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哪裡,讓我看看!」

東方瑾萱展開身法,已經竄上了一顆高大的樹木之上,順著傭兵手指的方向看去,一隻巨大的「無雙霞狼」正在向這裡狂奔,而在狼背之上,正是坐著東方修哲。

東方瑾萱還看到,她的弟弟在向她揮手!

「小五,是小五!」

東方瑾萱喜極而泣,多日里的擔心,終於在這一刻完全放下心來。

此時的紅玉菲兒也到了樹枝之上,望著越來越近的「無雙霞狼」,她的內心震驚無比。

「那個孩子,難道說他又收服了一隻寵獸?而且還是一隻玄階二星幻獸『無雙霞狼』,天啊,他到底還有多少讓人吃驚的事?」

先前收服的那隻黑鴉,竟然可以讓萬獸宗宗主開價數千萬金幣,而兩天不見,竟然又不知從何處弄來了一隻玄階二星幻獸,這個孩子他到底是怎麼辦到的?

這隻「無雙霞狼」不會就是「黑鯊盜賊團」的那隻吧??

一個緊接一個的問題出現在紅玉菲兒的腦海里,讓她對於這個年僅八歲的小男孩,更加充滿好奇!

「呼!」

隨著帶起的一陣風,無雙霞狼終於到了眾人的面前,身體以一個側滑,停住了前沖的趨勢。

這隻「無雙霞狼」的出現,立時成為了所有人的焦點,而兒狼背上的東方修哲,更是成為了被關注的對象!

蕭鼎的那隻玄階九星風系魔獸.雙翼飛虎,見到眼前驟然出現一個比自己還大的傢伙,頓時不滿地咆哮起來,並且試圖以武力來維護它「獸王之王」的威嚴。

無雙霞狼也看到了這隻等級比自己高出好多的「雙翼飛虎」,不過現在的它早已今非昔比,只是冷哼一聲,並沒有理會。

雙翼飛虎見到這隻明明比自己低級好多的生物,竟然如此囂張,頓時不幹了,大吼一聲,便是撲了過去。

這個變故實在是太突然了,大家全都被嚇了一跳。

蕭鼎出言呵斥都沒有用,雙翼飛虎決心要給對方一個下馬威,它要讓對方知道,這裡誰是老大!

「轟!」

事情的結果大大出乎眾人所料,「無雙霞狼」僅只是巨爪一揮,便是將「雙翼飛虎」擊飛了出去。

這實在太刺激眾傭兵的眼珠了,所有人都是瞪大了雙眼,甚至包括他們的團長蕭鼎!

此時東方修哲已經從狼背上翻身跳了下來,徑直跑到了東方瑾萱的面前。

而此時的東方瑾萱,正因為「無雙霞狼」的剛剛一擊而有些出神。

「吼~~」

而這些,雙翼飛虎的一聲咆哮將她從驚愕之中驚醒了過來。

「小五,這……這隻『無雙霞狼』是怎麼回事?」

「半跑上撿的,當個坐騎還不錯!」東方修哲淡淡地說道。

「撿……撿的?」

不但東方瑾萱瞪大了雙眼,就連一旁的紅玉菲兒都是石化表情。

拜託,那只是玄階二星幻獸啊,是那麼容易撿到的么?

「我真的沒有騙你,真的是撿的!」


東方修哲根本就不會體會到他二姐此時的心情。

東方瑾萱至今連一隻寵獸都還沒有呢,並且連一隻黃階寵獸都捨不得買,卻不料她的這個弟弟,輕輕鬆鬆地便是撿來了一隻玄階幻獸,這怎麼聽起來那麼不靠譜呢?

有這種好事的話,為什麼我就撿不到?

一旁的紅玉菲兒,嘴角擠出一個不自然的笑來,她的想法和東方瑾萱差不多,唯一有所不同的是:她覺得以後不能以常理來看待這個小男孩,任何不可能的事在他的身上都有可能發生!

「吼~~~」


「雙翼飛虎」被剛剛那一下子拍得憤怒了,在這麼多熟人的面前竟然栽了這麼大的一個跟頭,它怎能受得了,再次咆哮一聲向著「無雙霞狼」撲去。

於是,原本還想繼續追問的東方瑾萱,被這場寵獸大戰給吸引了目光。

「無雙霞狼」一個跳躍,躲過了「雙翼飛虎」的攻擊,它的視線向著東方修哲看了一眼,向像是在徵求著同意。

東方修哲微微點了點頭,他的個人信條是:如果對手給臉不要,那就打到對方沒有臉!

「嗷~~」

「無雙霞狼」長嘯一聲,像是在警告著「雙翼飛虎」:老子要動手了,你可別逼我!

原本還想阻止這場爭鬥的蕭鼎,突然改變了主意,他隱隱覺得,這是一場尊嚴的戰鬥,自己不應該阻止。

而重要的是,他不覺得自己的「雙翼飛虎」有輸的可能。

他很想看看這隻「無雙霞狼」有什麼本事,竟然可以不懼「雙翼飛虎」的怒吼?

「再看一下吧,等一下再阻止應該不會有問題!」

心中這樣想著,蕭鼎便是以眼神阻止了那些打算上前拉架的傭兵。

他的這些小動作沒有逃過東方修哲的眼睛。

「看不起我的『無霞』么?」

心中冷冷一笑,東方修哲突然傳音給「無雙霞狼」:等一下給我好好賣賣力,不打到對方服軟不準停手!

收到命令的「無雙霞狼」再次長嘯一聲,它一身的力量正愁沒處釋放呢!

這一次,「無雙霞狼」主動沖了過去,速度快得竟是在原地掀起一股氣浪,吹得沙土飛揚。

所有人都不想錯過這場難得一見的戰鬥,強爭著雙眼,甚至還有一些傭兵開始為「雙翼飛虎」打氣助威!

東方修哲卻是個例外,他走到一塊石頭旁坐下,與黑鴉進行著心靈交流,了解起這兩日多所發生的事來。

當聽到有人想出高價買走「黑鴉」時,東方修哲忍不住笑了。

「區區數千萬金幣,就像買走我的黑鴉,對方也太摳了!」

嘴角輕蔑地笑了笑,現在的東方修哲可是個有錢人,儲金卡里的錢,已經達到了十三億金幣之多。

「喂,你……你不去看看你的那隻寵獸么?」

就在這時,耳邊突然傳來了紅玉菲兒的聲音來。

她實在想透,這個小男孩怎麼還能夠如此輕閑,自己的寵獸都和別人的寵獸打起來了,竟然也不去助陣!

「沒有必要!等我的『無霞』收拾了對方之後,自然會過來!」東方修哲淡淡地說道。

憑藉他對能量波動的感應,自然知曉哪只寵獸更勝一疇了,對於已經知道結局的戰鬥,他沒有太大的興趣。

「可是,你知不知道,對方那可是一隻玄階九星風系魔獸啊,你就不怕你的『無雙霞狼』會吃虧?」

紅玉菲兒提醒道。

輕輕一笑,東方修哲沒有再說什麼,而就在這時,一聲巨響突然響起。

「轟~~」

緊接著,便是傳來一塊野獸的慘叫。

紅玉菲兒回頭望去,整個人立時僵住了,只見此時的「無雙霞狼」正用四隻爪子壓著被擊倒在地的「雙翼飛虎」。

雙翼飛虎不停地拍打著翅膀,使勁了全身的力氣,可是就是無法翻過身來。

無雙霞狼的四隻爪子,就像是四座大山,讓它的所有努力都化作無力。

「飛虎!」

蕭鼎驚呼一聲,再也沉不住氣了,爆發出體內的鬥氣,就欲過去幫忙。

而幾乎就在這時,一道水柱突兀地擋在了他的面前,緊接著,便是傳來了東方修哲那稚嫩的聲音來。

「這是一場公平的較量,你要過去幹什麼?」

紅玉菲兒驚愕地看著緩緩站起的東方修哲,她想不明白,明明沒有向場中看上一眼的東方修哲,怎麼會知道場內的情況?

蕭鼎關心自己的「雙翼飛虎」會受傷,根本無暇與東方修哲爭辯,揮起一拳就欲轟散面前的水柱。

然而,令他沒有想到的是,更多的水柱由四面八方彙集而來,就像是一條條巨蟒。

「瞬發魔法?」

傭兵之中,那幾個魔法師可是非常識貨的,頓時發出一聲驚呼,用一種近乎恐怖的眼神看著正從人群中走出來的東方修哲。

蕭鼎萬沒有想到這些水柱如此難纏,自己就像是深陷湖水之中,身體沉重得難以發揮出應有的水平!

視野受到阻擾,也變得模糊起來。

就是這麼一耽擱,「無雙霞狼」與「雙翼飛虎」的戰鬥終於結束了。

再看此時的「雙翼飛虎」,就像是一個斗敗的公雞,躲到角落裡獨自舔著受傷的部位。

而「無雙霞狼」則是雄赳赳、氣昂昂地走回到了東方修哲的身邊。 兩隻寵獸的戰鬥,似乎只是一個小插曲。

「飛虎傭兵團」的所有傭兵,並沒有因此而與東方修哲幾人反目成仇。

只是經歷了這件事以後,他們可以完全相信,確實是這個小男孩救了他們同伴。

蕭鼎剛剛看了看,他的「雙翼飛虎」並沒有受什麼傷,只是精神受了一點打擊而已。

魔獸在與幻獸PK時,本來近身戰就很吃虧,而「雙翼飛虎」的飛行優勢又沒有發揮出來,在蕭鼎看來,如果真是生死搏鬥的話,勝負還不一定呢!

大家經過一番簡單的介紹,算是彼此認識了。

這時,有很多傭兵湊過來,近距離打量「無雙霞狼」的雄姿,甚至還不住地稱讚。

所有的傭兵當中,有一個人的表情很怪異,他嘴上不停地喃喃自語著:「東方修哲?東方修哲……怎麼那麼耳熟?」


「於海,你一個人在那裡念叨什麼呢?」

這時,一個同伴走過來拍了他肩膀一下。

於海一驚,腦中靈光一閃,他終於知道為什麼會覺得這個名字有些耳熟了。


在「草根啟蒙學校」里,那個實力詭異而恐怖的小鬼不就是叫這個名字么?

「難道說……」

於海向著不遠處的東方修哲投過去一道驚詫的目光。

雖然五年的光陰讓一個小孩的外貌發生了很大的變化,但是仔細辨認,還是可以看出,正是五年前他在「草根啟蒙學校」里遇到過的那個小鬼!

當時的於海,可是還差一點被這個小鬼給殺掉呢!

沒有想到一別五年,竟然在這個地方遇見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