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一個人帶孩子來看病啊?哎喲,孩子的爸爸都沒有陪你過來的嗎?我老公開車送我過來的,等下你就坐我的車回去吧。」

李娟說這話的時候,語氣里充滿了優越感。

她不知道踩了什麼狗屎運,找了個年薪百萬的老公,從此過上了舒舒服服的有錢人太太生活。

見到昔日的同學,當然是要炫耀一番了。

艾濃濃哪裡會聽不出李娟話里炫耀的意思。

以前讀書的時候就交情淺薄,又怎麼會真的好心送她?

艾濃濃拒絕道:「不用了。」

李娟的優越感更加爆棚,她覺得艾濃濃肯定過得不好,連孩子生病了,老公都不過來,還得她一個女人到處跑。

說不定老公早就離婚了,要不然就是生了私生子。

不得不說,這個李娟的腦洞很大。

李娟臉上帶著笑意,「你知不知道艾小雪也生了個私生子?」

這個「也」字,用得實在是可圈可點。

很明顯的指艾濃濃的孩子也是私生子。 艾濃濃對艾小雪的事情不感興趣,她就沒有搭腔。

小太陽的肚子不舒服,在艾濃濃的懷裡哼哼唧唧的。

艾濃濃趕緊拍拍他的背,哄著小太陽。

見艾濃濃不搭理自己,李娟也不氣餒,繼續自說自話。

「我聽說啊,艾小雪被人騙到酒吧去喝酒,喝醉之後被幾個人給搞了。這還不算,被人給關了大半年。等到被家人找到的時候,孩子都快生出來了。

最後沒辦法,只好把孩子生下來了。我猜她應該是得罪人了,你要知道艾小雪這個人有多討厭了。」

艾濃濃淡淡地看了她一眼。

想當初,李娟和艾小雪可是好得形影不離呢。

現在膨脹了,見人就秀優越,還說以前塑料姐妹的壞話。

對於這樣的人,艾濃濃覺得沒有什麼語言。

說多了,都是臟嘴巴。

「嗯,我帶著孩子先回去了,再見。」艾濃濃抱著小太陽想走。

李娟急忙拉住她,「哎,你別走啊,老同學這麼多年沒見面了,再多聊幾句嘛!」

真是的,她還沒炫耀夠呢!

艾濃濃這會兒連敷衍都不願意了,她只想快點擺脫這個煩人的李娟。

就在這時候,走過來一個高大英俊的男人。

他語氣不善地對李娟說道:「你做什麼?」

帶著系統異界生活 由於孟星辰身上的氣場實在太強大了,讓李娟不自覺的就鬆了手。

她抬起頭看了一眼男人,頓時就愣住了,這不是孟星辰嗎!

李娟之所以會認識孟星辰,那是她老公的公司一直想要和孟氏集團合作。

但是她老公的公司太小了,實力不夠,孟氏集團根本看不上眼。

李娟的老公就在天天在家裡念叨,還拿了雜誌上的照片給李娟看,所以李娟認出了孟星辰這張臉。

她看到雜誌封面上孟星辰的照片,就難以忘記了。

像孟星辰這樣又帥又年輕又有錢的頂尖男人,她怎麼會忘記呢?

只是這個男人,為什麼和艾濃濃在一起?

李娟矯揉造作地假裝理了理頭髮,看向了艾濃濃,「你也太不夠意思啦,都不給我介紹一下這位帥哥嗎?」

李娟不相信孟星辰會跟艾濃濃在一起。

那麼說,艾濃濃懷裡的那個孩子……

看到艾濃濃抱著孩子辛苦,孟星辰走過去,動作極其自然地將小太陽接了過來。

小太陽感受到了熟悉的氣息,睜開了眼睛。

孟星辰說:「別讓你媽咪累著,爹地來抱你。」

聞言,聽話的小太陽哼哼唧唧地伸出手要孟星辰抱。

孟星辰將小太陽抱在懷裡,動作很熟練,看起來平時沒少和孩子相處。

一聽到孟星辰自稱是這個孩子的爹地,李娟整個人都不好了。

怎麼會?

艾濃濃真的和孟星辰在一起,還生了個兒子?

李娟不死心地問:「這位先生,請問你是孟氏集團的孟總嗎?」

「你有事?」孟星辰懶懶地抬起眼皮。

還真的是……

李娟臉上的笑容都僵硬了,看著艾濃濃說:「你什麼時候和孟總結婚的,怎麼都不通知一聲老同學……」

這是艾濃濃以前的同學?

孟星辰也看出一些門道來,挑眉皮笑肉不笑地說:「你是濃濃的同學?還真沒聽濃濃說過你。」

李娟覺得臉上難堪極了,「我就不打擾你們了。」

說完,就急急忙忙地走了。

艾濃濃不想為這樣的人費神,對孟星辰說:「葯拿好了嗎?拿好了我們就回去吧。」

孟星辰抱著孩子,艾濃濃亦步亦趨的跟在他身後,一起走出了醫院。

上車之後,兩個人一路上都沒有說話。

直到在等紅綠燈的時候,孟星辰才忽然開口,低聲說了一句:「對不起。」

都是因為他,艾濃濃才會承受這些目光。

艾濃濃抱著小太陽坐在後排,心裡說不上什麼滋味。

以前她是恨過孟星辰的,可現在真的不恨了。

他的改變,她也看在眼裡。

他想盡辦法,把他們母子接到莊園里來住。

大哥大嫂他們也特別疼愛小太陽。

孟星辰每晚都要檢查小太陽的作業,對小太陽的教育十分的上心。

除了學業,他還親自教導小太陽學武。

可以說在小太陽的教育上,每件事情都是親力親為。

而小太陽也從之前的「只有一點點喜歡」孟星辰,到現在的主動要孟星辰抱。

改變都是一點一點,潛移默化的。

而他們之間的事情……

艾濃濃也不傻,知道那所謂的「不許在除了床以外的地方睡覺」的奇葩規定只是他的借口。

重生:帝凰毒後 他們住在一起快半年了,他沒有強迫過她一次。

僅有一次,差點擦槍走火,但是他剋制住了。

艾濃濃也不是沒有心的人,她開始認真審視對孟星辰的感情。

現在也可以坦然的面對他了。

日子總是要往前走的,總不能一直活在過去。

艾濃濃抱著小太陽軟乎乎的小身子,一邊輕輕拍著小太陽的背哄著他,一邊低聲說:「是我對不起你,這些年其實你受了不少委屈吧?」

孟星辰的喉頭有些發緊,從後視鏡里看著她,「我以前做得不好……我……我以後會好好對你們母子的……」

不太習慣這樣煽情的氣氛,艾濃濃說:「好了,小太陽這樣睡著不舒服,我們還是快點回家吧。」

回家。

這麼美好的兩個字。

孟星辰的眼角帶著笑意,「好,我們回家。」



改名字的事情不能再拖了。

孟星辰第二天就去給小太陽改了名字。

艾旭變成了孟旭。

得知這件事情,孟星寒打電話把孟星辰叫了回去。

「既然小太陽的名字都改了,那你和濃濃打算什麼時候復婚?」

盛雪落也非常擔心這個到手的弟媳飛了,幫著說道:「我看你和雪落最近相處得也挺好的,你就趁熱打鐵,和她說復婚吧?」

孟星辰有些煩躁,「你們兩個就別添亂了,我的事情我自己心裡有數。你們有那個心思操心我,不如自己生一個孩子出來。」

孟星寒和盛雪落都不說話了。

孟星寒的身體之前中過毒,不知道是不是因為這個原因,導致他和盛雪落一直沒有孩子。 氣氛有些沉悶了。

孟星辰也暗暗後悔自己說了不該說的話。

他有些煩躁地說:「總之這件事情我會處理好的,到時候還需要你們的幫忙。」

回到莊園,孟星辰想告訴艾濃濃,已經給小太陽改好名字的事情,卻發現母子兩個不在家。

有那麼一瞬間,孟星辰的臉色都變了。

他在害怕,害怕艾濃濃和小太陽走了。

害怕他們母子兩個拋棄他,不要他了。

想到這裡,孟星辰慌慌張張地就往外面跑去,卻差點迎面撞上了管家。

管家拍著胸口,心有餘悸地說:「先生,這是怎麼了?」

他還從來沒有看到過,自家先生這麼驚慌失措的樣子。

「濃濃呢?」孟星辰看到管家,就像是抓著救命稻草一樣地問。

「夫人和小少爺去逛街了。」管家胸有成竹地說:「請先生放心,我派了兩個人跟著他們,絕對不會有問題的。」

說著,管家還拿出了手機直播給孟星辰看。

手機屏幕上,那一大一小母子兩正手拉手走在商場裡面。

小太陽的手裡拿著一個冰淇淋,艾濃濃的手裡捧著一杯奶茶。

兩人喝喝嘬嘬,好不開心。

孟星辰瞬間變回高冷臉,十分淡定地說:「嗯,我知道了。」

母子兩個都不在家,他自己在家裡也閑得慌,還是去公司加班吧!

星期天還被霸道總裁一個電話叫回來加班的眾高層:???



小太陽的個頭長得很快,衣服很快就穿不下去了。

艾濃濃決定帶著兒子去商場,買一些衣服。

其實小太陽並不缺衣服,孟星辰早就讓人準備好了。

艾濃濃就是想找個借口,帶著兒子出去走走。

她想要出去工作,但是被孟星辰給否決了。

婚妻已定 「你如果忙著工作,誰來照顧小太陽?」

「難道你想要把小太陽丟給保姆照顧嗎?」

艾濃濃看著兒子可愛的臉蛋,不想錯過他人生中的任何一個環節。

於是她放棄了出去工作的想法,在家裡專心照顧小太陽。

只是一直悶在莊園里也憋得慌,艾濃濃才決定出來走走的。

媽咪說今天要帶他去逛街,小太陽特別高興,蹦蹦跳跳的,小臉都要笑成一朵花兒了。

現在小太陽的年紀還小,所以特別粘糊她。

等過幾年,小太陽長到六七歲,就不會這麼黏著媽咪,就會更喜歡和同齡的孩子一起玩了。

艾濃濃跟管家說要出去逛街,她一開始還有些忐忑。

雖然說孟星辰現在已經不限制她的自由了,但她獨自帶著小太陽出去還是頭一次。

管家聽了之後,笑眯眯地給她派了兩個保鏢。

一個負責開車,一個負責他們母子的安全。

艾濃濃猜到,這是孟星辰早就授意的,否則管家不會自作主張。

重生影后,我超甜 孟星辰能夠做出這樣的讓步,已經足夠讓她意外了。

那兩個保鏢非常低調,遠遠的跟著,並沒有打擾到他們。

艾濃濃漸漸的也就把兩個保鏢也拋在腦後了,開心的和小太陽開始逛街。

她給小太陽一口氣買了好幾件衣服,逛得差不多了,艾濃濃準備帶小太陽去兒童樂園玩。

小太陽卻停了下來,「媽咪,我們也給大壞蛋買一件衣服吧?」

「你要……要給你爹地買?」艾濃濃愣住,沒想到小太陽還會想要給孟星辰買衣服。

最近這半年來,父子兩的關係從一開始的互相看不順眼,到現在小太陽已經接受了這個爹地。

可是想要給孟星辰買東西,還真是第一次。

孟星辰每天都檢查小太陽的作業,每天都陪他練武。

每天如此,不管工作多麼忙,孟星辰連出差的時候,都會連上視頻和兒子說上幾句話。

時間久了,潛移默化的,小太陽對孟星辰也就越來越依賴了。

這是小太陽第一次提出要給孟星辰買東西的要求,艾濃濃不想拒絕他,便答應了。

艾濃濃和小太陽來到了一家男裝店。

店員迎了上來,笑著問道:「這位太太,你是想給你先生選衣服嗎?」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