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啪!」

酒瓶被扔在了旁邊的垃圾桶里。 「甜點啊!我認識國外最好的甜點師,你把你微,信給我,我到時候給你推薦,你天天都可以吃到各種各樣的甜點,快我掃你。」

晚霞一頭霧水舉起了手機,就這樣姜天宇也到手了,立馬興高采烈的離開了。

「他們在搞什麼啊?」

當兩人走好,夜歌好奇的看著晚霞道!

「不知道!好像是給我們推薦吃的,可能是做銷售,想賺我們的錢吧!不過不管那麼多,能吃著更多美味的食物就是對的」

「大哥我也搞定了,你雖然強但是我也不差?」

回到姜天龍身邊姜天宇無比得意的笑著道!

「哦!是嗎?那咋們就來一個pk好不好,看看誰先上了自己的獵物好不好,就賭一個億,先說不能下藥,要心甘情願的可以不,到時候以視頻為證」

「大哥你是在逼我啊?」

姜天宇有些蛋疼道!

「我知道老二你肯定是不差這一個億的錢,你只是缺乏和我對決的勇氣罷了」

「那大哥你要這麼說,我可就不服氣了,行吧!賭吧!我就不信你什麼都能夠強過我」

說著姜天宇便答應了大哥的這個賭約,這就是有錢人的遊戲,而他們並不知道的,其實姜辰早就贏了他們一萬年了,這兩個女孩兒的心可是姜辰拿無數條命換來的,豈能就憑他們的撩妹技術就想撩住這兩個美女的心,而這兩兄弟只所以關係這麼好,非要聯合起來整最小的姜辰便是他們兩個是一個媽生的,而姜辰又是另外一個媽生的了,這也是他們不合的根本原因。

很快午時已到整個大廳已經站滿了人,而各個媒體的記者已經架好了長槍短炮,準備一會兒好好的採訪了。

對於今天天辰集團董事長重新接手的事情,各個來的人說法也是不一的,總之大概方向也已經被姜家大哥二哥兩兄弟概括了,一部分覺得是炒作,一部分人覺得炒作不可能是這種炒作法,就等著到時候答案揭曉了。

很快黎胖子一身西裝革履倒奔頭帶著金框眼鏡登台了。

「好的!首先感謝各位來賓和貴客在百忙之中抽出時間來參加我們天辰集團這場重大的董事長交接儀式,畢竟大伙兒都知道以前天辰集團最高執行官一直是我在接手,但是更熟悉的一點朋友應該知道,天辰集團呢並不是我一手創辦的,我只是半路來的和尚住進了這廟裡罷了」

「而可能是天佑我集團,讓消失了一年多的董事長以及創始人天辰集團的姜天辰在昨天居然回來了,其實他並么有死亡,他其實只是去了國外一個人靜下心來深造,並沒有告訴我們,然後讓我們誤以為死亡了,而就在昨天他回來了,通過了一年的深造,他準備回來繼續接管天辰集團,以後還希望各位夥伴朋友們,多多擔待,和支持我相信姜天辰先生作為創始人和管理者他肯定比我所管理的天辰集團更加好,更加彭蓽生輝,也能讓更多的人背靠大樹好乘涼,下面就讓我們以隆重的掌聲有請我們的姜天辰先生」

「我去!不會吧!真的回來了!」

「好像是他!我之前見過他,是這個年輕人沒錯」

現場的人一片激動和震驚,而姜辰在這雷鳴般的掌聲下,一套阿瑪尼私人訂製的西服梳著倒奔頭,留著性感的鬍渣無比成熟有男人味的登上了舞台,經過了無數場戰爭洗禮的姜辰那種帝王氣質也瞬間迸發了出來。

「好帥啊?這天辰集團的新董事長,不準去的來說應該是創始人」

「不知道他結婚有女朋友了沒有好像嫁給他,這才是我夢中的白馬王子啊」

「得了吧!你別犯花痴了!搞不好人家可能都結婚了」

「結婚了又怎麼樣,我當他的二姨太,三姨太我都願意」

現場有無數的富家千金小姐都泛起了花痴都被姜辰這霸道總裁的外表所迷惑住了,不得不說姜辰今天真的很帥,就連夜歌公主和晚霞公主都有些泛起了花痴,能嫁給這麼帥氣優秀的一個男人,她們是著實的自豪和幸福。

「卧槽還真的是他?」

姜天宇立馬推著姜天龍道!

「哼!這有什麼,是他才好玩嗎?光是那個死胖子我覺得玩著還不開心,他以為他請那些三教九流就能抵禦住我們了,簡直是痴人說夢話」

姜辰的登場讓現場掀起了高潮,而姜辰面對今天的場面絲毫不慌,準確的來說早已經司空見慣,在天下大陸面對一個國家的人都不怕不要說面對這一百來人了。

「怎麼說呢?當然第一是感謝大伙兒來捧場,給我們天辰集團面子,而你們給我面子,在以後我相反依舊會給大伙兒面子,因為我相信一句話,商場就是江湖,江湖不是打打殺殺,江湖是人情世故,總之今天跟大家打個招呼以後就是朋友了,朋友多了就好辦事兒,就這麼簡單」

姜辰也不廢話,簡單明了並霸氣的表達了自己的意思,那就是你要跟我合作,咋們就一起合作,你要搞我不給我面子,同樣我也會搞你。

「請問一下姜先生我們是蜀城電視台的,之前傳言說你死了,而且墓碑都修好了,還有很多人去祭拜你,怎麼一年之後你又回來了呢!就算是出國深造你好歹打個電話嘛!為何電話都不打一個呢?」

面對記者的發問姜辰笑了笑道!

「我就想看一看,當外界知道我死了以後,會怎麼對待我,會怎麼對付我,而在這一年裡面,你們對我好的,對我差的我都記住了」

姜辰用一句話完美的回答了這個問題,而且也起著了另外一個作用那便是對下面的這群人的警告,這些企業裡面之前又偷偷搞過天辰集團的,立馬嚇得不清,而正準備聯合起來搞天辰集團的也猶豫了起來不敢了,這招無中生有,還是狠狠警告了那幾頭害群之馬。

「對了!網上有很多人說你們是炒作,說你們天辰集團的股票和基金瘋狂下跌,想通過這種方法來上漲自己的股票是真的嗎?」 這個時候有一個記者發問道!

「炒作?我需要炒作嗎?我炒作我今天還出來幹嘛?我直接躲起來,你們是不是更好奇,那我的股票是不是長得更快了?我告訴你股票長跌並不是靠操作來決定的,而是靠能力來決定的,其實這個長不長跌不跌對我的關係都不大」

「瞧你說的,你們股票要是跌停了,就會崩盤那到時候你們集團就會資金鏈斷裂就會瓦解的」

「瓦解了就瓦解了其實我真不在乎,你想我一年多前我天辰集團還是一個小公司的時候,我直接丟給了黎胖子也就是我兄弟搞,我就是丟給他玩兒的,圓他一個經商夢,我從來沒想過他搞得怎麼樣,跨了就跨了吧!未必我們好手好腳的這輩子還吃不起飯啊?但是萬萬沒想到他居然搞起來了,還搞得這麼大這麼風生水起。你說天辰集團有錢嗎?有!上幾千個億?」

「但是你說我愛錢嗎?我其實一點都不愛情,準確的來說我對錢沒有一點興趣,我每個月賺一萬哦很快樂,至少可以衣食無憂談個戀愛了,如果每個月十萬那就財富自由了,可以買車買房假期旅旅遊了,但是你每個月賺100個億呢你就很痛苦」

「痛苦的不是這個錢怎麼花,痛苦的是你每個月都要賺100個億,你在想這個錢到底怎麼放,放在那裡!不能讓這個錢被人搶了被人偷了,因為被搶了,你手下幾萬名員工和他們的家人還指望著你吃飯呢所以當你越有錢的時候,看重的便不是錢了,而是一份責任,請問你還有要聞的嗎?」

「之前有傳聞說你和你的哥哥關係不好,請問是真的嗎?」

這個時候又一個記者開口道!

「請問你聽誰說的?」

「傳聞啊!傳聞都這麼說」

「那傳聞還說你和你的母親關係不好呢!你是不是也信,別去聽說嗎傳聞,你是記者說出來的話是有分量的不要誤導百姓,再說我沒有哥哥啊?你連我有沒有哥哥都不知道居然還提這種弱智問題」

姜辰的話把在場的人都給逗笑了。

「看得出這個傢伙這次回來很狂啊!連說話都這麼犀利了」

「狂!我倒要看看他能狂多久?」

姜天龍不屑一顧道!

「那請問你創辦天辰集團的初衷是什麼?還有便是你回來以後對天辰集團有什麼新的商業方針,以及你現在還是單身嗎?對未來的另一半又要求嗎?」

這個時候一個女記者拿著話筒詢問道!

「你看這位女記者的問題就提的無比專業,而且人家一句話直接提出了4個問題,你們這些男記者是不是該好好學學,那麼好我就來挨個兒回答,創辦天辰集團,是以我名字姜天辰來創辦的,創辦公司我沒有太高尚的夢想就想賺錢,成為有錢人,至於天辰集團接下來有什麼新的方陣,這個問題問得好,如果說天辰集團這家公司好比是一輛腳踏車,黎董事長以前胖只能每小時騎40公里,而我體力好,身體好爆發好,我準備每小時騎80公里」

「那你想個一個問題沒有?騎得越來消耗的能量就越大,而且車子的附和就會加大,而且摔到了反而更危險,慢點可能摔到了就掉點皮,快了可是要人命的,而且自行車很容易散架壞掉的」

這個女記者再次開口道!而現場頓時有人帶頭鼓掌了起來,因為這個女記者的回答實在太犀利了。

面對這種場面,按理說姜辰此刻應該面紅耳赤,明顯被打臉的節奏,不過姜辰卻微微笑了笑道!

「我這自行車可不是玩具自行車,可是好幾十萬的山地自行車,看過騎山地自行車的很多視頻吧!那麼危險刺激的人家都屁事兒沒有,車子好,技術好,體能好,這騎山地車可比在路上騎普通車好看多了」

姜辰接著用著形象比喻的手法來形容自己接下來的動作。

「那你沒看見很多騎車摔下懸崖的呢!這種極限運動本身就是玩命,只不過摔死的視頻不會保留下來罷了」

女記者的話再次讓現場一陣騷動。

「那我想請問一下,我就做那個傳頌視頻的可不可以,蜀都市難道還有第二家天辰集團嗎?你說別的公司可能會摔下去我覺得還理解,但是天辰集團永遠不可能,因為老子車和人身上都綁著安全繩的,就讓我盡情的跟你們表演吧!」

沒想到姜辰的回答更犀利,黎胖子立馬便帶頭鼓掌了起來。

「至於最後一個問題,問我結婚了沒有?我覺得這是我的私人問題,沒必要回答吧!還有你是新聞記者應該不是八卦記者吧!你還不如直接聞我有多少個情人算了」

姜辰的反打頓時讓這個女記者面紅耳赤,你說你雖然語言犀利頭腦靈活,但是你為什麼要去得罪姜辰呢!要是今天換做別人,你可能今天會引來滿堂喝彩,但是你今天運氣不好,恰恰遇見的是姜辰。

「行了!媒體提問時間就到這裡了,今天來呢!也沒別的意思,就是請大伙兒來吃個飯,熟悉熟悉,從今往後你們也知道我這個人了,也不會那麼陌生了,行了飯局開始大家都吃好喝好玩好,我就先下去了」

說完姜辰也不想在上面繼續廢話了,不然又有些人要來秀優越感了。

「行啊!真有你的!果然不貴王者歸來啊!一回來就展現了自己英雄的地位」

一下台黎胖子便過來挽著姜辰的手道!

「那當然了,不然怎麼有一句話叫做,天空一聲巨響,老子閃亮登場,可千萬不能讓這些傢伙把我當做軟柿子了,想捏就捏」

姜辰笑著道!

「就是!就是!現在辰哥回來了,我心理覺得踏實多了,你不知道我以前每天晚上睡覺心理都七上八下的,看來今天晚上可以睡個好覺的」

高娃也在一旁開口說道!

「得了吧!你那天晚上沒有打呼睡得可死了」

黎胖子立馬拆台道!

「董事長你終於回來了,你不知道我們有多想你」

這個時候幾個女的圍了上來看著姜辰說道!

「你們是?」

姜辰有些沒反應過來詢問道!

「你忘了?我們是你親自招收的第一批學員啊!在西南大學」

「哦!原來是你們啊!我想起來了,想起來了,你們能夠堅持到現在我也很欣慰啊!表示當初我沒看走眼」

「不!你別這麼說董事長,是你給了我們一個成長的機會啊!而我們通過你的平台已經完全成為了人上人了?」

這些女的無比感激的說道!

「就是!你可別小看他們,作為元老級別的員工,他們都是有股份的,這些裡面隨隨便便一個都是億萬富翁啊!」

黎胖子趕忙在一旁補充道! 重生之豪門毒妻 「好樣的!」突然,主管大聲吼了起來,接著鼓起掌來。

看著面前的歐陽楚,趙以諾有些著急。

這下完了,這幾個八卦的員工又要開始傳緋聞了!

很快,遊戲已經結束,大家都已經盡興,便各自散去。

趙以諾蹲在酒吧門口,不停地吐著,一副很是難受的模樣。

「怎麼樣?沒事吧?」歐陽楚趕忙問道。

「沒事,你先走吧,一會兒我打車回去。」說著,她便向旁邊的人揮了揮手。

可是歐陽楚又怎麼可能會扔下她一個人在這裡吐!

「我送你去醫院吧!」他說道。

看她吐的如此狼狽和痛苦,歐陽楚是真的心疼了。

「沒事,我回去睡一覺就好了。」她拒絕著。

「那我送你回家。」說著,歐陽楚便要過去攙扶她。

「不用!」

突然,趙以諾挺直了腰板,扶著旁邊的大樹,嚴肅的看著面前的人。

「歐陽楚,我拜託你,趕緊回家好不好?不要再管我了!」趙以諾乞求著說道。

她是真的想撇清自己和歐陽楚之間的關係!

「以諾,你為什麼要躲著我?就因為我喜歡你?」面前的人問道。

那還有其他什麼原因?趙以諾看著他,搖了搖頭,瞬間感覺身子有些虛弱。

「你不要接近我,我只想和顧忘好好過日子。」說著,趙以諾直接轉過身子搖搖晃晃著離開了。

知道她的心思之後,歐陽楚並沒有強迫她,只是一直默默的跟在她身後,直到她摔倒在地。

「好了,你就別執拗了,我送你回家。」說著,他便直接扛起趙以諾,走向自己的車子。

「你放開我!顧忘會生氣的!」背上的人一邊捶打著他的後背一邊喊道。

可是歐陽楚卻像什麼都沒有聽到似的,一個勁兒的往前走,絲毫沒有受到影響。

「為什麼要這樣對我?為什麼?你糾纏我,你爸爸懷疑我,你們到底想讓我怎麼樣!」車子里的趙以諾張牙舞爪的亂吼著,眼淚也流個不停。

看著旁邊流著淚的人兒,歐陽楚隱隱的有些衝動。

如果可以,他真想徹底的擁有這個女人!

可是他也很清楚,趙以諾生平最憎恨的便是那種卑鄙齷齪的小人。自然,他也不會做出讓她寒心的事情。

很快,歐陽楚就將趙以諾送到了家。

「我的天吶,這到底是怎麼回事?」林夫人趕緊走出來,扶著趙以諾大聲問道。

「她喝醉了。」歐陽楚輕聲回答。

這個死丫頭,好端端的,幹嘛要喝酒啊!林夫人撇了趙以諾一眼,有些生氣。

「怎麼回事?」此時顧忘聽到動靜,趕忙從出來問道。

「來來,趕緊的,把你媳婦兒扶到房間里去。」說完,林夫人直接將趙以諾塞給了顧忘。

扮豬吃老虎:腹黑總裁好陰險 看著那一抹嬌小的身影,還有顧忘那張陰冷的面孔,歐陽楚低下了頭,眼睛里有些黯然。

原來終究,她還是選擇了顧忘,歐陽楚緩緩起身,準備離去。

「歐陽楚!」林夫人突然喊道。

「今天晚上,真是謝謝你啊。」林夫人一邊走過來一邊笑著說道。

「沒事。」

歐陽楚輕聲回答。

「最近還好么?」林夫人接著問道。

不知道為什麼,在面對這個老人的時候,歐陽楚竟然沒有了之前的熱情。

「挺好。」他敷衍的答道。

也許是看出了他的尷尬,林夫人並沒有和他聊很多,而後,歐陽楚便也徑直離開。

「顧忘,我好想你啊!」房間里,趙以諾躺在床上呢喃著。

「以諾,要不要喝點水?」顧忘輕輕摸了摸她的額頭,問道。

「顧忘!」

趙以諾直接翻了個身子,緊緊的摟抱著旁邊的人。

也許是感受到顧忘身上的氣味和體溫了,她不停地噌向他的懷裡,像一隻乖巧的小貓一樣,嘴裡還不停地嘀咕著顧忘的名字。

不知道過了多久,看著外邊的月光,顧忘也緩緩閉上了眼睛。

第二天,陽光早早的透過窗子照射到地面,床上的趙以諾伸了個懶腰,摸了摸旁邊的人,嘴角處勾起一抹滿意的弧度。

「醒了?」顧忘捧著她的小臉蛋,低聲問道,輕輕親了親她的額頭。

「醒了。」她柔聲回答,兩隻胳膊攬上顧忘的脖頸,眼神里有一絲不尋常。

「昨天晚上去做什麼了?你還記得么?」顧忘故意問道,撩撥著她的頭髮。

昨天晚上?不是去聚餐了么?趙以諾歪著腦袋,仔細回憶著昨天的一切。

糟糕,昨天自己好像喝醉了。

「那個,我昨天就是喝了點酒。」她撓了撓自己的後腦勺,尷尬的說道。

「然後呢?」顧忘繼續問道。

沒有然後了啊!趙以諾狐疑的看著面前的人,不明所以。

「然後我就回家了啊。」她自信滿滿的回答。

「那你是怎麼回來的?」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