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唰!」

腳尖一轉,紫色靈光升騰而起的同時,傲爽整個人猛然衝上了天空之中,身軀一震的同時,眼中精光爆閃的同時,一聲怒喝自其口中傳了出來:「給我開!!」

轟!

強悍的靈力波動,驟然將天空都是生生吼出了一個圓形的缺口,一道道裂痕自缺口的邊緣處向四面八方延伸起來,自此開始,整個世界都開始了逐漸的坍塌……

「困龍陣一破,大風雲界,算是徹底闖過!」

傲立虛空之中,傲爽長嘯一聲,心中舒暢無比,神彩熠熠,壯志凌雲!

一聲吼碎囚龍陣!就此放下心中恨! 整個空間,在徹底破碎之後,變得逐漸扭曲起來,一道道五彩霞光,好似那雨後的彩虹,又似那彩色的雨幕,將整個天際渲染的極為瑰麗,一股驚人的靈氣,撲面而來。

轟隆隆!

巨響之聲,不斷自四周傳來,這種坍塌的景象本就不多見,況且此時傲爽就站在這方天地間,可他卻沒有任何畏懼退縮之意,就那麼靜靜地觀望著眼前所發生的一切。

好似一層軀殼生生被剝開,一炷香的時間過後,傲爽四周的天地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他根本沒有通過什麼傳送門,可在此時,他卻好似來到了一個陌生的空間一般。

此時的他,懸立於半空之上,以他為中心,四周是不知何人布置下的一方大陣,這個陣法有著無數個陣腳,每個陣腳之上,都在透發出道道靈光,幻化出一道道莫名的景象。

傲爽環顧四面,雙目微微眯起的同時,聲音淡然的說道。

「無限輪迴陣……困龍陣……」

就是這個陣法,困住了他整整兩年的時間,而且只是兩個場景,這也幸虧他剛才一聲怒喝吼碎了囚龍陣,否則還不知道要沉浸於多少個幻境,或許真的就是無限輪迴。

「咦?」

微微一愣,傲爽發現下方的大陣中,到此時還盤坐著數百道人影,他們的裝束大多數都和現在靈玉大陸上武者所穿不符,想來應該也是遠古之時的武者,沉淪在了這裡。

這些人影,幾乎每個人都透發出某種強悍的氣息,他們的境界也全然是半步王階巔峰的層次,差一步便可踏足靈王境強者,不過卻是永遠地留在了這裡,再也無法蘇醒過來。

天驕孤獨!

或許在進入大風雲界之前,他們都是天嬌鳳楚般的存在,畢竟能夠獨力斬殺十八雲靈衛,還能夠打通風雲古路,即便是半步王階巔峰武者也沒有幾人能夠做到。


不過,或許就在他們進入大風雲界后,或許就當他們陷入困龍陣的那一刻起,他們之前的榮譽都會被世人所遺忘,再也沒有人會記得他們,曾經創造出的豐功偉績。

「通關風雲七界,亘古以來第六人……」

就在這時,虛虛渺渺的聲音,不知從何處傳來,氣浪涌動,雲海翻騰之下,精純的雲屬性和風屬性的力量涌動而出,逐漸自高空中演化著,威勢極為驚人。

傲爽凝目望去,蒼穹之上,無數團颶風翻湧,遠望之下,好似一條條不知蜿蜒多少米的巨龍在雲海中翻滾著,而那浩瀚無盡的雲海也給人一種壓迫之感,讓得他呼吸有些急促起來。

轟!

彷彿混沌初開,五道漩渦,憑空出現於那雲海之中,沒一個漩渦之中,都盤坐著一道武者虛影,他們有男有女,穿著各不相同,但每一道人影都給人一種不能輕視之意。

「這五道人影……」

神情一緊,傲爽猛然發現,這五道人影和自己於虛幻之中所看到的那五人,幾乎如出一轍,只是此時更為清晰,那種凌厲之意,讓得他都是不由深吸一口氣。

兩座山,或許不會碰到一起,但同一地域的兩個天才,終是會有一戰!

「這是……這!?」

就在這時,他似乎猛然發現了什麼,身體都是不由往前踏出一步,眼中靈光爆閃,就連傲爽自己都沒有發現,他在說話之時,聲音之中竟是出現了一絲顫抖。

這種情況,在他的身上可不多見!

剛才五人剛剛從漩渦內顯現而出之時,他看的不夠清晰,可到了此時,入目的場景讓他極為震驚,此時在傲爽的眼中,似乎只剩下了兩道人影,這兩道人影一男一女!

左邊的那名少女,出落的猶如出水芙蓉,除了那傾國傾城、艷冠天下的容顏外,更是有著魔鬼般的身軀,完美的曲線,即便是盤坐在那裡,也讓人不由浮想聯翩。

若只是說這名少女有多麼貌美,傲爽是根本不可能如此震驚的,這是因為,這個少女不是別人,真是他在仆宗遺址內救出的成嫣然,那個擊敗過大聖,有著最強仆屍之稱的女子!

「嫣然……」


傲爽神色動容,似乎又是想起了剛才情關之內所遭受的折磨,腦海中浮現出兩人美好的回憶來,眼神之中不由出現了一絲柔情,不知現在嫣然恢復的如何了?

但對於成嫣然能夠通關這風雲七界一事,其實傲爽也是極為震驚的。

如果他不知道這其中到底有著怎樣的驚險,或許他還不會這般驚駭,可正因為他從第一界死界開始一直闖過風界、雲界、風雲古路和大風雲界,他更為清楚其中的艱辛。

尤其是大風雲界中的幻想,要知道成嫣然的母親李仙靈在她四歲時便遭遇了不測,以傲爽對這個困龍陣的了解,必然會拿李仙靈做文章,其中到底有著多麼驚險,難以想象。

而另一道人影,則是一名少年,之所以他也會震驚,是因為這名少年,應該是傲家之人,他和傲鵬的裝束極為相似,而且傲爽似乎記得,此人的牌位被擺放在傲家祠堂內。

名字,似乎叫……傲神!

在遠古之時,傲神這個名,除卻傲家不說,在整個靈玉大陸,都可以算得上一個站在最頂端的天才,傲視群雄,同階的武者,甚至是超越他一個境界的武者,根本別想和其爭鋒。

或許,這就已經不是天才、妖孽、天嬌鳳楚能夠形容的了。

而是……王牌!

沒錯!就是王牌!

各種試煉,各種演武比試,只要是傲神出手,必然會折煞其他所有人,哪怕是最為天才的存在,在他手中都掀不起任何波瀾來,當時傲爽對於天才一說懵懵懂懂,也沒感覺到多麼讓人震驚,但此時想想,的確太過讓人驚嘆,這便是王牌,傲家的王牌。

只要給他一個舞台,他便會讓所有人都知道,何為王牌?!


「傲神……不愧這個名!」

深吸一口氣,傲爽的目光從兩人的身上離開后,又看向了其餘的三個人……

這三個人,能夠像成嫣然和傲神那般,打通整個風雲七界,想來實力也根本不用多說了,只可惜傲爽對整個靈玉大陸的了解還是太少,不能知道這三個人的名號。


「唰唰!」

就在這時,在五道漩渦的旁邊,竟再度凝聚出來一道漩渦。

下一刻,傲爽的身影,也是逐漸從中顯化而出,幾乎在同時,傲爽只感覺自己身體中那些潛伏的風屬性和雲屬性的力量,竟是躁動了一番,隨後才又是平靜下來。

「亘古以來第六人……」


唇角微動之後,傲爽望著自己的虛影,又是搖了搖頭,如果在此之前,他對打通整個風雲七界或許還有著一些期盼,可到了此時,真正闖過之刻,心中更多的還是釋然之意。

這就如同風雲之王那個寶座一般。

當傲爽真正達到了這個程度,也就不在乎到底是什麼稱呼了,在他的眼中,只有更高更遠的山巔,或許當他達到那一個高度后,又會生出其他感慨和感嘆來。

「嗤嗤!」

靈光閃爍,在傲爽的身前,虛光徑自凝聚起來,好似劃開了一道霓虹,其中赫然懸放著四樣物品,各自散發出不同的氣息,細細看去,每一樣都不是庸俗之物。

第一件靈物,是一塊幽黑色的晶體,在那晶體中央,似乎還有著一條暗黑色的細絲,它好似活物一般,仿若一條靈動的小蛇,在晶體內緩緩側動著,奇異異常。

如果傲爽沒有猜錯的話,這個晶體應該是魂晶,就和當日他擊殺那條冰龍之後留下的魂晶一般無二,只不過從外表上來看,這個魂晶的價值,就要遠超過那枚魂晶的價值。

魂晶,是隕落的強者或是聖階強者以上的靈獸在死後所留下的,這枚魂晶之內,竟然能夠產生那般具有靈性的暗黑色細絲,不難想象,這到底是怎樣的存在在死後留下的。

「能夠留下這等層次的魂晶,應該是聖階巔峰級的存在……」

這時,魔天的聲音出現在傲爽的腦海中,其中充滿著一絲欣慰之色,其實在此之前,就連他都不看好傲爽,能夠闖過這大風雲界,因為當年,就連他都是止步於風雨古路前。

「那前輩,你看這魂晶你是否能夠使用?」

整整被困住兩年的時間,傲爽這還是第一次和人說話,心中不由泛起一份感概。

魔天不由有些感動,其實自從他進入傲爽的識海中后,除了指點過幾次他修鍊,和將困龍拳傳給他之外,也沒有做過其他的事情,但後者卻是每每做出一些讓自己感動的事請來。

「呼……」

輕聲一嘆:「能用倒是能用,不過,我現在畢竟已經有了軀體,使用起來也沒有太大的效果,你再看看其他的,這四樣東西,你應該只能選取其中的一樣……」

「嗯……」

傲爽點了點頭,既然如此,他也不好多說什麼。

其實他也不希望魔天現在實力的恢復速度過快,因為他知道,以後者的性格來說,恐怕一旦實力恢復至巔峰狀態,第一件事必然就是去魔天宗走上一遭。

雖然傲爽不知道,魔天在使用那具最強仆屍之後,恢復至巔峰之時能擁有怎樣的實力,可他心中還是有些擔心,他想親自和魔天去闖那龍潭虎穴,但以他現在的實力來說,幾乎只能是白白葬送了自己的性命…… 要知道,當時的墨金就能夠請動兩名聖階蓋世級強者出手,那現在又何嘗不可能?

在傲爽看來,如果想要找魔金尋仇,只有當己方擁有三名聖階蓋世級強者之時,才能夠有著和其分庭抗禮之勢,若是想要穩操勝券,甚至還需要四個聖階強者。

這畢竟是魔天的事情,所以就算使用上一切手段,傲爽都會全力而為,不過現在以他的實力來說,還是太過勉強了,就算倒是請得墨龍和成嫣然出手,成功的幾率也不是很大。

成嫣然和墨龍若是在巔峰時期,別說是對抗三名聖階強者了,恐怕就算是五名,都別想和他們兩人過招,但話說回來,他們想要恢復到巔峰時期,也不是那般容易的事情。

墨龍,現在只是一縷殘魂而已,他甚至還不如現在的魔天,畢竟後者已經有了一幅軀體,他想要恢復至巔峰狀態,恐怕還需要尋找到一具龐大的龍軀,這個中間還需要海量的靈石。

至於成嫣然,傲爽確實是有些頭疼。

踏破輪迴之後,她好似成為了一名活生生的人類,也具有了丹田和識海,想來已經能夠修鍊功法和靈技了,不過她那一身靈法卻是破碎了,這一世,她可能會走些與眾不同的道路,至於將來能夠達到何等成就?恐怕會遠遠超出傲爽和成山的預料。

收回心思,傲爽隨即把目光移向下一個靈物。

那是一個玉瓶,確切的說,是雕刻著風雲畫刻的玉瓶。

雕紋之內,似乎蘊含著某種玄機,包含著整個天地紋理,讓傲爽看的眉頭抖動,心中暗暗吃驚,拋卻這個玉瓶之內所裝到底為何物,單單是這個玉瓶,恐怕便是價值不菲。

而這種靈物,其中所裝的東西,如果傲爽沒有猜錯的話,應該是一種丹藥,之所以他如此說,是因為以他那達到一印人魂師的靈魂之力,從中感受出了一絲驚人的藥力。

不過到底是何種丹藥,若是不親自打開一探究竟的話,就無從得知了。

自從穿越至靈玉大陸以來,傲爽其實也沒少和各式各樣的丹藥打交道,也吞服過塑魂造靈丹那般奇妙的丹藥,甚至還嘗試過親自煉藥,只是因為魔屬性靈力最終以失敗而告終。

不過在他看來,天下奇丹妙藥,不外乎幾個類型。

第一種就是輔助武者修鍊的丹藥,這種丹藥太過常見,但等級較高的也是價格不菲,第二種就是增強靈魂之力或是**力量的丹藥了,這種丹藥的價格就比較昂貴了。

第三種,也比較常見,恢復傷勢、**力量、靈力的丹藥。

第四種,比較罕見的增幅丹藥,能夠在短時間內提升武者某一方面的能力,比如說速度方面、**力量方面和靈力恢復速度,這也可以說是用來幫助武者戰鬥的一種丹藥。

第五種,就是比較逆天的丹藥了,這種丹藥每出現一顆,恐怕都能掀起一番殺戮,它們的價值異常的高昂,甚至和一般的天階靈技都能夠相提並論,就像是傲爽的塑魂造靈丹。

不過就目前的情況來看,能夠被這種玉瓶所乘裝的丹藥,恐怕最起碼也是第五種丹藥,也就是說比較逆天的丹藥,甚至能夠和葯仆所煉製的塑魂造靈丹都有一拼。

心中不免有些火熱,吞服過塑魂造靈丹的傲爽,自然是知道這種丹藥的逆天之處,可以說,他就相當於一個護身符,能夠在最關鍵的時刻,給予你最有力的幫助。

呼吸不禁有些急促,傲爽一時間也不知如何選擇,只能將眼神看向下一個。

在那裡,一把形狀和摸樣都有些奇特的長戟,緩緩地旋轉漂浮著,整個戟身呈現出某種血紅色,似乎其中禁錮著億千萬武者的靈魂一般,讓人幾乎不敢直視。

血紅色的戟身之內,不時便會流轉出一道道攝人的靈光,讓得四周的氣息都變得有些混亂起來,就好似惡魔睜開了他的雙眼,要屠殺生靈,掀起一番大殺戮一般。

「這把長戟……倒是和封魂刀有些相似……」

看到這把大戟,傲爽不由想起了古禪的封魂刀。

現在那把刀就在萬鱷之源內,其中還有著無數個靈魂,等眼前的事情忙完后,他就打算使用大魔囚天功,將其中的靈魂吞噬,強大己身,畢竟能夠快速地提高靈魂之力的境界。

而這把血紅色長戟,既然能夠和前面的魂晶,以及那玉瓶放在一起,想來就算價值有所不及,也差不到哪去,或許它的價值還要超過前兩者都說不定。

「這把長戟也不錯,若是我能夠得到,實力定會更進一層。」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