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剛從瓜田摘的。」司寧如實回答。

趙俱復聞言又啃了兩口:「糧食不是歸生產隊所有么,你亂摘瓜農的瓜,人家扣工分怎麼辦。」

「村長給的。」司寧仍舊平靜無波。

趙俱復聽了忍俊不禁:「不愧是我們寧寧,還是這副去到哪兒都受歡迎的模樣,這下你家裏人終於能放心了。」

司寧沖他點點頭表示認同,繼而問:「您怎麼過來了?」

「我來開會,順便替你家裏人千里送溫暖。」

趙俱復說着從兜里掏出了一沓厚厚的票據:「錢是你爸給的,肉票你大哥給的,布票你二哥給的,工業票你三哥給的,他們說了你一個人要學會照顧自己,有空多給他們打電話。」

「兜著巨額財產幾天,總算完成任務了!」

趙俱復鬆了一口氣又啃了一口瓜。

司寧接過那一沓厚厚的票據,無奈地嘆氣:「謝謝叔,累您跑一趟了。」

「別客氣,你可是我相中的女婿,照顧你是應該的。」

趙俱復豪氣干雲地拍拍他的肩膀:「而且小半年不見,趙叔也怪想你的。現在趙叔一無所有,就只剩你這麼一個準女婿了,結果你卻悶聲不響地跑來了白晝城,想見你一面比見你爸更難!」

司寧聽着趙叔叔的抱怨,嘴角一直淺淺地上揚。

趙叔叔和他同住一個大院,從小趙叔叔就在他耳邊說自己的閨女長什麼模樣,有多聰明多可愛,是這個世界上唯一能配得上他的姑娘。

小時候司寧一度認定了這輩子非趙叔叔的女兒不娶。

可隨着時間推移,他都長大了趙叔叔仍舊孤家寡人,別說閨女就連媳婦都沒找。

慢慢的司寧就意識到趙叔叔的閨女可能只是他對人生的一種假想並非真實存在。

不過在趙叔叔的影響中,他也習慣了和女生保持距離。

這個習慣也確實為他的工作省去不少麻煩,唯一一次例外,就是救了那個誤闖他家的女孩。

雖然那女孩子戴着口罩,但那一雙眼睛充滿了靈氣,有那麼一瞬間司寧以為真的是趙叔叔的「女兒」從天而降。

想到這,司寧禁不住好笑,看來自己小時候真沒少被趙叔叔荼毒,否則也不會見着一個眼睛漂亮的姑娘就覺得是他的「未婚妻」。

趙俱復看着司寧又一次進入發獃狀態,不以為意地繼續啃西瓜,直至看到他發獃的同時還一直往上翹的嘴角,這才不淡定了。

「我說寧寧乖寶,你該不會戀愛了吧?」

「?」司寧一臉莫名地望着他。

「我知道白晝城美女多,但你可是我老趙家的人,不能亂劈腿知道么?」

。 醫生嘆了口氣,「送來得還算及時,要是晚了,可能會影響腹中的胎兒。」

孕婦的體質和常人不一樣,給她打點滴用藥也都必須小心謹慎。

夏語寒陷入暈睡中,臉色透著病態的蒼白。

邊上的江河擔憂地踱步,要是他沒去找夏語寒的話,還不知道她發燒的事,那樣後果簡直不堪設想。

柯震辛去了夏語寒的公寓,敲門沒人回應,找物業調了監控,才發現夏語寒被江河抱走了。

如果說只是幾張照片不能證明什麼,但他們兩個如此親密的舉動,怎麼可能只是普通朋友呢?

醫院的地下停車場內,一輛黑色的勞斯萊斯尤為矚目。

柯震辛坐在上面他的指間夾著一支煙,眉頭緊蹙著,腦子裡一直飄著江河抱起夏語寒的畫面。

司機大氣不敢出一口,憑他對柯震辛的了解,眼下的柯震辛無疑一顆炸彈,隨時都能引爆。

時間一分一秒流逝,病房裡寂靜無聲。

點滴的瓶子漸漸空了,醫生進來拔了針,夏語寒也醒了過來。

「我這是怎麼了?」她看了眼四周,臉上寫滿了疑惑。

江河上前解釋,「我去你家找你,你發燒了,我就送你來醫院。」

夏語寒的喉嚨有些澀,她指了指飲水機,「能遞杯水給我嗎?」

江河迅速照做,接著把病床調高,方便夏語寒起身。

「今天多謝你了,我都不知道自己發燒了,難怪我睡得那麼沉,怎麼都醒不了。」

「你如果照顧不好自己,我建議你請個保姆,你高燒四十度,這是很危險的。」江河板著張臉訓斥道。

夏語寒勾了下唇角,「只是意外而已。」

她也不經常在公寓住,而且昨晚秦依然喝多了,早上又急著去公司,事情都趕在了一起,也不是提前能預料到的。

「等會兒醫生還要給你做身體檢查,你先有個準備。」

「好。」

看夏語寒喝完了水,江河又把床調低,扶著她的肩膀讓她躺下。

柯震辛站在門口,靜靜地看著這一幕。

夏語寒隨意一撇,目光不由自主釘在了他身上,柯震辛,為什麼會在這裡?

兩人四目相對,誰都不出聲。

江河感覺到氛圍不對勁,扭頭一看,果然來了尊大佛。

他不想自討沒趣,索性不和柯震辛打招呼,路過門口時,兩人的肩膀撞到一起,柯震辛身形穩當,倒是江河的步伐亂了,向前栽了出去。

夏語寒深吸了口氣,她率先開腔,「柯總,你找我有事嗎?」

她特意咬重了柯總兩個字,有意劃清兩人的界限。

柯震辛忍到了極致,他大步走到病床前,居高臨下地質問,「你堅決和我離婚,是因為江河,對嗎?」

「啊?」夏語寒有些無言以對,這和江河有什麼關係。

「看來我真的不夠了解你,結婚三年時間也沒看清你的為人,你當初明知道我不喜歡你還堅持和我結婚,現在移情別戀了,又想著和別人雙宿雙飛,你的心還真是善變。」

。「進化了?!」

小光有些驚訝的捂住了嘴巴,她看著一旁表情略顯激動的小遙,心中也產生了一絲羨慕的想法。

如果,她也有一隻伊布的話,或許也會選擇進化成為仙子伊布吧!

畢竟,仙子伊布實在是太可愛了!

在幾人的注視中,小遙的伊布很快就完成了進化。

仙子伊布的

《從扶持千仞雪開始掠奪諸天》第四十三章我是誰?瑪娜霏!(1/6)求訂閱!!! 上天是公平的。

冥冥之中自有均衡制衡一切。

黑鐵種比肩白銀種雖然有著明顯的缺陷,但是卻也有著自己獨特的優勢,也正是這些,使黑鐵種族在艾卡奧斯世界書寫了屬於自己的輝煌篇章。

這個優勢很直接,那就是——繁殖能力。

星耀龍的後裔們——二代巨龍銀月龍,擁有六年前左右的壽命,一生只能擁有一至兩個後代。

精靈種平均擁有千年左右的生命,一生最多只會繁育三至四個後代,在此之後便會失去生育能力。

矮人,平均擁有五百年到八百年的生命,一生最多能繁育五六個後代。

人類,在資源充足的情況下生殖能力不受限制。

種族林列之初,黑鐵種們無疑在艾卡奧斯世界擔任著奴隸與食物的「職責」,但是隨著一切的慢慢發展。

不適應叢林法則的種族早已被淘汰,剩下的種族不論其身體內流淌的血液是黑鐵還是黃金,無疑都已經在艾卡奧斯世界取得一席之地。

身為黑鐵之民的人類,現在也創造了屬於自己的輝煌。

……

但一切的一切都有例外。

吸血鬼,或者說血族。

其血腥的名聲早已經在艾卡奧斯世界遠波。

尼克斯女神在創造這個種族之時並沒有為其套上枷鎖,這使得這個物種的自由散漫讓其餘種族頭疼不已。

這個種族不僅性格惡劣,而且喜歡以其他生物的血液為食,為了自己的樂趣能夠踐踏一切的秩序。

而且其高超的魔法和力量能夠輕易的偽裝潛伏在一個種族內部,然後通過各種「手段」來實現自己的樂趣。

隨著惡名漸漸遠播,其原本的名稱「血族」被「吸血鬼」這類貶義名稱所代替。

血系魔法也變成了吸血鬼系魔法,足可以見其他種族對於其厭惡程度。

在王國最北部邊境外,一望無際的荒原中,那是屬於鼠人部落的地盤,由於極其稀薄的魔法之風,資源的匱乏程度也超乎想象。

恐怕除了鼠人也沒有其他種族會看上這樣的地盤。

而在荒原的東側,有一片永夜之地,在那裡擁有淡藍色的土地和永夜的奇景。

它有一個令人聞風喪當的名字——永夜帝國。

吸血鬼們的「遊樂園」。

可能吸血鬼這個族群唯一可以稱道的優點,可能就是其對黑夜女神尼克斯的絕對信仰,其虔誠絕對讓人動容。

為此,五位真祖與無數初代種的血族耗費了無數心裡,將一大片土地永遠籠罩在了黑夜之下。

這樣他們就能永遠沐浴在女神的懷抱之中!

而這恐怖的力量來自於黑暗系的超位魔法——永夜天幕!

唯一能與之相媲美的手筆恐怕只有高等精靈的宏偉之門與大漩渦。

血族的人數並不多,甚至毫不過分的將每一位有名有姓的血族都在個個種族的通緝名單上。

而這並不代表其戰爭能力低下,甚至毫不誇張的說,如果血族想,某種程度上他們能和高等精靈們分庭抗禮!

而這份底氣則是來自其詭異的血系魔法,作為死亡系與黑暗系魔法的變種,吸血鬼系魔法擁有一個極其可怕的特點。

那就是來自其「詛咒」的能力。

經過吸血鬼詛咒而死的生物其靈魂與肉體在死後還會被驅使,並且會在詛咒元素的侵蝕下變異。

一個實力強大的吸血鬼=一隻永遠大不光的軍隊。

而且詛咒並不是永遠停滯的,凡是被詛咒傷害過的生物都會將詛咒進一步擴散!

好在吸血鬼系魔法的詛咒不是無解,來自高等系的魔法師可以用同等級的驅散魔法徹底消除其影響。

但是你要知道,救人永遠要比殺人快。

而且真正的血族數量稀少,恐怕還不過千人。

其中初代種不會超過十人,二代種不會超過三十人。

三代種以下的因為體內真祖之血的過度稀釋,終身不會突破六環的限制。

事實上大多數二代種也只有七環上下的實力,更別提三代種之下了。

人類目前實力最雄厚,同時也是艾卡奧斯世界疆域最大的國家——戰爭帝國。

最北側的邊境恰好與永夜帝國接壤。

在擁有一個高等系魔法師團的情況下,帝國依然只是勉強防禦。

而這也建立在吸血鬼們沒有認真的前提下,當然,如果真的爆發戰爭,誰勝誰負言之過早。

但是帝國並不只有北方一處邊境,而永夜帝國卻只有帝國一個「鄰居」。

至於荒原上的鼠人?

你指望蟑螂敢去惹一隻獅子?

恐怕一個初代血族就能滅了一整隻鼠人部落。

其實「永夜帝國」只不過是一個稱謂罷了,吸血鬼們本身並不認為他們擁有國家這個概念。

屬於永夜天幕之下的區域卻是在其心中擁有一定的地位,但是絕不會有一個吸血鬼能安穩的一直呆在那。

因為他們要出門尋找屬於自己的「樂趣」,至於他們的樂趣是什麼?

那誰知道呢。

也許是一段美妙的音樂,也許只是一隻死去動物的屍體,更有可能是一位長相秀麗的少女。

當然,他們的獎賞有時也可能是一個「惡作劇」般的詛咒,讓你「享受」無盡的生命陪在其身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