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姐,怎麼就你一個人呀。沒人幫你嗎?」

「這還沒有到時間呢,其他妹妹離的也遠,怕是還在路上。」白纖楠不露痕迹地拉開與白纖樚之間的距離。

「妹妹,先到亭子那歇一下。喝點茶水,我這還得看著點。」

白纖樚兩人只能先去亭中歇息。

然而,直到約定時間,卻只來了四房的九小姐白纖櫟一個。

白家這一代的嫡長女白纖榕,要比下面的妹妹都年長不少。妹妹們懂事時,白纖榕早已出嫁。

而白纖楠實際上雖然行四,卻是白纖榕下白家這一輩年紀最大的女兒了,自小又受嫡母喜愛,白纖楠早就已經把自己當半個嫡女來看了。

然而,白纖楠實在是沒有想到,自己出嫁前想與妹妹們設個宴,卻是這樣一個打臉的局面。

「紫藤,差人去催催十二妹妹,十一妹妹。對了再找個腿腳麻利的,去看看五妹妹可是在路上了。」

打發完紫藤去尋人。

白纖楠強忍不虞,與到場的眾小姐道:「妹妹們,再等等。怕是在路上耽擱了。」

眾人哪兒看不出,白纖楠此刻的尷尬,只能配合著附和。

眾人又等了約莫兩刻鐘。

去請十一小姐的最先回來,卻是沒有請到十一小姐。

「四小姐,十一小姐說晌午貪涼,吃了冰,有點拉肚子。就不打擾諸位小姐的雅興了。」

「十一姐,還真是會選時間吃冰。」白纖樚諷刺道。

十一小姐,也是大房庶女,是大房方姨娘的女兒,八歲不到,比景伍的年紀稍小一點。白纖樚諷刺起,同為庶女的十一小姐,可以說是毫無壓力。

男神請入甕 見白纖樚又是如此故態萌生,白纖桐實在感到無力。卻是難得善心地提醒了一句。

「妹妹,你少說兩句。」

白纖樚不曾想到,白纖桐居然會開口教訓自己。正欲開口反駁,瞥見白纖桐身邊臉越來越黑的白纖楠,到嘴邊的話,慢慢咽了下去。

又是一刻鐘。

「四小姐,五小姐那邊,說三爺回來了,她要陪三爺用膳。就不過來了。」

這個理由,白纖楠無法生氣。白三爺,再混,那也是長輩。只是沒有想到,向來行蹤不定的白三爺居然會突然回來。要知道,白三爺最近一次出現在白家,都是六年前的事了。

「如此,倒是我這叨擾五妹妹了。」白纖楠略帶可惜的道。

此時,天早已黑透,早就過了平時晚膳的時間點。

「四姐,我們先吃吧。我餓了。」白纖樚感覺自己都快要餓死了。

不等白纖楠開口安撫白纖樚。

去請白纖柚的紫藤也回來了。

「紫藤,十二妹妹可是來了?」白纖楠問道。

紫藤猶豫道,「婢子……婢子沒有……找到十二小姐。不過,婢子聽嚴媽媽說,十二小姐下晌就去了前院。」

白纖楠略一沉默。隨後強顏歡笑道。

「我們開席吧。」

白纖樚早就餓壞了,雖然菜基本上已經涼了,但白纖樚居然感覺還甚是可口。

幾口菜下肚,白纖樚終於感覺自己又活了回來。

也終於又有力氣作妖了。

「四姐,你說去前院,這女孩子家家的,大晚上去前院,這是幹嘛。」

然而,白纖楠並不接話。只是笑笑。

白纖楠自然清楚,白纖樚與白纖柚之間莫名其妙的齟齬。雖然此刻,她也不滿白纖柚不給自己面子。但是白纖楠,始終是知道,白纖柚與在坐的都不一樣。自己可以心裡偷偷怨恨,不滿,但是這話,絕不能出口。

白纖樚,見白纖楠不搭話,也甚感無趣。

一頓姐妹間的小宴,就這樣草草收尾。

而此時,前院的私人小宴,才正是熱鬧開場。

白纖柚原是早早用了晚膳,打算避開小花園的宴請。來和景伍討要算數題的。

卻不想,碰上景伍,正在準備火鍋。 前院,景伍家的院子里。

黃澄澄的雞湯咕嚕咕嚕地冒著熱氣。

「開了,開了,景伍趕緊下點肉。」白纖柚,扒著桌沿,催促著景伍。

「十二小姐,黃梔說,你是用過晚膳來的。這一小鍋可是我和綠蕪的晚飯。」景伍並不理會,急吼吼的白纖柚,自顧自調著蘸料。

「嘻嘻,景伍,你不要那麼小氣嘛,我才那麼點大的人,能吃你多少東西?真香,景伍這火鍋可真是個好東西,聽說這是幾十年前宮裡發明的?他們可真會吃。」

「可惜,母親不常給我吃這個,說是太燙,要燙壞腸胃的,當我傻的唄,我不會放涼吃嗎。」

「……」

白纖柚嘰嘰喳喳地表達著,對火鍋的喜愛與讚美之情。

白纖柚尤其,喜歡來景伍這邊蹭吃蹭喝。景伍家雖說是在白家前院,但因為景信的特殊,整個院子相對獨立,也是有自己的廚房的。

景伍在這個時代,找不到太多樂子的情況下,只能醉心廚房,也算是研究出不少好吃的。一開始,景伍害怕這些超前的吃食會引起不必要的麻煩,都是一個人吃獨食。但,某日當景信給她帶來了一塊奶油蛋糕,景伍才發現自己有多傻,下意識以為古代什麼都沒有,卻是不知這個千瘡百孔的世界,餐飲文明已經高到了一個極端。

從此,也不藏著掖著。只說是受到外面酒樓、點心鋪子的啟發。

而對景伍做的東西,最捧場的絕對是白纖柚,其次便是同在前院的白六少。

景伍調完手中的醬汁,沒好氣地對白纖柚說道。

「十二小姐,別扒著了,去廚房看看要吃什麼菜,讓綠蕪給你切了。」

「好咧,這就去。」

然而就在吃火鍋的準備工作,都完成時。

不速之客造訪了。

「景伍,你這不地道,吃火鍋不喊我,你這是要絕交啊。」宛若公鴨叫聲的聲音,從院外傳來。

聽聲音便知,來人肯定是景伍的第二大捧場王,白六少。已經十一歲的白六少,雖看著已經有了翩翩貴公司的雛形,但這絕對是建立在不開口說話的情況下。

聽到院外傳來的聲音,白纖柚,毫無形象地坐在椅子上打量著庭院入口。

「哈哈。六哥,你的聲音更難聽了。」

冷情總裁之不說愛情 然而,當人進入庭院后,白纖柚卻是趕緊收斂了坐姿,擺出了白家嫡女的派頭,順便還拿眼神白了一眼白六少。

突然安靜下來的白纖柚,讓背對院門的景伍突感不安。

景伍回過頭,卻是看見,白濟遠身邊還帶了個從未見過的貴氣少年。少年看著比白濟遠略小兩歲,生得唇紅齒白,還長了雙別緻的桃花眼,此刻正似笑非笑地看著,突然端莊起來的白纖柚。

有外人在,景伍自是不敢託大。忙向白濟遠,和白濟遠身邊的貴氣少年行禮。

多年下來,白濟遠也是習慣了景伍的謹慎,只略微點頭,示意受禮,貴氣少年也是很自然地受了景伍這一禮。

白六少用肩膀,輕輕碰了下身邊的少年,開口介紹道:「這是我的朋友,姓楊,稱呼楊公子就好了。」

景伍口稱「楊公子」,再次行了一禮;白纖柚,也不得不從椅子上,坐起身來,行了個平輩禮。

楊公子微微頷首,開口道:「打擾兩位小姐的雅興,只是我和濟遠夜遊,路過院前,被這香味吸引,失禮了。」

「既然如此,那小妹這可是,打算要開動了,不便留下楊公子和六哥。好走不送。」白纖柚毫無形象的一面被外人,看了去,想發作又無法,自是在氣頭上。

一聽到,沒得吃還要被趕走。白六少哪裡肯答應。

「十二妹妹,說的哪裡的話,哥哥這可是打府外剛剛回來,晚膳都未用,我看這一鍋還是分量差不多勉強夠吃,哥哥先幫你們試試看味道。」說著,便拉著楊姓公子,坐下。

提起筷子,便開始往鍋里放肉。

順帶還吆喝,景伍幫他拿點秘制蘸料。

到嘴邊的火鍋被搶,白纖柚惱怒不已,但有外人在場也是不好對自家哥哥發作。

只能自己退到一旁,怨念地看著兩人往鍋里下菜。

景伍,實在看不得,自己看大的孩子,被這白濟遠這狗少爺如此欺負。上前拉過怨念四溢的白纖柚,將其帶到院子的另一頭,輕聲哄道。

「十二小姐,委屈你吃點烤肉吧,今日碳燒得多,醬調的也夠,還能架個燒烤架子。」

景伍補償性地給白纖柚,準備白濟遠最喜歡的烤肉。

這頭,白濟遠兩人正埋頭苦吃,兩人的確是尚未用過晚膳,偏還一個下午都在跑馬玩耍,早已是飢腸轆轆。

一人一盆肉下肚,才覺肚中有物。

白濟遠,下了盤雞塊。抬頭對面前的楊公子道。

「怎麼樣,我說這裡的才好吃吧,可惜本來還以為有烤肉吃,原來只是準備煮火鍋的。」白濟遠表情略帶遺憾,又突然很自得地湊近「楊公子」,繼續小聲說道,「我專門找人,盯著這,什麼時候這院里吃燒烤,吃火鍋,我可是一清二楚。」

貴氣「楊公子」,正在撈菜的手,有一瞬的停頓,錯愕的看著眼前這個,今日剛剛認識的朋友,完全是沒有想到一個士族貴公子,居然會為了口腹之慾,干出這種窺伺之事。

看著對方流露出,「你居然是這種人」的神情。白濟遠正要解釋,自己只是不想錯過美食,卻聞到空氣中自己無比熟悉的味道,似是不敢相信一般,用力嗅了嗅。

突然怪叫道。

「呀,呀,呀。」隨後,丟下筷子,離開火鍋桌,尋著味兒,找到了正在烤肉的,景伍眾人。

白濟遠,一臉痛心,他是真的心痛啊。景伍明明知道,他喜歡烤肉勝過火鍋許多。卻是誆騙自己吃火鍋,而自己偷偷帶著白纖柚,找了個角落偷吃烤肉。

而白纖柚,看見白濟遠的表情,卻是得到了大大的安慰。愚蠢的哥哥害我吃不了火鍋,我就吃了你最喜歡的烤肉!

被留在原地的「楊公子」,也懶得去管白濟遠,這突然怪叫,離開是為何。只默默又下了盤,鹿肉,嗯,看著好像是最後一盤了。這鹿肉,也不知是怎麼處理過的,涮過雞湯,蘸上這醬料,竟是比宮中好吃了許多。 電話,是年小麗打過來的。

可能是因為小雪在旁邊,也可能是因為昨天晚上,和年小麗在車上差點兒就做了錯事兒。

陳浩這一個電話接下來,只要是能用嗯的,就沒有多說一個字……

「小雪你,幹嘛這樣看著我?」陳浩掛斷電話,突然見蘇墨雪正拿眼睛看著自己,頓時就給弄的優點心虛。

「老公,不是我看你,是你這電話接的有點怪,怎麼光是嗯嗯嗯的,都沒怎麼說話。」

小雪,我不是不說話!

我是昨天晚上,差點跟麗麗做了錯事,在你跟前給心虛的!

「有嗎?我沒怎麼說話嗎,哈哈沒注意。」陳浩佯裝沒事人一樣,揚胳膊撓頭的故意哈笑。

「笨蛋呵呵,看你這傻樣兒,麗麗都跟你說啥了。」

「也沒說啥,就是說了些感謝的話,還問我今天是不是遇到啥事,哦對了還說要請咱倆吃飯。」

「就這些?」蘇墨雪皺著眉頭,就意識到了點什麼。

「嗯對,就這些。」

「哎呀,老公你個笨蛋呵呵,菲菲說的真是一點沒錯,你就是有智商沒情商,人家麗麗那是請咱吃飯啊,分明就是在問咱倆今天,為什麼沒看他的宣傳活動。」

「看了啊,不是才剛看完嗎?」陳浩皺著眉頭,給弄的一頭霧水。

「笨蛋呵呵,老公說你沒情商,還故意給你老婆證明一下,咱倆在樓上看的有什麼用,麗麗沒看見咱倆啊。」

陳浩猛聽到這兒,才恍然長哦的聲,揚起來胳膊拍到自己腦門兒上,偷偷看蘇墨雪一眼就哈哈哈的笑了起來。

「是是是,是這麼一回事兒,麗麗沒看見咱倆,自然就以為咱倆沒有過來,難怪麗麗剛才在電話裡頭,還有些擔心問我今天是不是有啥事兒。」

「老公你啊,真是那你沒辦法,怎麼都跟個孩子似的。」蘇墨雪嬌嗔著打他一下,就咯笑著湊過來,伸手抱住了陳浩胳膊。

「老公,那咱們現在,就出發!」

「出發?去哪兒啊。」陳浩給她拽著胳膊,朝辦公室門口走了過來。

「當然是吃飯了,你剛才不說麗麗,要請咱倆吃飯嗎。」

「不是小雪,你說話怎麼矛盾啊,剛才不都還說麗麗打電話,只是想問問咱倆為什麼沒去參加活動,都沒有要請咱吃飯的意思嗎。」

「哎呀,我親愛的老公大人,你的情商真是該充值了,就因為麗麗沒看見咱倆,這頓飯才更得去吃!」

陳浩沒再說話,光是任由她抱著自己胳膊,看小雪臉頰上除了精緻的輪廓,還藏著一絲絲竊笑……

哦明白了,小雪你心眼挺多啊!

趁著吃飯的機會,好跟麗麗解釋一下,順便再問下王總乾的缺德事兒!

陳浩在心裡嘀咕著,一想到王總這王八蛋,就感覺這頓飯吃的對,麗麗每天都去公司上班,肯定特了解王總這是孫子……

「王孫子,看我怎麼收拾你!」

「老公,你嘀咕什麼呢。」蘇墨雪的聲音。

「啊?哦沒什麼。」陳浩猛回過神兒,扭頭朝蘇墨雪看過來,才意識到已經來到了商場門口。

還有就是,天色也完全暗了下來。

小雪這一身火紅色的弔帶長裙,在旁邊路燈的沐浴下,好像多看他一眼,都特想找個姑娘談戀愛。

於是眼下這時候,他一邊拿眼瞄著蘇墨雪,一邊撥通了年小麗的電話,簡單的幾句寒暄過後約定好吃飯的地點,才匆匆掛斷了電話。

因為他現在,一聽到年小麗的聲音,就不自覺的想起來昨天晚上,跟年小麗在車上的那點兒事兒。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