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你……」葉星辰想到她昨夜破處,下面一定很痛才對,怎麼能夠多走動?

「沒事的,早就已經沒事了……」黃奕菲玉臉一紅,不等葉星辰說話,趕緊打斷,開玩笑,教室里這麼多人,這種事情怎麼能夠隨便說呢?

「那好吧……」就這樣,葉星辰數十人,帶著黃奕菲,張燕,李丹,崇尚黑道生活的小太妹衝出了教室。

一個多月前,高一七班就已經雄霸了整個高一年紀,高二年級有李天鷹鎮住,除了張天霸和盧雪松外所在的班級外,其他的班級也不敢和高一七班的對抗,根本不需要他們親自前去收取保護費,自有人恭敬的送上,至於李天霸和盧雪松兩人的班級,葉星辰暫時不準備理會,反正這兩人在學校的勢力已經可以忽律不記,等最後滅掉了高三的幾個傢伙,再來找他們的麻煩不遲。

這一次的目標正是五大霸主之中的柳丁龍,雖說上次星曜會的急速擴展,讓柳丁龍一直處於收斂狀態,但並不代表他怕了葉星辰,只是到了高三這樣的年紀,讓他們不想再惹事而已,要是有人敢去招惹他們,他們一定不會善罷甘休。

「柳丁龍,出來一下……」葉星辰幾人來到了高三十一班教室門口,趙虎很是囂張的說道。

「靠,哪兒有你這樣說話的,柳學長,麻煩你出來一下……」歐陽俊敲了趙虎一個暴栗,又轉頭微笑著對坐在前排的柳丁龍說道。

柳丁龍慢慢抬起頭,瞟了門口的葉星辰幾人一眼,又埋頭開始看手中的課本,對於葉星辰幾人的挑屑根本不予理會。

倒是他身旁的幾名男子坐直了身子,眼睛緊緊的盯著葉星辰幾人。

「呵呵,歐陽,你不是喜歡冷傲型的MM么?你看那女的怎麼樣?」葉星辰卻眼見柳丁龍毫不理會自己等人,也不生氣,轉而看向了坐在角落一旁一直看著課本的美女說道。

卻不料歐陽俊老臉一紅,那女孩名叫林芸妃,也是雲龍高中一等一的美女,性格也極其冷傲,傳說柳丁龍追了她三年,卻也從來沒有正眼甩過柳丁龍一眼,因而有了冰山美人的稱號,比起慕容蓉那外表的冷傲來,林芸妃才是真正的冰冷,不管她的外表,還是內心。

在辦理,她也沒有其他的朋友,每天都是上學回家,幾乎不和其他的人多說一句話,久而久之,很多人也不再提起她,所以雖然生得美麗,在學校的名聲卻並不怎麼大。

而歐陽俊在知道慕容蓉的心意之後也只好死了那條心,卻在一個巧合之下見到了林芸妃,也不知道是不是歐陽俊的特殊癖好,只喜歡冰冷的女孩,他竟然真的喜歡上了林芸妃,只不過一直處於暗戀的狀態,其他人並不知道,此時忽然被葉星辰提到,哪裡有不害羞的道理。

「哇靠,你不會真的喜歡那位MM吧?」葉星辰眼見歐陽俊不說話,反而臉龐一紅,眼中微微露出驚訝之色,自己不會變成神嘴吧?說什麼就是什麼?

「嘿嘿,我看很有可能,歐陽,沒想到你傢伙竟然這麼無恥,有了心上人都不告訴兄弟們一聲……」陳小龍哈哈一笑,用力的拍了拍歐陽俊的肩膀。

歐陽俊一陣窘迫,卻又知道該怎麼解釋,一時間心慌意亂,更是不斷的瞟向林芸妃,生怕她生氣一樣。

不過或許是她本人真的很冷,對於葉星辰幾個高一的小子到高三挑屑根本懶得理會,只顧著看自己的書。

不過她能夠完全漠視葉星辰幾人,不代表其他的人也能夠漠視葉星辰幾人。

「小子,這裡是高三十一班的教師,希望你們儘快的離開,不要影響我們複習?」柳丁龍旁邊的一名戴眼鏡的男子站了起來,身高竟然有一米九以上,體態魁梧,看上去就像格鬥士一樣,不過那個眼鏡看上去卻有些不倫不類。

「噢?總算有人說話了?」葉星辰淡淡一笑,朝一旁的胡曉遞了個眼神。

「要讓我們離開也很簡單,還掉上次借的錢,我們馬上離開……」這是陳小龍說的,雖然目的是收保護費,但卻不能冠冕堂皇的說是保護費,畢竟這裡是學校,要是被學校知道了會被處分的,說是還錢的話雖然也知道是收保護費,但卻不那麼張揚,做人,要低調,不是么?

「我操你媽的,老子什麼時候欠你們錢了?」那男子不等胡曉說完啊已經破口大罵道,在葉星辰幾人前來挑屑的時候,他就已經很怒火,最後還對自己大哥的意中人評頭論足的,這更讓他發火,現在竟然還說自己欠他們錢。

「我才操你媽,奶奶個熊,我有說過是你嗎?是你們的老大柳丁龍?」身後有這麼多兄弟在,胡曉也是毫無懼意。

「大熊……」那個男子就要暴怒,卻忽然傳來了柳丁龍的聲音,即將脫口的話迅速咽了回去。

葉星辰幾人也回頭看向了柳丁龍,發現他慢慢從座位上站了起來,隨著他的動作,高三十一班的所有男生全部站了起來,每一個人眼中都帶著戰意,還有那熊熊燃燒的怒火,至於高三十一班的那些女生,卻見怪不怪的繼續讀者自己的書,只是偶爾有女孩望向了葉星辰和歐陽俊,畢竟兩人長得實在是太帥,就算這些已經高三的女孩也不免動心。

「葉星辰,歐陽俊,我們馬上就要離開這個學校了,等我們走後,就是你們的天下,何必還要趕盡殺絕呢?」柳丁龍一步一步走到葉星辰和歐陽俊身前,慢條斯理的說道。

「呵呵,其實也不是趕盡殺絕,今天我們來只是我們兄弟的終身幸福,至於剛才所說的還錢之事,只是和柳學長開個玩笑而已,歐陽,快點吧,柳學長他們還要應付高考呢,你快去向那位林芸妃學姐表白吧?」葉星辰哈哈一笑,步子卻是微微朝前移動了一步,將胡曉護在了身後。

之所以這麼說完全是陳小龍剛才偷偷告訴他的,柳丁龍一直喜歡林芸妃,可以說林芸妃就是他心中的逆鱗,只要觸動這根逆鱗,他絕對不會善罷甘休,所以想要挑起戰爭,這是最好的方法,而且碰巧的是歐陽俊還真的喜歡上了林芸妃,作為自己的兄弟,自然要為他的未來打算打算。

「葉星辰,你這是在找死知道嗎?」果然,本來還很平靜的柳丁龍忽然大怒起來,剛才在葉星辰幾人提到林芸妃的時候,他心裡已經很怒了,卻一直壓抑下來,沒想到對方到了現在還敢提,就算是佛也要發火。

「找死?我覺得這是在尋找幸福呢?要是柳學長絕對不服氣,課間操的時候上頂樓吧,要不然的話就不要乾澀我兄弟的終身大事……」葉星辰原本微笑的臉龐閃過一絲冷笑,拍了拍歐陽俊的肩膀,轉身朝後面走去,心中卻在暗暗讚歎陳小龍的機智,隨便的幾句話就惹得柳丁龍發這麼大火。

歐陽俊有些戀戀不捨的看了看漠不關心這邊的林芸妃,和葉星辰幾人一起離去,至於柳丁龍幾人,卻是氣得渾身發抖。

「丁龍,怎麼辦?」那名叫大熊的男子眼見葉星辰幾人這麼大搖大擺的離去,柳丁龍也沒有說動手的命令,開口問道。

「應戰……」柳丁龍冷冷的說道,任何事情他都可以忍,卻唯獨不能夠忍受林芸妃這件事,紅顏禍水,果然如此…… 葉星辰一行人浩浩蕩蕩的走在前面,每一個班都逐步通知,總之這一次他們都是認真的,再也不是報著好玩的態度,星曜會的復興全部寄托在他們的身上,以他們現在的實力,想要和學校外面的其他幫派對抗根本不可能,但他們有著自己的優勢,他們是學生,有什麼幫派組織能夠比在學校發展更快的呢?

按照葉星辰的計劃,一切從學生抓起,先控制雲龍高中,再開始朝四周的高中甚至大學延伸,等實力足夠強大的時候再找上骷髏會,曹天二雖死,但骷髏會卻必須滅亡。

「辰哥,高一十九班不教保護費……」葉星辰等人剛剛從高三十一班的樓層下來,就見到一個在學校里收的小弟匆匆忙忙跑了過來,臉上驚慌的說道。

「我靠,徐子健,你小聲點好不好?」郭敬眼見徐子健如此如此大聲嚷嚷,趕緊上前捂住他的嘴巴小聲說道。

「到底怎麼一回事?」葉星辰淡淡說道。

徐子健是高一六班的學生,家庭並不怎麼樣,和羅小軍一樣是靠著獎學金才就讀雲龍高中的,一直都受到別人的欺負,一次正被六班的老大張羅海欺負,葉星辰看不下去,出手相救,從此加入了星曜會校內都幫派,更是靠著葉星辰的幫助,在六班不再受欺負,經過這幾個月的陶冶,已經隱隱有那種痞子風範,不再是當初那個只知道讀書的書獃子。如今更是成為了葉星辰高一年級的代理人,專門負責收取保護費。

「本來他們還說教的,但一聽說保護費加倍,就拒絕教,還說有什麼問題就去找他們,他們隨時奉陪……」徐子健趕緊說道,對葉星辰更是充滿了感激,要不是葉星辰,他現在不僅整日受到別人的欺負,連吃飯也得省著點吃。

「我靠,這群傢伙是不是活膩了?不就加到了一千塊嗎?對於他們來說難道很多嗎?」趙虎聽到徐子健的話,口中大罵道。

「我想他們是聽到了一些什麼消息吧?」葉星辰卻是沒有動怒,反而輕聲說道,他心裡很明白,在以前,很多班級懼怕他們幾個是因為有紫楓在,如今紫楓下落不明,玉龍街更是被封禁,他們哪裡還將自己放在眼裡,一想到紫楓,神情又是一陣落寞。

「去看看吧?」歐陽俊看到葉星辰眼中的落寞神情,也想到了什麼。

「好……」葉星辰點了點頭,跟著徐子健朝高一十九班走去,心中卻在想看來免不了又是一場暴力解決……

「哎呀……」就在這時,後面傳來了張燕的聲音。

「哪兒來的臭婊子,敢撞老娘?」高二九班教室門口,一名長相還算可以,化得濃妝艷抹的女孩手指著張燕破口大罵。

「陸鶯兒,你有種的再說一遍?」本來跟在葉星辰後面看熱鬧的黃奕菲三人正小聲的聊著什麼,不料陸鶯兒剛好從高二九班走出來,正好撞在了張燕身上,不等,不但沒有道歉,還開口大罵,以黃奕菲的性格如何能夠忍受自己的姐妹被人家這樣欺負,也直接破口大罵,渾然忘記了葉星辰還在前面。

「喲,我當是誰呢,原來是高一的黃菲菲啊,怎麼?現在有個哥哥罩著就很了不起么?有種的叫他來打我啊?」陸鶯兒一臉的得意,還有意無意的瞟向葉星辰這邊,充滿了不屑。

「她叫陸鶯兒,老爸老媽都是醫生,家境一般,她從小性格潑辣,一直都是班裡的大姐頭,也經常在外面鬼混,前不久交了一個男友,是骷髏會的正式成員,所以最近在學校特別的猖狂。另一邊,陳小龍走到葉星辰身邊,輕聲說道。

「我靠,你丫的難道是狗仔隊出生?怎麼知道的這麼清楚?」葉星辰面露驚訝之色,有這麼多人在,他可不覺得黃奕菲會吃虧。

「嘿嘿,你真當我是吃白飯的?」陳小龍神秘的一笑。

「你不說我還真以為你是吃白飯的……」

「滾……」

「送你一個綽號……」葉星辰卻忽然面色一怔。

「什麼?」

「南文……」

「南文?」陳小龍喃喃叨念了一句,這綽號似乎不錯?

「南文北斗?小龍叫南文,以後我就叫北斗算了,反正我也比較喜歡北斗神拳……」一旁的歐陽俊也微微一笑,很是隨意的說道。

「南文北斗?還東邪西毒呢,媽的,你們當是拍電視劇么?」一旁的郭敬卻是不滿的嘟囔道。

「哈哈……」傳來眾人的一陣大笑聲,他們卻沒有想到這個很隨意取出的名號日後震驚整個世界。

而在另一邊,兩女的對罵也逐漸升級,黃奕菲從來都是天不怕地不怕,一直以來都是火辣無比,只是在葉星辰面前的時候才顯得特別的乖巧,如今自己的姐妹被別人欺負,而且對方還如此潑辣,心中一肚子火,就算葉星辰在旁邊也顧不得保持矜持了。

「就你這樣是人都可以做的公共汽車也配我星辰哥哥出手?」黃奕菲卻是一臉的嘲笑,不過終究還是想到葉星辰在身邊,不敢多說髒話。

「臭婊子,你剛才說什麼?」其實陸鶯兒還算是比較矜持,至少隨便哪個男人都可以上她,到現在和她發生關係的男人也就十多個而已。

「我當然是說實話了?噢,忘記了,你現在似乎不是公共汽車了吧?現在應該是火車了吧?汽車的乘客可滿足不了你?」或許是和葉星辰呆久了,黃奕菲已經習慣損人的時候不帶髒字。

「你……」陸鶯兒早就看黃奕菲不順眼了,可惜她有一個強悍的哥哥在,一直不敢得罪她,不過現在自己有了一個身在骷髏會的男朋友,哪裡還將這些小毛孩放在眼裡,這才故意走出來,就是要殺殺黃奕菲的威風。

「難道我有說錯嗎?還是說火車那麼大的容量都滿足不了你?那就是萬噸級貨輪了?哎呀呀,張燕,現在你明白了吧,我們這樣的小人物怎麼能夠撞得動這麼巨大的貨輪呢?簡直就是萬人騎啊……」黃奕菲呵呵笑了起來。

「臭婊子,你找死?」陸鶯兒大陸,抬手就朝黃奕菲煽去,黃奕菲早有注意,身子朝後一退,躲開了陸鶯兒的一掌,接著反手就是一掌煽去。

「啪……」一聲清脆的聲響,扇得眾人都是一愣一愣的,葉星辰甚至感覺在那一剎那,自己的心臟停止了跳動,這還是平日那個活波可愛的小菲菲嗎?倒是郭敬幾人面露興奮之色,看女孩打架一直是一道亮麗的風景,特比是看黃奕菲打架,自從葉星辰來了之後黃奕菲一直表現的就像個淑女,讓他們差點忘記了她曾經的恐怖。

「你他媽的敢打我?」陸鶯兒沒想到自己沒有打中別人,反而被對方煽了一巴掌,還是當著這麼多人的面煽了一巴掌,心中一陣怒火,一把就朝黃奕菲的頭髮抓去。

「打的就是你這種不要臉的人?張燕,李丹,還愣著幹嘛,開干……」黃奕菲口中一聲嬌喝,腦袋朝左一偏,不讓自己的頭髮被陸鶯兒抓住,反而一手拉住了陸鶯兒的捲髮,本想以膝蓋頂去,但下面還有些疼痛,便捏起小粉拳,狠狠的揍在陸鶯兒的小腹,直讓葉星辰驚訝的合不攏嘴?黃奕菲打架這麼厲害?看來羅丹和葉艷兩個小太妹也比不上她?

一旁的張燕和李丹對望了一眼,哪裡還不知道該怎麼做,舉起巴掌,又是狠狠的一巴掌甩向陸鶯兒。

「啪!」又是一聲輕響,陸鶯兒那抹有濃厚粉底的臉蛋上出現了清澈的五個手指印,她身後的幾名女孩子想要衝上來,卻被郭敬那肥大的身軀擋住。

可憐陸鶯兒,在自己教師門口,比幾個矮自己一屆的丫頭狠揍一頓。

葉星辰先是被黃奕菲的暴力動作給驚呆,接著是被張燕李丹的火爆場面更嚇住,原來女孩子打架也有這麼厲害的一面,自己還只認為最多扯扯頭髮之類的。

「還看什麼看?拉開她們?」葉星辰愣了半天,才醒悟過來,忙開口叫道。

「噢……」李宗政二話不說,直接上前一把抱住張燕就朝後面拉去,他可是追求張燕很久了,哪裡還會放過這麼好的機會?

寧負深情不負婚 至於郭敬更是二話不說就把陸鶯兒抱著,一邊抱著一邊大喊,不要打了,不要打了,而他的雙手卻不斷的陸鶯兒的峰巒揩油,直看得葉星辰滿頭大汗,這傢伙不會是性饑渴吧?

何佳傑也跑上前去抱著自己的女友李丹,原本他和郭敬都在追求李丹,不過最後李丹卻答應了何佳傑,誰叫他要比郭敬帥一點呢?

至於黃奕菲,卻沒有人敢上前拉她,最後葉星辰實在看不下去了親自上前拉開黃奕菲,卻哪裡想到她臨走了還狠狠的踹了一腳陸鶯兒,巨大的力道差點讓抱著陸鶯兒的郭敬都朝後退去。

葉星辰又是狂抹了一把汗,這丫頭髮起飆來當真厲害,枉自己還把她當成小綿羊,看來以後星曜會星后的位置非她莫屬了……葉星辰心裡清楚的很,慕容蓉可不喜歡那些打打殺殺的,自然不會進入星曜會……

「你這個臭婊子,給我小心點,今天我讓你出不來校門……」陸鶯兒好不容易掙脫開郭敬身子,黃奕菲幾人早被葉星辰拉走,氣得咬牙切齒,卻只能留下一句狠話,接著就感覺全身一陣酸痛,臉上更是火辣辣的……

「星辰哥哥,你看她,她威脅我……」黃奕菲這才醒悟到自己剛才的行為是多麼的不雅,可又不知道該怎麼向葉星辰解釋,恰巧陸鶯兒這個時候發起狠話來,趕緊裝出一副可憐兮兮的樣子……

「放心吧,以後星曜會的人沒有人敢動的……」葉星辰口裡說道,心裡卻一陣狂汗,你丫的不去威脅別人已經謝天謝地了,會把別人的威脅放在眼裡?不過話又說話來了,他男朋友是骷髏會的?要是這麼早和骷髏會發生衝突好不好呢?

其實不僅葉星辰一陣狂汗,那些看到現場直播的也是心中狂汗,現在的女孩真的不能惹,絕對不能惹。

一行人又浩浩蕩蕩的殺向高一十九班,很快將剛才的插曲忘得乾乾淨淨,除了葉星辰,歐陽俊,陳小龍三人知道可能會有一場危機外,其他的人都只當是一場小小的插曲,小到可以忽律不計的地步。

剛剛來到了高一十九班,上課鈴聲響起,葉星辰正要說下節課再來的,卻見到學生會主席何雪梅正朝這邊走來,眼睛正好看著葉星辰,臉上掛著淡淡的微笑……

(鮮花在哪裡?砸我吧……) 「葉星辰,你在這裡做什麼?」何雪梅眼見葉星辰帶著這麼多人一起來到這裡,眼中露出狐疑的神情。

「收會費!」葉星辰想也不想,開口答道。

「會費?」何雪梅一愣。

葉星辰這才想到自己口誤,正不知道怎麼解釋,猛然想起自己學生會副主席的身份,向學生收取點會費應該不算什麼。

「是啊,我想你們高三的馬上要離開了,到時候學生會肯定也要組織個什麼活動來著,現在不先收點會費以後怎麼搞?現在的社火,做什麼不要錢?」葉星辰隨口忽悠,總之心裡明白一點,可不能夠讓何雪梅知道自己是來收保護費的,不然還不知道學校會怎麼處罰自己幾人。

「呵呵,你也太熱心了,不過學生會會費是不用收的,每個學期在學費裡面已經扣了,你剛進學生會可能還不了解。」何雪梅聽到是葉星辰的解釋,也沒有去懷疑收個會費要帶這麼多人。

「厄,你早說嘛,哈哈,害我白跑了一趟,那我們回去上課了,這次麻煩大家了……」葉星辰哈哈一笑,朝幾人努了努嘴,一行人就朝自己的教室跑去。

何雪梅本想叫住葉星辰,但看到這麼多人在,只好就此作罷,倒是黃奕菲在走過何雪梅的時候狐疑了掃了她一眼,發現她除了身高比自己高一點外,其他的都不如自己,甚至連咪咪也沒自己的大,再想到葉星辰看向何雪梅的目光,沒有絲毫的曖昧,總算放下心來。

不管怎麼說,現在自己已經是葉星辰的女人了,可不能夠再讓其他的女人沾染葉星辰。

一行人走後,高一十九班後面的幾個男人卻是小聲的嘀咕起來。

「張洋,你說我們這樣得罪他們真的不u會有事嗎?你沒看他們剛才那囂張的樣子嗎?我看還是大家湊點錢,給他們算了吧,反正也不多,要是你們實在不願意,我一個人出,行了吧?」其中一名戴著黑框眼鏡,面容消瘦的男子說道。

「李亞,你他媽怎麼這麼膽小,這不是錢不錢的問題,是面子的問題,懂不懂?」張洋看了看幾人面露難色,一臉的擔心樣子,又嘆了口氣,繼續說道:「你們放心吧,我已經通知了雲山中學的兄弟們,今天下午他們一定會過來的,到時候一個小小的葉星辰算得了什麼?」

眾人聽說有雲山中學的人過來,臉上的擔憂之色迅速退去,眾所周知,雲上中學是靜海市南區最亂的一所中學,有著雲山出打手的說法,這個學校的風氣極其糜爛,幾乎每天都有人被送往醫院,像葉星辰這種喜歡用暴力解決問題的人在哪兒簡直是一堆一堆的,此時聽到張洋說那邊有人會過來,哪裡還會擔心一個小小的葉星辰。

葉星辰自然不會知道張洋這幾個傢伙會找雲山中學的人前來對付他,更不知道羅丹和葉艷是雲山中學的大姐大,和歐陽俊幾人回到教室后就收到了一條簡訊,打開一看竟然是何雪梅的,邀請他再去她家裡做客……

哇靠,她不會是喜歡上我了吧?幹嘛老想我去她家裡做客呢?葉星辰心裡暗暗想著,腦海中卻思量著這幾天到底有沒有時間。

不過微微思量了一會兒,想到自己還有幾件大事請要做,第一是劉雨婕的問題,現在曹天二已死,劉雨婕已經沒什麼危險了,還有餘小琴開店鋪的事情,要不就讓兩女一起開個內衣店?一想到每天能夠看到各式各樣的極品內衣,心中就是一陣狂喜,更是暗暗決定一定要在更衣室安裝個隱形攝像頭,不然對不起自己。

發簡訊告訴何雪梅這幾天很忙,沒什麼時間后又發簡訊給劉雨婕,詢問她是否有願意開店,結果劉雨婕的回復是一切由葉星辰決定。

想到劉雨婕的乖巧,葉星辰心裡一陣感動,又跟余小琴發了簡訊,詢問了店面的問題,順便把劉雨婕的事情提了一遍。

早在上次,余小琴就知道劉雨婕這個女人的存在,她此時早已經身心的放在葉星辰身上,對於葉星辰身邊有多少女人,更不會多說什麼,誰叫自己已經是個已婚女人呢?能夠得到葉星辰的愛戀已經是一種幸運,哪裡還敢多奢求什麼?

告訴了葉星辰地點已經選好了,是在靜海市最繁華的街道唐華街,光是一年的租金就要接近二十萬,不過葉星辰的意思卻是直接買下來,在他覺得,要是租鋪面做生意的話,那賺的錢幾乎都付房租了,簡直就是為房東打工。余小琴也有些餘款,大概有四十多萬,葉星辰知道這是她以前的丈夫留下的撫恤金,自己當然不好意思挪用這筆錢,只說錢的問題自己來處理。

幾萬塊錢對於葉星辰來說不算什麼,但一百多萬卻也是個極大的數目,除非找老頭子那裡拿,不過他現在什麼事情都不想去麻煩老頭子,只能自己想辦法。

現在玉龍酒吧被封鎖,失去了經濟來源,唯一的收入就是學校想保護費,雲龍高中有五十幾個班級,現在能夠按時交納保護費的只有三十來個,一個星期一千塊,一共也才三萬塊錢,等湊到一百萬的時候起碼也要一年多的時間,況且那一帶的地盤一百萬不一定買得下來。

難道要用暴力手段?葉星辰心裡閃過這樣的念頭,不過持槍凌弱一直不是他的作風,混黑道也要有個仁義道德不是。

一時之間也想不到什麼辦法能夠儘快湊齊那麼多錢,只能先讓余小琴和劉雨婕通個電話,相互了解了解,都是自己的女人,也沒什麼好介紹的。

不過至於兩女的事情,葉星辰可不想對慕容蓉說,雖說慕容蓉愛他愛到能夠與黃奕菲一同分享他,但畢竟兩女相處了那麼久,已經有了感情,相處也不會太難,但饒是如此,慕容蓉的心裡也肯定不是滋味,想到慕容蓉這麼優秀的女孩子竟然為了自己甘願與別人一起分享愛情,葉星辰心裡又是一陣感動。

哎,自己到底哪裡犯了錯誤?老天要這麼折磨自己?給自己安排了這麼多各色千秋的女子……葉星辰心裡暗暗感嘆了著,後面卻加了一句,不過我喜歡這樣的懲罰……

估計老天爺要是真的有靈,聽到這一句肯定會劈下一道閃電,活活劈死他……

「星辰哥哥,你怎麼了?」上面數學老師講得起勁,葉星辰卻在一旁連連皺眉,同桌的黃奕菲疑惑的問道。

「沒……只是在想有什麼辦法能夠儘快的弄到錢……」葉星辰從美夢中驚醒過來。

「弄到錢?可以沒彩票啊,說不定一次性就中個五百萬……」黃奕菲隨口說道。

「中五百萬?呵呵,做夢吧……」葉星辰腦海中忽然靈光一閃,或許買彩票這的是一件不錯的選擇,有陳小龍那個超級電腦天才在,算算那些彩票的幾率應該不成問題,一想到這裡,趕緊給陳小龍發了條簡訊,得到的回復卻是:你做夢吧,要是真的能夠那樣,我幹嘛還讀書?不過後面卻加了一句最近市場上流行的黑彩,那種彩票中獎的幾率可以算出,不過風險也很大,最重要的是不一定能夠拿到錢。

一提到「黑」字,葉星辰就來勁了,他可不認為自己會被別人給宰一頓,以黑制黑,以暴制暴可是他的特長。

又從陳小龍那了解了一些黑彩的操作方法后,葉星辰臉上露出了笑臉,具體說是一臉的賊笑,賭博他不怎麼會,玩彩票也不怎麼會,但有陳小龍這個南文在,那些暗中操作的莊家怎麼是他的對手,至於黑吃黑?嘿嘿,來得越多越好。

經濟來源暫時有了眉目,葉星辰也不再擔心,開始認認真真的聽起課來,這次數學成績雖然很不錯,但大多數是靠著桌上的公式,而且他做題的方法比可是十年前的,早已經過時。

連續兩節都是數學課,下課後,就是課間操,葉星辰幾人約好了柳丁龍到樓上應戰,這關係到剩下二十幾個班的保護費問題,也關係到星曜會的發展,葉星辰不得不親自出馬,和關婷婷請了假就帶著數十人浩浩蕩蕩的殺向頂樓。胡曉本還擔心對方人數太多,要不要叫李天鷹一伙人,卻被葉星辰拒絕,在學校里,柳丁龍能夠帶多少人?

當眾人衝到樓頂的時候,卻發現整個樓頂空蕩蕩的,在陽台的位置上只站著一個人,一個葉星辰一夥絕對想不到的人…… 「楚雄,你怎麼在這兒?」葉星辰心中驚訝,來人不是別人,正是雲龍高中沉寂已久的西楚霸王楚雄。

「我是代替丁龍來的……」楚雄臉上掛著微笑,很是輕和的說道,那樣子說不出的友善,彷彿是遇見老朋友一般。

「噢?」葉星辰臉上也浮現出淡淡的笑意,不知道為何,他總感覺楚雄身上有一股和自己一樣的味道,那是一種歷經滄桑和磨難之後才能形成的味道,說的明白一點有種英雄惜英雄的感覺,雖然兩人從來沒有打過交道,而葉星辰更不認為自己是個英雄。

「丁龍和我都一樣,很早就已經退出了學校這個紛爭,還有一個多月我們就要離開這個學校了,為何不讓我們安安靜靜的畢業呢?以後整個雲龍高中都是你們的?」楚雄淡淡一笑,從懷裡掏出了一包精裝紅河,自己抽出一根,其他的扔給葉星辰,然後自顧自的點了起來,神態從容,絲毫沒有因為眼前的人多而畏懼。

「我想學長可能有些不了解,我們要的不是以後的雲龍高中,而是現在的雲龍高中,不找柳學長的麻煩可以,不過每個月的保護費必須交起來……」葉星辰也不客氣,將精裝紅河發個了眾人,最後還剩下幾隻,又扔給了楚雄。

「你很缺錢?」楚雄眉頭一皺?

「正是……」葉星辰神態冷靜,步法朝前走了一步。

「需要多少?」 王妃衰到家了 楚雄不冷不熱的問道。

「一百萬……」葉星辰淡淡說道。

「一百萬在學校收保護費能夠收起來?」楚雄嗤之以鼻。

「不能……」

「那你……」

「這是星曜會復興的開始,楚雄學長,還請你不要招惹是非的好?」葉星辰語速越來越快,口中忽然大聲喝道,一股冰冷的氣息更是朝楚雄襲去。

「哈哈哈……很好,我們打個賭怎麼樣?」面對葉星辰那凌厲的殺氣,楚雄反而哈哈一笑,絲毫不在意。

「我這個人沒有橫財運,所以一向不怎麼喜歡賭博?」葉星辰卻是冷哼了一聲,身子更是朝楚雄走去,自從來到這個學校后,他就聽說了這個已經退出校園爭霸的楚雄,自己一直都想和他交手,可惜一直沒機會,現在在自己即將一統校園的時候他卻蹦了出來,到底有何目的?

「其實你會會答應的,我們比試一場,你輸了,放過柳丁龍,以後雲龍高中也是你的,你贏了,我不再理會任何事情?」楚雄依舊神態從容,毫不在意葉星辰向他逼近的身體。

「笑話,我們星曜會做事還需要你同意不成?」歐陽俊卻是冷哼了一聲,身子也朝前移去,他雖然知道葉星辰的厲害,但卻明白楚雄絕非一般人,而且看他這麼從容的樣子,一定有什麼陷阱在裡面,他可不想葉星辰被楚雄暗算。

「歐陽,讓我來吧……」誰料到葉星辰卻是淡淡說道,他的眼中閃爍著強大的自信,單挑,他從來就沒有怕過誰。

歐陽俊眼見葉星辰執意要和楚雄比試一番,也不好多說什麼,只是目光一直留意著楚雄,其他的幾人也成半包圍狀將楚雄圍著,一個個目光警惕,只有張佳的眼中閃過異樣的目光。

「楚雄學長,我答應你的要求,不過我要附加一個條件……」葉星辰已經來到了楚雄身前,口中淡淡說道。

「什麼條件?」

「你輸了,我要知道你的真實身份……」葉星辰一直懷疑楚雄背後有著極其龐大的背景,可連陳小龍也無法查出什麼。

「沒問題……」楚雄話音剛落,身子猛然一閃,已經消失在原地。

葉星辰心中驚愣,好快的速度,不過他也絕非庸手,猛然感到左邊一股濃烈的殺意襲來,想也不想,抬拳就朝左邊砸去。

可惜卻砸中了一個殘影,楚雄的身影卻在他的背後出現,狠狠的一腳踹向葉星辰的後背。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