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哼,就憑你們也想灌醉我!」

「沒門兒,門都沒有!」

司馬青山站在院子里,自言自語了兩句,然後就開門進入了房間。

房間內,此時石柱變成陳長琴地模樣,坐在床邊上。

司馬青山一進來,就被對方那驚為天人一般地容貌給吸引住了。

「司馬飛熊這個老賊,居然也能得到如此美色!」

「哈哈哈,不過從今晚開始,你就是我的人了!」

司馬青山走上前來,盯著那張臉看了好一會兒,暢快地笑出聲來。

「青山少主,您這志向也太大了點!」

「只怕是,過不了今晚啊!」

石柱皺眉地看著司馬青山,開口說道。

「志向太大?」

「什、什麼意思?」

因為喝了太多的萬年醉,此時司馬青山還沒有回味過來,對方在說什麼。

「怎麼回事?居然喝了這麼多酒,這可不像司馬青山平日的為人啊!」

「不過也好,趁此機會,快點除了他!」

司馬青山身上的酒氣實在是太大,以至於石柱都有些受不了,開始抱怨起來。

說話間,石柱就從床上站了起來。

整個過程中,石柱身形再度發生了天翻地覆的變化,從一個冰山美人變成了摳腳大漢。

沒錯,石柱再度恢復了司馬飛熊地模樣。

這種突如其來地變化,倒是讓司馬青山眼睛一瞪,好像發現了什麼驚奇地事情一般。 「意思是你可以去死了!」

石柱眼睛一瞪,就朝著司馬青山下死手了。

「咔嚓~~」

「砰~~~」

二人距離很近,石柱一拳朝著對方腦袋打去。

這一拳,可謂是傾盡了石柱所有的力量,對方直接被這一拳打飛了出去。

然而最終結果卻是非常意外,對方居然沒有被打死!

豪門寵愛:紀少的替身嬌妻 這不科學啊!

石柱看著摸著自己腦袋,晃晃悠悠站起來的司馬青山,眼中有些疑惑。

「嘶~~~」

「好黑地一拳啊,若不是我身上穿了一件非常厲害的法寶,只怕今晚就要提前去見司馬家的列祖列宗了!」

石柱這一拳,沒有將司馬青山打死,反而將他給打醒了。

司馬青山鼓盪真元,以特殊手法將身上酒氣給驅散,然後目光沉沉地盯向石柱。

「原來是你!」

「呵,這次可是你先對我出手的,就算我打死你,也沒有任何負擔了!」

司馬青山沉著臉看向石柱說道。

「不好!」

「給我收!」

石柱臉色微沉,頓時意識到事情要糟了。

就在這萬分之一地機會中,石柱做了一個決定,直接將司馬青山給收入了玉玦空間中。

然後將自己大半意識沉入到玉玦空間中,準備在這裡將對方徹底解決掉。

「這是什麼地方?」

「空間法寶?」

「想不到你身上,居然也有如此至寶!」

「不過從今晚開始,這件寶物就屬於我了!」

司馬青山看著周圍虛無地空間,臉上露出一股殺意。

「殺我?」

「那就試試看吧!」石柱抱著肩膀,一臉挑釁地看向司馬青山。

「試試就試試!」

「萬古青山!」

司馬青山一聲大喝,腳下就有一座巨大的青山升起,瞬間將他襯托的高大無比。

「哼,若是在外邊,我肯定掉頭就跑!」

「可是在這裡,那情況就不一樣了!」

「山來!」

石柱一副得到高人的模樣,探手一揮腳下就有一座大山升起來。

司馬青山腳下的那座萬古青山,是他大道凝聚出來的一種力量。

而石柱腳下這座黑乎乎的大山,其實是藉助這方空間力量得來的。

「給我死!」

司馬青山眼睛一瞪,伸手朝著對面石柱喝道。

然後腳下萬古青山就劇烈震動起來,帶著一股龐大無比的氣勢朝著石柱壓去。

「轟隆隆~~~」

或許是萬古青山震動力量太過強大,引動整個玉玦空間開始顫動。

面對這股大道力量,石柱心中一橫,操縱著腳下黑山狠狠撞了過去。

「咔嚓嚓~~~~~~」

大量石塊崩碎開來,朝著下方無底深淵掉落。

石柱腳下那座黑山,在這碰撞過程中不斷受損,似乎下一刻就要徹底崩壞。

「哈哈哈哈」

「假貨就是假貨,就算是有法寶相助,又如何能與我的大道神力相比!」

「壓過去、壓死他!」

大笑之中,司馬青山操縱著萬古青山繼續碾壓而來。

「雨來!」

腳下黑山崩壞地那一刻,石柱臉上仍未見絲毫慌亂,再度伸手一招。

神級美食主播 頓時,大量雨水從四面八方湧來。

億萬雨水匯聚成大江大河,匯聚成滔天巨浪,掀起毀天滅地般的力量,在石柱意識操控之下,朝著對面司馬青山衝去。

「昂~~~」

所有的雨水全都完美避開了石柱,甚至有一條巨大地黑龍從滾滾大河之中冒出來,將石柱不斷抬高。

石柱就這麼站在黑龍頭頂山,操縱著這種磅礴的大雨之勢攻擊司馬青山。

石柱一個念頭,就有大量水龍從下方滾滾江河中飛出,掀起巨浪衝擊司馬青山腳下的萬古青山。

一條水龍不夠就十條、百條、千條、萬條……

此時的石柱,就好像是這片虛無空間中的神,能夠隨意操縱這片空間中的力量。

「言出法隨?」

司馬青山探手打退了衝上來的幾十上百條水龍之中,眼睛一瞪,看向石柱的眼神充滿了不可思議之色。

「這究竟是什麼樣的法寶,居然能夠讓操縱者達到如此隨意所欲的地步?」

「就算是如今的我,想要掌控天地之力也不可能!」

「這個司馬飛熊,居然有如此機緣,能夠得到這等神物?」

「不行,在這裡我始終都不是他的對手!」

「等到對方耗盡了我的力量,那就完蛋了!」

「我要出去!」

「對,只有出去才能將他制服!」



石柱此刻展現出來的能力越強大,司馬青山對這玉玦空間就越是垂涎。

此刻司馬青山已經有了退意,手中不知何時多出了一把大剪刀。

「這是?」

「我想起來了,上次對付太虛老祖的時候,對方就曾經使用過它!」

眼看著司馬青山拿出了那把很兇很兇地大剪刀,石柱頓時凝重起來。

「給我剪了它!」

司馬青山抓著大剪刀的手一鬆開,然後大剪刀就狠狠沖了出去。

大剪刀一出來,就開始暴漲無數,所有擋在它面前的水龍、巨浪統統都被剪開。

大量雨水,在這把大剪刀的強勢氣勢之下分散兩旁。

然後,大剪刀不斷往上沖,最終好像頂到了什麼屏障。

「砰~~~」

一聲巨響過後,大剪刀爆炸了。

石柱二人所在的這片空間上方,忽然裂開了一條縫隙。

隨著大剪刀爆炸地威力不斷釋放,裂縫越來越大,就好像是一條綢布被無情撕裂開來一樣。

然而這條裂縫很快就被止住了,而且玉玦空間內似乎有種神秘地力量在修復縫隙。

寶物爆炸,司馬青山不可避免地受到了重創。

「咳咳咳」

「怎麼會這樣,這件寶物可是昔年老祖送給我的。」

「為什麼會折損在這裡?」

雖然有些不甘,可是看著快速合上的裂縫,司馬青山不敢猶豫,趁著縫隙還沒徹底合上逃走了。

「散!」

就算是已經重傷的司馬青山,石柱也不敢硬碰硬。

渣攻要黑化快穿 沉思了一下,石柱就將雨水散去,然後意識回歸到現實。

房間內,石柱睜開眼睛,一臉警惕地看著對面已經重創地司馬青山。

「今日說什麼也要將你留下!」

石柱瞪眼看向司馬青山,看樣子是準備再次將對方收入玉珏空間內了。

只不過這次司馬青山有了防備。

也不知道對方在四周布置了什麼厲害的東西,石柱以往萬試萬靈的手段居然失效了!

「咳咳咳」

「你就等死吧!」

司馬青山兇狠地看了眼石柱,然後直接閃人,離開了房間。

只要到了外邊,司馬青山有的是手段收拾對方。

然而事實,真的如此嗎?

麵包樹下的女孩 等到石柱衝出來的時候,就發現小院中又多了一個人出來。

不知何時,司馬青天出現在了這兒。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