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別這樣嘛,先看看再說?」

段決明朝著身後招了招手:「煙煙,你過來。」

莫晉北的瞳孔猛地一縮,接著就看到冷煙煙羞澀地走到段決明的身邊。

段決明摟住了她的細腰,用手輕輕撫摸著她光滑的臉蛋。

「煙煙,你認識我表哥吧?還不去跟他打個招呼!」

冷煙煙眸光微閃,看向莫晉北。

他真的憔悴了好多!

她心中一柔,認為莫晉北一定是因為她才傷心憔悴的。

冷煙煙柔情似水地看著莫晉北,動情地喊道:「晉北!」

莫晉北在看到冷煙煙的一瞬間,腦袋裡像是有什麼東西轟的一聲,炸得他四分五裂。

他並不是因為冷煙煙跟了段決明而生氣。

而是惱怒自己,竟然會為了這樣一個人盡可夫的賤人,失去了他摯愛的妻子。

他用夏念念的命救活了她,可她轉眼就和段決明這條毒蛇在一起。

他好蠢!

他究竟做了些什麼!

莫晉北突然哈哈大笑了起來,笑得他的眼淚都流了出來。

過了半響,他的臉上才恢復了平靜,再看向冷煙煙的時候,眼底一片冰冷,沒有任何錶情。

「冷小姐,我和你並不熟,請你不要隨意喊我的名字,因為那樣會顯得你很賤!」他冷冷地說。

冷煙煙像是受了天大的委屈一般,身子晃了晃,就撲到了段決明的懷裡。

她傷心地哭泣:「怎麼會這樣?我究竟做錯了什麼?嗚嗚嗚!」

她穿了一件紅色的緊身裙,勉強的遮住了臀部,段決明原本在她後背游移的手,探向了她短裙的下端,沖著裡面摸去。

冷煙煙「嗯」了一聲,身子就軟軟的掛在了段決明的身上。

兩人旁若無人的在莫晉北的面前,熱火朝天的開始接吻!

會議室里的人都皺起了眉頭,搞什麼?

這兩個人也太不知道廉恥了吧!

他們吻了許久,才分開。

段決明的桃花眼得意地看著莫晉北,想從他的臉上找到崩潰的神情。

可是他失望了。

因為莫晉北很平靜,可以說臉上沒有一絲表情。

「如果你是來表演春宮圖的話,我不太想看,因為看一隻騷、母、狗實在沒什麼意思。」莫晉北語氣淡淡地說。

冷煙煙一聽,立刻眼淚汪汪地看著他,一臉心碎的表情。

她剛才和段決明接吻的時候也猶豫了一下,可是他調情的手段太高明了,她根本沒辦法抵抗才和他親熱的。

莫晉北這麼說,她真的好傷心! 段決明哈哈大笑,把手從冷煙煙的裙子里拿了出來。

「表哥,你一定很傷心吧?畢竟煙煙曾經是你最愛的女人。對了,我忘記告訴你,她在床上的時候花樣可多著呢!」

冷煙煙一副不敢相信的表情,腦子嗡的一下,不明白段決明為什麼會這麼說。

莫晉北冷漠地說:「我們還在開董事會,不相干的人請出去,否則我只能叫保安上來了!」

不相干的人?

冷煙煙的身子晃了晃。

她和莫晉北怎麼成了不相干的人?

他不是很喜歡她嗎?

不是為了她犧牲了夏念念的生命嗎?

對了,他一定是因為夏念念的事情在生她的氣!

這麼想著,冷煙煙的面容上現出幾分讓人不忍直視的哀傷。

「晉北,你是在因為夏念念的事情生我的氣嗎?」

「閉嘴!」

一枝金蓮壓海棠 莫晉北的眸子里出現了濃濃的諷刺,臉部猙獰扭曲,咬緊牙關:「賤人,你的嘴裡沒資格說她的名字!」

冷煙煙被莫晉北這般猙獰的神色嚇了一跳,緊忙後退一步。

莫晉北滿臉扭曲和森然。

「多可笑啊,我竟然會為了你這樣一個人盡可夫的表子傷害了念念。如果時間可以重來一次,我一定會毫不猶豫地選擇讓你去死!」

說完這話,莫晉北再也壓抑不住心底的暴躁和憤怒,一把抓起桌上的滑鼠,直接砸向了冷煙煙。

「滾!你這個不要臉的蛇蠍女人,給我滾!滾!」

冷煙煙驚叫一聲,再不敢呆在這裡,轉身就跑了出去。

段決明的眸子里盪起幾分嘲弄:「不過就是個女人,表哥不要那麼生氣嘛!」

他很得意,他終於抓到了莫晉北的弱點。

一向喜怒不形於色的莫晉北,竟然會在冷煙煙面前失控。

這說明,他肯定是深深地愛著冷煙煙!

從未見過你真心 「段決明,這裡不歡迎你!」莫晉北不客氣地說。

段決明毒蛇般的眸子閃動著,嘴角的笑容漸漸擴大。

「表哥,你這麼說就不對了。 我的莫先生 恐怕你還不知道吧?你今天在股市上無能的行為已經引起了股東們的憤怒。董事會已經決定,選舉新的總裁。」

他理了理身上筆挺的西裝,得意洋洋地說:「而我就是股東們選出來的新總裁!」

莫晉北的瞳孔猛地一縮,眼神冷冷地掃向在座的股東們。

眾人們都很心虛的紛紛不敢看他的眼睛。

誰叫在公司危急存亡的時候,莫晉北才姍姍來遲呢?

雖然他終於保住了御尊集團,可是他們已經投票重新選舉新總裁了。

莫晉北的視線一一掃過眾人,見沒有人說話,他心裡已經明白了。

公司危機已經解除,他再沒有利用價值了。

莫晉北深邃的黑眸彷彿像是巨大的黑洞一般,他早就看穿了他們的詭計。

他冷冷的一笑,語氣淡漠地說:「原來是這樣,從今天開始我就不再是御尊集團總裁了吧?」

段決明得意地說:「算你有自知之明。看在老爺子的份上,我每年年底會給你一份分紅的。」

莫晉北淡淡一笑,踢開椅子站了起來,他緩緩地說:

「既然這樣,我也不怕告訴你們。御尊集團現在只不過是個空殼子!剛才的一場股市大戰,公司已經元氣大傷。」

「還有公司的技術部門註冊的專利,全都在我的名下,我離開自然是要全部帶走了。」

「我倒要看看,你們能撐得了多久!」

話音剛落,眾人一片嘩然。

御尊集團最近一直在致力於新能源的發展,如果莫晉北把專利和科研成果全都帶走了,那新能源就是空談!

還有,剛剛那場惡戰,御尊集團賬面上的資金已經全部投進股市了。

正如莫晉北所說,現在的御尊集團就是個空殼子!

莫晉北神色自若地走到段決明的身邊,他頓了頓,不屑地說:「希望你能堅持三個月。」

段決明臉色大變,他沒想到莫晉北居然還有后招。

他毒蛇般的眸子看著莫晉北,咬牙切齒道:「我們走著瞧!」

莫晉北輕輕哼了一聲,大步流星地走了出去。

冷煙煙站在走廊,看到他,可憐兮兮地喊了一聲:「晉北……」

莫晉北像是沒看到她一般,直接走了過去。

走出了御尊集團,助理立刻說道:「莫總,按照你的吩咐,早就將御尊集團一半的資金轉移到了你名下的三家小公司。」

「還有,技術部的核心人員也全部辭職,已經到了新公司報道。」

「很好。」莫晉北冷冷地說。

他早就知道段決明背著他在私底下搞小動作。

沒想到這一次他的野心這麼大,差點連整個御尊集團都賠了進去。

還好,他早就有所準備,事先就已經將資金轉移了出去。

他留給段決明的,不過是一副爛攤子。

段決明根本撐不了多久。



在遙遠的A國

霍月沉布置了許久的計劃終於成功了,莫晉北被趕出了御尊集團。

他為夏念念報了仇,但是他卻開心不起來。

夏念念的身體狀況很差,她因為寶寶的死,大受打擊,迅速消沉了下去。

雖然有白光霽高明的醫術,但是卻治不了她的心病。

在某個晚上,霍月沉聽到窗戶陽台有動靜,他忍不住走到夏念念的房間外,喊了一聲:「念念?」

沒有人回答。

他不放心,推開了門,眼前的一幕嚇得他差點肝膽俱裂!

他看到夏念念坐在陽台上的欄杆上,整個人幾乎懸空,她臉上的神情很平靜,沒有一絲留戀。

霍月沉嚇壞了,立刻沖了過去,大聲喊道:「念念!」

夏念念慢慢睜開了眼睛,看了他好一會兒,彷彿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

「那邊危險,快過來!」霍月沉沉聲說道。

「哦!」 戰錘神座 夏念念這才慢吞吞的從陽台的欄杆上下去,眼神還戀戀不捨地看了好一會兒。

「念念,這麼晚了,怎麼還坐在這裡吹風呢?要是感冒了怎麼辦?」霍月沉假裝生氣地說。

夏念念淡淡地笑了笑,語氣平靜地說:「沒事的。」

她真的很不對勁! 霍月沉擔心了很久的事情還是發生了。

夏念念患上了抑鬱症。

也許她自己都沒有察覺到,她站在陽台上的時候,總有一種抑制不住的衝動,想要跳下去。

他知道寶寶的死對她打擊很大,才會讓她走不出來。

霍月沉讓白光霽對她進行心理治療,白光霽很無語。

「我是外科醫生好嗎?你怎麼什麼事情都找我呢?」

「那你就找個心理醫生來,我怕念念真的會想不開!」霍月沉沒好氣地說。

「我真是怕了你了!不過心病很難治療的,除非她自己想明白,否則誰也幫不上忙。」白光霽連連搖頭。

很快白光霽帶了一個心理醫生來,這讓夏念念無所適從。

她敏感的感覺到自己心理可能出了什麼問題。

夏念念不願意再輕易交出自己的心,將自己封閉了起來。

她笑容端莊的和心理醫生交談,讓人察覺不出任何的問題。

可是,在每個夜晚,她都會站在陽台發獃很久。

重生之軍閥生涯 霍月沉不得不暗中派人保護好夏念念,怕她會出什麼意外。



「噹噹!」夏念念再次見到噹噹的時候,很激動。

噹噹嘴裡含著一根棒棒糖:「小妞,見到我是不是很開心?」

噹噹是A國雇傭軍,是霍月沉的朋友,曾經潛入帝苑,將夏念念救了出來。

這次又是受霍月沉之託,來保護夏念念。

夏念念的臉上露出了久違的笑臉,這讓霍月沉鬆了一口氣。

噹噹開著車,帶夏念念去接受心理治療。

突然,莫名其妙的從各個方向湧出了七八輛黑色的汽車。

對方訓練有素的從不同的方向包圍了噹噹的車,讓她想用車衝出重圍的可能都沒有。

他們截停汽車之後,一群身材高大的黑衣人迅速下車。

噹噹立刻拿出手機,準備通知霍月沉。

可就在這個時候,原本緊鎖的車門居然被打開了!

不等噹噹放下電話,駕駛室的前門就被人給打開,黑衣人一把搶走了噹噹的手機。

噹噹立刻和對方纏鬥起來,趁著這個空檔,有人拉開了後排的車門。

夏念念來不及反應,就被人給拽下了車。

噹噹看到夏念念有危險,一腳踹飛了面前的人。

就在她準備掏槍的時候,對方突然開口道:「我們是王妃的人,是王妃要見夏小姐,你最好配合我們!」

噹噹一愣。

這是什麼情況?

既然是王妃要見夏念念,為什麼要用這種方式?

她沒辦法對王妃的人用槍,只好赤手空拳地衝上去想救出夏念念。

可惜對方人多勢眾,縱然噹噹能夠一個打十個,也漸漸的體力不支。

她感覺到脖子有輕微的刺痛,破口罵道:「卑鄙,居然用麻藥?快把人給我放開……」

她話沒說完,就被黑衣人給制服了,將她的雙手雙腳捆住,嘴裡還塞了布條。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