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偶爾換換口味也不錯。」上官煜桃花眼亮了亮,原本他還沒起什麼心思,不過想想,這主意確實不錯,蕭翊辰的女人么?

接著,邪光一轉,瞥向自個的女伴。

嘖嘖,這妒恨的表情真該讓所有人看看,優雅得體的柳女神黏起酸,吃起醋來,這嘴臉比妒婦還要難看。

柳霎瀾此刻已將周遭的一切都屏蔽了,她滿心滿眼裡只有那一道絕世的身姿,那本該是這世間最美的風景,可是如今那道深刻在她心間的風景卻捨棄她這朵能為他添光增彩的牡丹花,而親近醜陋不堪的小雜草。

無上殺神 兩人親密無間的舉動,就像是拿著鈍刀活活地剜著她的心,再對著她的臉狠狠地搧了火辣辣的一巴掌,讓她顏面掃地,羞辱難當。

她感覺四周有無數嘲笑的目光,諷刺的笑聲,他們笑她自作多情,嘲她堂堂頂級明星,國民影后,居然比不上一個長相醜陋的小助理。蕭翊辰,你怎可如此待我?

夜莫星,今日之辱,必百倍奉還。

深受刺激的柳霎瀾失了往日的淡定,甚至不顧身邊的上官煜,舉步就向著蕭翊辰的方向走去。

上官煜雖然喜歡看好戲,但是他不喜歡身邊的人脫離他的掌控,柳霎瀾的舉動讓他眼中戾光涌動,但並沒有阻止,反而像是縱容般跟在她後面一起走過去。

南宮俊楓自然也跟了上去,甚至都沒有理會身邊的夏雲彤,自然沒有察覺到,她在看到某個身影時,激動發亮的目光。 這邊,蕭翊辰和夜莫星沒走兩步就被人擋住了去路。

「蕭大影帝,見你一面可真難。」

攔人的正是南宮俊寧,不過此時他是單獨一個人,並沒有帶趙雨欣在身邊。

「現在不就見到了?」蕭翊辰一如即往地高冷,綳著臉如同面癱了一般,但夜莫星卻能聽出他語氣中的熟稔,至今為止,她還只見過他用這種語氣忿過宋鳴恆。

「多年不見,一見面你就不能給個好臉色嗎?老宋這些年怎麼還沒有被你給氣死。」南宮俊寧收起臉上的假笑,英俊的臉龐做出咬牙切齒的表情,眉眼間的痞氣盡顯無疑,與剛剛一身儒雅氣息的高貴子弟叛若兩人。

「什麼時候回來的?」看著眼前熟悉的表情,蕭翊辰冷峻的表情也柔和了下來。

「剛回來一個月。」南宮俊寧聳了聳肩,撇嘴道:「被老頭子押回南宮家認祖歸宗。」

蕭翊辰挑了挑眉,嘴角扯了扯,挪揄道:「那現在得稱你一聲南宮三少了。」

霸寵嬌妻:BOSS大人請接招 「別,可別,你老可別笑,這滿場的小千金大貴婦已經口水流成河了,您老要是再露出傾城一笑,我怕等下得叫救護車,讓明霆昊誤會你是來砸場子的,那就不好了。」南宮俊寧擺著手,一臉驚恐萬分的樣子,直把夜莫星逗得抿嘴輕笑。

蕭翊辰好不容易扯起來的弧度瞬間冰凍住,眼神都帶著寒氣、咻地一下把南宮俊寧凍成冰雕,眸光一轉,冷冷一瞥:「很好笑?」

求生欲極強的夜莫星立即收斂笑容,一本正經地搖頭道:「不好笑。」

「哼。」影帝大人又傲嬌地哼了一聲,看著她呆然無波的小臉,不如方才那一笑的生動,嘴唇動了動:「想笑就笑。」

「嗯。」聽話的夜助理立刻又揚起嘴角,笑了。

我擦,還有這操作,不待這麼虐單身狗的!

南宮俊寧瞪大雙眼,莫名覺得被硬生生塞了一大把狗狼,更驚悚地是,蕭方丈這是撩妹?

後知後覺地發現,這兩人丫的穿的居然是情侶裝?

他這些年是不是錯過了什麼?蕭方丈這個萬年老僧也動了凡心?

只是這口味會不會……太過獨特了些?

這一雙黑框古板眼睛是什麼鬼?不知道他此生最怕人除了蕭方丈,就是高中的教導主任嗎?

南宮俊寧盯著夜莫星的目光太過直接,蕭翊辰不悅哼了一聲,看著她清淺中帶著幾分溫柔的笑容,突然更覺得鬧心。

「不準笑。」笑得那麼勾人想幹什麼?

夜莫星臉上表情一僵,無奈地收起笑容,喜怒無常的影帝大人,好想抓起來打一頓屁股怎麼辦?

夜莫星無條件的聽話,讓蕭翊辰心情立即陰雲轉晴,陽光明媚,鳥語花香,眉眼都染上一抹如春風般的笑意。

影帝大人高興就好!

夜莫星抑鬱的心情突然被治癒,表示天大地大,她家影帝大人的心情最大。

南宮俊寧再次受到一萬噸甜蜜的暴擊。

柳霎瀾剛走過來,就看到蕭翊辰一臉『深情』地和夜莫星在眉目傳情,那眉眼間的柔和更是深深地刺痛的她雙眼。

「翊辰。」咬著后牙根忍下憤怒的情緒,柳霎瀾擺出最完美的優雅姿態,款款走了過去,聲音輕柔帶著絲嬌嗲。

正說著的三人聞聲都在瞬間變幻了神色,南宮俊寧收起一身的痞氣,轉身看去瞬間又是那個儒雅高貴的豪門子弟,蕭翊辰眉眼間的暖意也在抬眸間化為冰霜,尤其聽到那一聲稱呼更是讓他臉色暗沉了下去。

夜莫星倒是神色如一,只是被激起了一身的雞皮疙瘩,轉眸看著走到眼前的女人,垂在腿側的手指捏了捏一下,有種蠢蠢欲動想把那張深情款款的臉按在地上摩擦。

原本和諧的氣氛瞬間破滅,柳霎瀾能清晰地感受到不歡迎的氣息,但都被她無視掉,蕭翊辰的圈子,就算對她再排斥,她也要融合進去。

「柳小姐。」蕭翊辰冷峻著一張臉,禮貌而疏離地打著招呼,襯得她那聲『翊辰』的熟稔稱呼有些過於自作多情。

未待柳霎瀾變了臉色,蕭翊辰又接著毫不給面子道:「柳小姐還是叫我蕭翊辰或是蕭先生,畢竟你我不熟。」

饒是柳霎瀾忍功再好也被臊得一陣紅一陣白,但很快又若無其事地給自己台階下,一抹完美的笑容展現,咯咯笑道:「有些日子不見,翊辰倒學會開玩笑了。」

說完不給蕭翊辰說話的機會,又自顧地說下去道:「前幾天,我去拜訪過侯老,他還在吐槽你是越來越高冷,再這麼下去都要娶不到媳婦呢,呵呵。」

提到侯老這個人,蕭翊辰冷沉的臉色緩和了不少,也不再揪著她的稱呼,甚至還主動開口問道:「侯老近來如何?」

侯老名喚侯沛軍,曾經是國內最知名的導演,在國際上更是獲獎無數,現如今導演圈裡較出名的四大導演,有三個是出自他的門下,說他導演界的泰山北斗,無人敢反駁。

蕭翊辰出道拍的第一個部電影就是由他執導,從不會演戲到如今的影帝,他可以說是他演繹道路上的領路人,後來他的一部封山之作成就了他這個雙料影帝。

所以,蕭翊辰是非常敬重侯老,而柳霎瀾是侯老那部封山之作的女主角,交情也不錯。

利用侯老來作為跟蕭翊辰之間交流的樞紐,不得不說,柳霎瀾能成為頂級影后,這智商和情商都是非常高的。

「侯老身子骨還很硬朗,就是閑不住……」

由於有了共同的話題,蕭翊辰的話也比較多,柳霎瀾更是時不時展露嬌羞的笑容,兩人站在一起,俊男美女,氣氛和諧中自帶幾分親密曖昧。

看在其他人眼裡,兩人不僅相熟,感情更是親密,不僅讓之前那些愧為柳影后倒貼,蕭影帝不屑一顧的謠言不攻自破,還自動腦補一出助理插足的三角戀出來,看著旁邊默默站著的夜莫星的目光不禁帶上異樣。

南宮俊寧挑了挑眉,看著眼前柳霎瀾的目光滿是玩味。

沒想到啊!人前優雅萬千,聲名極好的柳大影后心機竟然如此之深。

不過,他倒是比較好奇,人家都挑釁到眼前來了,蕭翊辰這個女伴會有如何反應,該是氣得咬牙切齒吧!

南宮俊寧目光噙著好戲的笑意落在夜莫星的身上,然後……

傻呆住了! 柳霎瀾巧妙地用話題勾住蕭翊辰,趁他不注意時,眼角餘光不時地注意著夜莫星的反應。

她要讓她好好看看,醜小鴨與天鵝之間的差別究竟有多大,讓她好好認清楚現實,她不僅能跟蕭翊辰比肩而站,接受眾人驚嘆羨慕的目光,還有共同的圈子,共同的話題,只有她才配得上他。

然而,當她轉眸看過去時,她看到了什麼?

夜莫星站在蕭翊辰的身側,一手插著褲袋,顯得悠閑隨意,臉上的表情沒有她想像中氣憤傷心或者難堪自卑,她一臉的淡漠呆然,鏡片后幽黑的雙眸平靜無波地看著他們兩人,就像是一個局外人一樣,無怒無悲。

怎麼會這樣,難道她跟蕭翊辰之間沒有特別的關係,才能淡定地看他跟其他女人談笑風生?

不,不可能,她不相信這世間有任何一個女人能呆在他的身邊這麼久而不動心,就算她是彎的也得被掰直了。

呵,看來還是小看了她,能讓蕭翊辰另眼相待,這個女人果然沒有想像中那麼簡單,單是這份偽裝的功夫,奧斯卡影后都得甘拜下風。

柳霎瀾自認為看透了她的偽裝,心中冷笑不已,不期望對上她轉過來的目光,霎時,她只覺得在這道平淡的目光下,好似全身被扒光,所有陰暗的心思都在這雙眼睛下無所遁形。

慌亂而驚懼地錯過目光,下一秒,柳霎瀾又反應過來這樣弱了氣勢,待她將銳利高傲的目光轉回來時,夜莫星卻已然若無其事地移開目光,氣得她一口老血差點噴出來。

蕭翊辰也不是傻子,柳霎瀾自導自演的戲碼,他都看在眼裡,別人眼中很親密的聊天,其實他也只不過是冷淡地問了幾句話,然後一直都只是她自己在那裡說而已。

原本是看到侯老的面子給她幾分顏面,但敢用這種眼睛沖著他家呆助理挑釁,誰的面子也沒用。

「過兩天,就是我演的新電影的首映禮,能有這個榮幸邀請蕭大影帝觀看指導嗎?」

柳霎瀾不愧為影后,一心兩用,心裡被氣得要死,面上表情依舊無懈可擊,優雅的笑容帶著幾分純真,一般很難有男人能在她這樣的笑容拒絕她,就算是上官煜也總會依了她。

但可惜蕭翊辰不是一般的男人,他不著痕迹地拉開兩人的距離,然後毫不留情地拒絕道:「很抱歉,沒空。」

連原因都沒給解釋一個,而且他的聲音故意揚高了一些,瞬間就將柳霎瀾好不容易營造出來的假像給戳破。

柳霎瀾之前營造的假像有多親密,此刻她就有多難堪,她是真沒想到蕭翊辰會如此當眾落她的面子,讓她下不來台。

她站在那裡,接受著一道道暗暗嘲弄的笑聲,尤其是那些深陷在蕭翊辰美色中的千金小姐,之前就對她很不滿,現在更是如同看小丑一般輕蔑諷刺,一時,整個人如墜冰窟。

一起跟著過來的南宮俊楓見狀,立刻擺出一副風度翩翩的模樣走上前,為柳霎瀾擋去周圍異樣的目光,揚聲道:「柳大美女新電影上映,不知道本少有否有這個榮幸參加首映禮,我可是你的鐵杆粉呢。」

柳霎瀾朝他投去感激的一眼,順著台階優雅淺笑道:「南宮二少賞臉,是霎瀾的榮幸,這部電影是我首部轉型之作,心裡邊實在沒底,有些緊張了,這不想請蕭影帝能點評幾句,可惜時間不湊巧。」說著,還朝蕭翊辰投去一個理解的目光。

「呀,柳大美女首部轉型之作,再忙也得支持,這樣,我包一百場,請底下公司的員工全去看,他們可有不少都是你的粉絲。」南宮俊楓一副敗大氣粗的模樣,捧著柳霎瀾的心思明眼人都看得出來,而身為他今晚女伴的夏雲彤卻被他撇在了一邊。

南宮俊寧看了一眼神色不動的夏雲彤,垂眸盯著手中的紅酒杯,慢條斯理道:「二哥好大的手筆,這筆款項不會又要讓公司給你出吧?」

南宮俊寧這麼大個人站在這裡,南宮俊楓早已看到,不過是故意無視,搞這一出除了確實有捧柳霎瀾的意思,還有就是故意做給南宮俊寧看,看看他這個正牌的少爺跟他一個私生子有多大的區別。

沒想到他這才剛起了個頭,這小子就跳出來忿他,還敢當眾揭他的短?

南宮俊楓怒極反笑,陰狠地瞥了他一眼,道:「三弟剛回南宮家,有些事不了解就別多言,免地讓人笑話咱南宮家小氣上不得檯面。」

「小弟也只是好心而已,柳影后可是票房的保證,二哥這一百場不過是錦上添花而已。」

這兩兄弟針鋒相對,原因還是因為柳霎瀾,不管兩人是否本來就不對盤,也是大大漲了她的面子,一時被蕭翊辰傷了的心得到了滿足,美眸悄然掃過,不管是千金小姐還是其他女伴,無一不對她一副羨慕嫉妒恨。

然而當她的目光掃到夜莫星身上時,整個人就像被潑了一大盆冷水,在那張淡然無波的表情下,她突然覺得自己就像是一個供人娛樂的小丑,再看蕭翊辰同樣的高冷不在意的表情,徹骨的冰冷寒涼從心底蔓延開來,冷得她直哆嗦。

偏偏這時,南宮俊寧還慢悠悠地補上他未說完的一句話:「還是說,二哥其實並不看好柳影后這部轉型之作,想給她救場?那一百場恐怖是不夠了。」

「噗……」

南宮三少這口氣喘得還真大,就是夜莫星也被這個大轉彎給逗樂了,尤其看柳霎瀾那瞬間黑如鍋的臉色,她眉眼都忍不住彎了起來,看南宮俊寧也越發地順眼起來。

柳霎瀾有注意力一直沒有從蕭翊辰和夜莫星肉兩身上移開,雖然她沒有笑出聲,但臉上明顯的笑意激得她更加怒火中燒,誰嘲笑她她都能忍,唯獨她,她忍受不了,腦中那條理智的弦砰地一下斷了。

「夜助理也認為我這部電影會撲街?」柳霎瀾忽而將頭轉向夜莫星,突兀地開口。 「夜助理也認為我這部電影會撲街?」柳霎瀾忽而將頭轉向夜莫星,突兀地開口。

跟這裡的所有人相比,夜莫星無論身份還是裝扮都是那種存在感很弱的存在,尤其是她在特意收斂一身氣息的時候。

突然間柳霎瀾將矛頭對準了她,所有人都下意識愣了一下,反應過來后才意會到這個夜助理指的就是蕭翊辰帶來的女伴。

一時間,所有人目光都移了過去,再次讓她成為焦點的所在。

蕭翊辰臉上一冷,涼涼地看了柳霎瀾一眼,這一眼看得她心頭寒氣和妒意直冒。

夜莫星也沒想到這火怎麼就燒到自己身上了,她呆然地眨了眨眼,然後非常認真地搖了搖頭回道:「抱歉,柳影后的新電影是什麼,我都不知道,更沒有未卜先知的能力,無法提前預知,對於未知之事,我從不妄言。」簡單一句:我沒說過,你別冤枉我。

但在她這麼說來,卻更顯得柳霎瀾根本就是在無理取鬧,再加上她那一臉呆萌好欺的模樣,讓不少人越發對柳霎瀾看不上,還影后呢,無緣無故亂咬人,跟個潑婦似的。

柳霎瀾向來玩慣手段,方才雖被激得失了理智,但也動了小心思,她不好得罪南宮家兩兄弟,不想在蕭翊辰面前難堪,那唯有拉個人出來當擋箭牌,而在場最合適的人就是夜莫星了。

但沒想到,這個女人看著獃獃的,反應倒是不慢,倒是小看了她。

未等柳霎瀾再開口設坑,夜莫星又是一臉誠懇而好心地開口道:「不過柳影后應該不用擔心,有南宮二少爺這個鐵杆粉絲在,動不動就包一百場,想來總不會虧了就是。」就算虧了,也有冤大頭買單嘛。

旁邊的人聽了這話,自話腦補了她未說完的話,一時不禁都笑出了聲,看著南宮俊楓的目光就像在看土財主的傻兒子一樣。

南宮俊楓被笑得臉皮漲得通紅,尤其是南宮俊寧的笑聲,簡直是毫不掩飾的嘲笑,就連自個帶來的女伴夏雲彤都咯咯地笑著,但是她這話又是說得隱晦,他要是真發了脾氣,反而更是失了風度,再徒添笑柄。

一時,南宮俊楓竟是發作不得,只能惡狠狠地將怒火發泄在夏雲彤身上,陰狠狠地瞪著著她,但也不知道這個女人吃錯了什麼葯,竟不再怕她,依舊笑得歡樂,氣得他險些控制不住情緒一巴掌往她臉上搧去。

柳霎瀾也是氣得渾身發抖,今晚連連吃鱉,現在還被一個她一直看不起的小助理編排,她堂堂的影后,何時吃過這們的虧。

這在她往前傾了傾身子,想要有所動作的時候,斜地里一隻手伸了過來,攬住了她的細腰,未等她做出反應,一道邪氣的聲音響了起來。

「我們霎瀾的作品還沒上映,就讓大家這麼關注,怎麼可能虧得了呢?」在旁邊看夠戲的上官煜攬著柳霎瀾,挑眉邪肆笑著,陰邪的目光掃過,所有人都下意識地避開,就連南宮俊楓和南宮俊寧都有幾分避讓的意思。

場面一時有些靜了下來,上官煜的名聲在商場上可不小,尋常人都不想招惹這個瘋子。

很滿意大家的反應,上官煜將目光在蕭翊辰的身上停留了一下,然後就移到他身旁的夜莫星身上,桃花眼亮了亮,放開懷中的柳霎瀾,往前走上兩步,直接就抬手朝她伸了過去。

上官煜落在夜莫星身上的目光讓蕭翊辰很是厭惡,此時見他竟敢大庭廣眾之下伸手,當即毫不客氣地抬手抓住他的手腕,冷冷道:「上官總裁想做什麼?」

蕭翊辰的反應讓上官煜邪邪地挑了挑眉,目光更是放肆地落在夜莫星身上,弔兒郎當地邪笑道:「跟你的女伴打個招呼啊,我對夜助理可是仰慕已久。」

說著,還衝夜莫星放了個電眼,然後手腕猛地一翻,竟是巧妙地掙開了去,然後未等蕭翊辰反應過來,直朝著夜莫星垂在腿側的小手而去。

就在他要握住那隻小手時,夜莫星突而動了,她的手快如閃電地從襲來的那隻咸豬手上拂過,然後從容後退一步,目光幽深要直視著上官煜。

上官煜還未感受到纖纖玉手從手掌上拂過的酥麻,手腕處如針刺般的劇痛便襲來,稍縱即逝,繼而整條手臂都發麻了,血液好似一下子無法流通,無力地垂下。

他心中大駭,鬢角一滴冷汗滑落,面上神色卻未曾變化過,甚至嘴角邊依舊噙著抹笑意,只是那雙充滿著陰邪的目光一動不動地凝視住夜莫星。

夜莫星對自己的手法會造成的效果最是清楚,因此看著上官煜神色如常的模樣,黑瞳不禁眯了眯,若不是見他垂下去的手微不可覺地顫了顫,還真會以為她這一手發揮失常。

這個人看著玩世不恭,沒想到倒是個狠人,這樣的人很危險。

兩人之間的暗流,別人不知道,但是上官煜想去拉夜莫星的手,卻被毫不給面子地避開,卻是所有人都親眼所見,一時都瞪大著眼睛,然後將目光在這兩人還有蕭翊辰和柳霎瀾之間來回移動。

這四個人倒是有意思。

蕭翊辰跨步直接擋在夜莫星的身前,眼含銳利冰鋒,冷冷地睨著上官煜:「上官煜,自重。」很明顯,他已經動怒了。

上官煜原本玩世不恭的神態突變,被他突然散發出來的氣勢駭得心頭一跳,但下一刻,他眼底翻滾著陰鷙之色,一臉的戾氣。

空氣突然冷凝住,兩人之間劍拔弩張的強大氣勢駭得周邊看好戲的人大氣都不敢喘。

這兩人不會當場打起來吧?

柳霎瀾又驚又怒,一臉俏臉雪白雪白的,一個是她看上的男人,一個是她的男伴,但卻為了另一個女人怒目相對,這簡直就是在當眾打她的臉。

半響,就在氣氛冷凝到極點時,上官煜身上的戾氣猛地收,又恢復那副風流貴公子的模樣,勾著邪肆的笑容道:「別那麼緊張,我只是對夜助理仰慕已久,想以吻手禮表達一下禮貌而已,咱們天娛一組的面子,蕭大影帝不給,我這個總裁的面子,夜助理應該不會也不給吧?」 上官煜主動退讓,讓所有人都鬆了口氣,這要是鬧起來,殃及池魚,明霆昊的怒火可不是誰都能受得了的。

只是蕭翊辰就這個明星也是有點太狂了,竟然敢為了一個女伴跟上官煜對著干。

上官煜是誰?他不僅是京都上官家的公子,更是影視公司天娛傳媒的大老闆,是娛樂圈的大佬,想要封殺一兩個影帝影后,也不過是一句話的事而已。

所有人都在等著蕭翊辰低頭,畢竟上官煜都已經把話說到這個份上了,不管他的行為是真的想表達一下禮儀風度還是見色起意的孟浪,聰明人都該順著台階下,沒必要為了一個女人,唔,還是一個另類的女人得罪不該得罪的人。

上官煜也是信心滿滿地等著蕭翊辰主動退讓開,等著夜莫星朝他主動伸出手,他不認為一個小小的助理,能抗拒得了他堂堂上官三少。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