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咻!」

輕微的破空聲驟然響起。而後國際執法者的眼前就驟然出現了許林的這張臉龐,還沒有等到他反應過來的時候,許林五指一張,以迅雷不掩之勢探出,直接拍在了他的臉頰上,用力一壓,「砰」的一聲,直接將他整個人都給壓在了地面上。

「貝爾!該死的!」

哈尼口中怒吼一聲,雙手猛然一握,光芒綻放,兩柄類似於戰棍的白色棍套就出現在了他的手掌上。

哈尼雙手猛然交叉,白色戰棍碰撞在一起,發出了清脆的「叮咚」聲響,緊接著手掌一甩,頓時戰棍中猛然迸射出一道「X」字形的交叉勁氣,散發出摧毀一切的力量。橫空掠向許林。

這道交叉勁氣來的速度很快,許林根本就來不及躲閃,最重要的是四周還有著不少行人,要是躲過去的話,恐怕會波及到平民百姓,這讓許林的臉色驟然一沉,心想著這個傢伙,難道就是因為看出了我不會閃開。所以才敢這麼肆無忌憚的動手嗎?

不管前者是不是這個想法,但是許林是斷然不可能躲開的,所以沒有任何的猶豫,他張開了手掌,迎向了這道X形勁氣。

「嘭!」

一道洪亮的爆炸聲驟然響了起來,頓時,滾滾塵煙擴散瀰漫開來,籠罩住了一切。

「果然,那個小子真的沒有躲開,看樣子,他還是挺在意那些平民百姓的。」看到這一幕,哈尼的目光閃爍,心中暗暗想道。

正如許林所想的那個樣子,哈尼雖然表現得很憤怒的樣子,可是他並不是失去了理智的人,所以早就想到了這一出。

。 三輛馬車離開了考場。

其中,顧清菱乘坐的那輛在走到叉路口的時候,正好碰到了一輛壞掉的馬車。

車夫下車一問,聽說一時半會兒修不好,但彙報給了顧清菱。

「行吧,要有近路,那就換一條近路。」顧清菱點頭,派了一個人跟前面的兩輛馬車說一聲,免得對方以為自己走丟了。

馬車上,姚二夫人微皺了眉頭:「怎麼會那麼巧?」

「什麼這麼巧?」姚二爺疑惑。

「上回去看榜的時候也是,老太君的馬車跟我們的馬車走開了。」

姚二爺這才知道,原來還有這事。

不過這次跟上次還是有些區別的,上次顧清菱的馬車走在前面,被人堵在了那裡,讓姚大夫人、姚二夫人她們換條路先行,她這才落到了後面。

而這一次,從考場出來以後,因為不好調頭,顧清菱原本走在前面的馬車走到了最後面。

結果等姚大夫人、姚二夫人馬車經過以後,一輛馬車剎出來,將她堵在了那裡。

之前的那一次還真是巧合,而這一次……

呵呵!

顧清菱的馬車,被人攔在了一條沒辦法進退的巷子里。

「姚老太君,我家主子有請。」

聽著馬車外的聲音,顧清菱頓覺不妙。

她果然是安穩太久了,都忘記「防範」了。只是不知道這次,堵她的人會是誰呢?

顧清菱一邊下馬車,一邊回想:姚家最近應該沒有招誰的眼吧?

金陵百香閣的生意,她都是交給姚二夫人的,而姚二夫人那邊的合作也都是「四通八達」的,能合作就合作,極少有拒絕的人,應該不太可能會阻了誰的利益。

金陵拍賣行?

金陵拍賣行是金陵姚家負責,出面的一直都是新族長的親兒子,對方要堵也應該堵那邊才是,怎麼會堵到她頭上?

總不能,人家是為了「擒賊先擒王」,一擒就擒到了她頭上吧?

姚大夫人這邊……

顧清菱被請進了一個院子,她身邊的下人,全部被人給攔在了外面。

「老太君……」

大丫鬟春天一急,就想衝過去。

攔人的是個武者打扮的男人,手臂一攔,一把帶銷的長劍就攔在春天面前。

春天緊急剎車,又驚又怕。

「春天,沒事的,你跟大家在那裡等我。」顧清菱望著春天蒼白的小臉,有些心疼。

自調到她身邊以來,春天一直被養得白白嫩嫩的,什麼時候露出過這樣的表情?

顧清菱安撫完春天,警惕地望向了帶路的管家:「在我去見你家主子的時候,我不希望我的下人有任何閃失。」

管家微低著頭,看似恭敬地模樣,但臉上沒有任何錶情:「老太君放心,只要你的人老老實實地呆在這裡,他們不會亂來。」

呵!敢情,要是她的人有什麼閃失,就是她的人不老實了嗎?顧清菱心頭一窒。

不知道是哪個該死的傢伙,堵人就堵人,居然搞這麼一出……這是想給她一個下馬威嗎?!

顧清菱暗暗咬牙,暗戳戳地記在了自己的小本本上。

哼!

別讓她找著機會,否則她一定會跟他好好算這筆賬!

顧清菱壓下心頭的怒火,轉了頭:「帶路。」

「請——」管家做了一個「請」的姿勢。

大丫鬟春天看著自家老太君被人強迫著越走越遠,焦慮不已。

她在心裡祈禱著:觀世音菩薩,諸天神佛,求求你們了,一定要保佑我家老太君,讓她千萬不要有事啊……

小橋流水,走廊迴旋。

在經過了一道月亮門以後,管家停了下來,做了一個「請」的姿態,讓顧清菱繼續往前走。

故弄玄虛!顧清菱在心裡吐槽了一句。

沿著小路往前走,經過幾棵桂花樹,顧清菱的眼前豁然明亮,只見一片開闊處,路的盡頭是一座屋檐翹起的八面漏風亭,亭子的後面是一片碧汪汪的湖水。

水裡養了幾隻大白鵝,交頸纏綿,翩翩起舞。

而亭中的那道身影,宛如仙人臨淵,濃墨淡染,好一副謫仙翩翩公子圖。

雖然還隔著一些距離,看不清楚他的臉,但光看到那道身影,顧清菱就知道,這肯定是個大帥哥。

但是,等等……

剛才才給了一個下馬威,現在立馬又上演了「美男計」,這是想幹嘛?

顧清菱的腦門上有一個問號。

「你好!是你要見我?」

那道修長的身影轉過身來,露出一張驚艷絕倫的臉龐來,顧清菱瞬間頓在了原地。

因為這張臉,她見過。

她發誓,她這輩子都不會忘記這張臉——該死的!那個睡了她,讓她揣了娃的傢伙……

顧清菱瞬間咬牙:「是你?!」

「是我!」

「你居然還敢出現在我面前?我恨不得殺了你……」顧清菱撿起桌上的東西,憤怒地朝他砸了過去。

李文崇早料到她會反應很大,所以早早地讓伺候的人退得遠了一些,免得被人看了笑話。

顧清菱沒有學過什麼拳腳功夫,她穿越的又是一個老太君,更不可能有什麼武功之類的,看似兇悍地動作根本沒能傷到李文崇分毫。

他身子微微一側,就躲過了砸過來的茶壺、茶杯和點心。

「碰——」

「碰——」

陶瓷落在地上,砸出一聲聲脆響。

即使隔了些距離,也有耳力極佳的侍衛聽到動靜,正要拔刀,就被守在一旁的青竹給攔住了。

「沒事,小倆口鬧彆扭呢。」

一句話,讓侍衛頓在那裡。

——小倆口?!

——等等,主子什麼時候有女人了?

侍衛的臉上露出了一絲錯愕,然而可惜的是,青竹沒有給他任何解釋,他只能一邊震驚,一邊憋屈地在腦海里回想著,主子什麼時候有的女人?!

而青竹呢,在顧清菱進去那一剎那就豎起了耳朵,緊緊地盯著裡面的動靜。

雖說他調查過姚老太君,知道對方沒有什麼武力值,按道理來說應該傷不到他家主子,但不是怕發生意外嘛。

如果情況不對,或者主子發出求救的信號,他立馬衝進去。

不過從當前的情況來看,那邊動靜是大了一點,但主子沒有任何異常,看起來似乎是能應付的樣子。

青竹在心裡吐槽:果然女人都是老虎,主子招惹誰不好,還招惹這麼一個經驗豐富的老女人,恐怕要被吃得死死的了……

此時,青竹完全忘記了,這個「老女人」到底是誰塞給他主子的。 現在所說的克十米爾地區,是廣義的克十米爾,包括巴爾蒂斯坦、拉達克、克十米爾三部分。巴爾蒂斯坦基本與巴控克十米爾重合,而拉達克加上狹義的克十米爾基本就是印控克十米爾。

後世克十米爾問題可謂鬧得沸沸揚揚,也有人提起克十米爾實際上曾經屬於中國,這話雖然不完全正確,但克十米爾確實有一部分曾經是中國的一部分,拉達克地區,便正是中國的故土。

拉達克地區地處喜馬拉雅山脈和喀喇崑崙山脈之間,拉楚河與希歐克河也就是印度河上游穿行而過,使得該地區形成了山高谷深的地理特點。

「唐代時,拉達克在唐與吐蕃之間幾度易手,落入吐蕃手中。吐蕃王朝崩潰后,末代贊普朗達瑪的曾孫吉德尼瑪袞逃到吐蕃西部割據,並將土地分封給三子。」

「長子日巴袞佔據磨域,又作芒域,以今克什米爾的列城為中心,后成為拉達克之首領;次子扎西德袞佔據普蘭,以吐蕃普蘭縣為中心,成為當地的首領;三子德祖袞佔據扎布讓,繼承其父的事業,以今吐蕃札達縣為中心,成為古格之首領。」

「三地是為普蘭王朝、古格王朝和拉達克王朝,普蘭被稱為雲彩彙集的地方,古格被稱為雲彩彎彎的地方,磨域,拉達克——日土,被稱為雲彩最高的地方。」

「從此,吐蕃原來轄屬的大小羊同地區逐改稱為「納里速古魯孫」,意為阿里三圍或阿里三部。」

劉阿蠻一邊在面前的地圖上比劃著一邊滔滔不絕的對黎漢明介紹著軍情局探查到的關於拉達克地區的情報:

「元朝控制吐蕃之後,拉達克王國也納入宣政院管理之下,建立了納里速古魯孫元帥府,後來明朝繼承其建制,設置了俄力思軍民元帥府。」

「有說法認為古格王朝曾經統一過阿里三圍,那麼後來的拉達克王朝可能是從古格王朝再次分出來的。」

「兩百餘年前,古格王朝發生了內亂,同為吐蕃贊普家族後裔的拉達克王國趁虛而入,征服了古格,進行了慘烈的大屠殺,古格化作廢墟,吐蕃西部阿里地區被拉達克王國完全掌控,這是歷史上拉達克王國疆域最大的時代。」

「拉達克王國吞滅古格之後,並不繼續以古格自稱,可見拉達克已經逐步開始印度化了。但這絕不代表拉達克人願意歸服為印度的一部分,實際上拉達克吞併古格之時,正是吐蕃傳佛教文化的復興時期。」

「明朝末年,崇禎時代國力衰弱無力管理吐蕃,和碩特汗國的固始汗入吐蕃殺死了親明的噶舉派領袖吐蕃巴汗,吐蕃脫離了明朝的控制。」

「由於五世達.賴希望利用和碩特蒙古的力量驅逐拉達克人在阿里地區的勢力,拉達克王國便投靠了印度的莫卧兒帝國,因此也有少量人口被一斯蘭化。」

「百餘年前,拉達克王國與吐蕃地方爆發了吐蕃拉戰爭。雙方的爭端與教派信仰的不同有很大關係,拉達克信仰南竹巴噶舉派,而吐蕃甘丹頗章-和碩特聯合政權則信仰格魯派。」

「這場拉達克戰爭起因是拉達克王國在統治區域內發起打擊異端的行動,迫害格魯派僧人,但吐蕃地方發兵進攻實際目的卻是收復吐蕃北的阿里高原。」

「後來清朝驅準保吐蕃,正式對吐蕃建立管理后,由於莫卧兒王朝遠比吐蕃地方強大,拉達克終究成為莫卧兒帝國的附屬國,甚至連王室都有許多人皈依一斯蘭教了。」

「達拉克作為勉強保持獨立性的莫卧兒附屬國,仍然和中國吐蕃地區保持緊密關係,對清朝也很友好,有時會進行朝貢。」

「後來,莫卧兒帝國開始衰落,清朝政府派兵向西發動戰爭收復失地,拉達克回到了祖國懷抱,清政府把他列為吐蕃的一部分,吐蕃向其提供保護,而拉達克每年要給吐蕃進貢。」

「我軍進駐西康后,寧培忠將軍直接在拉達克地區派駐了一個師的兵力。」

黎漢明聞言點了點頭,對拉達克的歷史他還真不知道,他只是對拉達克的地理位置有過一定的了解。

拉達克地區位於世界屋脊之上,北有喀喇昆崙山,南有喜馬拉雅山,這對於外人來說是人跡罕至的不毛之地,但對於拉達克人自己來說,穿越高山的峽谷和山口已經是生活知識的重要組成部分,小小的王國因為數千年來積累的交通知識,同樣可以擁有四通八達的環境。

當地人從拉達克順印度河河谷向南走可以到達印度莫卧兒帝國,向東北進入戰略要地阿克賽欽,進入阿克賽欽后,向東南可以進入西康、向北可以到達新江和田等地。

所以,在廣袤的冰川、山脈、戈壁之間,看似地處角落的拉達克實際上是南亞、中亞、西康地區的十字路口。

此外,黎漢明之所以還知道拉達克這個地方,那便是其特殊的地理位置造就的情報中心。

在刻板印象中,閉關鎖國是清政府對外的既定政策,也反映了清政府對於外部世界的某種態度。

然而籠統的政策方針並不是鐵板一塊,在一些情況下,出於實際需要,清政府也會利用各種手段了解外部世界。

清朝需要處理的內外部問題眾多,即使採行閉關鎖國政策,也要保證軍機情報的暢通,尤其是在亞洲內陸方向。

當然,作為一個前現代政府,大清還缺乏專業的特工和間諜,而更多地依靠藩屬國或依附於清朝的團體。

而當時地處大清控制下的吐蕃、準噶爾部控制下的新江、印度莫卧兒帝國三地交通要衝的拉達克,就成為了清代前中期情報網的重要組成部分,他們為遠在北京的滿清帝國高層提供了大量有關於南亞、中亞,甚至正在擴張的俄羅斯帝國的情報。

在入主中原前,皇太極先於1634年擊敗蒙古,奪取大黑天金佛像,宣告傳位35任大汗的蒙古帝國徹底覆滅,降格為後金的盟友,女真人也因此獲得了統治蒙古高原、爭取信仰吐蕃傳佛教地區的某種合法性。

在女真人崛起的過程中,擊敗並聯合蒙古人是非常關鍵的一步,大明朝失去了重要的屏障,北方防線全面暴露。

而這場變革的意義也不局限在高原之上,這是因為吐蕃傳佛教早在蒙古帝國草創時期就已經與權力緊密結合,當女真人統合了東北和蒙古高原之後,籍由蒙古政權和吐蕃傳佛教的聯繫,他們也順利地與吐蕃地區喇嘛們建立了密切的聯繫。

這既是滿清皇家的信仰使然,也是因為處理好與宗教領袖之間的關係,有利於鞏固自己的統治基本盤。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