的黑暗被席捲一空,黑色巨掌更是變得漆黑與神祕。

此時巨掌黑氣環繞,帶着侵蝕一切的恐怖威勢,電光火石間已經衝向張家老祖。

張家老祖對於迎面而來的黑色大掌臉色不禁微微一變,張天只是星士級中期的修爲卻發出這讓星卿級高手都爲之微微動容的一招。要是在之前他還爲突破的時候,遇到張天這招他還真不敢硬接,不過現在嗎?

“破”

雖然張家老祖已經一百多歲了,但是聲音卻是鏗鏘有力。一聲大喝,張家老祖右腳微微一退,體內蟄伏的強大星元猛然一震,旋即一股直衝天際的強大威勢破開了一道烏雲。

看似緩慢,實則極快的舉起了右掌。頓時虛空直接生出一個金色的大掌,這個大掌在這個昏暗的時刻顯得異常光亮,將本來昏暗的天際突然照亮。

那金色手掌出現的剎那快速吸收方圓百米的星力。只是一個呼吸便金光大閃,仿如來自天際的太陽,帶着摧枯拉朽的恐怖威勢,正面迎向了張天的黑色大掌。

“轟”的一聲巨響,彷若空間破碎、大地撕裂,無形而又狂暴的星力亂流瘋狂的朝着四面八方席捲而去。威勢之猛,就連遠處觀戰之人都是被推出去了三步之遙。旋即便是體內星力翻滾,呼吸不暢,一臉駭然看着那仍然有些扭曲的空間。

“咳咳咳”

張天自一個角落裏慢慢爬起,扶着旁邊的牆壁雙眼直直的盯着不遠處。待到亂流停止,滿天的煙塵散去,一道人影越發清晰的出現在了視線裏。不多時,已經能夠看清楚那人的面目,此人正是張家老祖。

此時的他看起來衣服有些髒亂,頭髮也變得一絲凌亂,雙手揹負,一幅雲淡風輕的望着無力再戰的張天。

“差距這麼大嗎?”

張天望着那張家老祖在他最強一擊下居然毫無損傷,甚至說是難以撼動。雖然說他之前的戰鬥一身實力不到七成,但是就算是這樣看起來差距也是不可彌補。

“好,很好,以你的年齡和實力絕對是能夠笑傲天下了!”

看着張天絕望失望的樣子,張家老祖卻是輕笑了起來。只不過只有他知道張天的確是個妖孽,他如今揹負身後的右手還有些顫抖。

遠處的青天已經身化爲一條小蛇,趴在張天的肩膀看着慢慢走近的張家老祖,張家老祖如同惡魔一樣在昏暗下延伸的猙獰面容在二者眼中不斷放大。

一時間,一人一獸面露死灰。

“住手!”

遠處突然傳來一聲震耳欲聾的叫聲,所有人都是面露驚奇的朝着聲音方向望去。張家老祖也是皺起了眉頭,朝着聲音方向望去。

“未見其人,先聞其聲!”

這一招雖然是人都能做到,但是做到某種程度卻不是人人都行。眼見這來人還在幾裏之外,可是這聲音居然如在身前,光憑着這份功力就是不俗。

十個呼吸後,一道一身黑衣的青年映入眼簾,看到此人後,張天不禁驚叫。

“你怎麼來了?”

顯然對於來人張天認識,只不過他怎麼也沒想到他會來救自己。

“作爲兄弟,你在此受難,小白怎能不管不問!”

此人正是張天認爲獨吞丹藥而逃的楚小白,沒想到今天在這個緊要關頭他會來救他。 銀慕君感覺和葉川等人年紀相仿,而且聊起來還挺歡樂,於是乎她也就一直陪著葉川他們。

而葉川就猶如惡補知識的學生一般,問題是越來越多,銀慕君一直樂於解答。

「各位真是對不起,百合凝香丸的事情還真的是幫不上忙,這個是需要看機遇的。不過我可以告訴你們,想要衝破真武境十重,雷暴元丹其實也是一個不錯的選擇……」

「雷暴元丹?」葉川有些詫異,他不知道這個雷暴元丹竟然還有作用。

「那是當讓,雷暴元丹可是短時間內讓自己的身體處於一個極度爆炸的狀態,如果伯父服用了雷暴元丹的話,那身體內積蓄的元力就會隨之迸發,這樣在加上百合凝香丸的修復,實際上對身體的傷害就要小很多……」

「慕君姑娘,這個道理是不錯,可是雷暴元丹並不利於突破啊?它只是把身體內的能量瞬間的轉換成一種實力,持續的時間很短!」

「呵呵,葉公子看來應該是用過雷暴元丹,雷暴元丹的最主要功能當然是這個,不過它既然能夠瞬間補充元力,或者說增強你的丹田,那麼對於脈絡的修復自然是有益處的。」

「哦?願聞其詳!」葉川有些好奇的看著銀慕君,在銀慕君的面前他彷彿就是一個什麼也不懂的小學生一般。

「雷暴元丹短時間內可以提供巨大的能量,自然也能夠短時間內修復體內的經脈,不過時間很短,如果你配合百合凝香丸這種能夠溫潤經脈的良藥,到時候等雷暴元丹的藥力消失的話,應該就沒有什麼問題了。」

「你的意思是說以毒攻毒?」

「的確可以這麼說,當然了,也僅僅在天武境之前有效。如若超過天武境的話,即便是武神來了,恐怕都很難將損壞的經絡修復好。」

「哈哈哈,謝謝慕君姑娘……」

銀慕君笑了笑道:「這沒什麼可感謝的,我也沒有幫上什麼忙……」

一旁的劉瑩道:「真的謝謝你,慕君姑娘。」

雖然銀慕君沒有幫上什麼忙,不過她總算是知道了自己的父親有一線希望,當然了,這種希望很是渺茫。

一旁的劉必玲有些嘆氣道:「即便是知道了又能夠怎麼樣呢?這麼貴重而且稀缺的東西,即便是想要得到一樣都是非常的困難的,何況是兩樣呢?」

劉必玲還有一句話沒有說,那就是這些東西的價格足以讓飛月宗這樣的宗門退卻,何況是劉家呢?

就算是劉家能夠傾盡家族之力拿出這麼多的錢財,又有誰願意為了劉瑩的父親做出這樣的犧牲呢?誰會為了一個已經廢物了這麼多年的人去犧牲呢?

人都是現實和自私的,劉家人也不例外,除非是劉瑩自己,否則其他人應該不可能做出如此的貢獻的。

「必玲姐,這個紫靈劍就當我送給你的禮物吧,你是瑩兒的姐姐,那就是我的姐姐。」

葉川拿著之前從銀月商行遞過來的紫靈劍,想也不想就遞給了劉必玲。

劉必玲之前還想著這個葉川是不是充大頭,可是現在看來應該不是,雖然不知道這個葉川到底是什麼來頭,但是人家出手就是地武境上品靈器,真的是太過大方了一些。

「不不不,葉川,我不能要,這太貴重了……」劉必玲心中雖然很想要這個紫靈劍,可是她知道,她真的不能要。

才跟人家第一次見面,竟然就要人家這麼貴重的東西,這怎麼使得呢?

「收下吧,必玲姐……」葉川再一次的推給了劉必玲。

一旁的劉瑩道:「葉川,要不咱們把這個東西給退了吧?有些貴呢……我們在給必玲姐換一個別的禮物吧?」

劉瑩倒是有一副管家婆的氣勢,一旁的銀慕君有些鬱悶,188萬的地武境靈器都貴?

這幫人到底是什麼人啊?難不成是自己看走眼了?

銀慕君感覺有些鬱悶,說了半天還以為是一個大客戶,卻沒有想到竟然不是。

不過商家的素養讓她始終保持著自己應有的笑容。

葉川爽朗一笑道:「這東西說貴也貴,說不貴也不貴。」

現在的他又一次有了土豪的那種感覺,且不說雲武宗少宗主那邊那麼多的卡裡面不知道還存放著多少的星元石。

就說自己身上那幾顆百合凝香丸那就是大價錢啊,八顆保守估計至少值個六億以上吧?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