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說無妨。」

眼見老祖宗發了話,大長老也不再隱瞞。

「老祖宗,大爺他,已經離世數十年了。」

雖然早就有了心裏準備,但現在聽到大長老的話,他還是忍不住心中的失落,原本筆挺的後背,此刻卻是佝僂了幾分。

「怎會如此?」

看着更加蒼老了的張鎮隆,二長老心中也不是滋味,接着大長老的話答道。

「當年大爺離家,為了不與二爺爭家主之位,帶着我們幾個來到此偏僻之地落地生根,但大爺無時無刻不想着老祖宗跟宗族中的親人。

加上當時文州張家初建,正值多事之秋,大爺心力交瘁,落下了病根,以大爺的修為,本來無甚大礙,但卻不知為何,大爺的身體卻一年不如一年,修為也再無寸進。

我二人遍訪名醫,也查不出是何原因,只能眼睜睜地看着大爺的身子一天不如一天,沒過幾年便撒手人寰吶。」

原來文州張家正是當年京城張家家主的大兒子,但因不願跟自己的弟弟爭張家家主之位,主動離開了京城,來到文州這偏僻之地落葉生根。

如此才有了現在的張家,但當年張家大爺死的蹊蹺,其中絕不會如此簡單。

聽完二長老的話,張鎮隆久久不語,張元廷曾經是他最看重的後輩子弟,本來當年張家的家主之位定是非他莫屬,但他卻是將機會讓給了自己的弟弟,也就是現任張家家主,而現如今他卻早早離世,令人惋惜。

「這又是何苦啊!」張鎮隆搖搖頭,也不知道是在說誰。

他自是明白張元廷的死絕不會這麼簡單,其中隱情倒是值得人細思了。

當初自己不知道其中隱情,現如今了解了,他自然不會輕易放下,張元廷的死絕不可能如此輕易便翻過篇去。

「逝者如斯夫,不舍晝夜。一眨眼,便已是如此多年過去了,當年你們還是意氣風發的年輕人,現如今也成了糟老頭子了,好好與我講講這些年發生的事吧。」張鎮隆說道。

聽到老祖宗發話,二人也是打開了話匣子,將這麼多年來的事情一一說了一遍,聽的張文海二人也是雲里霧裏的,他們也不知道,這張家居然還有這麼多連他們都不清楚的秘辛。

「說來慚愧,我二人資質有限,修鍊了如此多年也不過區區凝神境修為,儒道境界也只跨入到君子境便無法再進一步了。

現如今我二人早已失了銳氣,無法再向前了,不過雖然我們無望更上一層樓,但後輩們卻是有希望衝擊那更高的境界,這麼多年來,文州張家也出了幾個驚才絕艷之輩,尤是以如今家主的公子最為優秀,年僅十六,便已然跨入了化氣境,儒道境界更是喜人,差一步便能跨入君子境了!」

大長老興奮地說道,他與二長老資質平庸,二人一生也不過如此境界,早已沒了念想,但令他們欣慰的是,家族中的後輩們卻不缺乏天資聰穎之輩,特別是張槐序。

他們雖然看不出來其身負神儒真體,但其十六歲所取得的成就卻是看得出來的,就算是放在張家本宗族當中,也是佼佼者。

「大長老謬讚了,槐序能有如此成就也離不開二位長老的悉心教導。」張文海說道。

這時張鎮隆才想起來自己的正事,神儒真體對於他抑或是整個張家都是重要至極,世間之事真是奇妙,他苦苦找尋的神儒真體竟然出在自己的後代之中,當真是上天眷顧於他。

「這樣吧,從今日起,文州張家每年可選出十位優秀弟子進入京城總家,屆時我會讓人安排,天賦異稟者我可以考慮親自收入門下。」

聽到張鎮隆的話,四人掩飾不住地狂喜,有了老祖宗地承諾,文州張家崛起指日可待了。

其實他做出這個決定一部分是為了保存張家這一分脈,更大地原因便是對張元廷的歉疚,現如今張元廷不在了,那麼也只能多補償補償他的後代了。

張鎮隆的神念早就掃遍了整個張家,並沒有發現神儒真體的氣息。

他不禁皺起了眉頭,自己來此最大目的便是在此,可是現如今卻找不到。

「莫不是林飛編了瞎話來哄騙與我?」

張鎮隆心中想到,但還是不死心,問向張文海。

「文海,不知家中子弟可否有外出之人?」

「啟稟老祖宗,家族弟子並無外出之人,只有槐序去他表哥家了,現在未曾回來。」

聽到張文海的話,他大大地鬆了一口氣,看來林飛沒有騙他。

說起來張文海也算是他嫡親血脈,是家主一脈的傳人,那麼他兒子也是一樣,自己教導自家孩子,本就是理所應當,到時將他帶回張家,也不會有人說閑話。

看着自家老祖宗的陰晴不定的面色,張文海心中忐忑,問道。

「老祖宗若是想見那臭小子的話,我這就派人將他叫回來。」

「不用了,聽你說他是去了他表哥家?那就是說他現在在郁王府吧?」

剛才與他們交流了這麼久,張鎮隆也已經知曉現在文州張家的關係脈絡,張家與郁王府互為姻親,他自然是清楚。

「沒錯,此時應該剛到王府吧。」張文海答道。

「好,既然如此,我親自前去便是。」

「這可使不得啊,老祖宗你若是想見那孩子,派人叫回來便是,怎麼能讓您老人家親自去呢?」

「是啊老祖宗,這萬萬不可啊。」

眾人一齊說道,在這個世界上,有幾人配讓他張鎮隆親自去見?張槐序他配嗎?配,他還真的配。

「行了,不用如此,我親自去也是為了看看故人之後。

郁天行當年與我也有些交情,他郁王府能與我張家結為姻親也是緣分。

既然來了,我便去看看好了,你們也不用勸了,我去去便回。

趁這段時間你們就去挑十個弟子吧,到時候我一併帶回家族中去便是。」

見張鎮隆如此說,他們也不好再勸。

「是,謹遵老祖宗之命。」

「嗯。」

張鎮隆應了一聲,接下來便直接消失在了大殿之中,彷彿是消融在了這天地之中,沒有引起絲毫天地能量的波瀾。

看着消失不見的張鎮隆,幾人也是暗自咋舌,此等修為,當真是深不可測。

「大長老,老祖宗到底是何等修為啊?」張文海向大長老問道。

張奕良沉吟了一聲,回道。

「老祖宗的修為非是能由你我等揣測的,你只用知道,在這個世界上,能強過他老人家的,絕不會超過五指之數。」

對於張鎮隆實力的認知,他還是有判斷的,也確實如他所說,作為神臨大陸上唯一的半步儒神,其修為當真可以是說是驚天動地。

張文海點點頭,深以為然,不過這些也不是他該關心的,現在的他心中充滿了喜悅,現在文州張家算是與總家搭上了線,又有老祖宗撐腰,張家的未來可謂是一片光明,他這個做家主的自然是欣喜不已。

不再多留,與二位長老行了一禮,張文海便帶着張文彥出了守仁殿,去挑選十個最有資質的張家弟子了。

而此時,張鎮隆也已經抵達了郁王府。 傅國生臉上的表情都凝固住了,整個人愣在了那裏,他是怎麼都沒有想到會發生這樣的事情。

雖然之前他設想過可能衛茗會先按下按鈕,或者夜小瑩先按下,但是他根本沒有想到這兩個人會同時按下。

但是他的第六感告訴他,一定是有一個人先按下,不會是兩個人一起按下。

這麼想着,傅國生便叫來了工作人員,讓他去把視頻的回放拷下來,他一定要好好研究一番才行。

圍觀比賽的網友,看着兩人同時交卷,瞬間就炸開了鍋,這是他們萬萬沒有想到的。

難道夜小瑩已經失去之前的「魔力」了?

這一次竟然就被人給追上了!

「我之前還以為夜小瑩無所不能呢,如今看來也不過如此啊!」

「是啊,之前的那些新聞,把夜小瑩說的跟神一樣,沒想到這麼快就打臉了。」

直播間里,網友在進行激烈的討論,而賽場上,夜小瑩則是若有所思地看着衛茗的背影。

她沒有想到這人的速度竟然會跟自己一樣,心中頓時有些嫌棄,也不知道他答案是怎麼背的,竟然背答案的速度和自己直接做的速度一樣。

真沒意思!

工作人員很快就來到他們的身邊,將衛茗和夜小瑩的卷子全都裝訂了起來,然後便帶着他們朝休息室走去。

而場上很多選手都還停留在試卷的第一面,甚至有的人直接跳過了一大面試卷,直接做後面的題目。

范雁菱注意到了夜小瑩的交卷,她的心中倒是沒有什麼想法,只是看見另外一個人也交卷了,她頓時有些緊張了。

如今時間都過去將近一個半小時了,可是她還有很多題目沒有做,她感覺自己快處在崩潰的邊緣了。

又看了一眼坐在左前方的耿沛,只見他一個勁的埋頭寫,還微微皺起了眉頭,想到自己之前定下的那些目標,范雁菱更加焦急了。

夜小瑩走到休息室之後,就隨便找了一個比較近的凳子,坐了下去,然後便閉上眼睛睡覺了。

而衛茗坐在一個比較不引人注意的角落裏,很多人已經跟他交代過了,這一次在賽場之外,一定不能引起別人的注意。

他看了一眼坐在第一排的夜小瑩,眼中閃爍著驚訝的神色,他並不了解初賽的情況,自然也不知道夜小瑩。

但是他從沒有想過竟然有人做題的速度和自己一樣,這也太離譜了吧!

難道是這一次的考試卷子簡單?

應該不是,他之前交了卷,經過了一些人的旁邊,但是他們的卷子很多都是空白的。

一番猜想過後,衛茗只剩下了一個想法,那就是夜小瑩是真的厲害啊!

傅國生坐在椅子上,心中閃過了很多不同的想法。但是他還是覺得自己的感覺沒有出錯。

就在他不停想着各種可能的時候,之前的那個工作人員終於出現了,手中拿着的手機上,正停在之前的那個畫面上。

傅國生趕緊拿過手機,看了看,手機上的畫面正是剛剛兩人同時交卷的,他直接將播放速度調到最慢。

這麼一看,果然跟他之前想的一樣,看到這,傅國生滿意地笑了,將手機還給了工作人員。

然後便轉頭重新看向前面的顯示器,心中想到,自己的眼光和感覺果然可靠。

那個工作人員拿回手機之後,就打開了自己的一個小號,將這一段視頻傳了上去,反正這一次比賽並不是封閉的那種,那不能讓這個視頻白白浪費啊。

更何況他之前也看見了網上的議論,可如今事情竟然出現了轉機,那他把這個視頻發上去之後,說不定自己的小號就火了。

直播間里的網友還在不停地討論夜小瑩的這個情況,突然有一條彈幕出現在他們的面前。

「友友們,你們快去看熱搜,慢動作的視頻出來了,結果一定會讓你們意想不到的。」

此話一出,眾人瞬間打開了另一個平台,一看熱搜榜,真的有一個熱搜名叫「你夜神還是你夜神」。

看見這個,他們愣了一下,但也沒有多想,直接點了進去,點開頂置的那個視頻。

他們仔細地看完之後,瞬間驚呆了,怎會如此?

他們之前一直以為夜小瑩和衛茗是同時交卷的,可是這個視頻里的卻完全不是這樣。

只見衛茗緩緩抬手準備按下按鈕的時候,夜小瑩也伸手去按按鈕,但是因為衛茗的速度沒有夜小瑩的快。

所以最後竟然是夜小瑩先按下按鈕!

那豈不是夜小瑩最先交卷了?

這個想法一出,吃瓜群眾都震驚了,這個結果是他們從來沒有想過的,但是接着又釋然了。

這才像夜小瑩乾的事情!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