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吾主,小可不敢瞞騙,那月姬已然生了家族旁門古賢之孩兒,便是方才其還怒罵小可,小可卻然仍舊是敢怒不敢言。請少爺吾主收回成命,將此女子另賜古賢吧!」

「嗯?其所生孩兒乃是古賢之孽種?」

「是!此事吾家丫鬟等盡知。只是彼等觀視小可遭了侮辱,看不慣才告知!」

「嗯,曉得了。來呀!將車夫谷那無恥賤人拘來,下入牢籠。」

「是!」

那少爺麾下往去數修飛身而上雲頭去了。

「既然那賤人不願好好與車夫為夫妻,其便去水牢與獸蛇同眠可也!」

「多謝吾主!此乃是父神大光明神所賜下,小可不敢獨享,忒獻上吾主處,以供玩賞。」

那不足聞得其將那月姬下了牢獄,雖心裡不免愧疚,蓋那月姬亦是一介受害之弱女子罷了。然說實在話。一絲絲暢快還是不由在心也間生出。

人終究還是有私心的!

而後不足便將那大光明處所獲寶物為禮奉上少爺處。少爺觀此笑道:

「車夫吾足果然忠誠可嘉。」

「是!少爺。」

待得不足返回車夫谷,那月姬與其孩兒已然遭了抓捕入了囚神獄中。不足行如內中去,那大聖居然無迎出來,唯數位侍女丫鬟行出來對了不足道:

「老爺。夫人遭了家族抓捕去了!」

「嗯。曉得了!」

那不足默然道。而後徑直入了正堂。

「汝便是車夫么?」

「不錯!汝何人?怎得在吾家正堂端據,難道汝不識為客之道么?」

「為客之道?呵呵呵,小子。在此地汝才是客人,本尊乃是主家!」

那不足聞言驚異道:

「汝乃是主子?汝……汝……汝乃是古賢大人?」

「然也!吾家女人暫居汝處,怎得遭了古越之囚禁?」

「可是汝多嘴了么?」

「哪裡敢?只是往求少爺,將月姬另賜他人罷了!」

「嗯,怎得汝連這般貌美女子亦是不要?」

「唉,不敢隱瞞大人。此月姬飛揚跋扈,非但某區區車夫,便是其他大神一級人物亦是不放在眼中。某隻是其日里施了壞之出氣筒兒罷了。」

「嗯,如此月姬之投身牢房非是汝之過?」

「某區區車夫,何人肯為了某之冤屈囚禁那月姬?」

那不足頹然道。

「哼,古越,汝之意乃在老子身上。」


那古賢惡狠狠道。

「大人,不好了!」

忽然有一修衝進來,對了不足大聲道:

「大人,汝家孩兒遭難!」

「嗯!什麼?胡說!不過是暫時囚禁,怎得遭難?」

「乃是那牢門值守意欲不軌,而主母月姬不肯,彼等撕扯之間盡皆動了火氣,不知怎麼便將那孩兒弄死了!」

「啊也,這可如何是好?」

那不足急急慌慌道。

「噗!……啊也也!古越,老子與汝誓不兩立!」

那古賢忽然一口鮮血噴出,而後怒聲惡言道。


「大人,此何人?怎得這般著急?」

「此……此……乃是大神古賢。」

「吾家孩兒啊!汝連汝父一面未見便自輪迴去也!惡賊,汝殺了月姬亦便罷了,怎得連吾家根本亦是一起謀奪耶?」

那古賢雙目浸淚真箇傷了心了,然不過半時其忽然道:

「可知吾家何哉最是在意兒孫一代?」

「不知!」

那不足道。

「吾家戰神之族屬,修鍊之技藝太過狠毒決絕,居然有傷自家身具之陰陽,雖家族兒郎各個好淫,妻妾成群,然卻乎甚少有可以流傳之後代。是故家族唯有后而自喜,唯有后而受厚贈呢。如今吾之一子隕命,而汝家少爺卻乎有數位野種在,此力量相較,吾大大不如啊!」

「啊也,原來如此!此古家隱秘呀。」


那門戶旁之來修忽然道。不足觀視其一眼,忽然嘆口氣道:

「汝可去那囚神獄再探視……」

那不足話語未完,那古賢突兀出手,只是一擊,那來修通報事物者,其一顆大好頭顱忽然爆碎,腦漿若瓜水擊地四射飛濺。不足只是驚恐觀視其一眼道:

「大人,何太濫殺!」

「哼!小子,若非汝乃是父神處車夫行好手,此時汝早已命歸極樂。」

「多謝大人不殺之恩!」

那不足開言道。便是此時那古賢將身一閃,忽然消失不見。不足盯視其麾下小修之死亡狀況,忽然忍不住一股惡氣湧起。


「惡賊!爾等何曾有半個好人?」

「好人,不要這般氣惱吧!花兒當真心痛呢!」

那大聖女修此時卻乎現身過來道。

「汝方才去了哪裡?」

「那古賢乃是吾之相識者,故不敢隨意行來,懼於暴露吾之蹤跡呢。」

「此時便有時間來此地消遣某家么?」

「啊也,好人,怎得這般傷人心呢?奴家真正已然將汝刻在心上呢。」

那不足忽然面色一黯道:

「花兒,某家亦是有愧疚之事啊!」

「便是那孩兒之死么?然此事與汝有何關係?實者乃是那月姬之行為惹的禍患。其自詡為古賢之妻室,飛揚跋扈,以為可以為所欲為,然卻遭了那獄卒之毒手!此難道非是其性格殺了其子么!」

「然此事哪裡不是由某家親手造成耶?」

那不足道。

「古越之欲取了那孩兒之性命亦非是一天兩天之時候。此與汝何干?不過乃是大家族之內爭惡鬥爾。此事向來如此!」

不足嘆息半時,靜坐禪修。(未完待續。。) 過得幾日,那不足去獄中探視,月姬萎靡蜷縮了在牆角,便是如凡界囚犯一般雙目獃滯,不言不語。

「月姬……」

「啊也,惡賊,是你!是你!是你告發了月姬!吾與汝誓不兩立!」

「唉,何哉如是?吾不過區區車夫爾,有何權勢與爾等相爭?再說,某家從未有將汝視為妻室,何來仇怨?汝之所為不過乃是替古賢產子之一介工具爾,以為乃是某家使壞,實實大錯特錯。」

言罷不足退出,亦不聞那月姬之粗魯言語之叫罵。

少爺之下處,那不足伏地叩首道:

「吾主少爺,將那月姬釋放了吧!其失去了孩兒亦是大大之痛,此罰亦是超過其應得太多了。」


「呵呵呵,汝倒是一介軟心腸之主兒。汝自家去牢獄中取了那女子去吧。」

「多謝少爺吾主!」

那不足持了令牌往去牢獄中,那獄卒中頭目仔細辨別的清楚,才帶了不足去那月姬之牢房中。那不足道:

「月姬,汝可以出去了!」

那不足道。

「惡賊,我要殺了你!」

那月姬飛沖而上,卻然遭了獄卒一擊,打落地上。

「呔,女囚!莫要在此地發了雌威,否則必令得爾好好吃些苦頭!」

那女子聞言不敢再造次,乖乖隨了不足行出牢獄大門。

「惡賊,吾家孩兒之死。盡在汝之身上!吾誓必殺汝!」

「月姬,去吧!」

那不足隨即返回了車夫谷,取了一應物事,往去大光明神國密地之車夫行中去了。

「喂,小子此去可與汝家娘子糾纏幾多耶?」

那烏木淫笑道。

「唉,哪裡!其名月姬,乃是吾主少爺所恩賜,然其每每持劍對某,道是吾區區車夫,豈是配得上彼貌美罕見之女神。故其鬧騰的凶。害得某家應諾。不以妻室待之。然其與古家旁系名古賢者苟合,得了一子,卻乎遭了牢獄之災,那獄卒觀其貌美。欲強行行那無恥之事兒。不了雙方爭執。失手傷了那孩兒。而彼一口咬定乃是某家壞了其孩兒性命,非欲某家性命相爭呢!」

「哼!何東西?便是古家對了吾等亦是勿得有這般跋扈!賢弟不必在意!那**若好生自去,吾等便作罷!否則定要其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唉。算了吧,大兄。此女子亦是一介可憐人啊!戀上古家旁系之古賢,然於其顯貴其不過乃是一介生育之工具爾。便是如此還遭了古越少爺之強,賜予手下奴才車夫為妻!嗚呼,此世道縱然女神不過亦是顯貴之淫樂玩伴與賞玩器物爾。」

「嗯,也是!」

那烏木聞言亦是嘆息一聲道。

又復過得些許時候,一日有修名月姬者來尋不足,道是其知悉情景之細節,來此於不足道歉。那不足忽然笑一笑道:

「此非是道歉,乃是來取某家之性命呢。」

便是這般言語,人卻行出此車夫行,遠遠觀視那月姬打扮了貌美豐腴,扭動了腰身**蕩婦一般行過來。

「夫君!月姬錯了!月姬前來道歉,希望可以與夫君再續前緣。」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