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三太子也是被逼無奈,他的母親被龍正豪抓了,」樂天道,

「什麼,那你,」


「太子放心,我已經將她救了出來,」樂天道,

樂天一揮手, 凡世斷緣 ,安靜的平躺在地面,

「她怎麼了,」龍天道,

「他知道了我是你的人,不肯跟我走,被我打暈了,」樂天撓了撓頭,不好意思的說道,

龍天派人將龍十三的母親送回了後殿,不知道是看管還是……

「那龍正豪呢,」龍天問道,

「死了,」樂天道,

「那我們現在不想打,也要打了,」龍天有些無奈,沒想到戰局開始的這麼快,

「報,太子,邊疆三王帶領大軍前來弔唁,」有人來報,

「嘭,」龍天一拳將身邊的木箱擊碎,

邊疆三王分別是鷹王,虎王和戰王,三人被封為王鎮守邊關,現在居然帶領大軍前來,說什麼弔唁,其實就是為了幫助龍正豪而來,龍正豪和他們是拜把子的生死兄弟,這件事誰人不知,

「哼,我倒要看看,帝都之中這三人能繳出什麼花樣,」龍天哼道,

「太子鎮靜,這三人必是有備而來,而我們不可能將他們的百萬大軍全部殺光,所以這件事只能智取,」秦鳴道,

旁邊的樂天已經聽出這話是什麼意思,龍天畢竟是未來的一國之主,而且此次與人爭奪皇位還要顧及戰士的性命,雖然人心很重要,但若是戰士都在內訌中死去,那麼守衛邊疆的人數和戰鬥力會大幅度降低,如果這個時候有人侵犯,那後果不堪設想,


「這個交給我,」樂天說話間,臉型的模樣已經變成了龍正豪的樣子,但是身軀依舊沒變,樂天現在身負重傷,不能太過消耗,

旁邊的龍天和秦鳴早已經瞪大了眼睛,


「樂兄,多謝,」龍天看著樂天的樣子,向樂天鞠了一躬,

「太子,不必如此,」樂天急忙將龍天扶了起來,

「不,樂兄,對不起,其實父皇早已經將皇位交給了我,而我因為手下缺少幹將難以和龍正豪對抗,所以就想將樂兄拉入旗下,但是有一點我沒有騙你,地下的靈脈之中,連我父皇都難以接近,更不要說外人了,所以在這件事上,我騙了你,「龍天道,

「沒事,其實我早就知道了,」樂天回道,

「什麼,」龍天很驚訝,早些龍天就在虛神界觀察樂天,知道了樂天奪取了金凰大明王的傳承,那時候,龍天心中就已經將樂天當作了合適人選,后來龍天以洛依依為誘,希望樂天能夠來幫他,為了讓樂天全力相助,龍天答應他在得到皇位后就將金凰真血相送,可是現在看來,龍天有些辜負了樂天的真心,

「對不起,」龍天臉色發青,對樂天說道,

「沒事,我們是兄弟嘛,」樂天拍了拍龍天的肩膀道,

「對,我們是兄弟,」龍天拳頭,想起了倆人在虛神界時相互幫助共渡難關的時候了,

隨後,三人一路前往,來到了龍皇殿,

龍皇殿外,滿眼望去都是身負白袍的士兵,白袍之下都是銀閃閃的鎧甲,

樂天大致看了一下,這些人大概有兩萬之多,而且境界都在聚氣境,

「嚯,」樂天嘆了一口氣,看來這三人的確不是什麼善茬,身負白袍打著弔唁的名頭,實則還不是示威一般,

「噗,」樂天感覺嗓子一干,嘔出一口黑血,

「樂兄,」龍天失聲,樂天擺了擺手示意無事,

自從龍皇死後,龍天整個人大有改變,不再那麼浮躁不再那麼衝動了,彷彿在青龍皇離去的那一刻他就成長了一般,

樂天靈機一動,想起了一招秒計,

「送我去龍府,另外將依依也隨後送去,」樂天道,

「你要幹嘛,」秦鳴問道,

「嘿嘿,「秦鳴看著樂天的奸笑就知道這小子心中沒什麼好事,一肚子壞水的小傢伙能幹出什麼常人做的事,

「好,」秦鳴答應著,

樂天坐在攆車之上,臉上的笑容越來越盛,

寧寧從房間出去之後,樂天一口親在了洛依依的臉頰上,洛依依打了樂天一下,疼的樂天大喊一聲,而後樂天以受傷為名讓洛依依給自己換身衣服,洛依依無奈,因為樂天傷的的確很重,正當樂天脫光衣服后,玉竹跑了進來,

…………………………

不久,攆車就停在了龍府門前,樂天先是化作了龍影的模樣,因為樂天現在身受重傷,無法將體態化作魁梧的龍正豪,所以只能用龍影的模樣來掩人耳目,

「少爺,您怎麼了,「門口的隨從看到樂天化成的龍影急忙上前問道,

「沒怎麼,」樂天回道,

「小的看您臉色不太好,要不要,」

「要,不用找大夫,吩咐下去,找點最好的靈藥送到我房間,」樂天道,

「是,」隨從聽后,立馬衝進府中,

樂天才想起來,房間,房間在哪,

樂天走了兩步,「咳咳咳,」樂天劇烈的咳嗽起來,突出了一口黑色的鮮血,

「少爺,」另一名隨從看到樂天如此,急忙扶住了樂天,

「送我回房間,」樂天扶著隨從的肩膀,隨從將樂天帶到了龍影的房間,

「不演戲真是浪費我了,」樂天心中想道,可是樂天假裝咳嗽兩聲,沒想到嗓子一干吐了兩口鮮血,看來傷患進一步加重了,不得不快點治療了,

樂天走進龍影的房間,環顧一下四周,樂天不得不說,龍影的確是一個很簡潔的人,房間沒有過多的裝飾,而且有一點和樂天非常像,兩人都喜歡黑色的衣裳,

「吱,」一個身穿粉色長裙長相的清秀女子走進龍影的房間,手中端著一個八色彩圖瓷碗,

「影少爺,這是千年的天山雪蓮,是茶老爺前幾天送來的,聽說少爺受傷,管家特意給少爺熬上的,」侍女說道,

「放在這裡吧,」樂天道,

「哦,對了,給我換一床被褥,另外,把管家叫來,」樂天道,

「是,龍少爺,」侍女走到桌子旁邊,將瓷碗放下,樂天看著這迷人的身段,忍不住伸手摸了摸,

「啊,」女子猶如觸電一般將手縮了回去,樂天順勢一拽,將女子攬在懷中,

「少爺,」女子被樂天抱在懷中,紅著臉龐低下了頭,

不得不說,龍正豪真會享受,龍府上上下下的侍女樂天見過不少,幾乎都是女中佳麗,

「我有那麼可怕么,為什麼要躲,」樂天模仿著龍影的聲音說道,

女子羞答答的不敢抬起頭,只是沉默,透過衣衫樂天清晰的感受到了女子快速的心跳,侍女不懂修鍊,身軀極軟,淡淡體香更是讓樂天心猿意馬,

「啵,」樂天朝著女子紅的吐血的小臉啄了一口,女子的頭埋的更低了,一下子從樂天的身上跳起,跑了出去,

「真的很不錯,「樂天自言自語,看著侍女逃走的身影說道,

樂天盯著桌上的瓷碗,掀開了蓋子,頓時,一股白煙沖了出來,都是雪蓮散發的靈氣,樂天看著淡黃色的葯汁,心裡對龍府的評價又上了一個檔次,

「天山雪蓮常年在雪山之中,帶有冰冷氣息,正好治癒我體內的焚傷,樂天道,

樂天一口喝了下去,一股冰冰涼涼的感覺沖入體內,散發到五臟六腑之中,樂天體內,被炙熱的火焰氣息灼傷的部位被天山雪蓮的藥效沖刷掉,炙熱的氣息消失不見,慢慢的樂天感覺內臟之中的那股熱火被平復了,胸口不疼不悶了,而且嗓子也不像是著火那般乾裂了,樂天急忙旁坐,煉化天神雪蓮的藥力,

過了一會,龍府的管家來到了龍影的房間,看到樂天正在床上療傷,而且臉色還不太好,管家也沒有敢前去打擾,只是站在一邊等候,

原本,龍府之中的管家除了被樂天擊殺的灰衣老僕外就是面前的這個了,管家在龍府的地位很高,除了龍家人以外管理諸多事宜,連龍家的護衛隊都會聽從管家的調遣,

「我爹最近很忙,府中的事情就勞煩您了,」樂天道,

「少爺說的哪裡話,這時老奴應該做的,」老僕說道,

這個管家和被樂天擊殺的回憶老僕都是龍府的管家,只是一正一副,幾十年在低位上一直被壓制,

管家心中暗思:「哈哈,我出頭的機會來了,」

管家走後,樂天鑽進戰神殿,然後將戰神殿化作最小落到了房間不起眼的角落裡,

樂天一進入戰神殿就看到了那名女子的「冰雕」,樂天大吃一驚,道:「你們還真夠意思,讓你們看著她,看的真好,」

旁邊的邪龍瞪著眼睛看著樂天,樂天發現邪龍的眼睛顏色越來越清明了,眼眸從黑色慢慢的變成了殷紅,想必,要不了多久就會恢復了吧,

「劍魂,幫忙,「樂天將金色小塔祭出,化作兩人多高,落在了戰神殿中,

「這是,這,」邪龍吭哧的說道,似乎感受到了一股強大的壓力壓迫著他,讓他連神魂都顫抖起來,

樂天和劍魂自然沒看到邪龍驚訝的表情,劍魂和樂天那得本體兩人化作一道流光鑽到了戰神殿中,

樂天將龍正豪關在了小塔的第一層,兩人一進塔中,一到強光射入烏黑的小塔里,

被囚禁的龍正豪急忙飛過,想要逃走,結果被劍魂一下在踢飛出去,

樂天收回小塔,看著龍正豪,龍正豪的神魂也在四處張望,看到了他的合作夥伴火公主被人凍成了冰雕,也看到了一隻巨大無比的邪龍,龍正豪突然有點後悔,覺得自己惹到了不該惹的人, 樂天給劍魂使了個眼色,劍魂頓時化作一張黑色的大嘴,朝著龍正豪猛吸,

「啊,不要,饒命啊,」龍正豪向樂天發起神識,

樂天冷哼兩聲,置之不理,

「啊,」劍魂將龍正豪一口吞了進去,

劍魂渾身放出黑光,慢慢的將龍正豪的神魂提煉,融合,

一道道影像從劍魂的身上映現出來,這些都是龍正豪的記憶,樂天現在單憑外表迷惑龍府上下雖然可行,但要是碰到境界高一點或者對龍影熟悉一點的人就會識破,現在樂天之所以在龍府隨心所意完全是因為下人對龍影的畏懼,但是這始終不是長久之計,最讓人頭疼的就是龍正豪的那幾個結拜兄弟,

「哎,」樂天撓了撓頭,劍魂幫助樂天講解龍正豪記憶中比較有用的一些,

隨後,樂天盤坐在戰神殿的正中間,準備療傷,不得不說,這次真的是樂天出道以來,傷的最重的一次,想到這裡樂天猥瑣的看著遠處的「冰雕」,

「小娘皮,抓你出去暖床,」樂天心裡恨不得吞了她,但是現在療傷要緊,

天山雪蓮不愧是上等的靈藥,藥力不斷的滋潤著樂天的內臟,樂天看了一眼靈參,這次很痛快,靈參地了好大一滴靈液給樂天,樂天驚訝這次靈參怎麼這麼痛快,不小心看了一眼遠處從龍正豪的密室之中搜刮來的靈藥,

瓶瓶罐罐都被打開,很隨意的扔在地上,樂天無奈,現只剩下少許幾瓶和那個樂天費儘力氣淘到的瓦罐,

靈液懸浮在樂天頭上,天山雪蓮的藥效雖強,但是卻只夠平息樂天體內的炙熱氣息,畢竟樂天這次的傷可是通天境的高手所為,不比往常,

樂天微微抬頭,一口吞下了懸浮在頭上的靈液,頓時,無盡的靈力在樂天體內洶湧起來,樂天著引導這股靈力沖刷體內受損的筋脈和內臟,

原本靈參在青峰山脈就已經吞下了無數的天材地寶,自身可算的上青峰山脈的靈根了,后來跟了樂天也沒少進補,自身藥效非凡逆天啊,

樂天感覺原本酸脹阻塞的筋脈都被平復,身上有一種說不說來的舒服,樂天體力漸漸恢復,身後的青龍升起將樂天圍了起來,

「喝,」樂天大喝一聲,褪下衣衫,肩膀處被包紮的傷口又漏了出來,兩個拳頭大的血紅色傷口觸目驚心,樂天引導靈氣匯入乾涸的靈丹,樂天感覺自己一拳打一頭牛的力氣又回來了,樂天調動全身的靈其清洗傷口,隨後爆發出一股強烈的血氣之光沖向戰神殿的上方,連帶著樂天背後的青龍都被染成了紅色,樂天調動血氣不斷的回復傷口,碎肉重生,斷骨重續,樂天肩膀處的傷口不斷龜裂,最後褪下一層皮來,肩膀的大洞也消失不見,樂天調動著血氣,慢慢的調理這重生的部分,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了,樂天的額頭上已經滲出了汗珠,

許久,樂天汗如雨下,上身都被打透,傷口處殘留的火系法則之力樂天在慢慢化解,法則之力深入筋骨如果不清楚的話永遠都只能「看著」痊癒,實則筋骨還是受損,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