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嘿嘿,我說過了,你不是我的對手!」江帆望著水狶飛獸笑道。

水狶飛獸露出吃驚之色,「你,你竟然會空間符咒!你是符神!」水狶飛獸震驚地道。

江帆笑了笑,「嘿嘿,我不是符神,不過很快就是符神了!」江帆一揮手,解除了水狶飛獸的空間凍結,水狶飛獸墜落在地面上。

「怎麼樣?你還想比試么?」江帆望著水狶飛獸微笑道。

水狶飛獸知道自己根本不是江帆的對手,搖頭道:「我不比試了,我不是你的對手,我服了!」

江帆點了點頭,望著水狶飛獸,「嗯,很好,你走吧,既然你對我說出了再生秘術,我也不讓你白說了,我送你一顆萬獸丹吧!」江帆從懷裡摸出一顆萬獸丹。

這可是江帆煉製的萬獸丹,是獸類進階的丹藥,符咒世界的那些獸類都是吃了萬獸丹,進階后,才進一步改造的。

江帆把萬獸丹扔給了水狶飛獸,水狶飛獸不知道什麼是萬獸丹,不解地望著江帆。一旁的納甲土屍急忙解釋道:「我靠,你走狗屎運了!我家主人送給你一顆萬獸丹,這可是進階的丹藥,你只要吃下萬獸丹,你就進階了,你的本領將提高一層,那在小領主裡面,你就會是佼佼者了!」

水狶飛獸露出喜悅之色,它急忙撿起萬獸丹,對著江帆道:「多謝了!」它拿著萬獸丹快速奔跑,很快消失不見。

「主人,您也太大方了,竟然送水狶飛獸一顆萬獸丹啊!」納甲土屍搖頭道。

「嘿嘿,水狶飛獸再生秘術太好了,值幾顆萬獸丹呢!」江帆笑道。

「老大,水狶飛獸的再生秘術是什麼呀,您可不要珍藏,教教我們吧!」趙輝拉著江帆的胳膊道。

江帆點了點頭,「這個水狶飛獸的再生秘術真是太神奇了,只是修鍊不容易,它是把元神煉成液態,液態的元神是大家想不到的,也是很難碎裂的,因此很難被殺死,液體的元神是生生不息的,這就是水狶飛獸再生的秘密。」江帆對著眾人道。

趙輝露出吃驚之色,「哇塞,這再生秘術太高明了,那您感覺把修鍊方法告訴我們吧!」趙輝急切地道。

「好吧,我把水狶飛獸再生秘術傳授給大家,至於能否修鍊成功,那就靠各自的悟性了!」江帆點頭道。

於是江帆就把水狶飛獸再生秘術告訴了大家,再生秘術修鍊的方法很簡單,但是要把元神修鍊成液態,那可不是一朝一夕可以做到的。

為了讓眾人儘快地掌握了再生秘術,江帆帶著眾人進入符咒世界,讓眾人在加速空間修鍊三百年,也就是木位面三個小時。

江帆自己也在加速空間修鍊再生秘術,江帆的元神是與眾不同的,他是雙元神的,這也就是他有一個神火不滅分身的原因。

要想讓元神液化,那可不是容易的事情,一百年過去了,江帆的元神只是軟化了而已。兩百年後,江帆的元神才開始液化,就像融化冰塊一樣,元神慢慢地液化。

江帆修鍊都如此之慢,其他的人修鍊就更慢了,趙輝修鍊了兩百年,元神才軟化三分之一而已,「呃,看來我在三百年時間想元神液化,是不可能了,估計要六百年到一千年時間吧。」趙輝暗自道。

木位面三個小時很快就過去了,符咒世界的加速空間過去了三百年,江帆的元神已經液化了,就連神火不滅分身的元神也液化了。

江帆睜開眼睛,露出微笑,現在他就算遇到符神主想殺死他也很難了,因為符神珠想不到江帆的元神可以液化。他的元神就像水一樣,無法碎裂了,除非蒸干他,江帆才會元神消失。

江帆望著眾人,「諸位,修鍊時間已到了,有誰修鍊成功了再說秘術?」江帆微笑道。



眾人睜開眼睛,「哦,老大,我還沒有練成再生秘術呢!」趙輝苦著臉道。

「我也沒練成再生秘術!」李清搖頭道,他和趙輝差不多,元神也只軟化了大約三分之一,只有繼續修鍊幾百年時間才行。

「嘿嘿,我可是練成了再生秘術!」納甲土屍笑呵呵道,他在黑色墓碑幫助下,元神已經液化了,他修鍊的速度和江帆差不多。

給讀者的話:

第一更 「哼,我殺了你這個卑賤的人類!」地豿蟻小領主突然伸出巨大鉗子,對著李志玲夾擊。

李志玲旁邊一閃,她一抖手,一支符飛刀直奔地豿蟻的咽喉射去。符飛刀速度很快,地豿蟻小領主來不及躲閃,砰的一聲,符飛刀射中了她的咽喉。

可是地豿蟻咽喉有堅硬的甲保護著,符飛刀無法擊破她的防禦,但是她沒面子了,竟然被人類攻擊到了咽喉,怒吼道:「卑賤的人類,讓你知道我的厲害!」

地豿蟻小領主張開嘴巴,嘴裡吐出綠色的絲網,朝著李志玲飛了過去。沒想到這地豿蟻竟然可以吐絲網,李志玲一揮手,使出了江帆傳授她的空間隔離。

綠色的絲網落在李志玲身邊,李志玲一揮手,她使出了江帆傳授給她的空間符咒,「空間封閉!」李志玲冷哼一聲。

只見地豿蟻小領主四周的空間封閉了,她被封閉在空間之中了,無法動彈,她吃驚地望著李志玲。

「你,你怎麼會空間符咒?」地豿蟻小領主吃驚地道。

李志玲這麼輕易地就制住了地豿蟻小領主,青蛇樹藤六姐妹十分吃驚,她們只知道納甲土屍、江帆很厲害,江帆的女人基本上沒用動手,她們一直認為這些女人只是長得漂亮而已。

沒想到李志玲出手就制住了地豿蟻小領主,青蛇樹藤六姐妹徹底顛覆了江帆的女人只是好看的觀點了,原來主母都很厲害呢。

李志玲望著地豿蟻小領主,冷笑道:「怎麼樣?我是不是可以踩死你了!」

地豿蟻小領主臉色十分難看,「哼,卑鄙的人類,你不要得意太早,識相的馬上放我出來,否則你會後悔的!」地豿蟻小領主瞪著李志玲冷笑道。

李志玲咯咯笑了,「你已經被我困住了,你還敢威脅我,真是好笑!」李志玲不屑地笑道。

「呵呵,無知的人類,你以我困住了我就可以為所欲為了!我可是青窟山的小領主!我只要一聲號召,青窟山兩百萬的地豿蟻就會傾巢而出,你們就會被咬得連骨頭都不剩!」地豿蟻小領主望著李志玲冷笑道。

「是啊,你這麼厲害,那我倒想試試你兩百萬地豿蟻的厲害!只要你敢讓它們出來,我就一把火把它們燒死了!」李志玲冷笑道。

地豿蟻小領主冷冷地望著李志玲,「好啊,我看看你如何火燒我青窟山兩百萬地豿蟻!」地豿蟻小領主冷笑道,她張開嘴巴嘴裡發出尖叫之聲,那聲音十分刺耳。

青蛇樹藤六姐妹聽到了地豿蟻小領主的尖叫之聲,驚呼道:「哦,地豿蟻小領主召喚地豿蟻了!」

李志玲望著青蛇樹藤六姐妹微笑道:「不用害怕,不就是兩百萬隻螞蟻嗎,只要她們敢出來,我李志玲就有辦法對付它們!」

「對,不用害怕,我傻蛋才不怕那些螞蟻呢!」納甲土屍也點頭道。

青蛇樹藤瞪了納甲土屍一眼,「傻蛋,地豿蟻可不是一般的螞蟻,它們的牙齒都十分堅硬,無堅不摧呢!而且它們是不怕火的!也不怕死!很難對付的!」青蛇樹藤六姐妹焦急地道。

李志玲笑了,「你們不用擔心,我有辦法對付那些地豿蟻的!」李志玲泰然自若地微笑道。

一旁的江帆也微笑點頭道:「不就是兩百萬隻螞蟻嘛,我到看看它們有多厲害!」江帆不屑地笑道。

地豿蟻小領主尖叫了片刻之後,只見青窟山的窟窿裡面爬出了大量的地豿蟻,這些地豿蟻朝著山下飛快地爬行。

這種情景就像螞蟻窩被捅了似的,李志玲露出了一絲驚訝之色,「呃,沒想到真的有這麼多螞蟻,這些螞蟻都這麼大一隻呢!」李志玲驚訝道。

地豿蟻渾身青色,每隻都有巴掌大小,腦袋拳頭大小,牙齒鋒利,爬行速度很快,力大無窮,它們最擅長的就是吐絲網。

那些地豿蟻聽到了地豿蟻小領主的召喚之後,對著李志玲發動攻擊了,一個個對著李志玲吐絲網,頃刻之間,滿山的絲網從天而降。

李志玲不慌不忙,使出空間隔離,那些絲網落在一旁。站在李志玲旁邊的納甲土屍和青蛇樹藤六姐妹急忙閃開那些絲網,納甲土屍使出裂空奪魄槍挑撥那些飛來的絲網。

片刻之後,地面上都是綠色的絲網,堆積兩米多高。地豿蟻小領主對著那些地豿蟻喊叫道:「孩子們,給我網住他們!咬死他們!」

納甲土屍大吼一聲,他背上伸出翅膀,提著裂空奪魄槍就要迎戰那些地豿蟻。可是李志玲對著納甲土屍擺手道:「傻蛋,你站在一旁,不用你出手,我能夠多付那些地豿蟻!」

納甲土屍扭頭望著江帆,那意思是怎麼辦?江帆對著納甲土屍擺手,「傻蛋,你退下吧,志玲可以對付那些螞蟻的!」江帆微笑道。

只見李志玲一揮手,使出空間封閉,那些衝上來的地豿蟻都被封閉在空間之中了。可是地豿蟻太多了,地面上越來越大,兩百萬隻地豿蟻啊,都是巴掌大小,堆積起來十分驚人的。

陳麗、梁艷、李寒煙等人看到李芝志玲被地豿蟻包圍在當中了,陳麗急忙道:「走,我們去幫助志玲姐!」

李寒煙點頭道:「好的,我們使出茅山驅蟲咒,試試看那些地豿蟻怕不怕!」

於是李寒煙、陳麗、梁艷等人使出茅山驅蟲咒驅趕那些地豿蟻,可是那些地豿蟻根本不怕茅山驅蟲咒,仍然蜂擁地朝著眾人衝過來。

「呃,茅山驅蟲咒對它們無效呢!怎麼辦?」陳麗驚訝道。

「哈哈,你們是擋不住我的地豿蟻的,你們就等著被咬死吧!」地豿蟻小領主得意地笑道。

李志玲冷笑一聲:「哼,我說話了有辦法對付你的地豿蟻的,我只是不想殺死它們,竟然你讓它們來送死,那我就不客氣了!」

只見李志玲一揮手,地面突然咔吧一聲裂開一個口子,那些地豿蟻掉入裂口之中。緊接著地面上升起青色旋風,那些地豿蟻被旋風捲起,全部捲入了裂口之中。

緊接著裂口合攏,那些地豿蟻被埋在地下了,就剛才一下,損失了大約幾萬的地豿蟻。地豿蟻小領主頓時氣得大罵起來,「混蛋,你敢殺死我的孩子,我饒不了你們!」地豿蟻小領主大罵道。

李志玲冷冷地望著地豿蟻小領主,「我可不想殺死它們,是你害死它們的,我最後一次警告你,馬上讓它們回去,否則我真的要大開殺戒了!」李志玲眼裡露出犀利之色。

「哼,你嚇唬誰,我才不信你呢!孩子們給我咬死他們!」地豿蟻小領主冷笑道,雖然損失了幾萬地豿蟻,但是對於兩百萬數目來說,這點算什麼。

給讀者的話:

第三更 「哼,看來你是不見棺材不掉淚了!那我就把你的孩子都殺光了!」李志玲露出兇狠之色,她是真的發怒了,女人發飆起來,比男人更可怕。

李志玲雙手掌心出現了紫色的火焰,她準備使出「烈火焚天」的符技了,這招符技是江帆傳授給她的,那可是神族的符技,威力很大,江帆都沒有施展過。

李志玲的雙掌飛舞,宛如兩隻蝴蝶在空中舞蹈一般,「烈火焚天!」李志玲大吼一聲,她雙手掌翻下。

呼!四周出現了紫色的的火蛇,如同蛟龍出海似的,那些火蛇撲入了地豿蟻的群中。地豿蟻群中立即燃燒起來,發出吱吱的聲音,那些地豿蟻立即慘叫起來,火蛇迅速擴散,就像地面上澆灌了汽油似的,頃刻之間到了幾百米之外。


此刻方圓幾百米都是一片火海,就像火山爆發一樣,燒得天空的雨點都蒸發了,地面上很快變幹了,可見烈火焚天的威力。

江帆頓時都十分吃驚,沒想到這招烈火焚天的符技威力這麼大,李志玲施展出來,威力好不遜色,幾乎可以趕上自己施展這招的威力了。

李志玲在眾女人當中修鍊算是快的,目前她的符咒境界已經達到了符元境界後期了,很快就要突破成為符皇境界了。

所以她施展烈火焚天的威力才這麼大,就連李志玲自己都十分吃驚,在烈火焚天之下,那些地豿蟻損失頗重,片刻之間就被少燒死了幾十萬。

地豿蟻小領主頓時急了,怒吼道:「混蛋,你敢殺死我這麼多孩子,我要殺死你!」地豿蟻小領主狂吼道,她發狂地撞擊著封閉的空間,可是她無法出來。

李志玲望著地豿蟻小領主,冷笑道:「這可是你咎由自取的,我本不想殺死你的地豿蟻,但是你讓它們來送死,我也沒辦法!識相的讓它們退下吧!否則你的地豿蟻就絕種了!」

地豿蟻小領主幾乎都要瘋了,她望著李志玲,眼睛瞪得圓溜溜的,「卑鄙的人類,我地豿蟻不會就這麼屈服的,我的孩子不會白死的,孩子們,和她拼了!」地豿蟻小領主發狂地吼叫道,她此刻已經發狂了。

那些地豿蟻聽到地豿蟻小領主的叫聲,它們發現嘶嘶的叫聲,不顧身上的火焰,一齊朝著李志玲瘋狂地撲過去。

一時之間,地面上出現了一排排的火龍,朝著李志玲靠近。李志玲眉毛豎起,「看來你是執迷不悟了!那就別怪我心狠手辣了!烈火焚天!」李志玲大吼起來,她眼都紅了,女人發飆賽過母老虎啊!

紫色的火蛇再次爆發,方圓三百米都是火焰,那些衝上來的地豿蟻立即被火燒著了,發出吱吱的慘叫之聲,就像被燒著的老鼠似的。

可是那些地豿蟻儘管被燒著了,沒有一個後退的,依然朝著李志玲撲過去,李志玲四周都是地豿蟻。

李志玲絲毫不懼,「哼,看來你的地豿蟻還是不知死活了,那我就讓火在猛烈些吧!」她接著使出狂風的符技,地面上馬上颳起風,火借風勢,火越來越大。

火大之後,那些地豿蟻死亡更多了,地豿蟻看到自己的地豿蟻又損失了十幾萬,心疼得要命了,氣得大罵道:「卑鄙的人類,你有種不要用火燒,和我的孩子們對抗!」

李志玲冷冷地望著地豿蟻小領主,「哼,你這個無知的小領主,我要殺死你人易如反掌,你還在得意忘形!要不是看在你和青蛇樹藤六姐妹曾經是姐妹,我早就殺死你了!」李志玲望著地豿蟻小領主冷笑道。

「哼,你敢殺我,我的地豿蟻不會放過你的!它們會追殺你的!」地豿蟻小領主望著李志玲威脅道。

李志玲嘴角露出一絲冷笑,沒有說話,一旁的納甲土屍望著地豿蟻小領主冷笑道:「我靠,你他媽以為我家主母害怕你的那些地豿蟻啊!她是不忍心把它們斬盡殺絕了!如果換做我,我就把你先爆掉了!然後把那些地豿蟻全部燒死了!」

地豿蟻小領主惡狠狠地瞪著納甲土屍,「混蛋,你敢這麼做,我的孩子們會追殺你一輩子的!」地豿蟻小領主威脅道。

「我靠,老子就不信這邪了!你的那些地豿蟻追殺我一輩子似的,我先把你給爆掉了!」納甲土屍撲向地豿蟻小領主。

此刻那些地豿蟻還在繼續地攻擊李志玲,李志玲繼續使出烈火焚天對付那些地豿蟻,她沒有顧及納甲土屍撲向了地豿蟻小領主。

納甲土屍進入了封閉空間,他一把抱住了地豿蟻小領主,「哇塞,你的身材真是不錯啊!螞蟻的身材是最好的,你乾脆做我的女人吧!」納甲土屍色色地望著地豿蟻小領主道。

地豿蟻小領主屬於蟻類,螞蟻的身子是兩截的,外形如同葫蘆,地豿蟻小領主的身材就像葫蘆身材,凹凸有致,細腰,長得還不錯,真是迷人呢。

納甲土屍抱住了地豿蟻小領主,手腳就不老實起來,地豿蟻小領主十分氣憤,她張嘴就咬納甲土屍。可是納甲土屍有五行玄變甲護體,地豿蟻小領主根本無法咬傷納甲土屍。

「混蛋,你放開我,你敢動我一下,我就和你拼了!」地豿蟻小領主掙扎著,雖然她的力氣很大,但是不是納甲土屍的對手,掙扎了片刻之後,就被納甲土屍拉入了地下去了。

江帆看到納甲土屍把地豿蟻小領主拉入地下了,一旁的梁艷皺眉道:「江帆,傻蛋這樣胡來,你也不管管他啊!」

江帆笑道:「對付地豿蟻小領主這種頑固不化的只有傻蛋可以對付她了!也只有傻蛋可以征服她!」

「我看不可能吧!地豿蟻小領主這麼兇悍,傻蛋這樣強行去征服地豿蟻小領主,會不會適得其反啊?」梁艷擔憂地道。

江帆笑了,「嘿嘿,你不了解蟻族啊!這種動物就是崇拜強悍,只要你比它們強悍,它們就臣服你!何況地豿蟻小領主是蟻皇,一直高高在上習慣了,現在就是需要男人征服她的時候!傻蛋就是她期待的男人!」江帆壞笑道。

江帆的符咒世界豢養了那麼多神獸,江帆十分了解蟻族的特點,就是喜歡強者,崇拜強悍,所以他肯定納甲土屍能夠征服地豿蟻小領主。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