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幻想了,那種特殊的保存之法只對雷電之主的劍息起作用,並且也只有奧古斯丁家族的人才能融合雷電之主的劍息,無法複製了。」看破以辰的想法,安德烈直接掐滅了他心裏的火苗,「這絕對是奧古斯丁家族傳承至今最大的秘密。」

「最大的秘密有鬼用?又無法複製啊。」以辰失望透頂。

黑暗之主這個身份讓他整天擔驚受怕,有時他都懷疑長久下去自己會精神失常。

聽到劍息能通過特殊方法保存下來的時候,他就好像看到了一扇大門出現在了自己面前,一扇能幫助自己擺脫這種危險境遇的大門。

可恨的是,這扇希望大門只是曇花一現,都沒有向他敞開哪怕一絲絲縫隙就拍拍屁股走「門」了。

可惡!就不能讓老子多高興一會兒嗎?以辰在心裏惡狠狠地說。

高空中,三人與一人對峙,面對敵方壓倒性的力量,本卻沒有一絲慌亂之色,相反,他表現得很鎮靜,而且嘴角還帶着淡淡笑容。

「表哥,你來得夠快啊。」本把目光投向亞當。

「不快怎麼收拾你製造出的爛攤子?」亞當淡淡地說。

「這是表弟我自己的事,表哥不用麻煩。」本笑着說。

「表弟的事自然該表哥處理了。」亞當面無表情地說。

「表哥是想替我處理事,還是想處理我啊?」

「處理事,也處理人。我可是背負了替家族雪恥的重擔啊,你給奧古斯丁家族帶來的恥辱和災難,總該有一個交代。」

交談的兩人都收起了表兄弟間的親情和以往的熟悉,針尖對麥芒的話令空氣中的火藥味急劇變濃。

轉眼間從表兄弟變為生死大敵,兩人或許不適應,但無不早有了心理準備。

喬奧爾羙吷勢必會選擇奧古斯丁家族的人,儘管本只有一半奧古斯丁家族的血脈,但其身體卻與他的靈魂體最為契合,是雷電王殿現任宿主的最佳人選。

《雷電之哀》的檔案原本至今還在奧古斯丁家族族老會裏放着,叔祖父的死讓亞當從成為雷電之主的那一刻就有了「親人變敵人」的悲痛覺悟。

「我的本表弟,你可真不該跟着那些傢伙胡鬧。」亞當不咸不淡地說,微微飄動的金色短髮與本的銀色短辮形成鮮明對比。

「哦?亞當表哥是說我跟着我那兩個弟弟妹妹胡鬧嗎?」本聳了聳肩,「表哥你錯了,要胡鬧也是他們跟着我胡鬧,我是他們的四哥。」

「認親有問過我嗎?我可很介意你這麼做。」亞當深邃的眼神中射出冷冷的光。

「認親?表哥,你太自大了。」本輕輕一笑,「王殿之間的關係,可沒有表哥你想得那麼簡單,羙吷血統的高貴是與生俱來的。」

三寸長的小鐵劍出現在手心,銀色劍息從全身亮起,亞當嗓音平淡無波:「好啊,就讓表哥看看你的血統……有多麼高貴。」

錚!

隨着一聲清脆的劍鳴響起,烏雲中暴躁的雷電竟安靜下來,雷聲減弱,電光暗淡,桀驁的雷電一瞬間由倔強的野驢變為了溫順的寶馬。

雙凹槽劍尖散發出凌厲氣勢,劍刃兩側佈滿了細密的齒痕,單鋒劍脊上刻有古怪的方形圖案,劍格尖翹,劍首是一片柔順的銀色羽毛,亮銀色的扁狀劍把上印有複雜的猙獰紋路,毀天滅地的氣息毫不掩飾。

【道劍·鳴啟】蘇醒!

望着三尺長的銀光長劍,本玩世不恭的臉上罕見地出現了鄭重與端莊,眼中浮現出溫和與痴迷交織成的光:「老夥伴,好久不見啊。」

伴隨本的話語,【道劍·鳴啟】微微震動,發出清脆的劍鳴。

不過這種反應很快就被亞當壓制下去,從【道劍·鳴啟】上移開目光,他抬頭看着本:「本表弟,你的本事不小啊。」

「小成的雷電之體,亞當表哥還真是讓我大吃一驚啊。」略微驚訝后,本淡笑說,「看來表哥吸收了雷池不少的力量。」

沒有理會他,亞當扭頭看向莫凱澤和晨悅彤:「還不走?」

回答他的是一個動聽卻偏冷淡的聲音:「至少要留下一個。」

話音落下,一個倩影悄無聲息地出現在本的旁邊,光滑的青色長發披落而下,清秀的容顏,霓裳下是白皙的長腿,玉足踏空。

「我打不了兩個,尤其你那位還接近巔峰狀態。」亞當對莫凱澤說,他從完顏臻兒身上感受到了遠比本還要危險的氣息。

「你不希望你哥哥犯下什麼罪惡吧。」莫凱澤看向晨悅彤。

他的意思很清楚:想阻止你哥哥就趕快走。

「這裏就交給你們了。」說完,晨悅彤不再停留,化為一道藍光,朝後方的航母戰鬥群飛去。

見莫凱澤看來,完顏臻兒沒有多說,青光一閃,人就化為青光朝一側沖了出去。

大風起,莫凱澤身影消失,朝完顏臻兒追了上去。

他很清楚,他不去,完顏臻兒必定折返回來,那時對付的可能就不是他,而是航母戰鬥群了,他承認航母戰鬥群有非常強的戰鬥力,但也絕對經不住湮滅之力的崩解。

本對着亞當一笑:「只剩我們表兄弟兩——」

「廢話打了再說。」打斷本的話,亞當已經化為銀光朝他衝去,一道道電弧從銀光中如鞭子抽出,抽打着所過的天空。

本輕笑一聲,電光若火花四濺,身體暴射而出,迎上亞當。

咔嚓!

一聲驚天的雷鳴,預示著雷電之主和雷電王殿的戰鬥開始。

與此同時,雷雨天氣一側,大風呼嘯而起,強大的風力從千米高空刮下,依然在海面掀起了巨大的浪花。

青光閃爍,兩個人影交手在一起,暗青色的湮滅之力肆虐,充斥大片空間,所有不經允許闖進這片空間的東西盡數被崩解,變為粉末飄落大海。

晨悅彤回到了飛行甲板上,朝艦島走去,藍色劍息下,她的衣服沒有沾到一滴雨水,就連長發都是乾的。

「報告主管,左邊有強烈的風元素波動。」指揮塔里,工作人員彙報說。

「通知先鋒艦,改變航向,從右邊繞過去。」安德烈下令,他看到了風王殿的出現。

左邊無疑就是風之主和風王殿的戰場,不用想都知道,此時那邊必定充斥着大量的湮滅之力,從那邊走比直接從雷電之主與雷電王殿交手的雷雨天氣下穿過還要危險數倍。

以辰站在玻璃前,望着昏暗天空中的兩個銀光人影,拜恩托在他的斜後方,也看着交手的兩人。

剛學會利用黑暗元素御空的以辰想去幫忙,但卻被安德烈阻止了,當務之急是前往波多黎各海溝,有莫凱澤和亞當在,攔住風王殿和雷電王殿足夠了。

當然,他阻止還有另一個原因,那就是怕以辰摔死,畢竟這傢伙剛掌握這種神乎其技的御空之能,還不熟練。

從千米高空摔下,即便是落在海面上,巨大的衝力也能輕鬆將那傢伙摔成肉泥。

至於拜恩托,從莫凱澤和晨悅彤出去到現在,他自始至終都沒有任何支援的想法,憑藉大海之力,他有上升到千米高空作戰的能力,儘管那樣實力會受很大影響。

之所以沒有動作,是因為他不想浪費時間。

雷電王殿固然也是亞特蘭蒂斯的敵人,但現在亞特蘭蒂斯最大的敵人是水王殿,拿到「北美核心」的水王殿對亞特蘭蒂斯有着巨大的威脅,他必須跟隨艦隊第一時間趕往亞特蘭蒂斯,摻合這裏的戰鬥只會浪費他的時間。 說完這些,零零朝著枕頭裡縮了縮【那什麼,真相是什麼得大人自己去查……】

【小世界修復度73,大人可以慢慢來,不著急。】零零又縮了縮。

瓊熒不解地看過來,眼底帶著淡淡的疑惑。

修復度73?

零零嘿嘿一笑,心虛地說【那什麼,這裡有點東西會危害小世界……零零過來找找……大人您……隨意……】

這群叛逃系統也是鬼精,發現瞞不下去后竟然捨棄宿主,聚集在一起隱藏起來按兵不動。

一般的高階系統,還真對付不了這一群系統。

但若是派一群高階系統來此,高階任務者匯聚一個小世界中,變數又太大。

盯著零零看了好一會兒,瓊熒才按著桌子站起身。

海青色的的冰絲睡衣下垂,奶白色的肌膚上因為室中冰寒而泛起粉紅。

借著窗外透來的朦朧的光,瓊熒看著冷冰冰的化妝鏡中的自己,再度嘆了口氣。

這具身體……怎麼看都是一副嬌弱的模樣啊……

【原身心愿。】

瓊熒又嘆了口氣,再度搖了搖頭。

這可憐孩子被折磨成這般模樣,還能有什麼心愿?無非是報仇和守護家人罷了。

零零盯著任務頁面看了看,又看了看,而後才吞吞吐吐地說【護國護民。】

正打算關窗上床的瓊熒怔愣了一下,扭臉看向小糰子:「哈?」

又研究了下任務頁面,零零往枕頭裡又縮了縮。

【原身說她被害,不過是因為自己沒腦子外加能力不足,她不怪旁人。

但是,當是她懷孕的時候,在光腦上看見曾經由父親守衛的防線被撕開一條口子,蟲族入侵,C區減員過半,民眾受難。】

瓊熒滿眼困惑【所以呢?】

【她還看見父親對著光腦抹眼淚……】零零咽了口口水,又確定了下任務才說【所以,她希望能夠接替父親,穿上機甲奇妙,參與半年後守衛C區的大戰……】

【然後?】

【守住C區,護下父親曾經無數次守護的民眾!】零零咬咬牙,將這話吐了出來。

原本已經快走到窗邊的瓊熒又走回到了書桌旁,伸手扯過入學通知書看了又看,才打開原身手腕上的光腦。

[晚上好,熒熒~阿九都睡了一覺了呢~你怎麼還不睡呀~]

一段文字在光腦開機的瞬間跳出落在瓊熒眼前,指尖輕點眼前的光屏,瓊熒眉頭輕蹙。

[熒熒,你要找什麼呀~阿九幫你找好不好?]光腦上又是一段文字蹦了出來。

盯著屏幕的瓊熒沒理會這點東西,直到找到自己想要的資料才又嘆了口氣。

帝國第一軍校是培養頂尖戰士之地,學期兩年。

也就是說,就算順利進入軍校,按照規矩,也得兩年之後才能上戰場。

就算再優秀也一樣!這也算是對學生的保護!

建立百年,從未有過破例者。

[熒熒別怕,阿九會永遠陪著熒熒的!考試的時候也不例外!所以咱們早點睡好不好?]

瓊熒嘆了口氣,將手中的捏著的考試通知書放回桌子上。

[熒熒,怎麼又嘆氣啦?是緊張么?]

瓊熒眨巴了下眼睛,這才將目光移向手邊這個不斷彈出對話框的光腦阿九身上。

「阿九?」

[是呀是呀是呀!是阿九呀!熒熒你終於想到阿九了!]

光幕上又彈出幾道對話框。

瓊熒擰了下眉頭,扭臉看向零零【別玩光腦。】

無辜背鍋的零零委屈巴巴【大人,不關零零的事情,原身給光腦設定的就是這樣的性格……】

微不可查地擰了下眉頭,瓊熒盯著還在不停絮叨的光腦若有所思。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