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嗯……我看看……大概是……大概是在……」盧多巴格曼翻了翻自己的筆記本,「嗯……大概就在……就在……就在你們下注不久之後。」

「這不可能吧?」羅恩說道,「那個時候提耶拉和我們在一起呢,一個人怎麼可能同時……等等?」

羅恩的話說到一半就停了,哈利和赫敏也同時互望了一眼,兩個人似乎同時明白了這是怎麼一回事。

同時提耶拉也一副瞭然的神色。

「你竟然……唔……」赫敏生氣的說道,但是很快就被哈利拽住了。

「哦,我想起來了。」哈利假模假式的說道,「原來那個時候提耶拉突然消失就是去……去打賭了。」

同時哈利沖着赫敏擠了擠眼睛。

「嗯……是,是的。」赫敏說道,「他好像是突然消失了一段時間。」

「要不這樣吧巴格曼先生。」提耶拉純良的笑了笑,然後說道,「其實大家賭博也都不是為了錢……既然這筆錢讓您如此困擾……那您就把本金還給我就行了。」

「哦天哪,真的嗎?真的嗎?」盧多巴格曼瞬間鬆了一口氣,拿出帕子擦了擦自己額頭上的汗,「你……你真是太,太慈愛了……太棒了,你這個朋友我盧多巴格曼交定了!」

「請不要這麼說,巴格曼先生。」提耶拉再次純良的笑了笑,「主要您要知道,這筆錢是我從我的養父吉德羅洛哈特先生那裏要到的,我可是答應了會把它們原方不動的還回去……」

「吉德羅洛哈特您知道吧?」提耶拉天真的問了一句,「就是和福吉部長特別熟的那個暢銷作家,那是我的養父。」

「知道……知道……」盧多巴格曼又拿起帕子擦了一下自己額頭的汗。

「我養父是個特別嚴肅的人。」提耶拉委委屈屈的說道,「我要是拿不出這筆錢……我養父可是會向福吉部長告狀的。」

「到時候我可就慘了……」提耶拉裝作很害怕的說道,然後有加上了一句:「嚶嚶嚶。」

「是……是……是的,我,我知道了,我知道了……一會……一會兒我一定把你的錢原封不動的送過去……」盧多巴格曼又掏出帕子擦了擦自己的額頭說道。

比賽結束之後,大家很快就離開了體育場,連頂層包廂都很快被清空了——

「你們賭錢的事可不要告訴你們的媽媽。」在大家慢慢走下鋪着紫紅色地毯的樓梯時,韋斯萊先生懇求弗雷德和喬治說。

「別擔心,爸爸。」弗雷德開心地說,「這筆錢我們有許多宏偉的計劃,我們才不想讓它被沒收呢。」

韋斯萊先生遲疑了一下,大概是想詢問他們宏偉的計劃是什麼,但他轉念一想,似乎決定還是不問為好。

「你準備拿這些金幣作為賭資對不對?」在回營地的路上,赫敏故意挽著提耶拉的胳膊小聲問道,「你準備用時間轉換器回到過去,把這些小矮妖的金幣交給巴格曼先生作為賭資。」

「真聰明。」提耶拉由衷的誇獎道,「完全一致,怎麼猜到的?」

「主要是剛剛『同時出現兩個你』的事情露餡了,要不然我還在被蒙在鼓裏。」赫敏驕傲的仰著頭說道,「而且書上很明確的說了,小矮妖雖然能生產金子和金幣,但是這種金幣和金子並不能持久,幾個小時,頂多半天一天的就會消失,從一年級開始就在讀《神奇動物在哪裏》的你不可能不知道這一點,但你還是這麼費勁的在收集這些假金幣,甚至不惜觸犯法律,在魔法部部長,魔法法律執行司司長面前使用魔法,所以我想你一定有一個辦法能將這些假金幣變現……」

「是的。」提耶拉笑了笑,拍了拍赫敏的手臂,然後默默的掙開了赫敏挽著自己的手臂,向後倒退,轉身,緊接着飛快的消失在了潮水般的人群里。

「嘿,提耶拉!你去哪?」一直在旁邊偷聽的哈利急切的問道。

「你聽到了剛剛赫敏說的。」這個時候提耶拉的聲音突然從哈利另一邊的人群裏面傳出來,緊接着,提耶拉出現在了哈利和赫敏的視野中。

「走吧。」提耶拉開心的說道,似乎心情很好的樣子,一隻手挽著哈利,另一隻手挽著赫敏,和他們一起順着人潮和被燈籠照亮的通道往回走,「是時候慶祝愛爾蘭隊的勝利……以及我大賺一筆了。」

「你就那麼肯定巴格曼先生會給你那筆錢?」赫敏問道,「你拿到的小矮人金幣有多少?七千?八千?還是九千?你要知道,面對這麼一大筆錢誰都會有賴賬的可能的。」

「只有一千五百金加隆。」提耶拉說道,「我並沒有把所有的小矮妖金幣都拿去做賭注,下注之前評估了他的財產情況。」

——提耶拉所謂的評估,是指利用「窺探」魔法和攝神取念確定盧多巴格曼能承受的極限是多少。

「我剛剛特意提了提吉德羅洛哈特。」提耶拉說道,「而且提了提吉德羅洛哈特和魔法部部長福吉之間的關係。」

「盧多巴格曼雖然不捨得這一千五百金加隆,但他更不捨得魔法體育運動司司長這個職務。」提耶拉笑着說道,「這可是個肥缺,魔法體育運動司司長這個職務每年能給他帶來可不僅僅是幾個一千五百金加隆。他不敢冒着丟失這個肥缺的風險去賴掉我的一千五百金加隆。」

「也就是說他一定會給你一千五百金加隆?」哈利似乎有點明白了。

「是的……」提耶拉笑着說道,「不過還差最後一環。」

「什麼?」赫敏問道。

「這個。」提耶拉放開挽著赫敏的手,然後抬了抬手裏提着的手提箱。

「我把所有小矮妖的金幣都收集了起來。」提耶拉說道,「這樣盧多先生就沒有辦法用同樣的小矮妖的金幣騙我了。」

7017k 其實於尚艷和他們離得並不遠,隱約也聽見了他們的交談聲,不過卻並未阻止。

說實在的,雖然她是安佳欣的經紀人,但她對這位流量小花平日的行為舉止也很看不過眼。

奈何人家之前還名聲不顯,可僅僅一部電視劇就突然爆紅,一躍成為新晉小花,現在人氣極高,自然很受公司重視。

而自己當了幾十年的經紀人都沒帶過什麼大明星,若不是以前碰巧被公司分配當她的經紀人,她又正好紅了,如今哪輪得到自己來沾光?

兩人之間的巨大差距,導致於尚艷這個經紀人基本沒什麼話語權,因為安佳欣只要向公司高層一抱怨,逸晨影視轉天就能安排一個新的經紀人來。

所以就算安佳欣耍大牌,於尚艷也只能好言相勸,根本不敢得罪。

此刻放任門外幾人小聲議論發泄心中不滿,就是於尚艷唯一能做到的事情了。

過了好一會,房間大門才被打開。

安佳欣哈欠連天的拉開門后,沒說一句話就轉身回到了床邊,顯然是被人吵醒後起床氣發作了。

於尚艷也不可能因為這種小事去訓斥她,甚至還要耐心的勸說。

「佳欣,這次《生化危機》的試鏡是個好機會啊,這是方導寫的劇本,火的概率很大的。又是一部大女主的電影,女主演是最出彩的,只要電影能火,對你是很有好處的,而且只要你能出演的話,也就能順利進入電影圈了。」

安佳欣打了個哈欠,不耐煩地揮揮手,「艷姐,不用啰嗦了,我知道了,不是要化妝嘛,快點吧。」

見她答應,於尚艷趕忙招呼化妝師和造型師開工。

她們這邊還在化著妝,那邊趙怡然的試鏡早都已經結束了。

讓趙怡然簡單表演了兩場戲后,柏行就沒再繼續試鏡下去了,用一句話當做了試鏡的結尾,「你的表演很精彩,試鏡就到這裏吧,後續有結果我們會通知你的。」

聽他這麼說,趙怡然大概也明白自己的試鏡結果了,失落當然是免不了的,但試鏡就是這樣,總不可能試一次通過一次吧,於是她就這麼帶着些許失落離開了。

等她走後,方遠和柏行交換了一下意見。

果然,兩人的看法是相同的,都認為趙怡然的演技還好說,但長相的確不太適合這個角色。

若是沒有別的試鏡者了,選她勉強也還可以接受,不過這才試鏡到第一個人,後面還有好些人等著呢,所以她大概率是落選了。

簡單交換一下意見后,試鏡繼續。

第二個試鏡者的情況和趙怡然也差不多,演技並不是問題,但長相不適合,氣質上也有所欠缺,可以列作備選,不過被選上的概率很小。

試鏡完前兩個人,方遠翻了一下名單。

第三個試鏡者的名字叫安佳欣,是逸晨影視旗下的演員,還很年輕,前年才出道。

之前演了兩三部作品都沒什麼起色,不過就在去年上半年,她作為女主演出演了一部名叫《一不小心遇見你》的都市愛情電視劇,頓時爆火。

逸晨影視看起來也很重視她,接連讓她上了幾檔熱門的綜藝節目,跟着又拍了一部熱映的電視劇,把人氣給穩定了下來。

光看人氣和熱度的話,她現在已經算得上是一線的女星了。

不過安佳欣是電視劇咖,在娛樂圈裏的地位肯定比電影咖要差一些,這次來試鏡《生化危機》估計就是為了往電影圈發展。

第二個試鏡者離開后,趁著安佳欣還沒進來,方遠拿出手機搜索了《一不小心遇見你》,簡單看了幾個片段后,他又看了安佳欣後面主演的那部電視劇。

幾個片段看下來,總的來說,方遠並不看好她的試鏡結果。

安佳欣的容貌肯定是漂亮的,但無論是長相還是氣質,都跟《生化危機》裏那個殺喪屍如砍瓜切菜般的女主角相去甚遠。

而且和前面兩個試鏡者不一樣,她的演技也有點堪憂,台詞功底和表情、眼神上的表演都不能滿足大銀幕的需要。

電視劇和電影雖然有相通的地方,但差別也是很大的,比如一個是在電視機屏幕和手機屏幕上播放,另一個則是在大銀幕上播放。

在巨大的銀幕上,演員的任何一處細節都纖毫畢現,任何差錯都會被放大。

哪怕不談別的問題,光這一點,安佳欣就不足以勝任這個角色了。

或許在別的導演那裏,為了安佳欣的熱度和流量,捏著鼻子用她當主角也不是不可以,但方遠肯定不會這麼做,管你熱度有多高流量有多大,各項條件都達不到角色要求,那你還是一邊去吧。

別說是突然爆火的安佳欣了,就是現在最火的那幾個流量小生,只要不符合角色要求,照樣不可能進方遠的劇組,這是他的底線。

他並不是排斥流量明星,但要來當演員,最好還是掂量一下自己有多少本事,不然只會貽笑大方。

「誒,這麼久沒進來,人呢?」

第二個試鏡者離開后,柏行就讓工作人員出去通知安佳欣可以試鏡了,可是沒想到等了好一會也沒等來人,心中疑惑,不由得嘀咕出了聲。

見許久都沒人進來,方遠也偏過頭,問道:「什麼情況,沒聯繫好?」

「不應該啊。」柏行撓撓頭,不解道:「和她經紀人說好是今天的啊,試鏡順序也溝通過,她們那邊確定沒問題,我才把安佳欣放到這個順序來的。」

方遠皺皺眉,既然約定好是今天試鏡了,那如今這又是什麼情況?

稍過一會,剛才出去通知試鏡者的工作人員推開門,探頭進來說道:「方導、柏導,我沒有找到安佳欣。」

沒有找到?

柏行問道:「她不在休息室里?」

試鏡有先後順序,所以星火影視安排了一個房間當做休息室,還沒輪到的試鏡者就可以在休息室里等候。而且這也可以方便劇組通知人,要通知下一個試鏡者,直接到休息室里找人就好了。

工作人員搖搖頭,回答道:「休息室里沒找到她,公司其他地方我也看過了,都沒見到她人。」 此時的和霏水子看到這鋪天蓋地的黑雲,心中也是有些驚恐起來。

這不是代表着和霏水子膽子小,但是這種黑雲會讓人從心底傳來內心深處的恐懼。

「總指揮,看着樣子應該是林組長說的要來了!」

一旁的助手看到這一幕,也是不禁微微有些恐懼的說道。

而此時站在鋼鐵城牆上的腳盆雞士兵,則是都露出了一絲絲的緊張。

他們其實大部分都不是專業的士兵,而是散落在腳盆雞各地,被腳盆雞紛紛召集起來的。

雖然他們之前經過了職業性的訓練,但是也僅僅只有短短的幾個星期,也僅僅教會了怎麼開槍射擊和使用其他重型武器罷了。

所以但他們看到這種超過言語般的烏雲的時候,心中自然有些難以言喻的恐懼。

不過負責整個鋼鐵城牆守衛的指揮官看到士兵都這種模樣,連忙通過無線電說道。

「都在幹什麼?!還不趕緊進行戰鬥準備!」

雖然他也也沒有儘力過這種情況,但是他怎麼說也是當兵數十載,調整能力自然比這些新兵蛋子好多了。

被他一句驚醒的眾人,連忙按照之前預演的順序一一進入自己的站位。

此時他們都手緊緊的握着手中的武器,紛紛睜大了雙眼,都不敢有一絲一毫的懈怠。

而那些負責重火力的士兵則是將那些火炮的炮口紛紛對準了遠處的富土山。

只要接下來從富土山上出來任何不明的生物,這些士兵都會將最兇悍的火力灌給對方。

其實,此時還真的沒有誰知道接下來會出現什麼樣的生物,不僅僅是他們,就算是林玄他也不知道從這富土山下會出現什麼。

他只知道是從富土山出來,但具體的世界和出來的東西,他自己也不清楚。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