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昊……」

她低喚了一聲,想起歐陽宸,便立即擔憂的看向了他那邊。


圍攏歐陽宸的許多野獸都中了槍,正嘶吼著調轉方向兇狠的撲向了向它們射擊的LR獵人成員們。

那些野獸一離開,又受了很多傷的歐陽宸便順著樹倒在了地上。

他臉上,身上都是血,新添的傷口在不斷的溢血。

「歐陽宸。」黎曉曼見他倒下,心中擔憂起來,她抬眸看向了龍司昊,「司昊,快放我下來。」

龍司昊見她滿臉的擔憂,看了眼渾身是血倒在地上的歐陽宸,便將她放了下來。

黎曉曼因為剛剛從樹上摔下來,全身都在疼,她本要走向歐陽宸,可剛走了兩步就差點摔倒。

「曉曉。」

龍司昊見狀,及時將她扶住。

隨即她在龍司昊的攙扶下走到了歐陽宸的身前。

看著渾身是血的他,她蹲了下來,伸手輕推著他,「歐陽宸,你醒醒,歐陽宸……」

像是聽到了黎曉曼的聲音,歐陽宸漸漸睜開了眼眸,無力的目光落在了黎曉曼那張擔憂的臉上。

他微揚了下唇角,又將目光調在了她身旁的龍司昊身上,卻是對著黎曉曼說道:「Many設計師,救你的人……來了,接下來……該你帶我出去了,記住,一定要……把我帶出去,還有,別讓我……死了。」

話落,他便極累的閉上了雙眸,因為看到有人來了,他像是放心了,不再擔心黎曉曼會有危險,很快便陷入了昏迷之中。

「歐陽宸,歐陽宸。」黎曉曼連續喚了歐陽宸兩聲,隨即說道:「你放心,我一定不會讓你死的,我一定會把你活著帶出去。」

隨即她站起身蹙眉看著龍司昊,「司昊,一定要救活歐陽宸,如果不是他,我早就死了,他是我的救命恩人。」

龍司昊的看了眼昏迷過去的歐陽宸,心中也有著感激,「既然是曉曉的救命恩人,那就是我龍司昊的救命恩人,放心,我不會讓他死……」

他狹眸緊鎖黎曉曼蒼白的小臉,眸底涌動著複雜的情緒,有心疼,有擔憂,有激動,有思念,有欣喜……

「曉曉,我終於找到你了。」他眼眸因為找到她的欣喜而濕潤了幾分,隨即激動的將她擁進了懷裡,「我好擔心你,還好,你還活著。」

他的心裡除了感謝歐陽宸,還感謝他的曉曉。

感謝她努力的活著,等到他找到她。

他無法想象,如果沒有了她,他的生命要怎麼繼續下去。

剛剛黎曉曼從樹上掉下來的時候,他正好進入這片灌木林,當時他真的嚇得魂都快沒了。

眼見有野獸襲擊向她,他還來不及欣喜,便立即奔上前來救她。 想到什麼,龍司昊又突然鬆開了她,擔憂的問:「曉曉,你剛剛從樹上摔下來有沒有摔到哪裡?」

隨即他的目光落在了她的手臂上。

見她雪白細嫩的手臂上有很多被荊刺划傷的傷口,他的心疼的厲害。

「曉曉。」此刻他真恨不得將索菲碎屍萬段,那個惡毒的女人就該讓她下地獄。

黎曉曼見他滿臉擔憂,她輕搖頭,「司昊,我沒事,我只是受了一些小傷。」

比起歐陽宸,她受的那些傷的確只是小傷,至始至終,那些野獸都沒有傷到過她分毫。

養獸為妃 ,又看向了那些野獸。

五六十隻野獸,現在還剩下二十多隻,其他的因為中了太多槍已經死了。

LR聯盟的獵人們正在與那二十多隻野獸激戰。

而那二十多隻野獸雖然受了槍傷,卻還嘶吼著撲向向它們開槍的獵人們。

它們徹底的被激怒了。

龍司昊帶來的五十個人,此時已經有十多個人被野獸抓傷了,他們手裡雖有槍,但卻被野獸逼的節節後退。

幾十隻野獸發出那似要毀滅天地的嘶吼聲,震耳欲聾的聲音令人聽的膽悸和心顫。

拿著槍的LR獵人們因為這些野獸一聲高過一聲的嘶吼聲都有些不敢再朝它們開槍了。

黎曉曼聽到它們的嘶吼聲,心裡有一種不好的預感,它們這樣嘶吼,很有可能是在搬救兵。

「司昊。」

黎曉曼剛要出聲,子彈打完的洛瑞和凌寒夜返了回來。

洛瑞看著龍司昊揚了揚手裡的槍,「總裁,沒子彈了,這些野獸一定是發生了什麼變異,一顆子彈都打不死它們,害我把子彈浪費完了。」

凌寒夜手裡的槍也空了,「我的也沒子彈了,我們必須速戰速決,然後離開這裡。」

話落,他看向了洛瑞,「去發射信號。」

他們在進山時就說好了,如果找到了黎曉曼就會發射信號彈。

由九大獵人帶領的那三隊看到信號以後,便會立即返回與他們匯合。

洛瑞聽凌寒夜這樣說,立即拿出了信號槍爬到了一顆樹上發射信號彈。

隨著「砰」的一聲響起,發射出的信號彈拖著一條耀眼的紅色光速衝破了頭頂的雲霧就像是煙花一般在空中炸開。

在歇爾山腳下的科恩見狀,立即看著沈詩薇說道:「夫人,請放心,首領已經找到我們的首領夫人了。」

沈詩薇聞言,心裡的大石總算是落下了,她眼裡滿是欣喜的笑意,眼眶濕潤了幾分,雙手合攏,謝天謝地,她的曉曉還活著。

距離他們不遠的索菲見到歇爾山上空突然出現火光似的煙霧,她疑惑的看著神秘人問:「剛剛那是什麼?」

神秘人眯緊了雙眸,唇角勾出冷笑,「這是LR聯盟的信號彈,龍司昊可能已經找到黎曉曼了。」

「什麼?」索菲聞言,一臉的失望和憤怒,「那個賤人竟然真的沒死,那我們怎麼辦?難道要讓她被司昊就這樣帶走嗎?因為要帶她來這裡,我私自調動了我爹地的私人飛機,他早晚都會知道是我做的,我破壞了他的計劃,他不會原諒我的,因為黎曉曼那個賤人,我把我的爹地得罪了,如果黎曉曼不死,我就太得不償失了,我一定要殺了她,一定要殺了她。」

隨即她看向了神秘人,雙手抓住他的肩膀,她現在只能把希望寄托在神秘人的身上了,「你有辦法的對不對,你一定有辦法。」 她犧牲了那麼多,連她的爹地都得罪了。

所以黎曉曼必須死,必須死。

神秘人冷冷的看著索菲,拉下了她的手,「你就這麼想殺她?」

索菲眼裡露出殺意,表情陰狠,「她一天不死,我就一天活的不自在。」

神秘人深看了她一眼,隨即拿出了一把槍遞給她。


索菲接過槍,看著他問:「你這是……」

神秘人沒有回她,只是看向了沈詩薇。

索菲順著他的目光看向了沈詩薇,隨即像是明白了什麼,陰冷的勾起了唇角,「我知道怎麼做了。」

話落,她走了出去,在距離沈詩薇不足三米遠的距離時,她眼眶一濕,喚了一聲,「媽咪。」

原本將目光落在歇爾山上的沈詩薇聽到這聲媽咪,微微愣了下,但沒有立即轉過身來。

掌心雷 ,再往前走了一步,便被五名LR獵人成員攔住。

見狀,索菲看著沈詩薇的背影,再次帶著哭腔喚道:「媽咪。」

這次沈詩薇轉過了身來。

她見到索菲,只有一瞬的驚訝,隨即臉色變得非常的憤怒,「Sophie,你竟然還敢出現,你還來做什麼?還嫌害的曉曉不夠嗎?」

要是以前,沈詩薇見到索菲,一定會上前去給她一巴掌,教訓她一頓。

但是現在,她對這個女兒徹底的絕望了,她連責備的話都懶得跟她說。

因為她沈詩薇只會管教她的女兒,而索菲不再是她的女兒。

索菲見她的媽咪對她的態度冷冰冰的,她的眼淚掉的更加洶湧起來。

「媽咪,我……我知道我現在說什麼你都不會原諒我,可是我還是要說,我……我錯了。」

突地,她跪了下來,不停的認錯,「媽咪,對不起,我錯了,我真的知道錯了。」

沈詩薇懶得看演戲的索菲,轉過了身去,再去看索菲,「科恩,把她趕走,我不想看見她。」

索菲聽到沈詩薇的話,邊跪著往她身邊爬,邊哭著說道:「媽咪,媽咪,我真的錯了,你不要趕走我,我這次得罪爹地了,爹地一定會生我的氣,說不定還會把我趕出諾克斯家族,媽咪,即使我犯再大的錯,我都是你的親生女兒,我做的不好,你應該教我,而不是放棄我不要我。」

她的話,沈詩薇完全沒有心思聽,她現在的注意力都放在了歇爾山上。

「媽咪……」

索菲像是非要打動沈詩薇,邊哭邊跪著一步步的移動向她。

而剛剛攔住她的那五名LR獵人成員因為見她和沈詩薇認識,又喊沈詩薇媽咪,這才沒有攔她了。

沈詩薇垂眼看著索菲,臉色非常的冰冷和憤怒,「別叫我媽咪,我不再是你的媽咪,我沒你這麼惡毒的女兒,我再說一次,你給我滾,永遠也別回諾克斯家族。」

話落,她便拉開的索菲的雙手冷漠至極的道:「再不滾我就讓人把你這個綁架犯送進警察局。」

「綁架犯?」

聽到這三個字,索菲像是受到了很大的打擊,跌坐在地上,滿眼的悲痛,她的媽咪從來就沒有這樣說過她,這是第一次,她媽咪說她是綁架犯。

她的情緒變得激動,眼裡充斥著怒火與恨意,「媽咪,你怎麼可以這樣說我?」

突地,她從地上起來,撲向了沈詩薇,手裡的槍直抵著沈詩薇的腹部。

她是突然像發了狂一般的撲向沈詩薇的,而她又離沈詩薇很近,沈詩薇根本來不及躲開,而科恩也沒來得及阻止。

他也是見索菲叫沈詩薇媽咪,完全想不到索菲會拿槍指著沈詩薇,一時放鬆了警惕才被索菲有機可乘。

「夫人。」科恩是擔憂的看著沈詩薇,如果她出了什麼事,他們的首領一定會重罰他。

上次婚禮,索菲開槍誤傷了沈詩薇,沈詩薇當時也沒追究她,可是她萬萬沒想到,她的親生女兒竟然會再一次拿槍指著她。

沈詩薇神色冷漠的看著索菲,「你連我也要殺?」

「媽咪,對不起。」索菲看著沈詩薇說完看向了科恩和其他二十名LR獵人,「都退後,誰要是敢上前,我就開槍。」

這時,在暗處躲著的神秘人閃了出來,他手裡拿著槍,邊朝著LR獵人成員開槍,邊快速的走向被索菲挾持著的沈詩薇。

「砰砰砰……」

隨著槍聲響起,被突然襲擊的LR獵人成員有好幾個人中槍。


科恩反應最快,立即朝著神秘人開槍,但被他躲過。

索菲見LR獵人成員反應過來后擊向神秘人,她目光一冷,喊道:「都給我住手,否則,我就開槍了。」

科恩聞言,害怕索菲真會對沈詩薇開槍,立即下令停止開槍。

槍聲一停,神秘人便迅速閃到了沈詩薇的身前,手裡的槍挾持著沈詩薇,「進山。」


他這話是對索菲說的。

索菲看著他點頭,和他一起挾持著沈詩薇進入了歇爾山。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