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傻瓜,怎麼能夠這樣說呢?你是我這輩子最愛的女人,我愛你甚至超過了自己的生命,怎麼可能不愛你呢?」葉星辰心中覺得莫名其妙,為何慕容蓉會說出這樣的話來?

「那為何你心中有話卻不告訴我呢?」慕容蓉聲音有些梗咽,似乎要哭出來一般。

葉星辰一震……

「我知道,昨晚一定發生了什麼大事情,不然你不可能那麼匆忙,認識你這麼久,我從來沒見你如此慌張過,今天你回來后雖然一直有說有笑,但你眼中的哀傷卻瞞不過我,我知道,一定發生了什麼事情,辰,告訴我,好嗎?讓我們一起承擔?」慕容蓉一雙明媚的雙眸閃爍著真誠的光芒。

「我只是怕你擔心而已……」葉星辰心裡嘆了口氣,看來很多事情瞞是瞞不住的。

「你不說的話,我心裡會更加的擔心。」慕容蓉繼續說道。

「你真想知道?」葉星辰道。

「恩……」慕容蓉堅定的點了點頭。

「那好,我告訴你吧,其實紫楓並不是我的表哥,而是和我從小一起長大的兄弟,我也不並不是一個單純的高中生,而是一個黑社會組織的老大,我的幫派叫星曜會,而昨天,我最好的一個兄弟劉東林被人殺死……」葉星辰將自己的一切故事都告訴了葉星辰,當然,只是今世的一切。

慕容蓉沉默了,她實在沒想到葉星辰還有著這麼複雜的背景,不過這樣一來,以前所存在的疑問也全部清楚。

「呵呵,很驚訝吧,其實我也很想離開黑道,但有的時候,人總有太多的生不由己。」葉星辰眼見慕容蓉如此默默的看著自己,心中沒來的一陣抽痛,還以為她不會再愛上自己,慢慢鬆開了慕容蓉的小手,轉身走到了窗前,抬頭望向了天空那輪彎彎的月牙。

「辰……」慕容蓉似乎覺察到葉星辰心中的悲傷,知道他誤會了自己,一把上前從後面緊緊抱住葉星辰,在他的耳邊柔聲說道:「不管你有這什麼身份,你都永遠是我的星辰,是我這一輩子唯一所愛的人,只希望你以後不管有什麼事情都能夠告訴我,好嗎?」

葉星辰心中一陣酸楚,他感動了,雖然這樣的話語在現今的社會不知道被多少人說過,最後做到的卻沒有幾個,但他卻知道,慕容蓉就是那幾個做到的人之一。

她就是這樣的一個女孩,一個說一不二的女孩。

轉身緊緊的抱住慕容蓉,想要將她融入自己的身體。

「咚……」門外忽然傳來了一陣響聲?

「誰……」葉星辰和慕容蓉同時鬆開,前者一個箭步衝到門前,打開房門一看,門外正站著身穿黑色丁字褲,上身帶著黑色胸衣的黃奕菲。

「菲菲?你怎麼還不睡覺?」葉星辰一陣驚訝。

「我……我今天感覺星辰哥哥心裡不開心,就想過來勸勸哥哥,可現在有容蓉在,就不用我了,我去睡覺了?」黃奕菲眼中掛滿了淚痕,轉身就朝自己的房間衝去。

這一個多月來,她對葉星辰已經產生了深深的依戀,內心深處也早將葉星辰當成了自己的男人,可葉星辰和慕容蓉的話她全部聽在了耳里。對於葉星辰的身份,她早就懷疑是黑道老大,所以並不怎麼驚訝,可葉星辰對慕容蓉的那些承諾卻深深的刺痛了她,雖然她心裡早就明白葉星辰對慕容蓉的愛,但有的時候明白是一回事,說出來又是另一回事。

至少在說出來之前,她心裡總有著一種期盼,一種夢想!

可現在,夢,碎了!

碎成了一片一片!

原來一直以來都是自己的一廂情願而已,她一直就把自己當妹妹看待啊?失落的黃奕菲只想返回自己的房間,盡情的痛苦一場……

葉星辰心裡無奈的嘆息了一聲,原來自己忽律了女人的智慧啊,看來不僅沒有瞞過心細的慕容蓉,連粗心大意的黃奕菲也沒有瞞過。

至於黃奕菲眼中的淚痕,又怎能瞞過他的雙眼呢?

一把將黃奕菲拉住,反手就將其抱在懷中,他雖然不明白自己對黃奕菲到底是什麼感情,但卻知道自己不想她傷心,更不想她離開自己?這是出於一種男人的佔有慾,還是對她的愛呢?

愛,能同時愛兩個人么?

葉星辰迷惘了,剛剛失去兄弟的他不想身邊的任何一個人再離開自己,所以不管是佔有慾也好,是喜愛也好,他都不願意黃奕菲再離開自己。

黃奕菲被葉星辰一把抱住,奮力的掙扎了幾下,可哪裡能夠掙脫開,終於忍不住,哭了出來,淚水嘩啦嘩啦的流淌下來,很快浸濕了葉星辰胸前的睡衣。

慕容蓉看在眼裡,心如明鏡的她早明白了一切,走到了葉星辰身前,用手輕輕的撫摸著黃奕菲的頭髮,溫柔的說道:「菲菲不要傷心,不管怎麼說,我們都是一家人,你傷心了,我們都會傷心的?」

一句很簡單的話!

一句很平常的話!

就這樣止住了黃奕菲的哭泣聲!

話,雖然簡單,此時卻有些莫名其妙!

話,雖然平常,此時卻包含著太多的意義。

一家人,三人無親無故,憑什麼組成一家人?葉星辰深愛著慕容蓉,慕容蓉也深愛著葉星辰,兩人自然能夠組成一家人,可黃奕菲呢?她又算得什麼?

然而,慕容蓉的這一句話卻包含了接納她的意思,表明了她願意與黃奕菲一起分享葉星辰這個出色的男人,表明她明白葉星辰和黃奕菲的心思,所以,她說了一家人,三人就是一個家,一個溫馨的家……

就這麼平淡無奇的一句話將三人的關係確定,黃奕菲沒有說什麼,她知道,自己可以永遠的留在葉星辰身邊了,雖然在他的身邊還有另一個她,但一個多月的相處,兩人早已經熟悉……

葉星辰更不會多說什麼,這可是他一直以來最為疼痛的問題,現在被慕容蓉一句話解決,他怎能不開心?張開另一隻手,將慕容蓉也緊緊抱在懷中,聞著兩女身上的芳香,這一刻的他,醉了……

求鮮花 當天晚上,三人是一起睡在葉星辰的房間的,這是三人第一次同床共枕,不過卻沒有發生什麼,倒不是葉星辰忽然變成了正人君子,只是劉東林死去的哀傷還沒有徹底的離去,而三人這種微妙的關係又剛剛建立,離葉星辰心目中的雙飛還有一定的距離……

戀戀不捨的起了床,黃奕菲和慕容蓉都是滿臉羞紅的回到自己的房間換衣服,葉星辰則走進了廚房做早餐,腦海中還不斷浮現出昨夜那美妙的感覺,開始漸漸遠離老八死去的悲傷,經歷兩世的他看透問題遠比他人透徹,逝者已矣,人活著,該珍惜的是身邊還活著的人。

吃過早餐,三人一起回到了學校,對於葉星辰昨天沒來上課的事情,卻是隻字未提,第一堂課是英語課,李筱婷興高采烈的走進教室,本能的朝葉星辰的座位望去,發現葉星辰沒有逃課,臉上微微一笑。

「同學們,明天就要期中考試了,今天這堂課我就不繼續講新課了,你們就自己複習吧,有什麼不懂的問題可以來問我?或者幾個人一起討論也行,總之,聲音不能太大,知道嗎?」或許是葉星辰在教室的原因吧,李筱婷總是特別開心。

「知道了?」班裡的同學同時答道,接著就聽到了翻書的聲音。

四眼胡曉更是拿起書本,就朝講台走去,讓本想去葉星辰位置上的李筱婷停下了腳步。

「李老師,能告訴我這句話的意思嗎?我查了很多字典,可最後都不能完整的翻譯出來。」胡曉裝出一副好學生的模樣。

李筱婷看了一眼,卻是眉頭緊皺,倒不是說這句話的含義有多深,而是胡曉的筆記太過龍飛鳳舞,看上去就像蝌蚪文一樣。

歐陽俊,張佳,李宗政,郭敬幾人雖然臉上也有哀傷之色,但畢竟是小孩心性,而且劉東林和他們的交情並不顯得深厚,只想上前安慰葉星辰幾句,可見到葉星辰臉上掛著淡淡的笑容,知道他已經想開,便沒在多說什麼,一個個干著自己的事情。

「胡曉同學,以後你能不能把你所寫的問題寫清楚一點,你看看你寫的什麼?一個個彎彎曲曲的,這哪裡是英文,簡直就是鬼畫符……」李筱婷看了半天,還是看不出是什麼,便開口說道。

可等了半天也不見胡曉答應,轉頭一看,發現他竟然盯著自己的胸部發愣,不由的一陣怒火。

「啪……」的一聲,一把將課本拍在課桌上,丟下一句自己複習后就朝門外走去。

幸好今天穿得比較嚴實,否則還不被這個色學生給看光?李筱婷越想越氣,直接返回了辦公室。

胡曉卻是一頭霧水,為何葉星辰偷看的時候李筱婷都不發火,自己只是看了一眼,還沒看到什麼她就那麼大火呢?難道真的老師也喜歡帥哥?可自己也比較帥啊?

葉星辰不知道李筱婷為何氣匆匆的走出教室,覺得有必要出去看看,不管怎麼說,和李筱婷的關係也不錯。

丟下課本,也趕緊走了出去,小跑幾步,朝李筱婷喊道:「李老師,等一等。」

李筱婷聽到是葉星辰的聲音,趕緊停了下來,回頭笑道:「星辰啊,有什麼事情嗎?」

臉上全是微笑,沒有絲毫的氣憤之色,直讓葉星辰一陣莫名其妙,難道剛才是自己看錯了嗎?

「噢,有幾個問題想請教老師,可見你匆匆離開教室,就走了出來?」葉星辰趕緊解釋。

「噢,那跟我來辦公室吧,教室太吵了?」李筱婷說著繼續朝辦公室走去,心中卻在琢磨,他到底找自己有什麼事情?

「噢!」葉星辰點了點頭,跟在李筱婷的身後,朝辦公室走去。

留在教室的胡曉看在眼裡,心中一陣抱怨,抱怨李筱婷種族歧視,自己和葉星辰比起來無非就是多戴了一個眼鏡而已。

來到英語辦公室,發現辦公室里竟然沒有一人,看來大多數班級的第一堂課都是英語課,畢竟早上的時候記憶力總是要好一些。

「坐吧,現在沒老師在,不會說你的?」李筱婷走回自己的辦公桌,拿出了一個紙杯走到飲水機旁為葉星辰倒了一杯。

葉星辰沒有覺得任何的不妥,大大咧咧的坐在李筱婷的對面,接過紙杯喝了一口,又放在了桌上。

「說吧,有什麼問題?不會是又是什麼朱麗葉與梁山伯不得不說的故事吧?」李筱婷微微一笑,神態迷人。

「嘿嘿……」葉星辰乾笑兩聲,才繼續說道:「不是,不是,那個問題我已經研究透徹了,老師有筆和紙嗎?」

「恩……」李筱婷點了點頭,從抽屜里取出一支鋼筆和一個奔紙遞給了葉星辰。

葉星辰結果鋼筆,嘩嘩在紙上寫上了一句英語:「你為何忽然離開教室?有什麼不開心的事情嗎(星辰讀書的時候英語最差,所以沒用英語代替,大家見諒)?」

李筱婷接過一看,雖然是英文,但字體鏗鏘有力,彷彿蛟龍一般脫困而出,不由的在心裡連連讚歎葉星辰的書法不錯,再看看內容,不覺間又是一陣感動,原來他的看出了自己生氣才出來的啊,真沒想到他這個年紀會如此細心,要是他再大一點就好了……

「還不是你的兄弟,竟然故意那問題來問我,卻想偷看,真是可惡,也不知道現在的學生腦海里到底想些什麼?」李筱婷直接開口說道。

「呵呵,那是李老師的魅力大啊……」葉星辰說話的時候,目光則是有意無意的瞟向李筱婷的大腿,她此時雖然架著二郎腿,但那套著肉絲絲襪的大腿依然那麼誘人。

「你這小子,和他們就是一丘之貉,我也懶得說你,說吧,昨天為何不來上課?」李筱婷自然注意到葉星辰的目光,不過卻並沒有多說什麼,只是把自己雙腿的位置移到了辦公桌下。

「厄,昨天生病了。就在家裡睡了一天……」葉星辰眼中一陣失望。

「生病?我看不是吧,你小子身體這麼結實會讓你曠課一天?我看你定然是出去泡MM了吧?」在葉星辰面前,李筱婷說話一向都肆無忌憚。

「厄,怎麼可能?有李老師這樣的大美女在,我哪裡還會對其他的女孩產生興趣?現在李老師已經沒有男朋友吧?不如我做你男朋友吧?」葉星辰哈哈一笑,口中隨口說道。

「你這小鬼,說什麼呢?你現在還是一個高中,不好好的學習,就知道想這些,這次半期考試有把握考上班上前三名嗎?」李筱婷聽在耳中卻是一陣心跳加速,為了掩飾自己的異常,趕緊轉移話題,她可不想再在這個問題上繼續糾纏下去。

「前三名?李老師又不是不知道我的成績,能夠進前十就不錯了,怎麼可能進前三。除非李老師給點什麼特殊的獎勵?說不定還能夠進入前三?」雖然入讀高中已經兩個多月了,葉星辰也早熟悉了高中的生活,但很多知識還是忘記了,除了英語語文比較好外,其他的也就一班,在班上的成績也就十多名左右,不過卻一直呈現穩定上升的趨勢。

「特殊的獎勵?什麼特殊的獎勵?」李筱婷來了興趣,她一心希望葉星辰是一個品學兼優的好學生。

「比如……李老師的吻?」葉星辰故意拉長了口氣,直到李筱婷快要忍不住的時候才說道。

「好啊,只要你能夠進前三,老師就親你一下,怎麼樣?」李筱婷脫口而出,說出之後,才覺得後悔,臉蛋更是一陣通紅,自己怎麼能夠對學生說這些呢?

「好,到時候老師可不要反悔噢?」葉星辰眼睛一亮,也是來了興趣。

「我自然不會反悔,不過你可不許作弊?」李筱婷現在只能在心中安慰自己,他不可能進入前三的,畢竟班裡的前三可都是能夠上全國著名大學的尖子生,葉星辰現在的成績也最多上一個稍微好一點的本科而已,還是有一定距離的。

「當然,我是什麼人?怎麼會作弊?不過老師能不能先獎勵一下?」葉星辰邪邪一笑。

「去死吧,等你進入前三之後再說吧?」李筱婷嬌嗔道。

「嘿嘿……放心吧,前三對我來說還不是探囊取物,老師,你就先獎勵一下吧?這樣我動力也更強一點,說不定還能夠拿第一?」葉星辰滿臉邪笑。

「懶得理你,問題問完了就趕緊回去吧……」李筱婷翻了一個白眼,現在沒想到葉星辰這麼無賴,不過心裡卻沒有絲毫的生氣,甚至因為胡曉的氣憤也消失的無影無蹤?

「那我就不打擾老師了,老師再見……」葉星辰朝李筱婷做了一個飛吻的手勢,就起身離去,氣得李筱婷嬌軀亂顫,這小子也太放肆了一點……

剛剛走出英語辦公室,就見到身穿校裙的何雪梅走了過來。

「星辰,不是說好了要去我家吃飯的嗎?怎麼這兩天你一直都沒聯繫我?而且昨天去找你你也不在?」何雪梅一見到葉星辰,就跑了過來,劈頭就問。

「啊……」葉星辰這才想起那天答應何雪梅的事情,這兩天忙得昏頭轉向的,竟然忘得一干而盡。

「對不起,學姐,我一個遠房親戚去世了,前天就去參加他的葬禮,昨晚才回來……」葉星辰想到了老八,臉上露出了悲傷之色。

「啊……那還請節哀順變……」何雪梅眼見葉星辰眼中滿是哀傷之色,心中大怪自己多嘴。

「我已經沒什麼事情了,對了,你來這裡做什麼?」葉星辰一副看得開的表情。

「哦,我來拿份試卷。」何雪梅答道。

「噢,那我先回教室了?」葉星辰點了點頭,沒在多說什麼?。

「嗯……再見!」自從葉星辰救了自己的母親后,何雪梅對他的態度就好了喝多,雖然很多時候也很生氣。

「再見……」葉星辰轉身朝教室方向走去。

「葉星辰……」何雪梅忽然叫住。

「還有什麼事情嗎?」葉星辰停下腳步,回頭問道?

「今天晚上你有空嗎?如果可以,希望你能到我家吃頓飯,我媽一直想感謝你?」何雪梅似乎是鼓起了極大勇氣,畢竟在老師的辦公室外面邀請男同學去自己的家裡吃飯會引來其他老師無限的遐想。

「今天晚上?」葉星辰想了想,今天晚上似乎沒什麼事情,點了點頭。

「那把你的電話號碼留給我吧,放學后我好聯繫你?」何雪梅,眉開一笑,邊說邊掏出了自己的手機,準備記個號碼。

葉星辰望去,發現竟然是一款幾年前就該淘汰的藍屏手機,心裡又是一陣感慨,誰會想到一向強勢的學生會主席家裡會如此清貧呢?報出了自己的電話號碼,轉身走回了教室。

由於第二天就要期中考試,所以幾乎每節課都是讓學生自習,倒不是這些老師是多麼的體貼學生們,而是期中考試的成績和他們的獎金可是直接掛鉤的,誰不想自己的獎金能夠多一點?

胡曉等人依舊在為明日的考試做著準備,好記性不如爛筆頭的真理被他們發揮到極致,特別是胡曉,草稿子就用了厚厚的一大疊,抄來的筆記比課本還厚,真不知道他有那麼多抄的時間會記住多少?

葉星辰本來不打算作弊的,但想到李筱婷的相吻,還是昧著良心幹了i起來,好記性不如爛筆頭是吧,那就讓這爛筆頭髮揮到極致吧?從同學那借來了鉛筆,翻出數學課本,在課桌上密密麻麻的記起了公式。

「哇靠,你這樣不被發現才怪?」何家傑不知道什麼時候走了過來,看見葉星辰也在抄公式,開口說到。

「哦?那該怎麼辦?」葉星辰知道這幾個傢伙是作弊行家,趕緊真心請教。

「用這個……」何家傑說著拿出了一隻白色的筆,遞給了葉星辰?

葉星辰接過在課桌上刷刷寫下了幾個公式,卻發現什麼都沒有?疑惑的問道:「什麼都看不到啊?」

「那你再帶上這個看看?」何家傑又掏出了一副眼鏡。

葉星辰戴上一看。

「哇靠,這也太神奇了吧?」葉星辰驚叫道,心中暗暗心驚,現在的作弊技術也太發達了吧?

「嘿嘿,當然,不然你以為胡曉為何每天那麼賣命的抄寫資料?」何家傑淡淡笑道。

葉星辰朝胡曉望去,發現他的草稿紙上果然寫得密密麻麻的,取下眼鏡一看,卻是白茫茫的一片。

媽的,太無敵了,這樣的筆還怕什麼?這次定要進前三。

葉星辰只是很多公式忘記了,只要把這些公式記在桌上,到時候數理化三科也就不用擔心了,剩下的歷史,政治,英語,語文這些根本不用擔心?

「好兄弟,來,這有一包玉溪,拿去抽吧?」葉星辰二話不說,掏出一包從紫楓那刮來的玉溪,直接遞給了何家傑。

「嘿嘿,我這有呢?昨天楓哥一人發了一條,夠我一個月抽的了,只是星辰,我們難道不去找曹傑的麻煩?」何家傑臉上的笑容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滿臉的愧疚,他們幾個是後來才知道劉東林被殺的消息,雖然感情不算好,但好歹也是兄弟,而且都是一群熱血男兒,沒有加入為劉東林報仇的行動,心裡總是很愧疚。今天他們早上一來就見到葉星辰對昨天的事情不聞不問,也不知道怎麼想的,就派何家傑來探探路。

「為什麼要找他的麻煩?」葉星辰轉頭望向何家傑,又看了看歐陽俊幾人,似乎明白了什麼?

「他大哥這樣對待八哥,我們……」

「好啦,我明白的,不過冤有頭,債有主,這件事情根本不關曹傑的事情,而且就算和他有關係,我們也不能在學校動手,記住一件事情,在學校里,我們是學生,一個學生,就應該有學生的樣子,這事你們都不要太放在心上,明天好好的考試,考完后我們找個地方,好好的喝上幾杯,在討論這些事情?」葉星辰打斷了何家傑的話。

「我明白了……」何家傑點了點頭,轉身回到了自己的座位,將葉星辰的話帶給了眾人。

葉星辰嘆息了一聲,目光掃過教室,發現前面的東方藍洛,關婷婷,慕容蓉都在認真的複習,旁邊的黃奕菲卻不知道跑到哪兒去了?

一天的時間總是過得特別的快,特別是讀書的日子,下午最後一堂課結束后,蘇姍前來告訴了一些考試的要領后就宣布了放學,葉星辰找了一個借口,說學生會有事,要留在學校開個小會,讓慕容蓉和黃奕菲先回去。

兩女都知道葉星辰是學生會的副主席,也沒往多處去想,從以往的經歷來看,葉星辰應該不會對那個瘦巴巴的學生會主席產生興趣,至於其他的,估計更不入他的眼,想來應該的確有事。

等大夥都走了,葉星辰還沒有接到何雪梅的電話,不由的一陣鬱悶,難道那丫頭放自己的鴿子?想打個電話過去問問,卻發現自己都沒有她的號碼。

算了,等了這麼久,看來是被她玩了,還是回去吧?剛剛走出教室,就見到何雪梅氣虛喘喘的跑了過來。

「你跑這麼快做什麼?」既然本人已經來了,說明不是放自己鴿子,心中沒在那麼鬱悶?

「我手機沒電了,怕你等不及就走了,所以就跑了過來,幸好你沒走?」何雪梅輕輕一笑。

「呵呵,答應了你,怎麼會走呢?」葉星辰也是輕輕一笑,心中卻是一陣感慨,她那破手機不知道用了多久,電池也一定早老化了,沒電也是正常的,自己要不要送個手機給她呢?怎麼說大家也是熟人一場,一個手機又花不了多少錢?

「呵呵,謝謝你,那我們走吧?」

「恩……」葉星辰點了點頭,隨著何雪梅朝校外走去,不過兩人的距離卻一直相隔一米,一路上也沒多說什麼?

「我們走路還是坐車?」來到了校外,葉星辰開口問道,他還不知道何雪梅的家在哪兒?

「我們還是坐車吧?」何雪梅的家離學校有六七站路程,為了給家裡節約,她平日都是走路上學的,但今天有葉星辰在,她可不願意葉星辰陪著自己一起走路。

正要走去公交站台,卻見到葉星辰手一招,一輛的士開了過來。

「罷了,不就十多塊錢嘛,大不了這星期少吃一點……」何雪梅暗暗盤算了一下,總不能讓客人給錢吧?

「請……」葉星辰很有紳士風度的拉開後門,讓何雪梅先進去。

「謝謝……」何雪梅甜甜一笑,她沒想到這個崇尚暴力的男子還有如此溫柔的一面。

葉星辰等何雪梅上車后也鑽了進去,開口道:「你家在哪兒?」

「何家橋路……」何雪梅報了一個地名,司機開著車朝地點趕去。

一路上,兩人都沒有多說什麼,葉星辰每次見面都喜歡調侃何雪梅,可這次看到她還用那種破舊的藍屏手機,想到了當日她母親所說的情況,心中湧出了同情之心,自然不會再調侃,一時之間不知道說些什麼?

何雪梅想找些話題聊聊,可又不知道從何說起,索性一直保持沉默,暗暗深思下車搶著付錢的事情。

司機開著車來到了何家橋停了下來,葉星辰看了一眼計程表,十八塊八毛,不等何雪梅掏錢,抽出一張二十的就遞了過去,說了一句不用找,打開車門就拉著何雪梅下了車。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