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麼?放了?」電話那頭的人非常的驚訝。

「對,放了。陳虎,我們輸了,徹底輸了,對不起,哥不該拉你下水,不該讓你跟我走這一條路。」陳龍說到這突然就哭了起來。

「哥,怎麼了?你那邊怎麼了?」

「陳虎,聽我的,你帶著那個孩子下山去向警方自首,你沒有參與其它重大的犯罪活動,你去自首,最多判幾年就出來了,出來之後好好做人,做個平常人,千萬不要再走這一行了。」陳龍在電話里語重心長地道。

「哥,你……你怎麼了?你到哪了?我去自首了你怎麼辦?」

「我?」陳龍聽到這轉臉看了看王旭東,自己笑了,笑的太過於凄涼,緩緩地電話說道:「我已經自首了,我已經跟警方說好了,只要你帶著孩子去自首,只要你保證孩子安然無恙,他們保證對你從輕發落,去吧,這是最後一條路了。」

「可是哥,你……」

「怎麼?連我的話都不聽了嗎?」

「我……好,哥,我聽你的。」

「那就這樣吧,記住了,告訴警方,你是被我逼迫才這麼做的,如果你不做這件事我就會殺了你,一定要這麼說,聽到了嗎?從裡面出來之後,好好的回老家去種田,一輩子都不許再出來了。」陳龍說完轉臉看著王旭東,示意王旭東掛斷電話。

王旭東把手機給掛斷了。放下陳龍,讓陳龍躺在地上,自己坐在了石板上。

一邊從兜里掏出一根煙來點著,一邊坐在石板上,問著陳龍:「陳虎?你親弟弟?」

陳龍躺在地上看著把太陽都給遮擋的嚴嚴實實的樹梢,然後對王旭東道:「我的話他一定會聽的,所以,他一定會帶著孩子下山去找警方自首,你可以放心了,現在,你可以給我一根煙抽了嗎?」

王旭東看了看陳龍,走過去一把拉住陳龍的衣領把陳龍拉到一棵大樹邊靠在大樹上坐下,然後自己也坐在陳龍身邊,拿出一根煙來塞進了陳龍的嘴巴里,然後拿出打火機替陳龍點上了煙。現在的陳龍等於兩隻手都沒了,抽煙對於他來說都是一件困難的事。

「他是我親弟弟,以前沒出來混,在家裡種地,自從我混上了老大這個位置之後就想著帶他出來過好日子,所以把他給帶了出來跟著我混,也才有了今天。」

「綁架孩子這事事關你的性命,你放心交給別人,所以交給了你親弟弟,是不是?」

「是,我信任他,他也知道這關乎我的命,所以他一定會把這件事給做好,交給別的任何人我都不放心。」

「可你有沒有想過,你這麼做是害了他。」

「我知道,可我沒有別的辦法,我想活命,我必須得有個我可以完全信任的人幫我做這個事,而且他人,你在手裡有人有權的時候都對你忠心耿耿,可你一旦跑路了,誰還認得你?人啊,都是自私的,都怕死,就像我一樣,如怕死,不然,我也不會有今天,我大可以選擇體體面面的死,何必弄的像今天這麼狼狽?直到剛剛跟他通電話,我知道自己必死無疑了,拋開自己的生死我忽然覺得我很對不起他,東哥,我最後一次求你,幫我給他向張隊長求個情吧,對他從輕發落。」

「只要孩子平安無恙,只要他自己去自首,就一定會從輕發落。」王旭東自己抽著煙淡淡地說著。

「謝謝,謝謝。」陳龍連忙說了兩聲謝謝,然後就看著樹林不說話了。

「我能不能再求你一件事?」

「說。」

「殺了我吧。」陳龍再次說著。

王旭東稍微有些驚訝,轉過臉看了看陳龍,然後又繼續抽煙,平靜地道:「你可以選擇自殺。」

「我要是有自殺的勇氣我也不必落到現在這個地步了。雖然活著是生不如死,雖然知道自己必死無疑,但是真要讓我自殺我卻做不到,我是個沒勇氣的人。請你成全了我吧。」陳龍說著。

「這個忙我幫不了你,我答應過張曉芸,要把你活著抓回去的,所以,在我把你交給警方之前我不會讓你死,所以,你就斷了自殺這個念頭吧。至於警方怎麼審判你那是警方的事,我管不了,但是我想,死你都不怕也沒什麼好顧慮的了,你死也沒什麼好遺憾的,想想那些被你的槍支和毒品弄的家破人亡的家庭吧,你死有餘辜。下輩子記住了,做個好人,起碼,要做一個不要傷害別人的人。要做一個壞人也要做一個敢作敢當的壞人。」王旭東平淡地說著,然後掏出自己的手機來,給張曉芸打了個電話過去。

「喂,你那邊怎麼樣了?人我已經全部安排在離你所在的位置幾公裡外待命,高速公路那一段我已經讓警方給徹底封了。」張曉芸接過電話后連忙說著。

「不要了,不要阻礙交通,你們那邊停止搜山吧,山上的人會自己把孩子送下山來自首。這邊陳龍已經被我抓住了,你讓警方過來吧,我把陳龍交給他們,你們安排人把他押解回東海。」王旭東對張曉芸道。

「什麼?」張曉芸簡直不敢相信這一切都是真的。

「我要把車給郭鈺送過去,所以不要讓這邊警方把我拉去做筆錄什麼的,詳細的情況我自己回東海去你們公安局找你說,就這樣吧。」王旭東說完掛斷了電話,看了看還在抽煙的陳龍,說道:「慢慢抽吧,抽完這一根我把你去交給警察。」

陳龍叼著的煙頭前面沾了長長的一截煙灰,因為沒有手去彈煙灰,所以煙灰就一直沾在上面。

「讓我多抽兩口,這可能是我這輩子最後抽的一根煙。」陳龍淡淡地說著。

「你果然是個做事不敢當的人,怕死。下輩子你還是做個好人吧,要做個拚命的人首先就要有去死的覺悟。走吧,我趕時間。」王旭東站了起來,再次拉住了陳龍的衣領,依舊是提著陳龍的衣領把陳龍從樹林里拖了出去,就像拉著一條死狗一樣把陳龍又再次拉回到了高速路邊,把他扔在了三具屍體的旁邊。 就在這時,忽然從遠處警笛聲大作,顯然,一直在不遠處全副武裝待命的當地警方趕來了。

王旭東蹲在陳龍身邊,從自己身上再次拿出一根煙放在了陳龍的嘴裡替他點上,說道:「不枉你我見過這麼多次吧,最後給你抽根煙。」

給陳龍點上了一根煙之後,王旭東再次上了車,然後在警車就要來的時候發動了車子以極快的速度往前繼續開去。

王旭東剛把車給開走,就來了接近七八輛警車,警車到了之後,許許多多的全副武裝的特警把案發地周圍給全部包圍住,原本他們以為見到的會是窮凶極惡的歹徒,但是結果看到的卻就只有三具屍體和一個躺在地上奄奄一息但是嘴裡卻叼著一根煙在抽的人。他們衝上去把陳龍給押了起來,送上了緊跟著開過來的救護車上面,然後幾輛警車與救護車一起開走了,其餘的警察在附近拉起了警戒線開始拍照、取證。

而此刻的王旭東已經在前一個高速路口下了高速然後掉了個頭繼續上高速,再次開著車原路返回,回來的時候車速遠沒有那麼快了,以限速的速度一百二十碼往回開著。

王旭東足足開了七個小時才把車開回了東海,一直到當天下午才回去,回到東海之後他首先把車開回了郭鈺家,郭鈺不在家,他把車交給了管家,然後開著自己的車出去,他沒有停留,直接把車給開進了東海市公安局,自己走進了張曉芸的辦公室里。

推開張曉芸的辦公室,王旭東就見到了坐在裡面抱著小蘇浩在張曉芸電腦上面看動畫片的劉兵。

「哥,你回來了。」劉兵看到王旭東,一下子站了起來。

小蘇浩看到王旭東,一下子就哭了起來,喊著姐夫。

王旭東心一下子就化了,伸過手一下子就把小蘇浩給抱在了懷裡,拍著孩子說道:「好了,沒事了,已經沒事,昨天只是幾個叔叔跟你開的一個玩笑罷了,跟你玩的一個遊戲,沒事的。」

就在王旭東抱著蘇浩的時候,張曉芸也從外面走回了自己的辦公室,看到王旭東抱著小蘇浩,她沒說話,看著王旭東安慰著小蘇浩。

王旭東轉臉就見到了張曉芸站在那,王旭東想了想,問著張曉芸:「他們兩沒什麼事了吧?」

「他們已經沒事了,只是在這裡等你。」

「劉兵,你帶著孩子先回家,把孩子帶好,周末了,帶他去遊樂場玩,想吃什麼就帶他吃什麼,我暫時回不去。」王旭東對劉兵說著。

「好。」劉兵點頭。

王旭東親了小蘇浩一下,然後對小蘇浩道:「跟哥哥回去,姐夫在這裡還有些事,忙完了就回去,好不好?」

「好。」小蘇浩乖巧地點頭。

於是,王旭東讓劉兵把自己的車開了回去,他坐在了張曉芸的辦公室裡面。

「孩子找醫生看過了嗎?」王旭東問著。

「從山上下來就讓醫生給做了全面的檢查,很健康,沒有任何問題,而且據挾持他的人交代,他們並沒有對孩子做任何過分的事,你放心,孩子沒問題,連過度驚嚇都沒有,這個醫生也是檢查過了的。」王旭東坐在了張曉芸的位置,張曉芸就只能坐在王旭東對面。

「劉兵呢?受傷沒有?」

「皮外傷,你剛剛也看到了,生龍活虎。」

「那就好。」王旭東點頭,然後道:「你們準備什麼時候審問我?」

「怎麼?你等不及了?」

「沒有,我想睡覺,等你審問完我好睡覺,不過,在你審問我之前你得先給我弄點吃的東西來,我太餓了,很久沒有連續開這麼久的車了。」王旭東笑著。

「真服了你了。」張曉芸說著拿出手機撥了個號碼,然後道:「打幾份飯菜到我辦公室來,加兩瓶啤酒吧。」

「還是你懂我。」王旭東裂開嘴笑著。

「告訴我,你到底是怎麼做到的?」張曉芸認真地問著王旭東。

「什麼怎麼做到的?殺人?」

「不,你能殺了他們我一點都不奇怪,這在我意料之中。我只是能驚訝你是怎麼做到讓陳龍給他們打電話讓他們自首並且把孩子自己送下來,又是怎麼活捉了陳龍的。」張曉芸問著。

「這個……現在算是審問嗎?」王旭東點了根煙笑著問著。

「我沒資格審問你,我自己都有一堆麻煩事,比如我的槍怎麼到了你那,我自己也還在想怎麼把這件事給圓過去。不過我大致能猜的出來你是怎麼做到的。」

「怎麼做到的?」

「嚴刑逼迫。」張曉芸說出了四個字。

「哦,怎麼?你們就審問了陳龍了?」

「審問自然是要審問,陳龍直接被送進了醫院,因為案情重大,在我們的人趕到那邊之前他們就在醫院對陳龍進行了審問,不過,陳龍審問的時候並沒有交代你嚴刑逼迫的他的事,他只是交代他的人開槍殺你卻被你反殺,然後他逃進了山裡,你追了進去,兩個人在山裡進行了搏鬥,他沒打贏你,被你捉了,然後他打電話勸說他弟弟放人,他被你捉了回去等到警方來。」

「哦,這是陳龍的話?」

「對,審訊記錄已經發到這邊來了。不過,我猜陳龍一定沒說實話,就你的能力,陳龍憑什麼跟你進行搏鬥?而且看到醫院給他身上傷的報告,不用想我都知道你對他做了什麼,所以,他一個必死的人最後卻主動放人,我就猜出了原因。」

重生八零致富記 「什麼原因?」

「生不如死。」張曉芸說著。

王旭東笑了笑,沒有回答張曉芸的話,只是道:「不,陳龍說的就是實情。」

「我知道,我們決定採納陳龍的供詞,而且,我已經親自派人去案發現場進行取證了,我想現場的證據應該是會與陳龍所說的相符合的。」張曉芸說完之後笑了,王旭東聽完也笑了,然後道:「一直都以為你是位好警察,但是我錯了。」

「不,我是個好警察,所以我才這麼做。法律有些可能存在漏洞,但是警察不應該盲目,一個好警察心裡應該轉著是非曲直。」張曉芸搖了搖頭道。

「高,的確是高覺悟。」

「我最好奇的是,你這麼對待陳龍他應該對你恨之入骨,為什麼還會主動這麼說?這也是你逼迫他的?」張曉芸問著。 「我沒逼他,人已經在你們手裡了,而且他也知道自己必死無疑,你覺得我有什麼可以逼迫他的資本?」王旭東搖頭道。

「那他為什麼這麼說?為什麼要幫你?」

「很簡單,為了他弟弟。」

「他弟弟?主動自首的陳虎?」

「對,他知道自己是必死無疑了,但是他的親弟弟陳虎不會死,他想在自己臨死之前為他弟弟做點什麼,所以故意這麼說。他幫我說話替我抹去不必要麻煩讓我能夠找你幫他弟弟說說好話從輕發落,另外,肯定也是希望以後我可以不找他弟弟的麻煩。他是個很聰明的人。」王旭東說著。

張曉芸這才恍然大悟,最後點頭,道:「果然是個聰明的人,只是這腦子沒用到正確的地方。」

「你們這次行動已經結束了吧?」

「如果沒有中間這個孩子被挾持的事,整個行動完美結束,打掉了縱橫三省的一條販毒網路,這是近二十年來最大的一起販毒案,抓獲涉嫌制毒販毒運毒等涉毒人員一起六十餘人,涉毒人員不計其數。另外還端掉了一條隱藏多年的跨國走私販賣軍火網路,抓獲主要涉案人員接近二十餘人。另外,徹底打掉以陳龍為首的涉黑團伙,抓獲涉黑人員百餘人。另外還有涉嫌很多罪名的,比如賣淫、賭博等等的,所有的人員加在一起,接近三百餘人,案件還在進一步的審理當中。現在,所有在外地的被抓獲的嫌疑人都在運轉押送回東海的途中,這是我職業生涯以來破獲的最大的案子。」說到這,張曉芸臉上露出了笑容。

重生八零:軍妻有點甜 「如果,這次沒有你,這次的行動別說成功了,將會是一次徹底的失敗。陳龍一切都計劃好的,他將會從邊境出境,人員和線路包括離境后的車輛都安排好了,他直接逃往金三角,與當地的大毒梟建立了關係,逃到了那我們要想再把他給抓回來就難上加難了。」張曉芸接著說道。

「這次我沒有幫你,我是在幫我自己。」

「我知道,可你還是幫了我。這是陳龍選擇了綁架你那孩子,如果沒有你那孩子,他一樣會選擇挾持其它人來做人質的。雖然這次行動最終是成功了,但是教訓是深刻的,我們整個行動套過於拖沓了,給了陳龍太多的時間去謀划,我們也太過於大意,對可能出現的意外情況估計不足,這才導致最後出現這種情況。」說到這張曉芸有些懊惱。

正說著,一個穿著警服的小姑娘敲門走了進來,手裡提著打包的盒飯還有啤酒,然後走了出去。

「吃吧,這一天一夜也是辛苦你了。」張曉芸幫忙把盒飯打開遞給了王旭東。

「你不吃?」

「我吃過了。」

「陪我喝一瓶吧。」王旭東把啤酒遞給了張曉芸。

「不了。」張曉芸搖頭,然後說道:「我在上班,等下要開會,而且,在你接受完問話之後我也得去接受問話,你喝了酒沒事,我要是喝了酒那就是大問題了。」

王旭東點頭表示明白,自己開始大口吃大口喝了起來,的確是餓的不行了。

「我有多大的事?要不要請律師?」王旭東一邊吃一邊問著,對於可能出現的結果他早就已經想好了。

「應該不用,關於你的事我找了劉局,然後我這邊也與相關的負責人溝通了一下,你呢就按照事實說,與陳龍說的一致就行,其餘的事情我會幫你全部處理好的,不過你得做好準備,你得在裡面呆上幾天,而且,這次你得先進一下拘留所,因為這個案子牽涉重大,關注度很高,所以必須按照程序來,但是你放心,最多在裡面呆上兩三天就可以出來了,然後就沒你什麼事了,只能委屈你一下了。」張曉芸想了想道。

「拘留所?行吧,反正也不是第一次進了。」王旭東點頭,繼續吃著。

吃完了飯之後,張曉芸親自把王旭東給帶進了一間審訊室裡面進行審訊,審訊過程張曉芸親自坐在審訊現場,所以審訊進行的非常友好也非常快捷。在審訊完了之後,經過一系列的程序,王旭東上了警車被送進了拘留所裡面,當然,張曉芸親自陪同王旭東去了一趟拘留所,她找了拘留所負責人交代了一番,然後一直陪同著王旭東在拘留所裡面走一些流程,最後親自把王旭東送進了拘留所裡面她才離開。

王旭東很能理解自己為什麼要被送到拘留所,因為自己這次殺了好幾個人,而且牽涉一個重大的案子,東海市警方必須得公事公辦,警方只能強制限制自己二十四小時,而自己的事情顯然是不可能二十四小時之內解決的,所以只能按照程序先把自己送到拘留所裡面呆著。王旭東記得,上次自己對待大飛哥的時候可是一口氣殺了十幾個人,最後也沒進拘留所,那是因為案子沒有這次的影響力那麼大,並且上次自己受傷,一直住在醫院。

進了拘留所,手機錢包等一切東西都被沒收了。王旭東就躺在屬於自己的小床鋪上睡覺,拘留所沒有看守所監獄那麼複雜,不存在有犯人在裡面欺負新來的人這種事,裡面的人都是輕微犯罪或者待審查的人,以酒駕的人居多,所以裡面很和諧,王旭東就這樣在拘留所裡面足足睡了三天,三天之後還是張曉芸親自過來把王旭東從拘留所裡面接出來的。

「還好吧?」張曉芸帶著王旭東去辦了手續,把王旭東的手機和錢包遞給王旭東,一邊往外走一邊問著。

「還好,睡了幾天美覺,現在神清氣爽啊。」王旭東神了伸懶腰說著。

「回去之後該把鬍子給刮一颳了。」張曉芸提醒著王旭東。

「嗯,好幾天沒刮過了,現在是不是特別有男人味。」王旭東呵呵地笑著。

「回家還是去公司?」張曉芸白了王旭東一眼然後問道。

「先回一趟公司,幾天杳無音訊,都不知道公司現在是什麼情況了。」王旭東回答著,然後拉開了張曉芸的車門坐了進去。

「我勸你還是先回家,你那個女人回來了。」張曉芸坐在了駕駛位上說著。 「女人?誰?」王旭東愣了愣,然後問著。

「你說是誰?怎麼?你還有好多個女人不成?」張曉芸一邊開著車一邊說著,說這話的時候王旭東都能感覺的出來她話里的語氣有點怪怪的。

「你是說蘇婉琪?」王旭東問著。

張曉芸也有些驚訝地轉頭看著王旭東,然後繼續開車,說道:「看來在你的心裡,最愛的人還是蘇婉琪。你要失望了,來找你的是秦可欣,你的前妻蘇婉琪依舊是杳無音訊。」

「只是,如果讓秦可欣知道她聽說你進了拘留所不要命的從燕京跑過來找你,最後你心裡想的卻是蘇婉琪,不知道她心裡該怎麼想。」張曉芸繼續道。

聽到張曉芸說到這,王旭東心裡是有些慚愧。

「你說回來了,我自然就會想到蘇婉琪,這是你用詞的錯誤。」王旭東點了根煙說著,然後道:「可欣來找過你是吧?」

「你說呢,她昨天跑去公安局找我,問我你究竟是怎麼回事,她還跟我說她已經聯繫了一個燕京很出名的律師要來幫你打官司做辯護,我跟她說你沒事,她要來看你,讓我幫忙,我也告訴她不用了,你今天就會出去了,有什麼話你們倆見面再說。王旭東,有時候我作為一個女人都挺羨慕你,上次你進去的時候蘇婉琪為了你急的魂不守舍的,這次你進去秦可欣又為你急的眼淚都出來了,你到底有什麼魅力可以讓這麼多女人為了你肝腸寸斷?」張曉芸一邊開車一邊說道。

「我跟她是朋友。」王旭東說著。

「朋友?你自己信嗎?」張曉芸反問著。

「我這邊事情都結束了嗎?還有沒有什麼事?公司今年事情太多,我不可能有太多的時間一直往公安局跑。」王旭東撇開這個話題說著。

「要說完全沒事了不可能,你總是還需要往公安局跑幾趟的,不過你放心,我這邊都已經處理安排好了,不會給你留下麻煩的。」

「你是回公司還是回家?」張曉芸再次問著。

「回家。」

張曉芸沒再說話,直接把王旭東給送回了家。

「要不要上去坐會兒?」王旭東問著。

「不去了,我那邊的事情多的我自己都數不過來,沒時間上去當電燈泡,走了。」張曉芸說完就直接開著車掉頭然後把車給開走了。

王旭東下車之後,一邊拿出手機開機,結果卻打不開,手機沒電了,他也不知道是什麼情況,估計沒收在拘留所里太久了沒關機,所以手機就沒電了吧,走到門口,門是關著的,王旭東敲門,裡面並沒有人應答,王旭東敲了幾聲都沒人應,王旭東拿出鑰匙開門,回家之後找出充電器給手機充上電,好不容易開機了,手機再次熱鬧了起來,無數個未接電話,無數條簡訊,聊天軟體的信息也是滿天飛,王旭東都沒這個心思去看都是誰打過來的電話發過來的信息,直接給秦可欣的手機撥了過去。

電話一接通,對面就傳來秦可欣急切的聲音。

「旭東,你出來了?」

「是,我剛出來,你在哪呢?」王旭東問道。

「我在酒店,你在家嗎?我馬上過來。」

「酒店?你怎麼住酒店去了?」

「不然我住哪?跟你那兄弟一起住?」秦可欣反問著。

王旭東尷尬地笑了笑,他倒是忘了現在家裡面多了一個劉兵住在這的事了,說道:「你把地址告訴我,過去你那吧。」

「就在你家路口,你走路過來就到了。」

「好。」

王旭東隨即便出了門,一邊往外走一邊給劉兵打了個電話,告訴劉兵自己自己回來了,讓他吃完中飯下午把車開回來接自己。

王旭東去了路口的一家酒店,直接去了秦可欣所說的房間。

「怎麼不告訴我?」一進去,秦可欣就問著王旭東。

「不告訴你什麼?」

「出了這麼大的事情你為什麼不告訴我?電話都沒給我打一個。我這幾天給你打電話一直打不通,最後給林婷婷打了電話,她才跟我說了說你沒去公司,說是在派出所有點事,我才知道這麼回事,我才趕了過來。」

「我怕你擔心。」王旭東實話實說。

「那你不說我就不擔心了嗎?你知道我這兩天多擔心嗎?特別是劉兵告訴我發生的事之後我都嚇死了,殺人啊,我律師都請了你知道嗎,最好的律師,最後張曉芸告訴我說你沒事,今天就會出來。」秦可欣說著眼淚都快出來了,隨後又道:「你幹嘛這麼衝動?你為什麼要去跟這些黑幫的人拚命?救人有警察呀,你想過沒有,你要是真出了什麼事,公司怎麼辦?小蘇浩又怎麼辦?我該怎麼辦?」

聽著秦可欣的話和眼眶裡的淚水,王旭東一顆心徹底融化了,伸出手,情不自禁地把秦可欣摟在了自己的懷裡,輕聲說道:「對不起,下次我不會了,不會再讓你擔心了。」

他沒有去告訴秦可欣究竟是怎麼回事,更沒說當時的情況下他是必須得這麼做,不得不這麼做,更不會告訴秦可欣當時的情況是多麼的危險。這些事情不該讓一個女人知道。

秦可欣被王旭東抱進懷裡之後,也緊緊地摟住了王旭東,哭了起來。這幾天她就沒合過眼,一直都在擔心著王旭東,即使在找了張曉芸張曉芸說沒事之後,她還是不放心,又去四處找關係打聽情況,不停地諮詢律師,她是真的擔心,操碎了心。

「你嚇死我了。」秦可欣拳頭捶了王旭東好幾下。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