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仁慈的父我已墜入

看不見罪的國度

請原諒我的自負……」

李探花瞬間身體一緊。

手中拿著的麥克風,差點掉地上。

與此同時。

漫威中的奶媽 鹿一凡緩緩朝著舞台上走去。

李探花完全沒有料到,鹿一凡居然能找到這裡來!

而且……還那麼快!

不過他沒有停止演唱,只是暗暗積聚真元,眼皮微微垂了下來。

「曾經純真的畫面

殘忍地溫柔出現

脆弱時間到

我們一起來禱告……」

唱到這裡。

李探花的臉陡然一變!

變成了快速不斷變化的臉譜!

閱讀網址: 無數的臉譜幻影,如同密集的子彈一般,朝著鹿一凡襲來!

不過打在鹿一凡身上,卻如同石頭入水一般,除了陣陣的真元波動之外,沒有任何效果。

但是打偏的臉譜。

卻是造成了現場觀眾極大的恐慌。

因為那些臉譜幻影簡直破壞力大的嚇人!

一觸即炸!!!

一張臉譜幻影,直接把半個大劇院給炸沒了!

無數觀眾哀嚎逃竄,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

李探花則不斷的以手抹臉,速度極快,每抹一次,一張臉譜幻影就會飛奔出去。

「有什麼用呢?」

鹿一凡在爆炸聲中,無比淡定的一步步的接近李探花。

這讓李探花全身都嚇得濕透了。

他的修為已經無限接近十劫紅塵仙了啊!!!

整個天香十二殺手中。

除了童皇,只有他修為最高,隱殺能力最強了!

饒是如此。

自己的最強神通,還是撼動不了鹿一凡半分!

「逃!只能逃!」

李探花對準大地一抹臉!

轟的一聲!

一團黑煙升騰而起!

李探花的身影也消失不見了。

圓月之下。

李探花宛如靈活的蜘蛛俠一般。

不斷的飛躍在高樓大廈和街道之間。

這是他從事殺手職業以來,最為狼狽的一次了。

而且……

是最荒謬的一次!

他還有暗殺的目標。

身份居然對調了過來!

身為殺手的他,竟然被暗殺目標追殺!

這若是傳出去,他恐怕在整個殺手界都得被笑話了。

想到這。

李探花腳下的步伐就更快了。

幾乎一秒鐘能越過十幾條街。

獨家祕戀 很多凡人連他的影子都看不到。

田園醫女之將軍輕點寵 「何必跑那麼快呢?」

就在李探花逃了十幾分鐘。

已經完全看不到鹿一凡的影子,感受不到他的氣息的時候。

他的背部,突然感覺一陣沉重。

扭頭一看。

鹿一凡居然就躺在他的背上,舒適的望著月亮!

至尊追美系統 「你……」

李探花使用了各種手段。

完全甩不掉他!

最終。

他放棄了。

停下來了腳步。

「剛剛的歌,唱的不錯。」

鹿一凡笑著道:

「你是從哪兒得到那首歌的?」

「呵呵,鹿一凡,你以為我會怕你嗎?

空間辣媳:山裡硬漢撩妻忙 我是天香十二殺手裡意志最堅定的一個!

無論你用任何酷刑,我都不可能屈服的!」

李探花說著,一抹臉。

一張沒有任何五官的臉譜出現了。

「是嗎?」

鹿一凡抬手一抓!

遠處兩道人影咻的一下子飛到了他的手中!

那是天香十二殺手的乾坤劍和荷里活!

李探花分明記得。

這兩人一個在天陽城的城北。

一個在天陽城的城南。

距離這裡,不知道有多遠!

可鹿一凡居然隨手一抓!

兩人就被抓到了?

這……

鹿一凡沒有廢話。

睜開眉心的地獄之眸,朝著乾坤劍和荷里活身上一照!

熊熊熊~~~~~

兩團幽冥之火在二人身上不斷燃燒起來!

瞬間。

兩人痛苦的哀嚎,掙扎著!

肉身一點點焚燒殆盡!

直到血、肉、骨都燒成了灰燼!

神魂還在繼續燃燒!

「意志堅定如你。

肯定不會害怕這種小場面吧?」

鹿一凡笑著對李探花道。

然而李探花那張沒有五官的臉上。

早已布滿了密密的汗珠。

全身都在顫抖不已。

顯然是被嚇壞了!

這是什麼火焰啊?

竟然能瞬間將人的肉身燒成虛無!

連神魂都能持續燃燒!

要知道乾坤劍和荷里活跟他的修為可是相差無幾啊!

而且……

兩人也是殺手中出了名的硬漢。

現在卻如此露出了如此痛苦的表情。

顯然,那恐怕是比死還要可怕無數倍的折磨!

「你以為這樣我就會怕了嗎?

我李探花,絕對不可能屈服!」

李探花冷笑著道。

「那你跪著幹什麼?」

鹿一凡無語道。

「絕對不可能屈服,除非我忍不住!」

李探花表情依舊堅定的認真道。

鹿一凡:「……」

很快的。

李探花就把自己知道的所有信息都告訴給了鹿一凡。

原來他得到的那首歌。

是從一名叫夏瑩瑩的華夏奴隸那得到的。

其餘的信息。

對於鹿一凡都沒什麼用。

「夏瑩瑩?」

這個名字,有些熟悉……

仔細一想。

好像自己曾經與她在某聚會上見過一面。

還打過賭。

但是時間太過久遠了。

鹿一凡已經記不住了。

「沒想到在趙國能遇到故人。」

鹿一凡感嘆的道。

若是有機會,鹿一凡打算去和夏瑩瑩見上一面。

畢竟孤獨了這麼久了,在世上活著的認識的人,恐怕不多了。

「我……我能走了嗎?」

李探花哆嗦著問道。

「走?」

鹿一凡詫異道:

「我什麼時候說過要放過你了?」

「那你……」

「貓殺死老鼠前,不都是要玩弄一番的嗎?」

言罷。

鹿一凡一掌劈在了李探花的臉上。

李探花那張沒有五官的臉譜漸漸消失。

露出了一張醜陋到了極點,被毀容過的面龐。

這個李探花,應該有他自己的故事。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