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哥!崑崙七子可不是那麼好惹的啊!就我們兩個人恐怕搶不到啊!」郭力強擔心的問道。

「聰明人並不止我一個!很多人都在留意崑崙派,我想他們用不了多久就會變成喪家之犬、東躲西藏!就算是我們不去找他們,他們也會主動來跟我們結盟,到時候還怕沒有紫金果嗎?」郭天力冷笑著道。

「大哥!你不會是傻了吧?如果在那個時候去幫他們,那不是等於去送死嗎?」郭天強急著道。

「我們不會死的!因為所有人都知道我們不怕死!沒有人會跟我們這樣的人去拚命的,而且我們也不會傻到用性命去幫崑崙派,那個楊鴻劍雖然跟我們稱兄道弟,可是他一直在提防著我們,如果不是老鬼把情況賣給我們,恐怕連一個紫金果都得不到!」郭天力冷笑著道。

「郭堡主!你們這是去哪裡啊?」這個時候突然一道聲音從下方傳了上來。 「老鬼?你怎麼會在這裡?」郭天力向著聲音傳來的方向望去,只見一個又矮、又瘦、還有些駝背的老頭,站在一塊巨大的岩石上,向揮著手。

「我一直藏在這裡啊!你們這是要去哪裡啊?」老鬼微笑著回答道。

「你一直藏在這裡?難道你沒有去搶紫金果嗎?」郭天力好奇的問道。

「去啦!可是什麼都沒有搶到!你們哥倆怎麼樣?」老鬼一邊從岩石上飛上來,一邊苦笑著問道。

「唉!別提了!我們只搶到幾個!沒想到大家都隱藏著實力,一個個出手都不慢!」郭天力鬱悶的說完,緊接微笑著問道:「老鬼!你可是出了名的鬼手,雖然修為弱了點,可是身法和速度並不比別人差啊!怎麼可能會空手而歸呢? 華娛之閃耀巨星 你不會怕我們哥倆搶你的吧?」

「如果我有紫金果,還會主動跟你哥倆打招呼嗎?早就躲起來去煉化紫金果去了!我是真的沒敢出手,因為我怕被人追殺啊!」老鬼苦笑著道。

「嗯!匹夫無罪,懷璧其罪!你的擔心也有一定的道理!就算是我們哥倆還想著要去打劫別人呢!」郭天力微笑著點了點頭道。

「郭堡主!如果你們去打劫,能不能帶上我啊?雖然我的修為差了點,可是幫你拖住一個半步化神還是沒有什麼問題的!」老鬼聽到郭家兄弟要去打劫,他馬上兩眼發光的說道。

「你怎麼突然這麼膽大了?這可不是你老鬼的風格哦!」郭天力好奇的問道。

「我現在也是沒有別的辦法了!別人肯定不會相信我沒有得到紫金果,而我又修為最弱,他們怎麼可能會放過我呢?不如放手搏一把!只要得到足夠的紫金果,我就不用再害怕那些人了!」老鬼連忙解釋道。

「老鬼!你怎麼不去跟散修聯盟合作呢?」郭天力知道老鬼雖然膽小怕事,可是心機卻很深,他主動提出要跟自己合作,恐怕沒那麼簡單啊!

「散修聯盟現在多了兩半步化神,根本就不需要跟我合作,而且我也怕過河拆橋,再把小命搭進去!在秘境里我只相信你們兄弟的人品!跟你們合作我放心!」老鬼真誠的回答道。

「嗯!你說得有點道理!我們合作倒是沒有什麼問題,不過,你可不能再藏著掖著,情報對我們來說可是非常重要的!」郭天力猶豫好一會,才點了點頭道。

「那是當然!我雖然沒有得到紫金果,可是我知道誰得到的最多!而且我還知道有人趁著玄蜂不在,而去了玄蜂的老巢!不但得到了幾百個紫金果,而且掏空了玄蜂的老窩!」老鬼神神秘秘說道。

「什麼啊?有人得到幾百個紫金果?他們是誰?」郭天強聽到幾百個紫金果,激動差一點從紫金鳳尾鉤上掉下去。

「是金清石!是我親眼所見!可惜我不是他的對手,只能眼睜睜的看著他拿走了所有的紫金果!」老鬼無可奈何的搖了搖頭道。

「就他一個人嗎?」郭天力皺著眉頭問道,在他臉上看不到一絲激動的表情。

「我知道郭堡主在懷疑什麼,蜂巢里雖然有玄蜂王,可是金清石身上最少有兩件神器,而且他還是龍族,龍族可是妖獸皇族!那隻蜂王根本威脅不了他!」老鬼認真的說道。

「嗯!有道理!你知道金清石在什麼地方嗎?」郭天力的內心開始蠢蠢欲動,神器、幾百個紫金果!這些對他來說都是無法抵擋的誘惑!

「他向北去了,而且崑崙七子也是向方向北逃的,如果他們能打起來……」老鬼說到這裡停了下來,他知道郭家兄弟跟楊鴻劍一向走得很近,所以他也不能說得太明白了。

「這次崑崙七子也得到了不少紫金果!恐怕會有不少人在打他們主意!」郭天力並沒有直接回答老鬼的話,而是自言自語的說道。

「呵呵…..我明白了!既然朋友有難,那這個忙我們必須要幫啊!」老鬼立即開心的笑著道。

「走!」郭天力微微一笑,然後催動著腳下的紫金虎頭鉤沖向了北方。

金清石還真的向著北方前進著,因為一條條由玄蜂匯聚而成的金蟒,正在向著北方移動著,追殺著一個個目標。

「奇怪了!為什麼這些人都向北逃呢?難道那邊有玄蜂害怕的東西嗎?」金清石一路上小小心翼翼的吊在玄蜂的後面,看著分開的一個個蜂群,他心中暗暗想道。

一天過去了,金色的土地開始一點一點的消失,一片片翠綠出現在了平原上,遠處連綿起伏的一座座山峰,彷彿是在告訴大家,金色平原已經到了盡頭。

「哈哈……我們終於逃出金色平原了!只要進了大山,想要躲開玄蜂的追殺就容易很多了!」連續飛了一天一夜,靈力消耗過半的胡天鳴,落到一棵大樹上激動的大叫著道。

「少說廢話!趕緊去金水河躲起來!」出了金色平原,楊鴻劍不但沒有放鬆,反而更加緊張了,他黑著臉催促著說道。

「掌門!大家都逃了一天一夜了,是不是先找個地方暫時休息一下?」楚雲天苦笑著說道。

「不行!我們必須儘快趕到金水河,我總覺得跟在我們身後的人不懷好意,萬一他們聯合起來打我們身上紫金果的主意,我們根本沒有還手之力!」楊鴻劍焦急的說道。

「應該不會聯合吧?雖然他們得到的紫金果沒有我們多,可是也不會少多少啊?而且他們現在最重要不是搶紫金果,而是去找到姬鵬吧?萬一姬鵬離開了,他們可是什麼都沒有了!」三子虎嘯劍趙極峰搖了搖頭道。

「你把他們想得太簡單了!這麼多年他們一直隱藏著實力,也沒有找我們的麻煩,不是因為我們有多厲害,而是想放長線釣大魚!離開這裡是假,是想找到這裡的寶藏才是真!經過這次之後,他們不會再對我們手下留情了,所以我們必須要加倍小心,你們也要儘快突破到半步化神!」楊鴻劍冷冷的說道。

「是!掌門!」另外六子聽掌門說完,頓時飆出一身冷汗! 楊鴻劍帶著師五個師弟和一個師妹,沒有從空中趕往金水河,而是在密林里快速的移動著。

一道道人影緊跟著鑽進了密林中,分別從不同的方向吊在崑崙七子的後面。

一個個玄蜂群,在衝到金色平原邊上后,立即停止了追擊,在空中盤旋了四五圈后,不甘心的往回飛去。

金清石和晶晶從地下進到了大山裡,可是等兩個從地下鑽出來的時候,卻發現天空中不但沒有了玄蜂,連人影都沒有一個!

「什麼情況?怎麼什麼都沒有了?難道大家要一起玩捉迷藏嗎?」金清石一邊抓著靈石補充著靈力,一邊苦笑著道。

「哥!你沒發現這些人好奇怪嗎?一個個雖然都是分開的,可是方向卻是一樣的,這不像是在逃跑,反而像是在跟蹤什麼東西!可是,你才是他們的目標啊?如果要跟蹤也是跟蹤你吧?」晶晶好奇的說道。

「也許他們早就發現我們了,故意把我們引到這裡這裡來!不過這也是我所希望的,一個個的找真是太浪費時間了,最好一次性全部解決掉他們!」金清石冷笑著道。

「哥!你可千萬不能大意啊!那些隱形人可不是那麼容易好對付的!」晶晶緊張的說道。

「哼!他們雖然有些麻煩,可是我已經有辦法來對付他們了!只要他們一出現,我就給他們來個一鍋端!」金清石冷哼一聲,雙眼射出凝如實質的殺氣,他已經開始懷疑那些隱身人,就是柳生武兵衛他們,而且竟然敢偷襲自己兩次,這個仇不能不報!

「什麼辦法啊?有沒有我的份啊?」晶晶聽到哥哥已經有了對策,她可不想錯過這個機會,連忙問道。

「嘿嘿…..少不了你!你可是主角!」金清石奸笑著道。

「啊?我是主角?不會讓我去當誘餌吧?我願意!我願意!」晶晶不但沒有害怕,反而露出興奮的表情道。

「你想得美!我怎麼可能讓你去當誘餌呢?要當也是我當!你就別瞎猜了,到時候好好配合哥哥就行了!」金清石微笑著說道。

「哦!那我們下一步做什麼?」晶晶知道能幫上哥哥的忙就行,至於做什麼並不重要,她乖巧的點了點頭。

「守株待兔!」金清石說完,拉著晶晶直接飛到空中,向著遠處的一座高山沖了過去。

兩個人剛剛離開沒多久,三道身影落在了大樹上。

「這個傢伙真是太古怪了!一會消失一會出現的,萬一躲起來,還真的不好找啊!」郭天強苦著臉,鬱悶的說道。

「不好找也得找!這可是關係到我們的生死!不管有多困難,有多危險,我們都要搶到紫金果!」郭天力堅定的說道。

「其實也沒有那麼危險,我們三個可都是半步化神期!就算是搶不到,自保應該沒有什麼問題的!」老鬼看到郭天力一副要拚命的樣子,他連忙安慰著道。

「但願如此吧!」郭天力苦笑著點了點頭道。

金清石和晶晶也不怕別人看到,兩個人故意在空中飛了一大圈后,落在了一座山峰上。

「哥!我們轉了一大圈,我估計大部份人都看到你了!你就不怕他們再次聯合起來對付你嗎?」晶晶也不知道哥哥想幹什麼,在空中遊盪了一大圈后,也不去找人了而是拉著她來到了這個山峰上。

「來就來唄!難道我還怕他們不成?來丫頭!我們先吃個紫金果解解渴!」金清石笑嘻嘻說完,把一個閃著紫色金光的紫金果放在了晶晶的手中。

「咔嚓」一聲脆響!一陣濃濃異香飄散在空氣中!

「嗯………又脆又甜又爽口!真是太好吃了!」紫金果一進入到金清石的口中,他頓時激動的大叫著道。

「嗯!是挺好吃的!不但裡面的靈氣純凈無比,而且還有一種說不清道不明的東西!」晶晶一邊回味著,一邊輕輕點了點頭道。

隨著紫金果在胃裡的融化,比上器靈石還要純凈、濃郁十倍的靈氣開始湧向全身,同時一種莫名其妙的感覺湧上了金清石的心頭。

「奇怪了!這紫金果除了靈氣濃郁之外,好像還真有其它的功效,不過不知道是好是壞!」金清石聽到晶晶這麼說,立即打起精神,仔細感受著紫金果的變化。

「是好事!紫金果的另一個功效就是增加生命力,一顆紫金果可以增加十年壽元,對你來說意義不大!」龍天霸的聲音響了起來。

「啊?可以增加十年壽元?那對普通人有效嗎?」金清石聽到紫金果可以增加壽元,那外公、外婆、父母還有那些親人們不是可以多活幾十年?

「笨蛋!紫金果里的靈氣那麼強,普通人如果吃了只會爆體而亡!」龍天霸聽到金清石竟然會問出這麼弱智的問題,他忍不住又要發彪了!

「我叉!我還以是什麼好寶貝呢!原來就是塊雞骨頭!」金清石鬱悶的說道。

「雞你妹啊!十年對你來說不算什麼,可是對那些大限將至的人卻是價值連城,也許多一天都會有突破的可能!一旦突破,壽命又會增加幾百年、上千年!你還說是雞骨頭?我看你就是白痴弱智加無知!」龍天霸怒吼著道。

「嘿嘿….我只是隨口一說!你至於這麼激動嗎?既然你這麼喜歡,可以拿靈材跟我換啊!我的小金可是為了它,而身受重傷啊!」金清石奸笑著道。

「你..你..你以這是仙果、神果啊?我的靈材可都是稀世之寶!」龍天霸差一點氣暈過去!

「稀世之寶也沒有命重要吧?萬一你不能突破怎麼辦?到時候後悔都來不急!」金清石鄙視著道。

「切!你也不看看我是誰?除了突破天尊沒有把握,其它都是小菜一碟!我勸你還是死了這條心吧!要我們龍族的寶貝,那就是在要他的命!」龍天霸並沒有說錯,龍族有兩大喜好,一是寶物,二是美女!而寶物比美女更重要,每條巨龍都是一個移動的寶庫! 「唉!天有不測風雲,人有旦夕禍福!自信是一件好事,可是自信過頭,那就是傻叉了!」金清石長長的嘆了口氣,然後感慨的說道。

「你..你…你給我等著!」龍天霸雖然暴跳如雷,可是他現在只是一道元嬰中期的神識,如果金清石想滅了他,絕對是分分秒秒的事情,而且自己還要求他幫忙找奪舍的身體,所以他真不敢說出太過份的話來。

「呵呵……霸哥!我是在逗你玩啦!我們可是患難之交,是血脈相連的兄弟!雖然你經常會小氣一點,可是我不會介意的,紫金果我會給你留一些備用的!」金清石看到龍天霸是鐵了心不換紫金果,他只能裝作什麼都沒有發生一樣,呵呵的笑著道。

「我不是小氣!而是非常小氣!如果你再敢打我寶藏主意,我就跟你斷交!」龍天霸氣呼呼的說道。

「知道啦!等我到了神界,說不定還看不上你的那些寶貝呢!」金清石撇著嘴說道。

「切!井底之蛙!我的財富在整個神界都是排得上號的,比有些天尊還多!你還看不上?你以為你是誰啊?」龍天霸鄙視著回答道。

「我有磐涅寂滅印你有嗎?我有九轉玲瓏塔你有嗎?」金清石立即反擊道。

「我..我..我沒有又怎麼樣?難道你以為它們屬於你嗎?只要你一進到青霄天,很快就會有人找上門來,先不說你能不能保住它們,能保住小命已經算是不錯了!」龍天霸冷笑著道。

「霸哥!你的意思是,只要我去了青霄天這兩件法寶就保不住了嗎?」金清石聽完心裡一驚,他連忙問道。

「嗯!這兩件都超出神器範圍的先天靈寶,如果清除了靈寶里的主人神識還好說,萬一只是被封印了,而且它們的主人又夠強大,很容易就會發現它們!所以我勸你最好別使用這兩件先天靈寶,而且一旦發現異常,立即將它們處理掉!」龍天霸極其嚴肅的說道。

「好!」雖然師父曾經幫著煉化過磐涅寂滅印,可是並沒有告訴他,這個過磐涅寂滅已經萬全沒有什麼問題了,所以他真的不敢說這是自己的法寶,也不敢拿自己的小命去搏。

「哥!你沒什麼事吧?」晶晶看到金清石吃了一口紫金果后,就一言不發,而且還皺起了眉頭,她緊張的問道。

「我沒事!丫頭!這紫金果對你有幫助嗎?」金清石不想讓晶晶為他擔心,他連忙岔開話題道。

「對我來說就是好吃!對修為並沒有什麼太大的幫助!」晶晶撅著嘴可愛的小嘴,有些鬱悶的回答道。

「呵呵!可能是因為你身體的原因,而感覺不到它的效果!這東西是可以增加壽元的!」金清石微笑著說道。

「哦?那不是對哥哥很有幫助?」晶晶激動的問道。

「現在幫助不大,因為哥哥才三十一歲啊!」金清石現在是龍嬰的巔峰,到少有一千年的壽元,如果突破到了化期期,又可以增加一千年的壽元,所以對他來說,這紫金果的用處只是增加靈力。

「哥!快來救我!」就在這個時候,天空中突然出現一道綠光,一道急促的求救聲響了起來!

「靈兒?」金清石聽到這熟悉的聲音,頓時大吃一驚,身體如同離弦之箭,沖向了天空!

靈靈驚慌失措的全力催動著幽靈劍,向著金清石的方向狂奔著,而在她的身後,一個身材魁梧的白髮老者,踏著一根銀色的長鞭,緊緊追趕在她的身後。

「靈兒!真的是你嗎?」金清石看到那熟悉的綠光光芒,頓時激動的大喊著道。

「哥!是我!這個人要殺我!」靈靈淚眼汪汪、帶著哭腔,大聲的回答道。

「找死!」金清石聽到有人要殺靈靈,他頓時怒火衝天,全身的靈力開始劇烈的滾動起來,身體如同一道閃電,向著靈靈的方向沖了過去!

白髮老者看到金清石之後,雖然臉色一變,可是並沒有停下來,而是突然加速,眨眼間已經追到了靈靈的身後,二活不說,一招橫掃千軍,銀色長鞭向著靈靈攔腰抽了過去。

靈靈連忙用力一踏幽靈劍,身體同時前傾,「啪」的一聲爆響后,銀色長鞭緊貼著靈靈的後背飛了過去!

白髮老者看到越來越近的金清石,臉上露出了焦急的表情,手中的銀色長鞭橫掃過後,手腕一翻,一記泰山壓頂,銀色長鞭在空中畫了一個眼圈后,自上而下,向著靈靈的腦袋狠狠抽了過去!

「噬魂!」剛剛站直身體的靈靈,看到長鞭已經到了頭頂,想躲已經來不及了,她立即大吼一聲!

「呼!」一團黑霧瞬間從靈靈手上的九幽戒里沖了出來,向著白髮老者撲了過去。

這是一個兩敗俱傷的打法,白髮老者的長鞭就算是打爆了靈靈的腦袋,可是兩個人太近了,那團黑霧必然會撲到白髮老者的身上,老者想搏可是又不敢搏,一旦自己受傷,恐怕絕對不會是金清石的對手,而且自己的目的,就是用這個女人來換取紫金果,並不是要跟金清石拚命,老者手腕一抖,銀色長鞭立即卷回到身前,同時向後快速的倒退著。

「靈兒!你沒事吧?」嚇得臉色發白的金清石,衝到靈靈的身前緊張的問道。

「我..我..我沒事!就是靈力消耗比較大!」靈靈氣喘吁吁的回答道。

「沒事就好!」金清石聽到靈靈說沒事,提到嗓子眼的心臟才回到遠處,他連忙向著白髮老者的方向望去,只見一道背影向著遠處狂奔而去。

「白毛老頭!你給我等著!我不殺你,誓不為人!」金清石一是不放心靈靈,二是自己還有重要的事情要處理,所以沒有去追殺他,向著背影怒罵了幾句后,抱著靈靈往回飛去。

「靈靈!你沒事吧?你怎麼會出現在這裡?」緊追過來的晶晶看到金清石懷裡的靈靈,她緊張的問道。 「我沒什麼事,就是耗盡了靈力!我..我..我被父親當人質送進了九曲黃河陣里,後來玄蜂出現了,看管我的那些人都逃了,我就躲進了九幽戒里,等我從九幽戒里出來的時候,發現有人好像尋找著什麼東西,我就悄悄的跟在他的後面,最後在一個長滿紫金樹的峽谷里停了下來,我沒敢跟那些人一起去搶紫金果,等他們被玄蜂追殺之後我才出來!哥哥!你猜我找到了多少個紫金果?」靈靈說完,向著金清石得意的說道。

「呵呵!再多也沒有我多!」金清石忍不住笑著道。

「你也去了?那我怎麼沒有看到你?」靈靈好奇的問道。

「嗯!不過我是被玄蜂帶回老巢的,在裡面得到了幾百顆紫金果!後來我被一隻三階頂峰的玄蜂王追殺……..」金清石將自己被隱身人刺殺和怎麼殺死玄蜂王的事情,簡單的跟靈靈說了一遍后,向著靈靈問道:「你父親呢?他就這樣把你丟下不管了嗎?」

「我沒有這樣禽獸不如的父親!我也不想再看到他!」靈靈想起父親把自己當作人質送給那些人,她眼圈開始發紅,痛苦、委屈、失望一起湧上心頭。

「你父親為了要殺我,可真是不惜一切代價啊!不過這也是好事,要不然我們還真不知道什麼時候才能團聚呢!」金清石雖然心裡狠的咬牙切齒,可是靈靈和姬鵬畢竟是父女,他不能在這個時候說出太過分的話來,讓靈靈夾在中間為難。

「靈靈!那個白毛老頭是什麼人啊?他為什麼要追殺你?」這個時候晶晶疑惑的問道。

「他是一個散修,在峽谷里曾經看管過我,我剛出金色平原就遇到了他,不過之前他並沒有對我下死手,而是想活捉,要不然我絕對不能堅持到現在,我想很有可能想活捉我,來威脅我父親。」靈靈回答道。

「如果真的是這樣,那可就有好戲看了!」金清石冷笑著道。

「哥!如果遇到我父親你一定要加倍小心,他雖然只恢復到了半步化神的修為,可是神識已經達到了化神期!」靈靈知道哥哥雖然嘴上沒有說什麼,可是一旦遇見父親,他一定不會放過他!

「哦?他神識怎麼恢復得這麼快?」金清石聽到姬鵬竟然有化神期的神識,頓時大吃一驚,神識的強大不但可以提前發現自己,而且神識的攻擊更是恐怖,稍有不慎就會變成白痴,嚴重的更會腦死亡啊!

「我也不知道啊!之前我都是被他關在九幽天珠裡面,根本不知道外面發生了什麼事情!不過在九幽天珠的裡面還關了一個小女孩,聽她說是什麼星河堡的,我父親好像很喜歡她,也知道是想收她為徒,還是想娶她!」靈靈苦笑著道。

「沒想到你父親的口味還挺重啊!那個女孩同意了嗎?」金清石笑著問道。

「沒有拒絕也沒有同意!不過這個女孩雖然年紀不大,可是說話卻是滴水不漏,哄得我父親團團轉,送給她好多好東西!」靈靈撇著嘴道。

恐怖降臨 「真是極品的妹紙啊!我看你父親要掉坑裡了!」金清石雖然與雷慧雯只有一面之緣,可是感覺這丫頭鬼精鬼精的,而且也不像是那種貪圖虛榮的人,如此遷就姬鵬,一定有她的目的。

「唉!真是屋漏偏逢連夜雨!沒想到連我最心愛的女人都離我而去了!」龍天霸長傷心欲絕的說道。

「呵呵…..老大!你只是剃頭挑子一頭熱!就算是那個小雯沒跟姬鵬再一起,恐怕也不會看上你吧?」金清石笑著說道。

「我呸!我看你就是羨慕嫉妒恨!你也不看看我是誰?我可是威震九重天、英俊瀟洒、玉樹臨風、迷倒萬千少女的九天狂龍!龍天霸!你如果跟我以前比起來,那就是一個渣!」龍天霸怒吼著道。

「老大!好漢不提當年勇!而且你要知道,這裡元嬰以上的人都是老傢伙,如果你奪了舍,就會變成老傢伙!你說還有英俊瀟洒、玉樹臨風嗎?會迷倒萬千少女嗎?恐怕只會嚇倒吧?」金清石鄙視著道。

「我叉!你就不能找個年輕一點嗎?」龍天霸著急了,雖然心裡明白金清石說的沒有錯,可是他還是不死心的問道。

「我上那找去啊?要不你自己找,只要你喜歡的,我就把他拿下!不管是男是女!」金清石苦笑著道。

「這真是有點坑爹啊!石頭!要不然就先算了吧!等去了青霄天再說,那裡應該有很多帥哥的!」龍天霸猶豫了好半天,才鬱悶的回答道。

「霸哥!你先別說帥哥的事情,那個姬鵬現在有化神期的神識,你說我倆的神識能抗得住嗎?」金清石擔心的問道。

「你可別把算在內!我現在只有元嬰中期的神識,面對化神期的神識,只有被妙殺的份!」龍天霸急著說完,又皺著眉頭說道:「你有磐涅寂滅印守護著神識,而且你還有九龍神鼎保護,應該不會有生命危險!不過最關鍵的還是要靠你自己的意志力!」

「但願如此吧!如果我真有什麼危險,霸哥你千萬不要出手,想辦法儘快逃出去!」金清石認真的說道。

「你放心!我肯定是不會幫你的!只要姬鵬一用神識攻擊你,我立即逃走!」龍天霸用力點了點頭道。

「草!這是什麼人啊?我只是想客氣一下,沒想到還當真的了!」如果龍天霸的肉身站在身前,他一定會狠狠胖揍他一頓!

「哥!你又在發什麼呆啊?我們今晚不會要住在這裡吧?」晶晶推了推正在鬱悶的金清石,然後好奇的問道。

「哦!就住在這裡!不但要住在這裡,而且我們還要再努力一次!」金清石色眯眯的說道。

「切!試就試!反正又不是我不行,而是你的槍太軟!」晶晶立即撇著小嘴說道。

「臭丫頭!再不行我就用手指!我就不相信捅不破你那層牛皮紙!」金清石奸笑著回答道。 「你們兩個慢慢的玩,我想師父了!哥!送我去看師父!」這個時候靈靈看到金清石和晶晶甜甜密密甜的樣子,一股濃濃的酸氣湧上心頭,她撅著小嘴,委屈的說道。

「靈兒你吃醋了?」金清石笑著道問道。

「我會吃醋?這怎麼可能呢?要吃醋也是他吃醋!」靈靈指著自已的平坦的小肚子,笑眯眯的說道。

「嘿嘿….他是一個尊老愛幼、孝敬長輩的乖孩子!是不可能會吃醋的!」金清石壞笑著道。

「是嗎?那等孩子出生之後,我天天喂他醋喝!」靈靈冷冷的說道。

「傻丫頭!哥跟你說……」金清石趴到靈靈的耳邊小聲說著。

「嗯!我就知道哥哥不是忘恩負義的小人!送我進去吧!」靈靈聽金清石說完,小臉馬上湧起了紅潮,然後開心的說道。

忘恩負義?這成語怎麼會用在他身上呢?金清石眉頭布滿了黑線,他苦笑著將靈靈收進到了空間裡面。

「哥!靈靈受了那麼的苦,你應該多多陪著她!剛才我是跟你開玩笑的!」晶晶看到金清石真的把靈靈送進了空間里,她連忙說道。

「你也是一個傻丫頭!天色不早了,哥給你做好吃的!」金清石笑著說完,直接空間里取出燒烤架和兩條一尺多長的大魚,認真的準備起燒烤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