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國人打過來了?」這個念頭第一時間出現在他的腦海中,保盧斯迅速的從抽屜里拿出了自己的手槍。看到身前的蓋世太保,保盧斯的心中微微一定。

就在動靜傳來的同時,馮泰勒已經拔槍在手,將他擋在身後。槍口正對著大門。

突然!

碰的一聲,堅固的大門從門框上高高飛起!兇狠地撞在馮泰勒的身上。把他整個人壓在了大門下面。

「我的上帝!」搖曳的燈光下,保盧斯滿臉驚恐地注視著眼前,渾身布滿血跡的身影。尤其是他的雙眼,即使在自己最深沉的噩夢中,也無法想象到,世上竟然有如此可怕的一雙眼睛!

東城區食品加工廠。

在神降術加持的效果消失后。陳君卓已然恢復了往日的模樣。俊美,妖異的面容,配上一頭迎風飄舞的長發,在夜幕中,散發出致命的魅力。

還有5分鐘。他心中默默的計數著時間。對於本次戰場任務,雖然耗費了一件戰略性的道具,和一張自己僅有的珍貴捲軸。最終的結果還是令他感到滿意的。至少,在這一次遊戲中碰到的對手並不像以往那樣令人感到乏味。

兩個節點激活,消除了對方的一個節點,這次遊戲結束后,貢獻度應該勉強夠自己開啟二次法則化了。這樣的話,就可以進入下一難度的任務場景。對此,他可是期待了很久。

還有3分鐘,陳君卓笑了。沒想到,一貫冷靜的自己,竟然會如同初入空間時那樣,心中充滿了期待。

「東城區節點激活倒計時開始,1分鐘後節點激活完成!」

所有契約者的腦海中,在同一時刻響起了來自空間的提示。

東城區20公裡外的德軍基地。

凄厲的警報聲中。德軍作戰指揮室的周圍,圍攏了大量的黨衛軍士兵。它們手中烏黑的槍口,封鎖了前方每一寸空間。

這時,突然從保盧斯將軍辦公室的窗口,飛出了大群的蝙蝠!它們在陣陣紛亂的鳴叫聲里,密密麻麻飛過營房上空,迅速地遁入黑暗。

借著搖曳的燈光!從窗口處,士兵們看到了保盧斯被平放在辦公桌上的人頭。在他因恐懼而圓睜的雙眼中,隱隱映照出,來自天際投來的一抹曙光。 「警告!德軍最高統帥保盧斯被契約者擊殺!戰場任務進程完成度提前15%,空間吞噬模式強制啟動!」

就在倒計時還剩下最後30秒的時候,突然,每一名契約者的腦海中都收到了一條新的空間信息!

「嗨!我就說這小子可以嘛!」張定軍伸手摸了摸自己鋥亮的光頭。嘴裡發出一陣呵呵的傻笑!

「哎喲!冰美女!你幹什麼?」

夏若冰不動聲色地狠狠在他腳背上踩了一腳。一直板著的俏臉上,柔美的紅唇微微一挑。眼神里充滿了驕傲和喜悅。

秦飛偏頭看了兩人一眼,難得地沖著夏若冰神秘的一笑。心中暗自讚歎,周啟的運氣真心不錯,這都能被他逮住一條大魚。

陳君卓臉上的笑意,瞬間凝滯。眼睛里充滿了不可思議的驚訝表情。這怎麼可能?

如果空間強制吞噬模式啟動的話,那就意味著,自己除了擁有激活一個節點的貢獻度之外,後期摧毀敵方節點,以及激活第四個節點的努力都化作了無用功。即使現在馬上激活,也不會帶給他絲毫的收益!

究竟是誰!為什麼這麼做!陳君卓心中充滿了憤怒!這樣的結果,他完全不能接受。

就在此時!

北城區,南城區,西城區上方的天空,腥紅如血的雲團,若波浪一般劇烈的翻滾。一陣陣震耳欲聾的雷鳴隨著道道如銀蛇飛舞的閃電,響徹天際。

Hello,總統大人 所有的契約者,包括停止交火的雙方士兵,以及僥倖生還的平民,紛紛仰起頭。臉上帶著驚訝和對未知的恐懼,注視著天空中的異象!

以斯大林格勒為中心,翻卷的雲團以肉眼可見的速度,不停向著四周擴展。

短短的數分鐘,雲團已經擴展到了人們目光所能達到的極限!

一種彷彿暴雨將至前才有的沉沉的壓抑感,從每個人的心中油然升起。

就在這時,散布在城市各個角落,頭頂標有血紅三角符文的契約者,齊齊發出一聲撕心裂肺的慘叫。

他們的軀體,如同被摔碎的泥偶,裂開一道道巨大的豁口!

層層的血肉,沿著豁口,彷彿被無數雙看不見的手,無情地進行撕扯,從身上剝離!

在血肉褪盡的霎那,曝露在空氣中的猙獰骸骨,宛若風化一般,變得腐朽,殘破。最終化作塵土,隨風消散!

短短的數秒鐘時間,曾經為了生存而戰的敵方契約者就被空間抹殺殆盡!

幾乎就在同一時間,圍困斯大林格勒數個月之久的上百萬德軍,化作了一道道白光,從這片土地上瞬間消失了蹤影。

只有戰火中那遍布城市的廢墟,以及一具具雙方士兵血肉模糊的屍體殘骸,曾經證明過他們的存在。

周啟站在來時的矮丘上,眯眼看著天際透來的晨曦。初生的朝陽映照在他表情淡然的臉上。為他整個人鍍上了一層淡淡的金黃色。

「這是某個大能在度天劫么…..」耳際轟然作響的雷鳴,以及天空中翻滾不休的雲層,讓他習慣性的嘴角一抽,忍不住暗自吐了個槽。

直到此刻,他久久難以平復的心情,才稍稍感到一絲舒展。

從進入作戰室揮出技能之後,一直到他利化作蝙蝠逃亡。中間的一段時間究竟發生了什麼,就如同失憶一般,他完全沒有印象,直到腦海中傳來擊殺保盧斯的提示,他才從一片黑暗中,回復了清醒。

這一切,必然同攝魂斬有關。這是他唯一能夠確定的事情。

在潛入作戰室之前,他曾經猶豫,究竟要不要使用這個技能。

以當時的情況而言,技能強大的震懾效果,讓他別無選擇。

然而令他萬萬沒有想到的是,一次吸入太多的靈魂,竟然會令神志迷失。看來。以後不到萬不得已,這個技能還是盡量少用。

地面突然傳來一陣輕微的顫動。令周啟從沉思中回過神。這時他才驚訝的發現,血紅色的天空正以肉眼可見的速度緩緩下沉!

天際,一道道漆黑的虛空裂縫,一閃而逝。裂縫下方,地面揚起高高的塵土,悄然形成無數土黃色的龍捲。

隨著地面的顫動越來越激烈,更多的虛空裂縫頻繁地出現。在龍捲的背後,那令人心悸的血紅色天空已然不見!

顯現在他視野中的,赫然是一片幽邃的混洞!

這方世界似乎正在塌陷!

不好!

「愣著幹嘛!快跑啊!」趙大明胖胖的身軀突然從一旁鑽了出來。彷彿一隻身後追著數十頭餓狼的肥兔子。撒腿就向城市方向跑去。

西城區,古里科夫教授的住宅附近。

在德國士兵詭異地消失之後,所有的蘇軍戰士,和僥倖生還的平民們,瞬間感到一直以來壓抑心中的沉重感,驟然消失。

一夜的寒冷,瑪莎混跡在人群中,從一座倒塌的房屋下面艱難地爬了出來。

跟隨著隊伍,她緩慢地挪向糧食發放點。這時,她的視線不經意地掃過一條巷道。一具趴在地上的屍體,令她心中升起了一種異常熟悉的感覺。

那是,卡恩?

瑪莎拚命擠出了人群,越過身旁的蘇軍戰士。邁著僵硬的腳步,蹣跚地跑了過去。

她緩緩地在屍體旁蹲下身子,用盡自己所有的力氣把屍體翻了過來。

是他!卡恩!

瑪莎癱軟地坐在地上,眼睛里露出一抹悲傷,複雜的神色。

「她是德國人的婊子!這女人是德國人的婊子!」遠處柳什琴科一面高聲大喊著,從地上撿起一塊石頭,向她扔了過來。

「他說的是真的?」米季諾夫擦拭著手中的狙擊槍,沖著身旁的一個老人沉聲問到。

「是的同志,看樣子應該是經常給瑪莎食物的那名德國軍官。」

「叛徒!」米季諾夫眼神里露出深深的厭惡。熟練地抬起了手中的槍。

「米季諾夫!住手!」一旁的格諾莫諾夫連忙大聲制止。

「呯」的一聲槍響,瑪莎倒在了卡恩的身上。胸口湧出的血液,染紅了卡恩緊緊握在手中的照片。

黎明的晨光,驅散了黑夜。天空中的血色雲團燦若彩霞,映照出夢幻般瑰麗的色彩。

周啟的微微喘息著,同趙大明一起,站在東城區一幢廢棄建築的屋頂。默默注視著遠方。

此刻,如果從空中俯視,斯大林格勒周圍,無論是空間還是地面,隨著頭頂雲團的下沉,正在以極快的速度塌陷!

在塌陷的地面背後,一片片幽邃的虛空混洞正急劇的擴大,過不了多久,當雲團下沉到地面時!這一方世界,將被徹底吞噬。

「所有契約者注意!戰場任務主線:爭奪斯大林格勒控制權,消滅敵對契約者!完成!10秒后所有契約者回歸!回歸倒計時開始!10.9……..」 「時間,1942年9月,場景斯大林格勒。戰場任務主線:爭奪斯大林格勒控制權,消滅敵對契約者!」

「主線任務完成,獎勵血腥點30000,自由屬性點X3,技能點X3。」

「節點任務:協助蘇軍度過伏爾加河,保證儲油罐不被炸毀!完成!獎勵血腥點5000,自由屬性點X1,技能點X1。」

「節點任務:防禦西城區節點,確保節點激活,完成!獎勵血腥點5000,自由屬性點X1,技能點X1。」

「節點任務:防禦南城區節點,確保節點激活,完成!獎勵血腥點5000,自由屬性點X1,技能點X1。」

「隱藏任務:擊殺敵方契約者戰場臨時指揮官,擊殺數X2,獎勵血腥點6000,自由屬性點X1,技能點X1。

擊殺保盧斯將軍,完成!獎勵血腥點10000,戰場扭轉度15%,空間貢獻度10點。」

「本次戰場任務,契約者編號5106累計獲得血腥點獎勵61000點,自由屬性點X7,技能點X7。任務評價等級A級,所有獲得獎勵X100%。空間貢獻度10點!」

「契約者編號5106可放棄扭轉度額外獎勵,換取15點空間貢獻度!是否轉換?」

「是!」周啟毫不猶豫的選擇了轉換!

失重狀態消失后,熟悉的星空再次出現在眼前。一幅幅戰鬥畫面再次如同電影畫面般,出現在眼前。

空間統計的結果,讓他感到了幾分驚訝。自己居然又獲得了一個A級評價。

加上擊殺德國軍官和士兵的24300點血腥點。本次任務,最後,自己竟然得到了170600點血腥點的獎勵!

尤其是25點空間貢獻度,按照秦飛提供的消息,從長遠的價值來看,更是珍貴無比。

「契約者編號5106獎勵統計完畢,3秒後傳送至生活區,3.2.1……」

周啟睜開雙眼,眼前,熟悉中帶著幾分陌生的場景,讓他愣在了當場。

一翻確認之後,如果不是廣場中心那座愈發顯得精美的音樂噴泉,他幾乎以為自己沒有回歸罪惡之城,而是被傳送到了另外的居住點。

廣場的面積比戰場任務開啟之前,擴大了數倍。街道也變得更加寬闊。在街道兩旁,更是多出了許多高矮不一的建築。

由於在任務中,死了不少契約者。此時的廣場上,看起來異常的冷清。

「若冰!你在哪兒?」周啟顧不得換掉殘破不堪的作戰服,第一時間聯通了夏若冰的頻道。

「哼!當然是在墮落之淵。」頻道里,夏若冰的聲音如同天籟。只不過聽上去,微微帶著股酸氣。

周啟大為沮喪,心裡一時之間對著丫頭恨得心痒痒的。臨去刺殺保盧斯時,那偷襲的一吻,可是令他記憶猶新。

可惜這丫頭竟然絲毫不給自己趁熱打鐵的機會。

「好了!隊長大叔有事找你,姐姐我要回歸現實了。電話號碼告訴我,回頭再找你算賬!」

周啟連忙把號碼奉上,正當他打算是不是撒個嬌,耍個賴,把這丫頭的電話要過來的時候,通訊頻道里,令他心碎地傳來了秦飛的聲音。

「周啟,我是秦飛。」秦飛的聲音里,依然在威嚴中,帶著和煦。

「長話短說!下一次任務開始前,我希望你能出現在墮落之淵。同時,我正式邀請你加入先行者!」

「先行者?」

「對,我和冰丫頭,趙大明還有張定軍,都屬於先行者。具體的情況,等你到墮落之淵后再談。」

「嗯!好的秦飛大哥,這次任務之後,我也有加入隊伍的打算。放著若冰在外邊,我也挺記掛的。」

「那太好了,我還以為說服你小子,要多費幾番唇舌。真是沒有成就感,哈哈。」從話語中聽出,秦飛的心情非常不錯,竟然難得的幽默了一把。

「如果我沒猜錯的話,你上次任務應該是A級評價?」

「是的,秦飛大哥!」

「那麼我建議你,準備完畢之後,立刻向空間申請試練。只要通過了試練任務,下一次任務,你就可以入住墮落之淵了。」

「試練?」周啟帶著疑問,急忙向秦飛請教

經過一番詳細的詢問,周啟終於知道。如果要從初級難度,進入中級難度場景任務。最少得完成5次初級任務劇情。

其中必須獲得2次B級任務評價。如果契約者能獲得一次A級評價,則可以申請一次試練任務。只要能順利通過,就可以提前進入中級場景。

更高的收益,更多的機遇,同時也意味著更大的風險。

然而,這一切也是周啟所希望的。只有這樣,才能儘快追上王刺虎的腳步。他可不覺得自己每一次都會有那麼好的運氣。在將來,能夠作為依仗的,最終還是不斷增強的實力!

和秦飛通話結束后,他嘗試著聯繫付雲生。沒想到,通話頻道中遲遲得不到他的回應。

經過簡短的考慮之後,周啟放棄了休息,匆匆走進了強化中心。

連同上次任務中剩餘的血腥點,他目前的手頭相當寬裕。

他首先花費了20000血腥點,把力量屬性從之前的30提高到了50。

快穿女配藥別停 「契約者編號5106裸裝力量屬性提升至50,可從以下2項中選擇一項額外加成。

1.獲得額外5點力量屬性;

2.近戰傷害額外增加10%。」

周啟一愣!出乎他的意料,竟然多出了一個選項?

周啟考慮了片刻之後,決定選擇第2項。畢竟目前階段,他完全可以通過花費血腥點來提升屬性。而被動增加傷害,相當於多出了一個被動技能,不容錯過。

「契約者編號5106裸裝敏捷屬性提升至50,可從以下2項選擇一項額外加成。

1.獲得額外5點敏捷屬性;

2.攻擊速度額外增加10%。」

竟然是提升攻擊速度,周啟幾乎不用考慮,立馬選擇了第2項。

「契約者編號5106裸裝體質屬性提升至50,可從以下2項選項中選擇一項額外加成」

1.戰鬥狀態下,增加2點每秒生命值回復。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