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們兩個都是龍家這一輩最天才的人物,不過卻隸屬於兩個不同的家族勢力,一個是現任家主的千金,一個是下一任家主的二公子。兩個勢力在家族的鬥爭中勢同水火,說生死不相往來,那可是一點也沒有錯,龍天羽沒有騙你。」

一身白衣的皇青龍洒然而來,臉上露出了招牌式的溫婉微笑,予人如沐春風之感。 「皇青龍,你也想管本宮的事?」龍宮月森冷的目光射向皇青龍,冷冷地道。

「呵呵,我哪敢,宮月你實力強悍,我只有在你背後追的份,哪敢招惹你呢。」皇青龍也不生氣,儒雅一笑道:「我只是突然想到了一件事,覺得頗為有趣,心中不免雀躍,所以便過來了,絕對沒有惹宮月你生氣的意思。」

「廢話少說,有屁快放,少在本宮面前嘰嘰喳喳的象個裹腳女人似的。」龍宮月不耐煩地道。

「那我就明說了吧,我們四個人,我皇青龍,你龍宮月,還有龍天羽並稱龍斗三龍,這位葉同學好像叫葉問龍吧,我們四人的姓名之中都帶了一個龍字,雖然有些巧合,但未嘗不是一種緣分。所謂相逢不如偶遇,既然有緣,宮月你又有要與葉同學一賭的想法,不如我們四個小隊一起賭如何?」皇青龍笑吟吟地道。

「這傢伙不是一個簡單之輩,心機很深啊!」葉問龍見龍宮月與皇青龍耗上了,也不作聲,以一個旁觀者的心態靜靜看著,但是只看了一會,心中對這皇青龍便是不禁警惕起來。

此人相貌英俊,舉止瀟洒儒雅,說話總是不慍不火,眼角眉毛也總是帶著笑意,似乎什麼事情也點不燃他心中的火焰,就連眼神都看不出他有什麼陰霾之處,整個人充滿著陽光的氣息,予人想要親近之感。

然而此人給葉問龍的感覺卻是不好,不是因為他長得比自己帥,也不是因為他比自己氣質好,而是他的第六感告訴他,皇青天此人不可深交。

「我自然沒有什麼意見。只不過宮月要與葉問龍同學賭尊卑,我們又賭什麼?」龍天羽淡然道。

皇青龍道:「宮月與葉問龍同學的賭注,那是好倆人的事,我們不好參和。我們賭的,當然是排名,四龍的排名。這雖然只是虛名,但對我們自己、對未來的同學們未嘗不是一種激勵?」

「你的意思是說,誰得第一,誰以後就是四龍之首?」龍宮月眉毛一挑,問道。

「然也!」皇青龍笑道,他雖然沒有過多的表情,但其語句之間充斥著一種強大的自信。

龍宮月和龍天羽兩人都不禁同時想到,這皇青龍明知道龍宮月在黑堊區獵殺了白階花角馬獸獲得核金卻還敢賭,儼然他的手裡肯定也有白階光魔獸的核金。這樣一想,兩人都是變得慎重起來。

雖然只是一個小小的賭約,一個簡單的排名,對葉問龍也許沒有什麼影響,甚至他可以完全不在乎,但是對龍宮月、龍天羽和皇青龍三人的意義卻是完全不一樣,那是他們實力的標誌,也決定著以後他們各自家族中的地位以及獲得的的資源的多寡。

「呵呵,宮月,悉聞你在黑堊區內獵殺了一隻白階的花角馬,難道擁有如此底牌的你都不敢賭嗎?這可不象是你的性格。」皇青龍淡然一笑道。

「好,既然皇公子要賭,本宮奉陪便是。」龍宮月也只是稍為猶豫了一下,便爽脆地答應了下來,眼眸深處卻是掠過了一道光芒,心道,皇青龍,我知道你肯定有底牌,不過既然你想找虐,本宮便成全你就是。



皇青龍肯定有底牌,她又何嘗沒有隱藏的底牌?

「好吧,我也同意了,就看葉兄弟的意見如何了。」龍天羽不是一個畏葸的人,就算是明知道可能會輸,他還是沒有任何顧慮地答應了下來。

三人的目光都望向了葉問龍,葉問龍苦笑道:「三位要爭第一,自個兒爭去便是了,何苦拉我這小鼻子小眼睛的小人物下水呢?三位就放過我吧,我哪裡爭得過三位人中龍鳳。」

「你不賭也行,但是就當你輸了,以後見到本宮,仍然是要每次躬身見禮叫大姐的。」龍宮月嘿嘿笑道。

「真的要賭?」葉問龍盯著她一臉的無奈。

「肯定要賭,必須要賭!」龍宮月斬釘截鐵,一副不賭絕對不放過你的樣子。

「你輸了要叫我大哥,而且還得聽我的話,你叫你向東,你不得西去,先前的事一筆勾銷?」葉問龍再次問道,臉上苦的能擠出膽汁來。

「沒錯。」龍宮月得意地笑道,看到這傢伙被逼成這樣,她心裡莫名的生出一股快#感,小y賊,讓你頂本宮那裡,本宮要讓你一輩子抬不起頭。想到頂字,她內心又能莫名的一顫,對葉問龍恨意更深。哼,一定要讓這小y賊一輩子都沒有翻身的機會。

「成,我賭了。」葉問龍似乎做了一個無比艱難的決定,決定做出之後,整個人都鬆了下來,「那誰先上去繳錄核金呢?」

這一會工夫,未繳錄的學員只剩下二十多人了,而他們四個小隊就佔了二十人,葉問龍也看到,後面的學員果然基本個個都是猛人,吳鮮妮和楊娜,都是被擠到了五十多名,如果再讓餘下的人都擠下去,她們兩個最終的排名會在八十多名左右。

「這個賭約既然是我提出來的,那就讓我行個先吧。」皇青龍儒雅一笑,目光從眾人的臉上掃過,最後向龍宮月神秘一笑,向繳錄台走去。

「皇天小隊5人繳錄明細:無階中級56件,計112分;高級68件,計4分;綠階初級32件,計3分,中級10件,計150分,高級10件,計0分;紅階初級件,計00分,中級15件,計3000分,高級22件,計6600分;黑階初級2件,計00分,高級1件,計3000分……」

也不知道是不是故意的,皇青龍上去繳錄的時候,屏幕陡然一變,旁邊多出了一個繳錄進度表和統計表來,引起現場一片嘩然,不過眾人細看之下,這成績倒也不顯得有多好,黑階的繳錄完之後,皇天小隊的總積分也才17586分,這樣的成績,甚至連擠進100名都不可能。

於是所有人都知道,皇青龍的殺手鐧肯定時在最後面,也就是白階光魔獸的核金,是初級、中級還是高級,因為也只有白階光魔獸的核金,皇天小隊才有可能翻盤,一躍而衝到前十名,當然,白階光魔獸的核金也有初中高級之分,而且積分相差還很大。

不過,看到皇天小隊的核金之中,紅階的竟然有57件之多,所有人無不倒抽了一口冷氣。但也有人猜測,這個小隊肯定是坑殺了一批紅階的光魔獸才收穫到的,否則的話,不可能有這麼多。

到了這個時候,所有人都屏住了呼吸,就連龍宮月都不禁有些緊張起來,到了此刻,她已經百分百確定,這皇青龍的手裡果然是有白階光魔獸的核金,中級還是高級?因為如果是初級的話,皇青龍絕對沒有這樣的底氣。

而就在這時,皇青龍突然回過頭來看了龍宮月和龍天羽一眼,臉上的笑容依舊,不過葉問龍第一次從他的眼裡看到了不屑。

「白階高級黑血蠍核金一件,30000分,皇天小隊5人總積分47586,平均分:9517.2,暫列第1、第2、第3、第4、第5名。」

隨著屏幕上跳出的這些繳錄信息,榜單上的前五名立即換位,皇天小隊5人的名字出現在榜單前5名,隊長皇青龍赫然排到了第一位。

「天啊,竟然是白階高級光魔獸的核金,而且還是黑血蠍的核金,太厲害了!」

「你妹啊,還讓不讓人活了,只不過是入學考核而已,用不用這樣逆天啊!」

「原來竟然獵殺到了白階高級獸,難怪他要提出跟『本宮』和龍天羽賭,看來是早有預謀,成竹在胸了。」

一時間眾人議論紛紛,羨慕嫉妒怨鄙視驚嘆者眾。

「宮月,不好意思,為兄暫時領先一會。」皇青龍走下繳錄台,眼裡終於是難掩激動和驕傲之色。看到龍宮月陰沉的臉龐,心中卻是暗道,龍宮月,運氣也不是天天站在你那邊的,便宜也不可能都是你撿的。

想起在黑堊區的沼澤中遭遇那隻白階黑血蠍獸時情景,如今想來他還是心有餘悸,當日皇天小隊遇到黑血蠍補追殺,想不到卻惹來了一條強大的白階高級青麟蟒的怒火,兩獸在沼澤中一番激斗,最終卻是兩敗俱傷,青麟蟒躲回沼澤,棄下了重傷的黑血蠍,皇青龍決定予以擊殺,一番苦戰付出不小的代價之後一,才終於將那隻已重傷的白階高級黑血蠍擊殺。

那一戰,可以說是皇天小隊在考核中經歷的最驚險一戰,每每想起,皇天小隊的每一個人都是心有餘悸,卻又滿臉的驕傲,畢竟以五個增益階的實力,越兩個大階擊殺一隻白階高級光魔獸的戰績,已經足以讓他們有了驕傲的資本。

取得核金之後,皇青龍便已有了今天的計劃,所以對此事一直隱隱,沒有對外公開。

看到第1到第5個名字都是皇天小隊的成員姓名,皇天小隊的所有人都滿是驕傲,這份榮耀,屬於他們老大皇青龍,也屬於他們每一個人。

「葉兄弟,你先還是我先?」龍天羽有些無語地望了榜單上的數據一眼,目光轉向葉問龍。

「龍兄,你先,這種事我哪敢跟你們這些大人物搶。」葉問龍嘿嘿笑道。

龍天羽鄙視地瞪了他一眼,無奈地走上了繳錄台。沒有誰比他更清楚葉問龍的手上有著白階中級光魔獸的核金,龍天羽甚至猜測,這傢伙身上可能有第三塊。 「無階低級89件,計89分,中級85件,計170分……黑階中級2件,計4000分;白階中級木靈鳥核金一件,計000分;夜魔小隊總分42500,5人每人平均8500分,暫列第6、第7、第8、第9、第10名。」

龍天羽夜魔小隊的成績很快出來了,同樣令人震撼,他們同樣有白階中級的核金,而且白階以下的核金儼然超過了皇天小隊。可惜的是,他的白階核金只是中級,僅此一個等級的差別,就被皇青龍拉下了10000分。

不過,縱然是8500分的平均分,夜魔小隊也是在續皇天小隊之後擠到了前十名。

「哈哈,天羽兄弟,我愧略佔先,真是不好意思。」皇青龍看到龍天羽一臉不爽地走下來,不禁抱拳朗笑道。

「急什麼,還有兩隊呢!」龍天羽似乎早知結果,也認命了,見皇青龍囂張,臉上反而爽朗起來,嘿嘿笑道:「有時候太過自信了不好,莫要自搬石頭砸自個兒腳啊!」

「那是那是,我想宮月肯定還留有後手,這第一的位置嘛,我可是從來不敢想的,宮月肯定是當仁不讓的。」皇青龍呵呵笑道,心中卻是冷笑,聽說龍月小隊獵殺的乃是一隻白階中級的光魔獸,就算她在低階積分上比我多一些,我就不信能多出10000分,今天這第一,我皇青龍是拿定了。

龍宮月都懶得跟他多說,倒是白了葉問龍一眼,冷笑道:「小葉子,你就等著喊大姐吧!」


「這妹子是混黑社會的啊!」葉問龍一陣無語,乾脆別過頭去,哥惹不起,哥還不能躲嗎?

所有人都知道,最緊張的時刻到了,四人賭約,將會在龍宮月繳錄之後便會見分曉。沒有人會認為名不見經傳的葉問龍和強龍小隊能夠逆轉翻盤。

「……紅階高級16件,計4800分;黑階初級3件,計3000分,中級2件,計4000分;白階……」屏幕上的信息一直很正常,顯示到「白階」兩字時,卻突然閃了一下,出現了短暫的停頓,現場一陣嘩然。

「什麼況?」

「怎麼回事?」

「怎麼會出現這樣的狀況?」

「難道是『本宮』繳錄的白階核金是『本皇』?」

「嘿嘿,應該是『孤』『寡人』或者『朕』。」

眾人嘩議不止,但眼睛卻一直緊盯著屏幕,就連皇青龍也是緊張無比,後背都有緊張的汗水滲出地。

「高級花角馬獸核金1件,計30000分。龍月小隊總分49990分,5人每人平均分:9998分。暫列第1、第2、第3、第4、第5名。」

「天啊,『本宮』果然夠猛啊,龍月差2分破萬啊!」


「果然是『本宮』,這回真的是母儀天下了!」

一看到這個結果,大廳內一片嘩然,看著昂然從繳錄台走下來的龍宮月,人人目光火熱,這「本宮」,什麼讓咱做「本皇」就好了。

「嗡~~」

看到「高級」兩個字時,皇青龍便知道自己失策了,雖然明知龍宮月可能留有後手,自己仍然那麼自信,這回真的是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啊。在看到結果的一剎那,他再也笑不出來了,臉色蒼白,或者說面如死灰。

龍宮月卻只走下了繳錄台,但並沒有走開,而是以睥藐的目光盯著正緩緩走上前來的葉問龍,嘿嘿笑道:「不要說本宮不給你機會,你現在給本宮跪下來叩三個響頭,喊我三聲姑奶奶,我也可以放過你。」

儼然,積分擊敗了皇青龍和龍天羽,她的心情難得的好了起來,看葉問龍似乎也覺得順眼了很多。

「我也給你一個機會,現在過來抱我一下,親我一口,當眾叫三聲老爺,也可以放過你。」葉問龍也是被這火爆妹弄的心煩,見她三番四次的挑釁,先前那一點點愧疚心理早就消失無影了,反譏的力量,空前的強大。

「你……哼,就先給你得意一下,我再等等,順便想想接下來要怎麼用你這個小弟。」龍宮月差點兒又要被他氣得吐血,不過旋即一想,又平靜了下來。

不過,她的心裏面卻有一種很不好的感覺,隱然覺得要出事。

「放心,不會讓你等很久的。」

葉問龍冷笑一聲,大步走上了繳錄台,說了一句話,看似很是隨便的丟下了兩樣東西,轉身便走下繳錄台,冷冷地站在龍宮月的面前盯著她一聲不吭。

「你的強龍小隊不會只弄到了兩塊無階低級的核金吧?」龍宮月見他這麼快便下來,心裡終於鬆了一口氣,那不好的感覺也消失不見。

龍宮月根本不去看屏幕,葉問龍盯著她,她也一樣盯著葉問龍,就好像兇狠的姑娘雞與剛長冠的公雞對瞪一樣,誰也不讓誰。她不相信他會隨便丟兩件東西就能翻盤;而他的眼中臉上儘是譏笑。

「靠,太欺負人了吧!」

「怎麼……怎麼可能?」

「我沒有眼花吧?」

「這是喝的哪一齣戲?」

「太逆天了!」


……

大廳內瞬間轟然大亂,一個個的指著屏幕地,臉上露出不可思議的表情,但是無獨有偶地,就是沒有人報出結果。

龍宮月耳聽紛亂語,目視葉問龍的老神在在,心理強烈的不安感覺終於如波濤卷涌而起,猛地一回頭,瞬間石化。

信息欄上,只出現了短短的兩行字:強龍小隊,白階中級紫電貂核金1件,計000分,白階高級青甲虎核金一件,計30000分,總計50000分,5人每人平均:10000分,最後排名:第1、第2、第3、第4、第5名。」

「嘿嘿,小丫頭,先叫聲大哥聽聽!」葉問龍看著好像瞬間失了魂魄龍宮月嘿嘿笑道。

「不可能……怎麼可能……他怎麼可能會獵殺到白階光魔獸,而且還是兩隻……」龍宮月好像根本沒有聽到葉問龍的話,只是失了魂般地喃喃著,眼中儘是迷茫。

黑馬啊,最大的黑馬竟然在最後才衝出來。

管你多少綠階紅階黑階,甚至是白階高級的都有,人家老黑從天而降,啪啪隨手丟出兩塊白階核金,登時眾仙臣服,獨守鰲頭。

什麼叫牛#逼,這才是牛#逼!什麼龍斗三龍,在黑馬葉哥面前都是渣。

所有人看著葉問龍和帝小強等人的眼神都變了。誰都知道,強龍小隊不可能只有這麼兩塊白階的核金,無階綠階紅階的肯定有不少,但是人家根本就不需要拿出來,兩塊白階的就完全搞定了你們所謂的三龍了。

「老大……太狠了吧?」帝小強看了伊睿睿一眼,眨了眨眼睛,旋即興奮地撲上去找抱她慶祝——有機會不會利用,簡直對不起自己的狼心!

「你更狠,摟得緊!」冰冷的聲音入耳。

帝小強猛力一推,怒叱道:「死森仔,我擁抱睿睿慶祝,你插什麼身。」

原來,他沒有抱到伊睿睿,不知道為何,他看到自己抱過去的明明是伊睿睿,摟實之後卻變成了彭森,不過很快兩人都明白了,伊睿睿使用了靈幻天賦,使得兩人都同時出現幻覺,而她自己則抽身事外。

雖然只過了短短的半個月時間,伊睿睿對靈幻術的運用,已經上升到了無聲無息的地步。

「再敢占我便宜,看我不理你們!」伊睿睿狠狠地刨了帝小強和彭森兩人一眼,旋即歡呼一聲,與趙雪柔擁抱在了一起。

第一,第一名啊,龍斗星龍武學府新生入學考核第一名,這在之前或者做夢的時候都完全沒有想到過的,她只是一個十五歲的少女,如何讓她不開心不興奮。

趙雪柔心裡也是很高興,只不過她的眼睛一直都沒有離開過葉問龍,她知道,強龍小隊的成績,大部分的功勞還是靠他,如果說到最後的兩塊白階核金,卻完全與其他隊員沒關係,這肯定是他私下獵殺光魔獸獲得的,而且是在他持黑蛋引開四大獸首和獸群的時候。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