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是幫他中和體內的熱氣,又不是生孩子,身體貼在一起就行。但如果你忍不住想干點其它的事,也不是不可以,反正你們都是成年人。」曹艷嬌瞪她一眼說。

「啊……你怎麼不早說?」秦慕雪更是羞澀難當,恨不得找個地縫鑽進去。

「好了,剩下的時間留給你,我去外面客廳給你們看門。」曹艷嬌大方的說,轉身走出閨房,還好心的將房門關上。

只剩下兩個人時,秦慕雪反而嚴肅起來,手放在陳陽胸口默默的說:「你都沒說一句喜歡我,而且你還有未婚妻,今晚之後我將如何面對你……」

她對陳陽有好感,甚至心裡將他當成男友的最佳人選,可現實中兩人的關係遠沒有發展到這一步。

如果不是今晚遇上,可能今後很長時間他們還只是彼此有好感的朋友,並不會發展成多親密的關係。

她喜歡陳陽,但更想跟所有女孩一樣,陳陽會主動的追求她,成天呵護著她,當戀愛的浪漫一點點積累時,才是最終的水到渠成。

怎麼也沒想到今晚就要跟陳陽坦誠相見,睡到一張床上,她心裡自然不甘心,可又怎能置陳陽於危險不顧……

秦慕雪沒有躊蹴多久,便溫柔的解開陳陽的衣衫,然後是自己的……

做這一切時她反而沒有多羞澀,那麼的溫柔體貼,雖然手上有些生疏,卻堅定而深情,就像在做最神聖的事情。

當大紅被褥蓋住無限春光時,秦慕雪已經自然的躺進陳陽懷裡……

陳陽的意識一片混沌,離開陰陽界后就像跳進了火山裡,身體內外都在冒火,開始他還能默運神龍九轉心法,用這股熱流來淬鍊身體。

九陽絕脈的熱流雖然不是純正的火系能量,但能量太龐大,對身體淬鍊的效果不比龍息的水系能量差多少。

只是這能量來得太兇猛,他並沒能堅持多久,便徹底失控,身體完全被熱流控制,越來越熱。

秦慕雪兩人發現他時,他意識已經模糊,唯一的感應便是她們身體的冰涼。當秦慕雪靠近時,就像久旱逢甘雨。

冰涼的暢快感讓他自然靠近,就連曹艷嬌靠過來也有冰涼感覺,雖然涼氣沒有秦慕雪強大,還是能吸引他,所以他也想去抓住,可惜被曹艷嬌無情打開。

秦慕雪帶給他的冰涼在持續,特別是後來冰涼貼得更近,就像懷裡抱著一團冰,體內的熱流終於有了緩解。

意識也隨之清醒一些,能夠控制著御龍訣自然運轉,引導體內亂竄的熱流回歸正途,同時秦慕雪體內的陰寒之氣也被吸納過來,加入到流動的熱流中。幾個周天後冷熱融合,九陽絕脈的熱流終於有了融合消散的途徑。

最初這個過程很緩慢,但隨著融合的冷熱氣流增加,中和后的氣流轉化成純正的真氣,以這股真氣為動力,推動更多的冷熱氣流融合,速度越來越快。

當陳陽體內轉化的真氣越來越充盈時,自然散逸出來進入秦慕雪的身體,不用刻意引導就在悄然的改造著她的身體。讓她的體質大幅提升。

曹艷嬌說的沒錯,秦慕雪是萬里無一的三陰絕脈體質,體內純陰之氣比梁湘琪強百倍不止。

戰天龍帝 之前陳陽跟梁湘琪在一起時,還得有意識的推動御龍訣陰陽雙修,才能將真氣回輸到梁湘琪體內,幫助她改造身體。

而此時陳陽還處在混沌狀態,秦慕雪的身體就能自動吸納散逸出來的真氣,進行最簡單的陰陽雙修,來改造自己的身體。

這就像是藥引子,當她將雙修通道打通后,陳陽體內自然生出感應,御龍訣心法分出一縷真氣加入到雙修通道中。

參與雙修的真氣越來越多,最終引得陳陽體內真氣完全參與進去,陰陽雙修全面進行。

秦慕雪三陰絕脈被完全引動,更強的陰涼之氣輸送出來,更多的九陽絕脈熱流被融合,最終達到一種微妙的平衡。九陽絕脈爆發出來多少熱流,都被融合掉,再不能傷害到陳陽的身體。

當然,要想陳陽就此脫離險境,從九陽絕脈的折磨中清醒過來,還需要一個漫長的過程,陰陽雙修才剛剛開始,他們還得躺在一起很長時間。

時間悄然流逝,窗外已經日上三竿。

陳陽身體的熱度終於消退,九陽絕脈不再有熱流湧出,這一次的爆發被成功融合掉。陰陽雙修也在漸漸的減速,最終停止下來。

此時絕大部分真氣回歸陳陽的身體,但留在秦慕雪體內的真氣依然讓她筋脈充盈,丹田內有個小氣旋在不停轉動。

一次雙修竟然讓她脫胎換骨,打通全身108處竅穴,今後即使不修鍊,真氣也會在竅穴里生生不息自然流轉,擁有了鍊氣期的體質。

這時秦慕雪已經可以起身,她緊張了一夜,也摟著陳陽一夜。可現在要離開時卻害羞了,看著他健碩的身體,感覺心跳加速,體內一陣燥熱,竟然有不捨得離開他懷抱的想法。

在這種情緒的作用下,她貪心的又睡了一刻鐘,小手更是忍不住悄悄的摸著他的身體,感覺有個東西頂得自己屁股難受,她伸手去撥。

等抓住時才知道是什麼,更是羞得俏臉通紅,連忙鬆手。

可奇怪的是鬆手后心裡竟然一陣失落,忍不住的又伸手去摸……

如此往複幾下后,她終於鼓起勇氣要起身離開,突然胸前一緊,陳陽的大手竟然抓住了她胸。 秦慕雪想象過很多種饅頭被抓的感覺,都是很美妙。可現在真被喜歡的男人抓住時,卻發現是那樣的痛,痛得她忍不住驚叫出聲。

陳陽的手掌就像鐵鉗一樣,深深的陷入饅頭中,彷彿要將那裡抓暴。

不等秦慕雪痛得生氣,便發現陳陽竟然全身抽搐,面色很猙獰,他也在嘶吼,顯然正在承受比自己大得多的痛苦。

這是怎麼了?

難道男人那裡摸不得,我才摸了幾下,他怎麼就變成這樣,都是我害了他……

善良的秦慕雪再也顧不得胸口疼痛,滿心的自責,眼瞅著陳陽越來越痛苦,她無計可施只能向曹艷嬌求救。

「嬌嬌……嬌嬌快來,救命啊……」

「呼呼呼……嘎嘎嘎……」

曹艷嬌擔心兩人的安危,同樣是守在外面一夜沒睡。剛才先聽到秦慕雪驚叫,同時又有陳陽的粗重呼吸聲,還以為他們清醒過後忍不住正在突破最後底線。

但是越聽越不對,秦慕雪叫得很緊張,都開始喊救命了,陳陽的喘息聲也不太對,明顯是意識不清。

這才意識到不妙,連忙推門衝進來,看到床上的狀況,她也是一陣臉紅。

雖然跟秦慕雪是最好的閨蜜,但也沒看過她如此光景,真是太美了,精雕玉琢多一分嫌多少一分嫌少的完美身姿,只是此時賽雪的肌膚很多地方都被掐得通紅。

再看陳陽更是讓她心臟狂跳,打心眼裡有被吸引的衝動。臭不要臉的身材竟然這麼棒。

只是他們現在的狀況很不妙,根本沒有讓曹艷嬌更多臉紅的時間。秦慕雪已經被陳陽壓在身下,粗暴的要佔有她。

不是他們不能這樣,兩情相悅沒有問題,但此時方式和形式都不對。陳陽明顯是意識狂暴的發泄,一旦讓他真正佔有秦慕雪的身體。

不但害了秦慕雪,陳陽也是死路一條。他這次可不是九陽絕脈爆發,而是內息繚亂有走火入魔的跡象。一旦佔有秦慕雪引發魔性,就會完全迷失心性走火入魔。

顧不得多想,曹艷嬌衝過去一腳將陳陽踢翻,可他手上還抓著秦慕雪。

曹艷嬌不得不也跳到床上,一腳跪住陳陽的胸口,手上使勁扳開他的雙手,將秦慕雪從他魔爪中救出來。

可秦慕雪脫身,陳陽又抓住她的手不放,力量大得驚人,她幾次都沒有掙脫,累得直喘氣。

秦慕雪爬起來顧不得穿衣服,就在驚呼:「他怎麼了?」

「可能功法晉級出了點差錯,神智不清。」曹艷嬌匆忙解釋。

「那怎麼辦?」秦慕雪又是大驚。

「有我在他不會有事,只要控制住不讓他自殘,熬過這一陣就能恢復。」曹艷嬌說。

秦慕雪這才放心一些,找來衣服穿上。

就在她穿衣服這工夫,突然嗤啦一聲響,曹艷嬌跟著驚呼,秦慕雪看過去時傻眼了。

迷亂的陳陽竟然一把扯爛曹艷嬌的衣服,因為在家裡她穿得比較隨便,只是一條連體的睡裙,剛才急著進來救人也來不及換。

突然被陳陽從前面撕開,頓時中門洞開,該露的不該露的都展現在兩人面前。

「臭不要臉的,我跟你拼了。」曹艷嬌驚呼過後勃然大怒,別看她豪放,可也是連男朋友都沒有的黃花大閨女,哪會在人前這麼展示過。

揮舞拳頭對著陳陽一通暴打,而陳陽也不示弱,手腳並用跟她糾纏在一起。半天誰也制服不了誰。

「……怎麼會這樣?」秦慕雪是徹底無語。

兩人都是修真高手,她想勸架也無能為力,嘴上勸說他們根本聽不進去,反而越打越激烈,從床上打到床下,又從床下打到床上。

足足半個小時過去,曹艷嬌還是技高一籌,最終將陳陽壓在身下,雙手雙腳都被鎖死。她怒氣沖沖的大叫:「拿我的刀來,我要將這個臭不要臉的活剮了。」

「不……不行,不能殺他。」秦慕雪嚇得連連搖頭。

「你就知道維護他,老娘何曾這樣被人羞辱過,不殺他難消心頭之恨。」曹艷嬌氣憤的說。

「他又不是有心傷你,只是因為心智迷亂,這樣殺他對他不公平。」秦慕雪辯解。

「你真是沒救了,重色輕友,不殺他難道我就白給他看來?」曹艷嬌氣憤的說。

「我不也被他看過,又沒少什麼?」秦慕雪嘟囔,愛上一個人就是沒理由的維護他。

「那是因為你鬼迷心竅喜歡他,我可不喜歡這個賤人,現在都被他看光,以後怎麼嫁人?」

「你不說我不說,他更不敢說,就不會有別人知道。」

「不行,我必須殺了他,快拿刀來。」曹艷嬌依舊恨得牙痒痒。

「不,我不拿……」秦慕雪卻是一步步後退。

曹艷嬌很無奈,秦慕雪不配合,她也沒辦法,只是剛好制住陳陽,鬆手陳陽就會解脫,到時還不一定誰勝誰負。

過了幾分鐘,看他們還在僵持著,陳陽狀態也好像有了好轉。秦慕雪懸著的心放下一半,問道:「他還要多久能醒過來?」

「看樣子是晉級成功了,應該要不了半小時。賤人走狗屎運,這種情況下也能神功晉級到鍊氣期第4層。」曹艷嬌氣憤的說。

「哦……」秦慕雪聽得一喜,不用擔心陳陽的安全,她心情輕鬆起來。看著兩人此時的模樣又是一陣臉紅。

心裡一動向曹艷嬌說:「嬌嬌求你一件事,一會兒他醒過來,別說是我救他,就說是你救了他好嗎?」

「不行,我只會殺了他。」曹艷嬌氣憤的說。

「別這樣啦!我知道你說的只是氣話,陳陽人品不錯,醒過來后肯定會感激你的。」秦慕雪更賣力的勸說。

「我才不要他感激,我要挖了他雙眼。」曹艷嬌繼續惡狠狠。

「拜託了,他醒來時別說有我,我先走啦!」秦慕雪過來很體貼的將被褥蓋在兩人身上說,一副成全他們的樣子。

「你這什麼意思,既然喜歡他,又被他佔便宜,幹嘛不讓他知道?」曹艷嬌奇怪起來。

「我不想他因為這件事感激我……他又沒親口說喜歡我……」秦慕雪臉上露出幽怨之色。急匆匆的要離開,原來是這個意思。

她可以在陳陽垂危時捨身救人,卻不想陳陽因為感激而選擇她,牽強得到的感情她不要。 「笨丫頭……」曹艷嬌聽得一陣無語正要罵她兩句,卻發現秦慕雪已經走出房間,大有直接離開的意思。

「喂喂……你走了我怎麼辦?快回來……就不怕我將你小情人搶走……」曹艷嬌急得大叫,卻又不能放鬆對陳陽的壓制。

「嬌嬌最能幹,這事你能處理好,記住等他醒來千萬別提我。」秦慕雪卻是回頭俏皮一笑,走得更快,出門時也不忘將門關上。

「這這……你喜歡的人怎麼能甩給我?」

「臭不要臉的還不鬆手,都是你害的……」曹艷嬌又氣又急,只能拿陳陽出氣。

手上用力又將陳陽揍了一頓,但陳陽皮糙肉厚的打他根本不痛,沒讓他難受,曹艷嬌自己倒是累得直喘氣。

對峙的局面又持續一刻鐘,眼瞅著陳陽反抗越來越小漸漸平靜下來,知道他馬上就要醒過來。

頓時顧不得生氣,臉上一紅,就準備起身穿上衣服暫避一下,不想被陳陽在清醒的時候還看到自己的身體。

忽然房門一響跟著她媽媽溫碧蓮聲音傳來:「這都中午了,嬌嬌怎麼還不起床,你這孩子連門都不鎖……」

溫碧蓮是個60多的老太太,年輕時連生三個兒子,後來隔十幾年45歲時又生下曹艷嬌。中年得女自然是疼愛有加,半天不見她自然要過來看看。

嘎。

曹艷嬌頓時傻眼,這場面可不能被媽媽看見。雖然她是個開明的人,可自己在他們面前一向單純戀愛都沒談過,忽然跟一個男人睡一張床上,還是這樣光著身體。

即使什麼都沒幹,也是解釋不清。

可此時再將陳陽一個大活人趕走已經來不及,藏都沒法藏。情急之下連忙拉起被褥將兩人身體完全蓋起來,為了縮小體積還得將陳陽抱得緊緊的。

「嬌嬌……嬌嬌起床了。」 強者的責任 溫碧蓮已經走近房間關切的招呼。

「媽……我昨晚陪慕雪睡的晚,你讓我再睡會兒。」曹艷嬌躲在被子里說。

「這孩子蒙著頭怎麼睡覺,別悶出毛病。」溫碧蓮看得直搖頭,就要走過來掀被子。

曹艷嬌更加著急,連忙將陳陽的頭往胸前一壓,掙扎著將自己頭露出來,故作睡意朦朧的說:「知道了,你別煩我,我好睏……」

「你看你都悶得滿頭汗,自小就不會睡覺,還不讓我操心。」溫碧蓮看得直搖頭。

「媽,你真啰嗦。」曹艷嬌撒嬌起來。

「好好……我不吵你,廚房熬了蓮子羹,你起床後記得吃。」溫碧蓮疼愛的笑,倒也沒看出什麼破綻。在房間里轉一圈,將地上凌亂的衣服撿起來,這才轉身走出去,正在順手關門。

可就在這時,陳陽又動作起來,雙手在曹艷嬌身上亂摸,頭臉更是她胸前不停的搖晃,一副要掙脫束縛的樣子。

陳陽剛蘇醒過來,意識還不太清楚,只感覺被人緊緊摟著,頭臉更是被厚厚的棉絮罩著憋得難受,便本能的掙紮起來。

曹艷嬌哪能讓他亂動,此時媽媽還沒走,他萬一跳出去豈不是什麼都露陷了。只能更用力的控制他。

此時也顧不得害羞,手腳並用束縛著陳陽,胸口被他臉蹭得特別癢,也只能強忍住,怕他頭鑽出去,還不得不使勁按著他的頭,將他的頭埋得更深。

陳陽更是憋得慌,心裡也緊張,感覺到悶住頭臉的是一團肉。這肉也太軟太厚了,感覺腦袋陷進去大半,嘴裡都塞進一大塊。

雖然這感覺不錯香香軟軟的,可不能呼吸怎麼行,總不能被一塊肉憋死。

陳陽更劇烈的掙紮起來,嘴裡叫嚷:「誰這麼無聊,快鬆開我。」

「噓……你還叫……閉嘴……」曹艷嬌更是嚇得夠嗆,非但不敢鬆開他,反而更用力的壓制著他,只差沒將他腦袋按進胸口裡。

陳陽的頭沒辦法活動,只能雙手亂抓,摸到一個粗壯的腰,又摸到一個……

意識完全清醒過來,卻是大吃一驚。

怎麼是一個人,這傢伙好魁梧,還不穿衣服,如此使勁的摟著自己幹嘛?

難道要非禮我?

我不能被男人非禮……

「別動,再動我殺了你……」曹艷嬌低聲威脅,無奈一隻手要按住他的頭,雙腳要夾住他的身體,只剩一隻手根本控制不了他兩隻手。

「你放開我。」陳陽也急切。

「現在不能放開你,還動……再動動看!」曹艷嬌快瘋了,正巧肚子被一個東西頂的難受,她伸手過去一把抓住,便使勁掐起來。

「哎喲……」陳陽頓時痛的臉都綠了,大叫一聲。

這聲音太大,剛出門的溫碧蓮都聽到,關切的問:「嬌嬌怎麼了,哪裡不舒服?」

「沒……我沒有不舒服,媽你忙去吧!」曹艷嬌嚇得快崩潰了,連忙大聲解釋。

原本發現抓住那東西不好,此時也不敢鬆手,反而狠狠的搖兩下,以示對陳陽的警告。

「我怎麼聽到你房間里有別人說話的聲音?」溫碧蓮疑惑的說。

「那是我在聽歌,媽你別說了,我一會兒就起來。」曹艷嬌急切的辯解。

這時陳陽終於安靜下來,他也聽出來不對勁,自己身邊的是曹艷嬌,而外面還有個女人說話,應該是她媽。

我嚓!怎麼跟這女巨人睡一張床上,難道昨晚九陽絕脈爆發后,我飢不擇食的正好遇上她?

這下完了,一世英名盡毀,隨便找個女人也比找她好。

這麼巨大要是傳出去,我還有臉見人……

陳陽頓時很凌亂,但也知道這事不能傳播出去,曹艷嬌明顯在掩飾,他自然更不敢揭穿,不然到時母女兩一起逼供,自己更難過。

「好好,我走……這孩子今天怎麼怪怪的?」溫碧蓮一臉疑惑,沒再多詢問。

曹艷嬌依然不放心,緊緊控制著陳陽兩處關鍵部位,小聲的威脅:「別動,再動我不客氣。」

陳陽可憐兮兮的不敢吱聲,再亂動可就要斷子絕孫了。女巨人就是暴力,男人的根本哪能這麼用力掐。

等了兩分鐘,外面腳步聲漸漸走遠,曹艷嬌緊繃的身體才放鬆。讓陳陽抬頭后臉對著臉警告說:「不準反抗,不準大叫,能做到嗎?」 「能能能,剛才我是迷糊了。」陳陽連連點頭,別提多聽話。

「這還差不多,現在我放開你,要是敢騙我,後果你知道。」曹艷嬌繼續惡狠狠的威脅,手上又是用力搖幾下。

「啊……」陳陽驚呼。

「你還叫?」曹艷嬌又是怒氣上來。

「太痛了,我受不了,你掐別的地方也好。」陳陽可憐的哀嘆。

曹艷嬌臉上一紅,鬆手將他放開,故作無所謂拍拍手掌嫌棄的說:「小蝌蚪一樣,我還懶得掐。」

名偵探世界里的巫師 「我能不能出去穿衣服?」陳陽不想跟她計較。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