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小芯你……」

「難怪你的店子會敗落,你知道是什麼原因嗎?」唐小芯清冷打斷他話,「以現在目前街道上四家滷味店,就屬我這一家生意最好,再到李太平管的那一家,你和我合作,我幫你把生意做起來,那你有沒有想過,街坊鄰居來來回回就這麼多,你店裡生意好了,那差是剩下我三家,那不是相當於讓我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嗎?」

廖雲虎明白她說的意思,「但你也不能想出讓我關門的事,你應該想辦法讓鍾金水倒閉才對。」

「與其這麼激烈想辦法把鍾金水鬥倒了,那我們還不如想辦法在其他地方掙錢。」唐小芯看著他,若有所思地反問他,「還是說你想在一個坑裡就一定要蹲到死為止嗎?而不是想著如何賺錢嗎?」

廖雲虎很認真的思考唐小芯說的話。

「那就算是搬到另外一家街道,你就一定能夠保證店裡的生意就會起來嗎?」

「再壞也沒你現在這個情況壞吧!有些事你自己都不試一試,那你又怎麼會知道呢!」

廖雲虎沉默了很久,嘟囔問她,「難道就剩下這一個辦法了嗎?」他都已經習慣待在這條街上了,他也是擔心老丈人那邊對他頗有意見。

「目前就只有這一個辦法是對我們有利的!其他的,我陣時沒想出來,也想不出來。」

唐小芯又看他不做聲,便不由跟廖雲虎說:「你回去想想吧!你要是同意了,那你明天就來這邊,不同意,那就別來了,我對你說過的所有話,你都當我沒說吧!」

——————-

PS:卡文,很抱歉,明天就是下個月了,時間好快呀!親們要珍惜時光呀! 送走了廖雲虎,唐小芯還去了一趟分店,跟李太平說了一聲,自己接下來可能幾天不能過來,取滷肉之類的等,就讓他們親自到總店去取。

平時也跟席麗瓊接觸比較多,知道她也是個不錯的女孩子,李太平在唐小芯叮囑這些話之後,他就跟唐小芯說:「這邊的事,我們夫妻二人會照看的,你就專心照顧麗瓊,不用擔心我們。」

「謝謝!」這是唐小芯比較想對他們說的話。

與唐小芯相處之後,顧大鳳也覺得她是個不錯的人,對他們夫妻也是很信任,大家相處都是禮尚往來的,她相信他們,他們自然也不會讓唐小芯失望。

然後故意開玩笑地說,「這沒什麼,只要掙了錢,你給我們多一點分紅就行了。」

「好!」唐小芯答應他們。

從分店回來,天色也暗了,唐小芯將店裡的罈子與鍋一塊刷洗,還將豬肉刮毛下鍋煮。

忙完這些之後已經是十點多了。

唐小芯坐在院子里吹乾頭髮,就一邊疊好今天店裡所掙的錢,她還數了一下。

心裡頭有些狐疑,他們出去之後,生意就不忙了嗎?他們出去之後,店裡賣了多少錢,她心裡大概是有個數的,而她現在數的錢,就正好是她心裡估計的數目。

還是說她估計錯了?也想多了?

頭髮也幹了,唐小芯留下做生意的本錢,將一部分拿走。

方清寧與孩子是住在方家,這個時候就剩下她一個人,睡覺之前將門窗都再仔細檢查了一遍,確定都關好了,她再放心睡覺去。

早上天色微亮,唐小芯就起來,將鍋里的滷肉重新熱了。

方清寧從方家過來,手裡還那種早飯給唐小芯。「我媽讓我給你帶的。」

唐小芯道謝后,接過早飯吃了。

「小芯你等一下還要去看麗瓊嗎?」

「有空再去,如果沒空的話,那就不去了,反正那邊有錦琛在!」

這時唐小芯吃著早飯,並沒有發現方清寧的神色有些不自然,就連嘴角的笑容也有些凝滯,「也是,店裡忙,走不開,也是很正常的。」

早上七點鐘,店裡就開始做生意。

來來回回的客人,單單靠她們兩個還是忙得手忙腳亂的。

九點多近十點鐘的時候,柳小玉來看唐小芯了,一知道是席麗瓊受傷,而忙得很,就答應過來幫忙幾天。

唐小芯倒是不同意,而是直接讓她來這邊上班得了,她給工資。

柳小玉想了想,心動了,就答應了。

兩人正歡快談著的時候,方清寧忙的時候吵這邊看了一眼,眼中生出了一抹極其複雜的光澤。

很快李香蘭忙完家裡的活,也到這邊幫忙。

眼看就要十一點多,生意才算是正在火爆起來。

四個人還是忙得團團轉。

十二點多吃飯時間,她們四人也算是忙過了,但奶茶店生意還是持續好。

李香蘭去幫忙做飯。

方清寧就進去搭把手。

「你這是怎麼了?」自己生的女兒,哪怕是動了動一個手指,李香蘭都知道她哪不對勁。

「就是小芯還打算請小玉來幫忙,我就是覺得店裡人手也夠多了,請那麼多人,這不是浪費錢嗎?」方清寧一臉『為唐小芯著好』的表情。

看著她,李香蘭嘆氣,「這都是小芯的事,你呀,做好自己的事就得了。」

「要是這樣,那你媽經常來幫忙,怎麼小芯不請你呢?還是說小芯就知道使喚自己人,覺得這都是理所當然的?」方清寧心不平衡說道。

「反正媽也是在家裡沒什麼做,過來幫忙而已。」她在家也是忙完,就是跟隔壁鄰居聊聊天,打發時間。

「那你還不如待在家裡幫我帶小孩呢!」

「思思呢有你爺爺在看著,等一下我在這邊做好了飯菜,就帶一點回去給他們,這難道不是我幫忙的酬勞了嗎?」

「那要是這麼說的話,小芯在我們家吃過這麼多年的米飯,那錢怎麼算呀!」她就知道她媽就會偏幫著唐小芯。

「你這孩子……」李香蘭嘖了一聲說她,「自家人哪計較得了這麼多的。」接著她看方清寧的眼神開始奇怪起來,「我說你今天是怎麼了?非得要拗著跟小芯過不去了?」

「我沒有。」

有與沒有,李香蘭看到她將臉側到另一頭去,她心裡可清楚了。

大家都吃過中飯之後,李香蘭就要回去。

店裡就剩下三個人。

唐小芯調配奶茶時目光會時不時瞟了一眼外面,這動作過於頻繁,讓柳小玉看見了,便問,「你這是想看席營長啥時回來呢?還是你想打算出去一趟?」

「我在等人,但不是錦琛。」

「哦!那是誰?」柳小玉好奇問。

「一個即將要合作的人。」

「你這是打算又多開一家店子?」柳小玉略微思索問她。

「有這個打算,不過是合作的。」

「嫂子我現在是對你越來越崇拜了,太能幹了!」

「你也可以的。」

柳小玉笑嘻嘻說:「那也是,我跟著你混,以後遲早我都變得跟你一樣能幹。」

她們兩個說話不到十分鐘,廖雲虎和胡曉曉出現在店裡。

看了一眼他們夫妻二人,唐小芯便知道廖雲虎已經將事情跟胡曉曉說了,而他們過來也是商量後面的事。「裡面去坐吧!」

唐小芯給他們倒了一杯水,自己也倒了一杯。

胡曉曉先是表示自己已經知道了關店的事,「不過小芯你說的這些跟我們之前所談的,已經背道而馳,不是一個意思。」

「那好,我入股,可以嗎?」唐小芯知道他們在擔心什麼,無非就是擔心搬離了這裡,他們再次想店裡起來,會有困難,而且也是擔心她會有變卦。

有唐小芯這話,胡曉曉和廖雲虎原本還在擔心唐小芯是不是會將他們給耍了,現在完全可以放心了。

「大家出一半錢,而招牌是使用席家滷味店,所有東西都是我這邊提供,只需拿回成本價,然後所掙的錢,大家平分,但是你們也知道我很忙,跟你們合夥的店子,管理方面就需要你們夫妻二人出面比較多。」

——————-

PS:很抱歉今天更新晚了,我肩膀和脖子扯著痛了兩天了,可能是老是坐著碼字的原因鍦ㄦ洿鏂頒腑錛岃紼嶅悗鍒鋒柊鏌ョ湅錛 「這個沒問題。」這也是廖雲虎巴不得的。

唐小芯還繼續跟他們說了幾項合作的事,尤其最重要的一點,「凡是掛著席家滷味店的招牌,那麼就是必須要從我這邊進貨源,這是為了味道品質的保證,如果,我是說如果,如果讓我發現廖雲虎你是在外面取的貨源,那麼我們的合作就會終止,而股份的事隨我處理,席家滷味店這一塊招牌,我必須要收回去。」

廖雲虎並沒有像唐小芯把事情想得那麼遠,他就想著目前可以掙錢,對於唐小芯的話,他沒多想就答應了。

過後,唐小芯還將這一項列入了合作條件里,大家都簽了字。

事情都已經談好了,廖雲虎和胡曉曉回去將店裡轉讓出去。

吃過晚飯,唐小芯去醫院看席麗瓊。

「你先回去洗澡休息吧!這裡有我在。」看到席錦琛一臉的憔悴,臉上長了鬍渣,眼底還有兩個黑印子,可把唐小芯心疼壞了。

席錦琛還沒出聲,席麗瓊倒先說了,「堂嫂,我已經好了很多,你們不用留在這裡照顧我,自己可以的。」

「那怎麼行,醫生說你失血過多,你要好好躺著休息,你要是起來沒人扶著或者看著,萬一你要是頭暈摔倒了,那怎麼辦呀!」

「可店裡的事太多了,讓你留在這裡照顧我,我會過意不去。」

「有什麼過意不去的,都是自家人。」說著,唐小芯還掖好被子,對她溫柔笑著,「你真要是覺得過意不去的話,那就快點好起來。」

「嗯!我會的。」

自從這次陷入了危險當中,她……腦海里浮現了一個非常緊張的她面孔——方海軍。

「我會好好珍惜我自己的。」

聞言,唐小芯微怔了一下,覺得她好像有點變了,略微思量,她想到了方海軍。

「你真要在這裡留夜?」席錦琛問她。

「嗯!」

「那店裡的事怎麼辦?煮滷肉的事,誰來做?」

被他這麼一說,唐小芯一怔,對哦,事情都還沒忙好。「那要不我現在就回去把豬肉弄好,下鍋,然後讓小玉她們幫我看看。」

「小玉今天才過來,難道你不讓她回去跟雲飛說一聲再過來?萬一雲飛還以為自己老婆不見了,到處驚慌尋找,那你是要給雲飛賠一個老婆?」

她怎麼就把這些給忘了。

有點把頭伸到棉被裡,給捂死算了。

「那……那……」

「我先回去洗個澡過來,今天還是我守夜吧!」

「哦!」

等席錦琛一走,席麗瓊忍不住笑了,覺得眼前的堂嫂跟她所見的,不太一樣,有點呆,但也是很可愛。

「有什麼好笑的?」唐小芯囧給她看。

剛才那個樣子,她自己都覺得不像自己,可能是戀愛中的女人,智商都是減弱吧!

當然,這解釋,她也只是勉強能安慰自己。

「好好好,我不笑,我不笑。」席麗瓊坐在病床,調整了一個坐姿。

「我問你,我大表哥後面還有來看你嗎?」

一聽唐小芯這麼一問,席麗瓊的面頰立即漲紅,眉眼間都透著害羞之情。

「堂嫂……」

「有或沒有,你直接說就得了。」唐小芯故意這麼說她,為的就是給自己『報仇』。

「……」堂嫂變壞了……

唐小芯眼神一邊斜睨她,還故意嘆氣說,「以後也不知道該喊你什麼好了,是大表哥嫂呢,還是堂妹好呢!」

「堂嫂……」席麗瓊嬌嗔害臊喊著。

看著她,唐小芯眼底漸漸褪去了開玩笑的成分,變得很認真注視著她,「經過這次的事情之後,你也應該感覺到大表哥對你非常認真,而你是否也該考慮一下你跟我大表哥的事?」

「堂嫂……」關於這個問題,她也有在想,只是……他們兩個之間的阻礙太多了。

「你不要想那麼多,我大表哥都已經不介意你的過去,未來,他只想和你在一起,那麼後面的事,你就交由他處理吧!」

「那怎麼行,你舅媽對你那麼好,要是知道了,她肯定會生氣的。」這一陣子店裡特別忙,李香蘭每一次都來幫忙,席麗瓊都是看在眼裡,對唐小芯更是特別好,就像是對女兒一樣。

現在她堂嫂為了她的幸福,而選擇了她,而不是李香蘭。

這讓她怎麼忍心看著她堂嫂難過呢!

唐小芯長長嘆了口氣,對於這件事,她心裡覺得特別為難,但她又怎麼忍心看見兩個人,明明都相愛了,卻因為自己的事,而不能在一起,那她也會過意不去。

「麗瓊!」她又停頓了。

「……」席麗瓊靜靜望著呼喚她的唐小芯。

「我是心疼你,也心疼我大表哥。」方海軍在她小的時候,一直都把她當成了妹妹一樣對待,什麼好吃的,都會給她,就算是跟舅舅或舅媽要到了零錢,都會給她一半。

一邊是麗瓊和大表哥,一邊是對她比親媽都還要好的舅媽。

她也是真真覺得很為難。

「但你們的事,真的不能拖下去,我不想你們兩個都過得很不開心,不然你們兩個就分開,要麼就在一起,你和我大表哥商量一下,至於我怎麼跟舅媽交代,我再來想辦法。」

「小芯謝謝你!」

方海軍突然站在病房門口。

「你都聽見了?」唐小芯錯愕迴轉身過。

「嗯!」

方海軍大步邁向病床邊,他當著唐小芯的面握住了席麗瓊的手。

剛開始席麗瓊不願意讓他握著,覺得這裡還有唐小芯在,掙扎了幾下,最後還是拗不過他,只好給他握住了,羞赧的她,低下頭。

想著他們的事。

她又迅速抬眸看著他,映入她視線的是他深情款款,執著的眼眸,一下子怔了,也不知道該說什麼了。

傷他,要是不經過這次的事,或許她做得出來,現在她是完全做不到傷害他的事。

唐小芯的目光順著方海軍行動而移動,最後落在了方海軍和席麗瓊緊握的雙手,「大表哥你是打算怎麼處理你和麗瓊的事?」

「我會想辦法處理,我不會放開她的。」 唐小芯那天見過方海軍之後,已經過了三天,今天是席麗瓊出院的日子,也是席錦琛回特殊隊的時間。

她和席錦琛一塊先到醫院姐回席麗瓊,唐小芯再將給席錦琛買的衣服襪子鞋子等,都收拾好,打包好。

曹雲飛開了特殊隊的車來接他,唐小芯就只能送他到門口。

「你到了特殊隊好好照顧自己。」

「我會,你自己也別太忙了。」

「我知道,麗瓊我也會好好照顧好她。」

席錦琛握著她的手,心裡再有的捨不得,他還是要回到那個守衛祖國的地方。

唐小芯目睹他上了綠皮車,車開遠了,她才轉身,這時柳小玉就笑著調侃她,「你呀!要是想席領導了,那就去特殊隊里探望他唄!」

「店裡的事情太多了,等到不怎麼忙的時候,再說吧!」

方清寧不吱聲,低頭往鍋里加水,燒火。

……

車子開遠了之後。

曹雲飛斟酌了一下,側目看了副座位的席錦琛,眉宇間有揮散不去的煩惱,「吳勝利逃跑了,在送去監獄的過程中,現在上面的人很著急,也很生氣,說這是特殊隊的恥辱,讓我們這邊的半個月抓到吳勝利,由於你在休假,這個任務就落在了林宏身上,可他卻一點頭緒都沒有,你說我們兩個要不要幫幫他。」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