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人,還有什麼需要我效勞的嗎?」

狼女的話語有點忐忑,她去過通天塔內部世界,也參觀過神國,很嚮往那裡的生活,可自身與其他人格格不入,只好離開繼續在妖族的世界生活。

陳青一笑,「附近有好的礦脈嗎?越值錢越好。」

「啟稟主人,森林深處有條玄玉礦脈,不過已經被挖了上百年,剩下多少產量屬下不知。」

玄玉確實也是種不錯的玉石,大多是用來製作保存珍貴物品的器物,自身的價值也不菲,陳青還算滿意,讓狼女指明方向,又將她收進通天塔,帶著自己的保鏢們就飛了過去。 美麗的森林深處,就像是長了一塊傷疤,一個深不見底的露天礦洞突然出現,無數腳帶鐐銬的下等妖族在礦洞底部勞作,一個個手拿長鞭的監工四處轉悠,看誰偷懶就是一鞭子。不時有人撲倒在地再也爬不起來,接著就被拖走,變成了監工們的口糧。

陳青和保鏢們突然出現上空,神威掃蕩,所有人都趴在了地上。這種地方不可能有神靈守護,礦主感受到神威,心中立刻哀嚎,怎麼會有人類神靈跑來這裡,這簡直是吃飽撐的。可他連上去問下他們想幹嘛都做不到,被神威死死的壓在地上。接著他知道對方想幹嘛了,陳青已經取出了通天塔,龐大的吸力傳來,地上的人首先被洗了上去,接著就是大量泥土。

地下的礦脈更是被連根拔起,快速的進入通天塔,沒有多久,原地就變成一個深不見底的大坑,陳青還掃蕩了周邊的一些樹林,這才罷休。

用通天塔挖礦貌似也不錯!

這個念頭一叢陳青腦海響起,器靈通天差點哭了,有這麼一個主人,它算是倒大霉了!

進入通天塔的礦奴還算幸運,被分門別類,適合的進入通天塔內專門供妖族休養生息的小世界,不適合的稍微慘點,會給監工們一起被售賣到人類世界。最慘的是那礦主,立刻遭到嚴刑拷問,讓他交代出所知道的其他有價值礦脈,惡鬼都懶得查看他的記憶。

根據礦主的交代,陳青帶著九位神靈四處流竄作案,專門對那些礦脈下毒手,而且從來不留活口,弄得周邊地區風聲鶴唳。

在一處珍貴的赤金礦脈,妖族部隊嚴陣以待,此地礦主還將幕後的主子叫了過來,由於此處赤金礦是這個組織資金的重要來源,數位偽神同時到來,到要看看誰敢在他們地盤上撒野。

一艘有著妖族典型風格的鳥型星艦慢悠悠的飛來,已經清空周邊地區的他們知道敵人來了,幾位偽神立刻騰空而起迎了過去。

礦主得意洋洋的向身後一位屬下開了口,「幾位大人一出手,這些盜取礦脈的卑劣之徒定然伏誅。」

話一說完,卻看到手下驚恐的表情,猛的一轉身,就看到幾位偽神竟然直直的墜落地面,連出手的機會都沒有。

「天啊!」

礦主驚呼出聲,這世界上也見過不要臉偷東西的神靈?他今天算是見識到了,而且一下從那星艦里飛出來十個人!

結果可想而知,赤金礦也沒了,而且那幾個偽神被發現已經沒了靈魂印記后,更是被幹掉,還被當成了發財樹的肥料。

「前邊的城市裡又為妖族神靈,你們怎麼想?」

陳青從偽神們的口中得到這個消息,幾個神靈奴僕立刻發出陰森的笑容,還能怎麼想,過去將其幹掉,再將靈魂和屍體全都扔進識海。只要妖族發現人類神靈竟然大開殺戒,不信還能坐得住。

「主子,還是等等吧,我感覺有同伴從上界下來了!」

其中一個神靈奴僕突然出聲,陳青立刻感應了一下,確實感覺到有幾個神靈奴僕已經逃到下界,接著仰頭望向天空,天空中已經再次掉落流星雨,看來碎星之地已經爆發大戰,能不能有更多囚犯和同伴逃下來,就看此戰能不能突圍了!

「不用等他們,有自己勢力的就先讓他們回去從新掌權,沒有的想辦法去找有分身塔的人,進入通天塔報道。」

陳青的命令就是最終決定,除了有更好的建議,沒人敢反駁。眾人接著向前方城市飛去,快飛到城門時落了下來,弄得保鏢們實在不解。

「主子,屠了城不就得了,干滿落下來?」

陳青狠狠的一瞪開口的人,「你傻啊?咱們屠了城,妖族的神靈還不去屠了人類城市啊?」

天下間估計也就陳青這個神奴境界的人敢這麼罵神靈,挨罵的人表情無辜的嘟囔一句,「屠了就屠唄,反正沒人知道是咱們乾的,提前讓咱們的人撤離邊境不就得了!」

陳青一翻白眼,懶得再跟他解釋。要是真引發雙方屠城戰,到時候他陳青可就成了人類的罪人,萬一被查出蛛絲馬跡,可是會連累在外奔波的屬下們。

十個全都易容的傢伙就這麼大搖大擺的向城裡走去,可就算易了容,身上也沒長毛,照樣一看就是人類,立刻引起了很多奇奇怪怪妖族的食慾。可沒有妖族敢靠近,其中一個人類身上故意散發出來的淡淡神威,表示著這些人不是美味食物,可是吃妖猛獸!

守門的士兵看到他們根本不敢攔,有人飛奔城主府報信,任由他們走進了這異族風情的城市。

在這妖族城市裡,沒有陳青預想的那樣髒亂差,妖族同樣是智慧生命,很多類別及愛乾淨,連青石板路都掃的一塵不染。不過大街上隨處可見戴著手銬腳鐐的下等妖族奴隸,有的肉鋪還在現宰現賣,使得大煞風景。

一路上都被妖族圍觀,同樣沒人敢招惹他們,還沒走到城主府,大批士兵就神情緊張的開始驅散圍觀人群,更是全城開始疏散。在他們眼裡,人類強者貿然來訪,絕對沒帶著善意!

城主更是滿頭汗,雖然十個人類,只有一個散發神威,可一個個全都看起來那麼輕鬆,估計實力都深不可測,可他這城主也只是個仙境巔峰而已,哪裡惹得起!只能是帶隊站在城主府門前迎接,看看這些人類強者到底想幹什麼。

「主子,貌似不對啊,那神靈呢?」

看著門口迎接的妖族,那愛多嘴的神靈奴僕又開了口,只能迎來陳青又一瞪眼。

「我哪知道!幹掉這城主,應該就現身了。」

話音一落,那城主還沒明白是什麼個情況,立刻就變成了一堆爛泥,尖叫聲四起,圍觀的妖族甚至士兵都開始瘋狂逃竄,城裡亂成了一鍋粥。可是那神靈還是沒現身,陳青都以為這情報是不是錯了。

「給老子出來,再不出來屠城啦……」

無奈之下,陳青扯著脖子大吼一聲,那九個被惡鬼融合的神靈立刻露出興奮之色,一個個躍躍欲試,就是幫該千刀萬刮的殺痞。

「你們到底要找誰?」

一個切切的聲音傳來,陳青一扭頭就看到一個面上有塊大青斑的狐族女子,按說狐族的女人個個漂亮,在人類世界都能賣上大價錢,就連陳青的通天塔里也收集了些,等到馴服后好充當神廟的女祭司,可這女人的長相實在不敢恭維。

陳青剛要開口,一個神靈奴僕就擋在了他的身前,其他人也異常戒備。

「別裝了,狐族的神靈!」

話多的神靈一開口,就弄得陳青一驚,沒想到這個有點丑的狐族女子竟然就是自己要找的妖族神靈。

面對是個面容兇惡的傢伙,這狐族女子一縮脖子,用顫抖的嗓音開了口。

「我沒裝,我也是最近才知道自己成為了神靈。我……我以前都住在暮光洞里,從來都沒出來過。」

這話一出,幾個神靈奴僕立刻一愣,其中一個立刻在陳青耳邊低語,「暮光洞是上古一位強大妖神的居所,一直流傳著有極品神物的傳說,我曾經找了它上千年沒找到,看來寶物是被這狐女得到了。」

另外一個神靈奴僕也開了口,「不止有神物,傳說那強大妖神隕落前,將神國入口寄托在暮光洞中,神國中更是有那妖神無數年來搜刮的奇珍異寶。」

沒想到這時候那狐女又怯怯的開了口,「你是說那道漂亮的門嗎?狐狐很笨,試了好久都進不去。」

一幫神靈立刻眼睛都亮了,陳青卻發出冷笑,狐族的女人雖然漂亮,可也是眾所周知是妖族裡最聰明的,甚至可以說是奸詐,選她們當祭司,就是為了去忽悠人加入邪神教。根本就不信這女子說的,哪裡有那麼多好事自動送上門,還是個看起來有點呆傻的狐女自己主動說出來。

「主子,寧可信其有不可信其無,這種事情不能放棄一絲線索。」

又是那個話最多的神靈在慫恿,陳青一瞪他,「你這愛說話,以後就叫話癆吧!」

這惡鬼就算融合了神靈的靈魂,貌似也根本就不知道什麼叫不要臉,立刻大喜的一施禮,「謝主人賜名。」

陳青大翻白眼,可想想也是,自己九位神靈在身邊,又能隨時用分身塔傳送離開,去看看也無妨,萬一要是真的,錯過了豈不可惜。而且妖族不可能這麼快就湊齊了對付九個神靈的人,大不了到時候發現不妙立刻跑路。

打定主意之後,陳青微笑著看向這看起來歲數不大處世未深的狐女,「你能告訴我們暮光洞在哪裡嗎?」

狐女的樣子雖然不好看,可一雙大眼睛萌萌的看向,「我為什麼要告訴你?」

「我能幫你打開那道漂亮的門。」

陳青得話語就像是在哄小孩,可暗中卻吩咐神靈奴僕們隨時準備將其捕獲,只有先將這狐女抓住,心裡才踏實。


「你要騙我,我可打你哦……」

正要動手,狐女就拿出一個物品作勢欲丟,嚇得一個神靈奴僕趕忙撕裂空間要帶陳青離開,卻發現空間撕裂不開了。

只見那狐女咧嘴一笑,又得意的揮揮手裡的一個鈴鐺,「我不管,你說能帶我進入那道門的,跟我走吧。」

「殺神刺和空禁鈴鐺怎麼都會在你這裡?」

話癆直接就大吼出聲,嚇了陳青一大跳,陳青也是看過神物志的,上面列舉的神物多少有些印象,立刻也看出這兩樣物品眼熟。

狐女左手是一個尺長的烏黑長刺,可是在刺尖卻是一點血紅,那紅色讓人看得目眩,似乎還在吸收周邊光線,讓視線都有點扭曲。這時的刺尖正對陳青。

而那左手的鈴鐺上面布滿神秘的彩色神文,看起來很漂亮,陳青卻感覺不出來什麼,不過神靈奴僕們無法撕裂空間進行中短距離傳送,可見也是不凡。

更難能可貴的是,神物一般都是寄託神國之用,或多或少都有輔助功能。可這殺神刺卻是純粹的攻擊之物,而那空禁鈴鐺就是殺人越貨的必備之物,有了它在,神靈也別想逃。 一個手拿兩件物品的小小狐女,逼得眾人不敢動手,不是打不過,他們是怕第一時間陳青就被幹掉。

陳青再次體會到了自己實力不足的苦果,只能是和顏悅色的對狐女開了口。

「我說話算數,你帶路吧。」

「太好啦……」

狐女歡呼出聲,直接竄到陳青近前挽住了他的胳膊,不過殺神刺也抵在了陳青腰上,不給神靈奴僕們一絲解救的機會。接著狐女就捏碎了一顆珠子,地面上憑空出現一個一次性的傳送陣,十餘人立刻消失不見。

場景轉換,在一出現已經到了一個到處散發著熒光的世界,看著那些自身也散發熒光的植物,再抬頭看看頭頂也是如此,明顯是到了一個地下世界。

「這暮光洞不會就是在那座城市下邊吧?」

陳青只是隨口一問,卻歪打正著,這暮光洞就在那城市深深的地下,怪不得無數年來沒人找得到!

狐女撅著嘴的表情證實了陳青這一猜測,人們沒走幾步,就看到了一個普普通通的四合院,跟周邊的景物格格不入。

「那就是我的家,那道漂亮的門就在我的卧室里。」

隨著狐女的話語,人們只好又走進四合院,又被帶進一個房間,果然看到了一個散發著七彩流光,只有一人多高的傳送門。一個神靈奴僕伸手試了下,這傳送門彈性十足,根本不畏懼神力。接著又有神靈試了下演算陣法將其破解,還是無能為力。

「主子,還是讓這狐女解除空間封印,將土老弟叫來吧。」

懂陣法的神明開了口,其實是在找借口讓狐女將空間解開,他們暗中已經試了很多次,根本無能為力。

「抱歉哦,這裡的空間獨立,出入口只有我一個人知道,你們還是乖乖的幫我解開這道漂亮的們吧,若不然只能留下來陪我玩了!」

說到這裡,狐女還故作大方的放開了挽住陳青的胳膊,可殺神刺還是指著他。看得人們更加認為她是裝傻充愣,其實奸似鬼。

陳青卻輕笑一聲,任憑這狐女怎麼姦猾,總有露出破綻的時候,他不著急。

慢步來到七彩傳送門近前,也伸手摸了一下,接著眼睛一亮。他知道為何旁人打不開這傳送門了,這門內蘊含著一股極其難纏的神力,這神力代替了布陣得名銘文,跟傳送陣糾纏到了一起,恐怕自己的八字銘文也打不開。

「怎麼樣?」

狐女期待的問出聲音,陳青嘴角含笑沒有回答。天上萬物相剋,在難纏的東西也有克制之物,對於這股神力,可以吞噬神力當養分的發財樹毫無動靜,可生命樹卻蠢蠢欲動,向陳青發來索要的信息。

生命樹要的東西,陳青當然不會吝嗇,況且這門還必須是要打開的,陳青對裡面的東西可是好奇得很。

得到陳青的同意,生命樹發出強大的吸力,這股吸力直接從陳青接觸傳送門的手心傳出,整個傳送門都似乎受到牽引,開始產生波動。那七彩的流光逐漸向著陳青手心溜去。

第一批化成七彩流光的神力一被吸進陳青識海,生命樹就發出歡愉的信息。這股神力極其濃厚,要比一般神靈強大太多,還蘊含著一股詭異的氣息。


在詭異也沒用,只能成為生命樹成長的養料,可傳送門看著不大,神力卻蘊含極其豐富,陳青一時半會兒也吸收不完,只能那麼傻站著。

狐女的眼睛愈來愈亮,手幾次要抬起,同樣摸向那傳送門,可都是稍微動了下又放回原位。弄得神靈奴僕們大為失望,他們一直再找機會制服她。

時間流逝,傳送門上的七彩流光越來越暗淡,有的地方都露出正常色的水波紋。當最後一絲七彩流光被陳青吸收,狐女一拽他的胳膊就沖了進去,其他人剛要衝進去,卻被傳送門彈了回來,立刻大驚失色。

而在門裡,陳青沒看到手下們衝進了,卻只看到狐女隨手將禁空鈴鐺按在了傳送門上,接著就把他丟一邊不管了。

「你這是幹嗎?」

面對陳青的質問,狐女沒有理會,而是獃獃的看著門內世界,陳青的目光也被吸引了過去。

這是一個死氣沉沉的世界,陳青的腳下就是一處坍塌的神廟,大地開裂,山體崩塌,河流斷絕,地上還到處都是累累白骨和破碎的盔甲兵器,從一些白骨的姿勢上看,他們是互相殘殺而死。放眼望去,虛空中到處都是都碎了戰艦,再往遠看,目光所及之處,一顆龐大的星球已經變成了碎塊漂浮在那裡。再遠一點雖然看不清,可情況也好不到哪裡去。

「怎麼會這樣!」

狐女囔囔自語,不敢相信的看著眼前的一切,期望和反差太大,讓她無法接受。

陳青長長的嘆息一聲,「哎……戰爭才是最大的罪孽。」

只是粗略的觀察,這個世界就是爆發了慘烈的內戰,估計是爭奪世界的控制權,或者是隕落神靈的寶物,結果卻落得個同歸於盡的下場。

「他一定活著……」

狐女突然驚呼出口,接著就騰空而起,轉眼就消失的無影無蹤,看得陳青直搖頭。肯定是有什麼她重要的人在這個小世界內,這才想盡辦法將門打開。可把自己扔這裡算是個什麼事情啊!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