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現在穿上羊毛衫,我怎麼給你針灸啊!」

秦穆然憋著壞,故意裝傻地說道。

「誰說穿上羊毛衫了!我說的是穿上文.胸!」 冷傲總裁征服記 周雨晴惡狠狠地瞪了下秦穆然,尤其是看到後者那一副壞壞的笑容,周雨晴便是知道,秦穆然這是成心在調侃自己,故意讓自己說出來。

「哦!原來是文.胸啊!不過作為一個文化人,我可要好好告訴你一下,『穿』這個詞,一般只的是那種大的衣服,而文.胸顯然不在此行列,只能用『戴』來形容!」

「……」

周雨晴聽到秦穆然的話,恨不得立刻撲上去咬死他!

若不是現在轉身過去會讓他看到,白白便宜了他,恐怕周雨晴早就和秦穆然拚命了!

「臭流氓!想占本小姐的便宜,信不信我讓你這輩子都不能人道!」

周雨晴冷哼一聲,言語之中充斥著威脅,隨後哪裡還管他樂不樂意,直接便是迅速的穿上了文.胸。

雖然此時文.胸穿上了,和她去游泳館穿的差不多,但是氛圍完全不同啊!

這麼一個狹小而私密的空間,面對著還是一個她難得感興趣和好奇的男的,心,突然跳動的速度加劇了!

就在周雨晴轉過身來,秦穆然看到被文.胸束縛住的兇器,身體不由自主地吞了吞口水。

「咕咚!」

女洗手間很安靜,所以秦穆然吞口水的聲音顯得有些響。

周雨晴沒有想到秦穆然竟然會這樣,惱羞的同時,心裡還有那麼一絲絲的竊喜。

能夠讓一個男人對自己這樣流口水,這對於每一個女人來說,都是值得驕傲的事情,尤其是周雨晴這暴脾氣,不知道多少人暗地裡罵她是男人婆,這樣子看來,自己還是很有魅力的!

秦穆然的目光,掃過周雨晴那白皙的皮膚,然後便是落在了拿到深溝裡面,然後……可是當他的目光看到周雨晴胸下纏繞的紗布時,頓時所有的其他想法一掃而光。

不知道是不是因為傷口太深,還是因為沒有注意傷口的護理,即便已經更換了新的紗布,那白色的紗布上依舊有著一些模糊的血印,還有微微的黃色水痕。

看樣子是傷口複發,好像還發炎了!

這可不是一個好的跡象啊!

出於本能,秦穆然情不自禁地便是伸出手去要探查傷口。

當周雨晴看到秦穆然這個動作,嚇了一跳,身體連忙向後退去,可是如此狹小的空間,本就是一兩步的事情,她再躲閃,又能躲到哪裡去!

甚至周雨晴都想著,若是秦穆然真的輕薄了自己,便是直接拿出風衣里的手槍,打爆他的小兄弟!

看到周雨晴這個動作,秦穆然知道自己的行為讓她產生了誤解,連忙解釋道:「你別誤會,我就是想解.開紗布看看你的傷怎麼樣了!我感覺它發炎了!」

「哦!」

聽到秦穆然這麼說,周雨晴一顆懸著的心這才得以放下,神經稍微的放鬆,可是又不知道為何,她的心裡竟然產生了一絲絲的失落! 就在大家還在爲少了一個人而害怕,這時,李肅說道:“大家別害怕,它給我們的時間不多了,我們現在必須得去找到它說的那本書,不然,我怕大家會有危險。”

聽到李肅這麼說,大家一下子也明白過來,知道現在當務之急是儘快的找到“它”說的那本書。

隨後,李肅一行人全部走出了這個民房,然後走到了外面的空地上。

“不對,記得它說,是希望我們在第二階段別死人,那它不可能一開始就讓我們其中的一個人平白無故的消失”,李肅八人走到了外面的空地上,然後李肅想起了這個問題,於是和大家說道。

“那我們現在怎麼辦,是回去找何小潔,還是繼續往前走,去找那本書”,聽李肅說完之後,蘇姍馬上說道。

之前少了的那個人,就是何小潔,蘇姍的同學,所以,蘇姍、劉美琳、王麗麗三人心裏比較擔心。

“我想,我們還是回去之前的房子找一下她,到時候大家分開去找,一分鐘之後,我們再全部到門口會合”,李肅想了想,最後還是覺得應該回去找一下,於是和大家說道。

李肅八人走了差不多一分鐘,回到了之前的民房,如果這時李肅還有道法的話,那麼李肅就會感覺到,此時,屋子裏的怨氣,已經重到了生人勿進的地步,只可惜,此時李肅根本沒有道法。

李肅走上前去,把門打開,前方高能,請大家做好心理準備,被嚇到了,別怪我沒有提醒大家哦。

打開門之後,映入衆人眼中的是:一隻雙眼全部是白色,並且兩邊的眼角還在一直往下滴着血的怨鬼,它此時正在進食一具人的屍體,屍體已經被破壞得慘不忍睹,唯一能確認的,就是那顆人頭。

這具正在被怨鬼一點點吃掉的屍體,正是何小潔。

此時,怨鬼看到李肅一行人就站在門外,隨後,它慢慢擡起頭,朝着衆人詭異的笑了笑,彷彿在說:彆着急,等我吃完了這具屍體,接下來就輪到你們了。

看着怨鬼對着自己笑了笑,衆人瞬間感覺到了生命受到了極大的威脅,一時間立刻感到毛骨悚然。

“大家快跑,何小潔已經死了,鬼現在應該解除了什麼限制”,看到屋內滿是碎肉,殘渣,李肅知道不對勁了,肯定是何小潔,或者是大家觸發瞭解除怨鬼殺人的限制,於是立即對大家說道。

李肅說完之後,大家紛紛快速的逃跑,不過,還好屋內的這隻怨鬼沒有追上來。

它之所以沒有追上來,原因還是因爲它的任務完成了,它也不能再殺人了。

這隻怨鬼其實就是之前和李肅親吻的那隻怨鬼,只不過,它來得稍微慢了一些而已,不然,之前這個民房裏,是有四隻怨鬼才對,這一切也只是“它”爲了平衡一下游戲的難度而已。

但如果任務參與者們,沒有注意到,認識到這一點,那麼照樣,在第一階段所有人就會死光。

影片到現在爲止,死了一個人了,但是否就真的只會死何小潔一個人嗎,答案暫時還無人知道。

現在,大家都知道,民房裏的怨鬼是可以殺人了,所以,大家之後肯定不敢再回民房裏了。

但,其實恰恰相反,此時的民房,只要大家全部進去,那麼就算是待到任務結束,大家也都不會受到任何傷害。

因爲民房裏的怨鬼一直受着限制,那就是,怨鬼的數量不能比任務參與者的數量少,不然的話,怨鬼就不能傷害任務參與者們,之前,何小潔的死也是因爲大家都離開了民房,只剩她一個人還在民房裏沒有出來,所以才遇害的。

假如說,如果不是李肅突然想到“它”先前說的話,不然,李肅也不會想到要回去民房看一下,所以,這次李肅也是被“它”設置的陷阱所騙到了,至少現在,大家絕對不敢回到民房去。

“表弟,那我們現在該怎麼辦”,張美華有些害怕的向李肅問道。

“表姐,我們先到前面的房子裏,找到它說的那本書,然後再走一步,看一步”,此時李肅顯得沒有把握的說道。

“蘇姍,美琳,現在小潔已經死了,我好害怕,下一個是不是我們也會死啊”,王麗麗咽哽的說道。

“麗麗,你別害怕,我想老天不會這麼早就讓我們死的”,這時,蘇姍想安慰的對王麗麗說道,結果說成了這樣。

“大家先別害怕,我向大家保證,只要之後我們大家都在一起,儘量不要落單,那麼我相信不會再有人犧牲了”,看到大家都很害怕的樣子,李肅只好硬口氣給大家打一劑鎮定劑。

此時,在民房裏的那隻怨鬼連同何小潔的屍體,已經全部消失了,就彷彿這件事從來沒有發生過,出現過一樣。

唯一不一樣的就是,最開始是九人進入任務世界,現在變成了八人,而何小潔也再回不去了。

有時候,真的不明白,“它”到底是爲什麼,爲什麼要這樣玩弄別人的生命,如果,任務參與者有些運氣和智慧,那麼他可能會活得久一些,但是,那些運氣不好的任務參與者,難道就不是一條活生生的寶貴生命了嗎。

答案,我想大家都知道,那些運氣不好的任務參與者,他們也同樣是鮮活的生命啊,他們有權自己擁有自己的生命,自己的自由,爲什麼一定要被魔王選中呢,爲什麼要強制性的參與魔王設置的任務呢。

好了,我也不想多說了,有時候,生命並不是由着自己想怎樣就怎樣,比如說,李肅等人。

走了幾分鐘之後,李肅等人終於到了“它”所說的那個房子裏,這一次,打開門之後,沒有再看到那些怨鬼。

“大家聽我說,由於時間有限,沒辦法,大家只能分開去尋找,如果找不到的話,我想,它不會那麼輕易的讓我們離開這個房子,所以,大家儘量快點”,進了房子之後,李肅着急的對所有人說道。

李肅說完之後,大家紛紛去不同的地方尋找,李肅和張美華還有薛美美在一起,陳婷和奇葩男在一起,蘇姍、劉美琳、王麗麗三人則在一起,於是,大家分成了三隊去尋找。

這個時候,在一處很隱祕的牆壁上,突然出現了幾根黑黑的頭髮,這頭髮似乎有很長,一直出了很久,才慢慢的全部出來,原以爲,只是出來幾根頭髮,沒想到,慢慢的,頭髮也越來越多了。

甚至到最後,頭和身體,還有腳,都一併出來了,看樣子,這個房子裏也有怨鬼,希望李肅等人快點找到“它”說的那本書,不然,恐怕大家的處境會變得不妙。

“肅哥,你那裏有沒有啊”,薛美美和張美華在一旁找,李肅在一旁找,這時,薛美美向李肅問道。

薛美美說完之後,李肅回答道:“美美,你先彆着急,也許這本書在其他人那邊。”

霜寒北至 聽到李肅說,他那裏也沒找到,薛美美有點擔心的問道:“肅哥,你說,如果我們真的找不到那本書的話,那我們是不是都會死在這裏啊,我還不想死,肅哥,你想想辦法嘛。” 不過秦穆然說明了是要給自己解開紗布,周雨晴也沒有多少的抗拒,不過讓他動手顯然是不可能的,周雨晴自己掀開了紗布,露出了裡面的傷口。

秦穆然看著眼前的傷口,眉頭深鎖,當時在醫院的時候,他只顧著救周雨晴的命,逼出她體內的蠱毒,對於她的外傷也沒有過多的在意,現在仔細看了下傷口,那叫一個觸目驚心。

足有幾厘米寬的傷痕,豎向拉開,看起來好像是被匕首之類的刀刃所傷,即便如今已經縫合,敷上了葯,但是依舊紅腫著,有一絲絲的血跡,由此可見當時情況的緊急與嚴重!

「這個丁福彪真的是活該,現在想起來,那麼樣就殺了他真的是太便宜他了!應該再狠狠折磨幾分!」

秦穆然一看到周雨晴這個傷口,便是感覺自己太便宜丁福彪了!

這個老怪物,殺了那麼多無辜的生命,而且都很年輕,用他一條狗命償還,真的是太便宜他了!

尤其是周雨晴,若不是遇到了自己,她也將一輩子都背上這麼難以癒合的傷口!

可是這種想法剛剛充斥秦穆然的腦海,他便是一驚,心道:「這是怎麼了?莫非是喜歡上這個暴力的小妞了?」

看到秦穆然愣在了原地,周雨晴皺了皺眉頭,問道:「你在想什麼呢?」

「沒……沒什麼!」

秦穆然連連搖頭,然後接著道:「現在我給你在傷口周圍下針,刺激下血液的循環新生,這樣子,疤痕也能夠痊癒,不會留下什麼痕迹的!」

說完,秦穆然便是再次持著手中的銀針刺入到了周雨晴胸部下方的幾處穴道。

老公我要寵你 這幾處穴道都在傷口的周圍,當然,這次秦穆然完全沒有任何想佔便宜,治療病人的時候,他還是很嚴肅認真的。

銀針刺入,秦穆然先是要給周雨晴的傷口周圍活血化瘀,畢竟遭受到了這麼大的衝擊,即便經歷過了手術的縫合,定然還存有淤血在傷口處,若是不排除的話,段時間內倒是沒有什麼多大的問題,但是時間長了,就有可能引發大的問題!

尤其是現在,傷口有發炎的趨勢,這一步,必不可少!

秦穆然手飛快地將銀針刺入到周雨晴傷口周圍的穴道,同時丹田微微一顫,勁氣從中湧出,注入到銀針之中,太乙神針——透心涼!

太乙神針,透心涼針對消炎殺菌,解熱鎮痛有著奇效。

一道道勁氣順著銀針湧入到周雨晴的體內,秦穆然閉起眼睛,手指在銀針的末尾浮動,操縱著勁氣。

此時的他心無一物,全身心地融入到了治療之中,利用體內的勁氣,順著周雨晴的經脈,衝擊著殘留在周雨晴體內的淤血,為她疏通經絡。

由於施針的部位比較的尷尬,勁氣沖入到周雨晴的體內,頓時便是感覺一種清涼有如寒冰的感覺傳來,緊接著,一道道清涼但是卻不滲人的寒流順著傷口向著周圍蔓延而去,由於她的胸距離這裡最近,首當其衝便是她。

頓時,一股異樣的酥麻感衝擊著周雨晴,周雨晴身體出現了異樣的感覺!

這種感覺極其的強烈,讓周雨晴的臉蛋越來越紅,雖然說從來沒有經歷過這種事,但是好歹她多多少少對於那事還是知道點的,這種感覺,不就是那種感覺嘛!

想到這裡,周雨晴覺得丟人死了!

人家好心好意,嚴肅地給你治療,可是你的心裡卻在想什麼?

周雨晴你怎麼這麼的污啊!

周雨晴在心裡暗罵了自己數十遍,牙關緊緊咬合著,努力地深呼吸,讓自己不被這種奇怪的感覺所打擾,同時也不想讓自己哼出來,要是自己真的忍不住哼出來,那可就真的羞死人了!

以後還怎麼見秦穆然啊!

按道理說,太乙神針透心涼是能夠讓人冷靜的,但是此時的場面這也太尷尬了吧!

如此狹小的空間,兩人之間的距離又這麼近,關鍵是,周雨晴穿的還這麼的暴露,想不想那方面,都是不可能的!

伴隨著秦穆然的入針,周雨晴身體那種奇怪的感覺越來越強烈,臉上迅速浮現一抹緋紅,同時她的整個身體都逐漸出現桃紅色,體溫在迅速地升高。

她用幽怨地目光瞪著秦穆然,不知道秦穆然是不是故意的,那種一陣一陣的感覺不停地席捲著她!

好不容易才平息下去的感覺,剛剛稍微放鬆一刻,便是又被調動了起來,真的是羞死人了!

不過,周雨晴不好受,難道秦穆然就好受了嗎?

秦穆然給周雨晴這麼一個身材火辣的大美人施針,他才是最難受的那個好不好!

孤男寡女在這麼狹小的空間里,靠的這麼近,關鍵是周雨晴身上還不時傳來淡淡地香味,這就好比迷情的葯,令人很容易遐想連連。

更何況,秦穆然還是一個正常的男人,只要是個正常的男人,面對這個也得有些反應啊!

可是偏偏秦穆然還要給周雨晴治病!

這真的是人世間最大的折磨!

秦穆然閉上眼睛,在心裡默念了多少遍「南無阿彌陀佛」,深深呼吸了好多口,這才勉勉強強讓他抱元守一,穩住了心神,將所有的意念都專註在了針灸上面。

可就在秦穆然深呼吸,強行穩定自己的心神的時候,耳邊突然傳來了一聲清晰可聞的開門聲,赫然是洗手間的門被推開了!

不好,有人進來了!

秦穆然和周雨晴兩個人身體都猛然一顫,雙雙屏住了呼吸,大氣都不敢出一下,生怕被人發現這個裡面有人!

不過好在,進來的人並沒有走到他們這個最裡面的隔間,而是選了他們隔壁的一個隔間,或許是因為就近原則吧!

這讓秦穆然和周雨晴一顆懸著的心才稍微的放鬆下來。

幸好,沒來推門,要不然就尷尬了。

可是,當他們的心剛剛放下來,下一秒,他們原本放鬆的神經卻是又緊繃了起來。

因為隔壁,竟然傳出了一些不合時宜的聲音…… 李肅不是不想,想辦法,而是,現在對這次任務的生路,毫無發現,甚至是,根本就無法猜到生路。

其實,像這種大團體的任務,並且大家之前都還沒在一起,那麼憑着一人之力,確實是很難想到正確的生路。

於是,李肅對薛美美還有張美華說道:“美美、表姐,你們先彆着急,我想想到底這次任務的生路是什麼。”

“對了,你們之前進入任務世界的時候,有沒有發現什麼不尋常的事情”,這時,李肅一邊分析這次任務的生路,一邊向張美華和薛美美問道。

“不尋常的事,好像,我想想啊”,聽到李肅問起這個,薛美美馬上回答道。

“表弟,我想到一個,不知道算不算”,這時,張美華也說道。

“沒關係,表姐你儘管說,或許你說的能讓我猜到生路是什麼”,見張美華想到了一個,李肅認真的說道。

隨後,張美華說道:“我記得,當時我正和美美在看電視,然後我說牆壁裏有鬼出來了,因爲當時電視裏也正好放到這一段畫面,所以,我想嚇唬一下美美。”

“可,後來沒想到,牆壁裏真的有鬼出來了,還是非常恐怖的鬼,於是,我和美美兩個人都被嚇到了,後來電視機裏也爬了出來一個鬼,看樣子也是很恐怖的鬼。”

“這時,我就想找門,想馬上逃命,但一直都沒有發現門到底在哪裏,最後,眼睜睜的看到那兩隻恐怖的鬼慢慢的向我們爬來,對,就是這個樣子。”

聽到張美華說“對,就是這個樣子”,李肅突然感覺到了極度的恐懼,隨後向張美華說的那個方向看去。

前方連續高能,作者冒着心理被恐怖包圍的情緒給大家盡情演繹。

職場美人被擒記:誰爲伊狂 希望大家能夠儘可能的去腦補當時的情景,和衆人臉上恐慌的表情,當然,還有鬼那說不出的詭異動作。

李肅這一看,當場腦海裏變得一片空白,這時,薛美美的一聲大叫,把李肅拉回了身體,沒想到,這一看,竟然把李肅的魂都嚇出去了,可能這次是專門針對李肅,不然,爲什麼其他人沒有像李肅一樣走魂。

順着張美華說的那個方向看去,李肅看到了八隻怨鬼,此時正在地上慢慢的向自己爬來,並且李肅完全可以感覺得到,這八隻怨鬼的出現,只是爲了自己一個人而來。

多麼壯觀的場面啊,“它”多麼看得起李肅啊,別人都是一隻怨鬼,可到李肅這裏,直接開大,八隻一起上。

如果這樣,李肅還不死,那“它”也太沒用了,枉爲殺人不眨眼的魔王。

看到這八隻怨鬼的突然出現,在房子裏的衆人,一下子全部忍不住的尖叫,眼睛睜得老大一個,可就是沒有一個人想要馬上跑出去。

這時,反應過來的李肅,大聲喊道:“大家別愣着了,趕緊往門外跑啊,它們現在的速度很慢,我們可以跑出去的”,聽到李肅的這一嗓子,大家二話不說,趕緊往門外跑。

李肅是跑在所有人的後面,跑在最前面的張美華和薛美美,此時已經安全的跑出去了。

可就在這時,那個叫王麗麗的女生,一下子摔倒在地上,已經快到門口的李肅,看到王麗麗摔倒之後,立刻跑回去,想要把王麗麗拉起來,但這時眼看爬在最前面的那隻怨鬼,很快就要爬到王麗麗的身旁了。

李肅知道,時間肯定來不及了,於是,李肅猛地跑到王麗麗的身旁,然後一把用力的把王麗麗拉過來。

可沒想到,拉過來的竟然是快到王麗麗身旁的那隻怨鬼。

這時,李肅嚇得趕緊一撒手,然後馬上向門口跑去,可一切晚了那麼一點點,這隻怨鬼一把抓住了李肅的一隻腿。

此時,除了李肅和王麗麗,其他人都已經跑出了門外。

李肅也在最後的時候,跑了出去,可跑出去之後,李肅突然感覺到腳上傳來撕裂般的疼痛。

原來,在最後的時候,那隻怨鬼一把扯下了李肅的一條腿,此時,李肅在地上痛得不能動了。

“啊,啊,噢”,在門口外面的李肅,口裏面一直髮出疼痛的慘叫聲。

而,這時,門它自己關了,然後在門外的李肅,聽到在裏面的王麗麗傳來的驚恐和慘叫聲。

真的是比慘大會又開始了,門裏門外,都是痛不欲生的慘叫聲,不過,最後還是王麗麗贏了,她最先停止了慘叫。

不過,在門外的李肅,並沒有因爲輸掉了比賽而感到傷心,他只是痛恨魔王的殘忍和兇惡。

在屋子的王麗麗,此時無疑是死得不能再死了,而門外的李肅,無疑不是痛不欲生,但這一切,沒有一個人同情他們,甚至,還會有喪心病狂的人嘲笑他們。

說他們一個是,走路都走不穩,還摔在地上,另一個是,還去學人家雷鋒做好事,難道你不知道雷鋒死得早嗎。

“美美,我們跑了這麼遠了,怎麼還沒看到我表弟過來啊”,一直沒有看到李肅過來的張美華,這時對薛美美說道。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