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呵……為什麼你們這些姐姐總是這樣子,動不動就要來捏我摸我的臉……」

有些受不了這般模樣的徐師姐,曹祐抖了抖左眉頭,暗嘆自己最近運氣不太好,特別是面對她們這些姐姐的時候。

窘了小半會兒,曹祐搖了搖腦袋甩掉了臉上所有的鬱悶,認真地跟徐師姐說道,

「……那天早上唐師兄從天上掉下來,被那老傢伙給接住……」

「都是我害了唐師兄……」

聽著曹祐一本正經訴說起了,唐曲明被帶走的前後事情,徐丹琪有的只是懊悔。

她恨自己沒能跳到那山崖底下,去陪她的唐師兄,而看著現在這麼個局面的發生。

「話說徐師姐,你傷心就傷心,能不能別掐著我的肩膀呀?我怎麼說也是你的師弟,還是個孩子呀……」

從這個夜晚里,學到了不少提防她們,這些外表好看的姐姐的招數,曹祐哭著個老臉,不明白徐師姐為什麼要把怨氣撒在他的身上。

「額,不好意思呀小師弟,我不是故意的。」

真的看到自己那指甲長長的手,正搭在曹祐的肩膀上,徐丹琪尷尬地縮回了手。

她也很奇怪這是發生了什麼事情,明明在唐師兄身邊的時候,一直都是很溫文爾雅的呀。

為什麼見了曹祐這臭小鬼,就忍不住要掐一掐他呢,難道這是他與生俱來吸引別人仇恨的能力?

「我把我知道的,關於唐師兄的事情,都說給師姐你聽了,你能不能也把你知道的,和唐師兄有關的事情,說給我聽一聽?」

彷彿自己真有,這種又是大人又是小孩的能力,曹祐看了身旁的大叔一眼,又瞧了下徐師姐,希望她能夠把這裡頭的事情,說給他和大叔聽一聽。

「小師弟……」

絲毫不覺得眼前的這個曹祐還是小孩子,徐丹琪有些驚訝地看著他,好似在看著霸刀門那令人捉摸不透的未來。

頓了頓,徐丹琪有些苦惱地跟曹祐說道,

「其實,我也不知道究竟發生了什麼事情。就在小師弟你剛來山莊那晚,我就莫名遭到了襲擊,還被人送到了唐師兄的房裡……」

「……」

嚇了一跳的曹祐,哪敢多去看徐師姐一眼。他可還記得那夜裡,就是他把徐師姐丟在了唐師兄的房裡。

瞧見徐師姐的小臉,沒來由地紅潤了起來,曹祐不等她把話說完就喊道,

「那……那第二天徐長老是不是知道了這事兒?」

「是呀,爺爺知道了之後,還罵了我一頓,說我……不對呀,小師弟你為什麼比我還要慌張,不會那晚就是你把我丟到唐師兄房裡的吧?」

前一會兒,徐丹琪還想感謝曹祐,打擾了她那些亂七八糟的思緒。這會兒,她就疑惑了起來。

當時她雖動彈不了,可還能夠感受到前後抱著她的兩雙手,不是來自同一個人。

後面那一雙手力道比前一雙手,要松一些。

「怎麼可能?我連我自己都抱不起來,怎麼可能抱得起徐師姐你呀……哈,我不是在說你重,是說我力氣太小了……」

額頭都快被冷汗浸透了,曹祐死活不敢承認那事兒也有他的份。又見到徐師姐臉上,這種不可思議的表情,曹祐慌慌張張地多解釋了聲。

好在徐師姐沒打算跟他計較這事兒,不然他都不知道該怎麼辦才好。

「第二天早上,唐師兄就一個人傻乎乎,跑來跟我爺爺認錯了。但過沒多久,還未等我跟爺爺多求幾句話呢,那個叫鶴松的就來找你了……」

努力想了想那時候的事情,徐丹琪順道將假唐師兄的事情,也告訴給了曹祐。她並不指望曹祐能夠懂得這裡頭的矛盾,只是純粹地要讓自己,多想一想唐師兄的事兒。 但是,即使知道他們的想法,燕北也不可能對這些孔雀王國的人卑躬屈膝!

燕北冷聲道,「既然你們如此執意找死,我也就只能滿足你們了!隨我一起殺了他們!」

「哼,找死!」

法拉爾大喊道,「沖啊,殺了華亞人,古墓寶藏就是我們的了!」

瞬間,數十個人便戰鬥在了一起。

而在百米外,錢長恆等眾人正在埋伏著。

錢娟冷笑道,「燕北果然沒有人手了,竟然只帶了十五個人。」

「畢竟被革職了,俗話說得好,一朝天子一朝臣,他無法呆在天殺和守夜人組織了,能夠跟隨他的人也就只有這麼點了。」錢雲飛冷笑道,滿是幸災樂禍的樣子。

此時沒有人會看好燕北,這也是眾多勢力都敢如此大張旗鼓的來找燕北麻煩的原因。

如果燕北還有天殺龍主或者守夜人龍首的身份地位,現在匯聚到這裡的十幾個勢力,起碼得有一半都不敢來!

畢竟天殺和守夜人組織的底蘊太深厚了,高手眾多,足以震懾絕大多數勢力。

孔雀王國的人雖然很囂張,但他們明顯嘀咕了燕北的實力。

雖然他身邊帶著的人都不怎麼強,但燕北厲害啊!

僅僅五分鐘后,孔雀王國眾人就被打的落花流水,四散而逃了。

燕北飛速沖了過去,將法拉爾踩於腳下,「法拉爾,這就是你們孔雀王國的實力嗎?也不怎麼樣嘛!」

法拉爾的臉都被踩的變形了,怒吼道,「我們孔雀王國是最強大的!我們是無敵的!我們是不敗的……」

「呵呵,孔雀王國的自傲自大,和宇宙國真的有一拼啊,不過,很可惜,你要去見你的列祖列宗了……」

燕北輕笑一聲,腳底突然用力。

砰!

法拉爾的頭顱就如同一個被踩爆的西瓜一般,迸射出鮮紅的血汁,讓人看得驚駭無比。

太殘暴了!

太厲害了!

眾人都知道燕北很強,卻沒想到他竟然強到了這種地步。

法拉爾好歹是一個源武六品的高手,可是在燕北的面前,竟然連五招都沒有撐住,就被擊倒在地,直接擊殺了。

即使職位沒了,即使權勢丟了,可是他,依然是那個無人可敵的燕北啊!

一些人的心頭,已經萌生了退意。

燕北掃視四周,淡淡道,「諸位,還需要我幫你們現身嗎?」

「哼,燕北,我來會會你!」

伴隨著一聲怒喝,一道魁梧無比的身影出現在了眾人的面前。

看到這道身影,不少藏在暗處的人都心中一驚。

「竟然是李家李霸天!這傢伙一身橫練外家功夫,源武能量盡用來淬鍊身體,身體強度極其強悍,即使是輕型熱武器都無法擊殺他!」

「我很想知道,燕北在這樣的像是一堵牆的人面前,該怎麼辦?」

「有好戲看了,李家李心男和燕北關係不錯,李霸天又是李心男的親哥哥,這層關係在,會讓燕北很棘手啊!」

「……」

眾人紛紛竊竊私語,議論場中的李霸天。

燕北看到是李霸天,也為之一愣。

這傢伙是一個死腦筋,認死理的很,偏偏肉身強度極其強悍,又李心男的親哥哥,自己確實不便傷他。

「李大哥,你難道也要和我為敵嗎?」燕北淡淡道。

李霸天冷哼道,「燕北,你不必和我套近乎!你勾結外邦勢力,暗害我李家人,我與你勢不兩立!」

「哦?我什麼時候勾結外邦勢力了?我又什麼時候暗害你李家人了?」燕北也有些丈二高的和尚摸不著頭腦了,李霸天這個大塊頭在想什麼?

李霸天冷聲道,「我弟弟自從去了你那裡后,便再無消息,你還說你沒有害他?而且你如今被革職查辦,這更加說明你絕對有大問題,甚至讓上面的人都不惜革職,除了勾結外邦勢力外,還有什麼會讓你被革職?所以,你一定是勾結外邦勢力綁架了我弟弟!」

在李霸天身後,是艾家艾文龍等人。

艾文龍輕笑一聲,心中對李霸天的表現非常滿意。

是他告訴了李霸天這些事情,並且忽悠李霸天,讓他認為是燕北綁架了他弟弟。

對於李霸天這種腦子一根筋的人來說,這實在是太簡單不過了。

再加上艾文龍時常忽悠李霸天,因此他一說話,李霸天就信了。

這是什麼神奇的腦迴路?

燕北頓時愣住了,事情的發展,確實有些超出他的預料。

即使他是神仙,也料想不到憨貨們的想法啊!

燕北輕咳一聲,道,「李大哥,我知道你很想見李心男,我可以告訴你,我知道他在哪裡,不過現在並不是見他的時候,因為我要挖掘出古墓,還請你稍等些許時間。」

「哼!見不到我弟弟,我就不走了!」李霸天直接坐在地上,冷哼道。

「不走就不走吧,等辦完事後,我就帶你去見李心男。」燕北淡淡道,絲毫不害怕李霸天耍賴。

只要李霸天不動手,一切都好說。

見竟然沒打起來,艾文龍瞬間慌了,這可不是他預定的劇本啊!

按照他的計劃,燕北肯定是年輕氣盛,和李霸天完全說不到一塊去,兩人說不了三言兩語就得打起來。

可是誰料燕北的脾氣竟然這麼好,反而三言兩語就勸慰住了李霸天。

這可不行!

艾文龍立刻說道,「李霸天,和他打啊!燕北最擅長的就是呈口舌之利了,咱們這種憨厚老實的人是說不過他的,不如直接逼問他,讓他說出李心男的下落。」

不等李霸天開口,燕北便輕笑道,「艾文龍,你何必躲在他人背後說三道四呢?有膽量的話,就出來和我單挑如何?」

李霸天立刻說道,「對,艾文龍,你小子出來,別總是和我說話,你和燕北過兩招給我看看!」

李霸天抓著艾文龍的衣領,直接將艾文龍揪了出來,看向艾文龍的眼神頗有些不善。

他並非傻到無可救藥,他也覺得只讓自己出手,似乎有些不妥。

被抓到前面的艾文龍,頓時慌了神。

。 以雷凌身手,飛檐走壁,翻牆入院如履平地,但在他踏入院內瞬間,心頭頓時湧上一股強烈不安的感覺。

站在假山後面,雷凌凝視三樓方向,隱隱約約能夠看到幾個人影,但卻無法看清那是誰。

而此刻司徒岳,火急火燎返回萬興茶樓手,自己匆忙上了樓。

在他上樓后,他看到雷嘯天已經起了身,站在一旁低頭,一臉的冷汗,居然在瑟瑟發抖。

而聖女蒂娜,竟然在品嘗東方茶水,一副有模有樣,頗為享受一般。

司徒岳心裡不解,瞄了一眼雷嘯天,就急忙來到聖女蒂娜面前,躬身開口道:「聖女,屬下無能!我按照您的指示,去了那個公寓,但是並沒有發現雷凌的影子。」

『能找到才怪!』

『雷凌早就死了,這個司徒岳還真會演戲!』

雷嘯天聽到司徒岳回答,險些笑出聲來。

雷凌死了,司徒岳又不是不知道,明明在懷疑聖女,還故意在逢場作戲,裝作很認真的樣子。

聖女蒂娜柳眉微蹙,神情漸漸變得冷漠。

她緩緩放下茶杯,瞥視近前的司徒岳搖了搖頭道:「這個雷凌很狡猾!不是你手下有內鬼,就是這個雷凌有未卜先知的本事!」

司徒岳神色一怔。

聖女蒂娜這番話是什麼意思?

懷疑他?

還是在提醒自己,雷凌真的沒死,而是一直壓根躲著他們?

就連雷嘯天聽了也是一頭霧水。

他們面前的這位聖女蒂娜,到底說的哪句是真,哪句是假?

就在他們二人不解時,聖女蒂娜反而站起身來,她轉身來到茶樓後面的窗戶近前,貌似她已經感應到雷凌一樣,目光直接鎖定在下方那座假山。

與此同時。

躲在假山後面的雷凌,突然心跳加速,不詳的預感越來越強烈。

「那個女人?」

站在假山後面的雷凌,此刻已經看清了樓上的聖女蒂娜的樣子。

只是,在他看到蒂娜的瞬間,他的神情變得冷峻,雙手不由緊緊握起。

「光明神社聖女『蒂娜』?」雷凌咬了咬牙,他早在幾天前,就從黑魂那裡得來光明神社聖女蒂娜的照片,對蒂娜略有些耳聞。

「看來傳說是真的。」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