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散開,包圍大哥,溝連洪荒靈脈、引動洪荒靈氣,布下鎖靈封天大陣!」

在青衣震驚時,建木已經接過了指揮權,他畢竟是溝連三千大界的存在,境界遠超混元,看出了一絲端倪!

「不對,他不是大哥……」

建木死死鎖定御苣,見其道軀極其不穩定,靈光一閃大吼道:「他只是大哥的一道虛影!」

虛影?

御苣虛影!

盤古虛影朝御苣虛影投去了友善的目光。

但兩者之間還是有所不同。

「盤古道友的虛影,偏重於影子!是道友開洪荒、撐天地、化萬物,力竭道消時留下的一絲意念,有輪廓,無實體!」

神逆看向御苣,「而御苣道友,他的道軀無時無刻不在閃爍,介於真實與虛幻之間,極其不穩定!想來天道通過斗殺亂域將其召喚過來,耗費了不少天道本源!」

神逆收回目光,注視着天道,他又發現了一個有關斗殺亂域的秘密。

天道與神逆對視,一個面無表情,一個胸有成竹,突然,天道開口:「主皇你說,天道從何時召喚來御苣?」

天道沒有否認!

皇庭眾生道心平穩了,曼珠果然是狐假虎威,哪有什麼受御苣之託,就任新一代靈族族長!

分明就是天道為了名正言順分裂靈族而打出的幌子!

「朕沒聽錯吧!」神逆勾起嘴角:「天道竟然會詢問朕?天道也有糊塗之時?還是說想以此動搖朕的道心!」

確實,御苣的來歷又成為一個謎團!

但這不重要!

重要的是御苣此時的修為境界。

神逆注意到靈族眾強在建木的帶領下佈陣。

鎖靈封天大陣!

這是靈族壓箱底的殺手鐧之一。

調集氣運、靈脈、靈氣,一旦成型,洪荒將成為毫無生機的禁區!

真正意義上的禁區——連道之本源都無法存在!

盤古虛影看出了此陣之強。

「神逆道友,很抱歉!吾不能坐視洪荒成為禁區!」

正因為強,所以盤古虛影決心出手!

神逆微微不悅,你和我們是同一等級的,我們都在博弈、都在攤牌,你沒牌了,就要掀桌子赤膊上陣?

憂心洪荒是好的,但朕還在,洪荒怎麼可能出事!

「盤古道友最好想清楚,你一出手,吾等之間就要對決,吾等展開巔峰對決,很多隱秘與底牌就再也見不到了!巫族能龜縮地府是建立在人巫系統得以順利運轉之上,萬一哪天朕心情不好……對吧?」

神逆懶洋洋的說道,威脅之意溢於言表。

盤古與天道這兩個傢伙知曉包括但不限於初始大希音、御苣的下落、道三的來歷、殺戮之光的隱秘等無數隱秘,但他們就是不告訴神逆!

神逆為此氣惱,但聰慧如他做出了調整。

好,很好!既然你們不會主動相告,那朕就將這些全部逼出來!

「道友不就是想看底牌么,吾成全道友!」

盤古虛影有些按耐不住,皇庭對氣運的掌控獨一無二,就連他這個開闢者造物主收集的信仰都不及皇庭氣運之萬一,更別說靈族對靈脈與靈氣的掌控。

在鎮元子的協助下,鎖靈封天大陣已經收集了靈脈的氣運!

不能再等了!

盤古虛影與天道同時做出行動!

「神逆道友,吾現在可以告訴你吾的最強底牌!與吾化自然同為至高至強的底牌——心想事成!

吾開闢洪荒,洪荒之一切屬於吾!吾之心即為洪荒!心中所想為眾生所念、心中所願為洪荒所成!此為心想事成!」

盤古虛影振聾發聵的怒吼響徹混沌,洪荒眾生驚恐他對洪荒的掌控竟然達到了地步!

混沌界神們倒是沒有過激反應,因為他們也能心想事成!但只限於自己開闢的混沌大千界。

神逆面色不改,他算到了!

盤古有吾化自然、心想事成!

天道有全知全能!

朕亦有言出法隨!

天道同樣有所行動,但祂沒有動用全知全能,而是——御苣虛影猛然衝出洪荒!

對準盤古劈出擎天巨掌!

御苣虛影首次發出聲音,用那猶如機械運轉的強調、毫無感情波動的口吻,說:「御生!」

與此同時,盤古虛影心中一動,所思所想即為鎖靈封天大陣消失!

神逆選擇了觀戰,觀測心想事成和御苣虛影!

一眼望去,沒有道之本源與大道規則的波動,但在靈族眾強的驚呼聲中,鎖靈封天大陣消失!

毫無痕迹、毫不講理、與大道無關、與一切都無關的心想事成!

大陣消失,盤古虛影這才開始關注御苣虛影!

這一掌……視線突然被遮擋,白蓮兒非常不悅。她還想繼續用眼神射殺施念那個賤人呢!「…

《病嬌男神超凶萌》第277章白蓮兒被綁走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回到神風局之後,秦義和雲月正要離開,忽然就有人向著這邊跑過來。

封平看到他急急忙忙的樣子,便喊住了他,問發生了什麼事情。

「報告局長!珠峰那邊發來消息,蕭震領導和雪獸的戰鬥陷入僵局,如今蕭震領導的情況岌岌可危,需要立即支援!」

聽到這句話,封平的臉色一變,漸漸想起了幾天前關於雪獸的事情。

當初還是秦義在海外的時候,珠峰那邊出現了恐怖的雪獸,帶來了巨大的災難,造成了無數的損傷。而後封平派遣蕭震去討伐雪獸,想要平定這一次的災難。

如今幾天過去了,封平並沒有太過關注那邊的消息,雖然知道雪獸還在打,但是由於對蕭震很放心,所以封平並沒有做出什麼指示。卻沒想到,如今蕭震竟然陷入了危險當中。

「究竟發生了什麼?」封平急忙問道。

那個人遞上了一份報告,說道:「這是珠峰那邊發來的報告,還請您過目。」

「好,我知道了,那你先走吧。」

接過報告,在那人離開之後,封平看了看其中的內容,眉頭漸漸皺了起來。

秦義和雲月兩人並沒有離開,站在一旁等待着封平。雖然心中有些疑惑,但是秦義並沒有打擾他。

眼見得封平的眉頭皺的越來越緊,秦義也感受到了一絲不同尋常。

終於,封平看完了報告,將之收起來后看向了秦義和雲月兩人。

「雪獸……是怎麼回事?」秦義問道。由於當初這件事情發生的時候他正在海外,因此並不知道具體的情況。

封平嘆了口氣,說道:「其實就是幾天前在珠穆朗瑪峰出現的一頭怪獸,由於全身毛髮雪白,因此我們稱之為雪獸。」

「雪獸的實力十分恐怖,是靈氣爆發導致變異的異獸之一,具有靈元境的實力。因此我讓蕭震去討伐那頭雪獸。蕭震做事穩健,這件事情應該沒有太大的懸念,在一開始的時候確實如此,雪獸被蕭震壓制,一度要死亡。但是,卻出現了一件所有人都沒有想到的事情。」

「是什麼事情?」秦義問道。

「雪獸變異了。」封平嘆了口氣,「沒想到在瀕臨死亡之時,那頭雪獸竟然會發生變異。變異之後的雪獸變得更加殘暴,同時力量也強大了一大截,僅僅憑藉着蕭震不再是雪獸的對手。」

「如今,蕭震和雪獸就在珠峰之上戰鬥,變異后的雪獸不知疲倦,蕭震節節敗退,如今只能硬撐著,必須要有人去支援。」

說到這裏,封平看了看秦義:「如今其他人不是在海外就是有任務在身,只有你秦義,是靈元境而且暫時有空閑時間的。所以,秦義,你去支援蕭震吧。」

秦義點了點頭,並沒有推辭。

隨後,在封平的安排之下,秦義便向著珠峰進發。

雖然說經歷了米國的那場大戰,但秦義本身並沒有受到太嚴重的傷,當初之所以昏迷也是因為體力不支,意識再也跟不上的緣故,而不是受傷導致的昏迷。

因此,養傷過後,如今秦義的狀態已經完全恢復,戰鬥並沒有什麼問題。因此,他便是支援蕭震的最好人選。

而且,秦義還擁有搏鬥術,單挑的話,靈元境當中就沒有秦義會害怕的人物。米國的戰鬥如果不是境界被史密斯的陣法大幅度壓制,秦義甚至不出多長時間就能夠將史密斯和十二騎士一網打盡。

封平給了秦義一個導航,他藉著導航向著珠穆朗瑪峰飛過去。

靈元境之後,修行者的速度早已經超過了世界上最快的飛機,脫離了肉眼可見的範圍。因此秦義是直接飛過去而不是使用某些交通工具。只有在前往米國那種跨越半個地球的地方時,才會選擇使用交通工具而不是飛行。

全速飛行的秦義超乎了所有人的想像,他就這樣撞著雲層,在空中如同一道影子一般閃過,沒有人能夠捕捉他的影子。

……

珠穆朗瑪峰。

海拔六千米以上的地帶常年被冰雪覆蓋,這裏空氣稀薄,溫度極低,普通人根本無法在這種條件下生存。

然而,如今卻有人在這樣極端的冰雪地帶下戰鬥。

這是兩道影子,一道是普通人大小,一道則如同山嶽一般,十分恐怖。兩道影子相差如此懸殊,以至於讓人忍不住認為是老鼠和大象對比。如果兩道影子戰鬥起來,細小的那一道一定沒有勝算吧。

但恐怕誰也想不到,相差如此懸殊的兩道影子竟然會如此戰鬥的如此焦灼。甚至於,細小的影子還曾經一度要逼死龐大的影子。

這就是蕭震和雪獸的戰鬥。

兩天前,蕭震和雪獸進行了三天三夜的戰鬥之後,蕭震終於將雪獸逼上絕路。渾身是傷,奄奄一息的雪獸只差蕭震給他補上最後一刀。而當時,蕭震手提着長劍,已經對着雪獸揮砍而去。

然而,蕭震想不到,最後一刻雪獸竟然發出了一聲恐怖到幾乎震天裂地的吼叫聲,緊接着蕭震便看到雪獸的傷口都發出了詭異的紅光,這些紅光如同火焰一般帶着恐怖的溫度,而後竟然在一點一點修復著雪獸的傷。

紅光覆蓋,雪獸雪白的毛髮燃燒,白色漸漸轉變成黑色,黑色再次燃燒,而後化為了熾焰一般的火紅色。

火紅色的毛髮如同真火一般,帶着恐怖的溫度,是無法撲滅的火焰。雪獸的氣息也因此上升了一大截,變得更加恐怖了。

雪獸就這樣發生了變異。

變異之後的雪獸並沒有攻擊蕭震,而是向山下逃跑了。直到後來蕭震才明白,原來雪獸的傷看似癒合了,但那僅僅是表面,那些被蕭震打出的傷已然沒有癒合,在不斷折磨著雪獸。

下山之後,雪獸本想找個地方蟄伏起來。但是身體本能的暴虐驅使着他去破壞,於是附近的城市全被雪獸滅亡。直到蕭震趕過來之後,雪獸才就此離去。

後來,蕭震就對雪獸展開了追殺。

原本這依然是蕭震的上風,但是雪獸的傷口癒合速度超出了所有人的想像。蕭震在追殺的過程中驚人的發現雪獸的力量在一點一點增強,狀態也在一點一點回升。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