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別說了,人都已經死了。被厲師兄聽到又要觸景傷情。」

「誒,厲師兄還沒走么?不是要去綠煙城參加今年jing銳比武大會么?」

「海師叔和丁師姐他們已經先走了,厲師兄好像還要呆兩天,聽說掌門要特別輔導他!」

……

眾人正是相談甚歡,突然間,一個佩劍弟子抬起頭。望見遠處一道身影漸行接近,眼睛不由睜大。連是手背觸碰身旁弟子,那配刀弟子訝異的抬起頭,順著目光望去,頓時也是睜大眼睛。

「他是……」

「林,林風?!」

「林風…回來了!!!」

眾人瞬時間神se大變,如臨大敵般。



林風輕咦了一聲,目光凝然。

眼望著前方,看著眾弟子的眼神。心中輕擰了一下。

似乎…很不友好。

「發生了什麼事?」林風眉頭微簇,眼眸粼粼。

踏步間龍行虎步,氣息徐徐悠長,面對如此情況,林風心中隱隱間有種不好的預感。

「快!快走!」

「那劊子手回來了!!」

「快去通知掌門!!」

看守入口的眾弟子就好似老鼠看到貓一樣,回過神來飛一樣的逃跑,眨眼間便是消失無蹤,看的林風一陣輕訝。耳邊回蕩著那幾句話。眼中露出一分淡淡jing芒。

「劊子手?」林風細細輕喃。

自己,早非初出茅廬什麼都不懂的小毛孩。

眼下這種情況。誰都知道有什麼事情發生,而且

絕對是針對自己的!

「莫非是……」林風眼眸瞬間綻亮,雙拳不由捏緊。

除此之外,自己再想不到其它可能。

「有趣。」

「我倒要看看,你耍些什麼花樣。」

林風嘴角划起一抹冷笑,昂然闊步。旋即踏步而入。

龍潭虎穴自己都敢闖,更何況區區一個風揚谷,儘管眼下局面對自己不利,但若是回頭便走,那豈非懦夫!

兵來將擋。水來土掩!

自己,偏不信邪。



風揚殿中,掌門丁洪正對厲鳴講解著什麼,後者不時的點點頭,神情正然。

而此時,隨著外面紛紛擾擾如地震般的巨響聲,兩人頓時抬起頭來,充滿疑惑。門外一名中年男子急匆匆而來,拱手道,「稟掌門,那林風…回來了!」


「什麼?!」丁洪眼一沉,厲鳴更是面se連變。

兩人神態反應各不相同,丁洪揮了揮手,中年男子頓時告退。

「那林風…竟還敢回來?」丁洪眉頭緊皺,林風讓厲鳴逃脫,照理說應該……心中思慮,丁洪目光投向厲鳴,霎時間厲鳴面se瞬變,急道,「掌門,那林風不知道弟子仍在生,若被他知,定會想方設法取弟子xing命!」


「突破星海級,你仍不是他對手?」丁洪極為驚訝。

「這……」厲鳴猶豫的搖了搖頭,「弟子不知,那林風手段很是神出鬼沒。」

丁洪沉唔了一聲,眼眸微微變化,陷入沉思之中。

厲鳴眼珠子不斷轉動,心中感到焦急無比。怎麼也沒想到那林風竟是真的活著出來,突然間想起中年男子所言,倏地眼前一亮。他只是說林風回來,並未說萱兒三人的消息,由此可見……

霎那間,厲鳴計上心頭,連道,「掌門不知道,那林風相當厲害,混入我風揚谷短短時間,便已偷學了我風揚谷不傳絕招《龍陽槍決》,實力極其強橫!」

「什麼?!」丁洪瞪大眼睛,「你說林風學會了《龍陽槍決》?不可能!他怎麼學到的?」

「這…弟子不知。」厲鳴眼眸一變,倏地轉移話題,「但有件事卻可以肯定,這林風定是其它宗門派來的,居心叵測!」

丁洪若有所思的點點頭,沉吟道,「你說他只是星河級七階?」

「對。」厲鳴連是應道,「但他會使用一種奇怪的火焰,很厲害!」

「火焰?」丁洪輕『哦』了一聲,「原來他是武神?」

「走,去看看。」丁洪站起身來,魁梧的身軀透露著一分強大氣勢。

「師傅我怕……」厲鳴面se有點猶豫,對於林風,他始終有著一股畏懼心理。有一件事他並未道出。那便是青褐宗星海級的強者『鶴翁』,都死在林風的手裡!

他剛入星海級,又怎會是林風對手?

「有我在,那林風動不了你一根汗毛。」丁洪眼眸炯炯,帶著極強自信。

「是,師傅。」厲鳴頓時喜笑顏開。



風揚谷內。

一片浩浩蕩蕩!

隨著林風歸來。整個風揚谷完全沸騰起來。

數千個弟子從四面八方匯聚而來,擠在風揚殿前方,每個人的臉上都充滿著憤怒。


一榮俱榮,一損俱損!

林風,是整個風揚谷的敵人!

「叛徒!」「敗類!!」「劊子手!!!」怒罵聲連連,眾弟子口沫頓飛。

林風徐徐走入,不慌不忙。

平靜的神情沒有半分慌亂,望著這片沸騰景象,耳中傳來各種怒喊聲音。整件事情拼拼湊湊。如點滴水流形成一片清泉,此時在心中幾乎已是完全成形。

「好一個惡人先告狀。」林風心中輕道。

這厲鳴確實狡猾的很,為了掩飾自己的罪行,倒打一把,竟陷自己於不義。

「你這大惡人!!」嬌斥的聲音赫然響起,人群中,一個黃衣女子手持利劍穿透而出。美艷的嬌容充斥著濃濃憤怒,宛如一頭小母獅般急躥。霎那間便是攻了上來。

林風眉頭微微一簇,卻是並不想戰。

但……

黃衣女子來勢極是兇猛。抱著一分玉石俱焚的心,殺意盡現。

周圍風揚谷弟子拉也拉不住,眼看著這黃衣女子隻身單影的往林風攻去,頓時

戕!!~

燼魔槍出鞘,林風雙目緊沉。

儘管自己的身體並未恢復完全,但對付這樣一個『弱智女流』。卻毫不費力。

面對著攻擊,林風左腳輕然踏出。英魄受損,風渦仍未恢復戰力,林風此時的右腳並不是太靈活。但這,並不影響槍法發揮。論槍的控制,林風早已了熟於心。槍法境界到達返璞歸真的地步,區區身體受限,算得了什麼?

「輕風拂。」林風手起槍落。

槍意盡展,一道微微輕風劃過,直落身前。

淡淡的黑霧由心而出,那黃衣女子面se瞬時大變,身體一陣踉蹌。

頓時間


蓬!!巨震,手腕脫力,黃衣女子悶哼一聲,往後而退。

而此時,林風卻見她眼中那份倔強,心中輕嘆,左手罡氣頓現,一道暗勁隨之轟出。

「蓬!!」直落小腹,黃衣女子五臟六腑翻騰,彷如斷線的風箏向後倒去,鮮血狂吐。然林風卻已是留了手,若不然,又豈會是受傷那麼簡單,但這,卻是瞬間點燃了風揚谷眾弟子的怒火。

三個身著武服的弟子瞬間竄出人群,一人一柄長槍,犀利異常。


以槍對槍!

論氣息,這三個使槍弟子無論哪一個,都勝過黃衣女子一籌。

風揚谷槍門三傑!

實力皆是到達星河級七階,和齊陽齊月在一個層面之上。

哧!哧!哧!

三支長槍形成一道陣勢,將林風團團圍住。

「真麻煩。」林風眼中閃過一道厲光,此時,卻再不留手。層出不窮的戰鬥,要打到何年何月!殺雞儆猴,自己再是留手,恐怕真把自己當作病貓,任人欺負!

「舜皇罡氣!!」林風眼眸灼亮。

極烈的氣息瞬間爆裂,燼魔槍劃過凄厲的錚鳴聲。

火紅的槍身透she著驚人氣息,濃烈的黑霧瞬間綻現,腦海中浮現出那抹槍影。

霎時間

林風動了,宛如龍游天際,動作jing煉果敢。

「龍陽槍決!」林風沉喝而起,燼魔槍彷如一條蛟龍,張開血盆大口。澎湃的槍意完全波動,面對區區三個星河級七階的弟子,對林風來說,連練手的資格都不配!

「轟!!~」一分錚然而裂。

這三個槍門弟子頓時身受重傷,倒地不起。

周圍一片寧靜,寂靜無聲。

「好一個《龍陽槍決》!」帶著沉然怒意的聲音,剎然響起。

風揚谷眾弟子無不讓出一條道路,林風目光徐徐望去,只見一個略顯白頭,不怒自威的男子,昂首踏步而來。

掌門丁洪!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