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下之大,無奇不有,莫說名字相差一字,即使是同名同姓的又何止千千萬萬」,天奇淡淡一笑道。

「也是」。

「冰雪,看來你喜歡吹笛子啊」冰雪輕輕一拂袖,天奇正好看見她脖子上掛著一根色澤光暈的縮小版的玉笛,一個人居然隨身配掛著一根小的玉笛,按照常理,定然是這人非常的喜歡吹笛。

冰雪神色一凝,許久之後方才嘆了一口氣,道:「這是一隻啞笛」。

「在下有些不不明白為何姑娘要隨身攜帶著一隻啞笛呢?」天奇不解的問道。

冰雪並沒有回到這個問題,而是轉身朝床頭走去,只是背著天奇邊走邊道:「外面風大,你不必出去休息,就在那裡休息吧,我也要休息了」。

天奇見到對方是故意避而不談,也知道每個人都有每個人的秘密,自己也沒有必要去探究別人的秘密,所以也沒多說什麼,這時候店老闆娘送了一塊毯子上來,天奇接了毯子便睡了。 第一百二十八章入魔獸山脈

第二天一大早,天奇便與冰雪道別了,這崗村小鎮雖然和平安詳,但是自己卻有些害怕,天奇害怕自己會喜歡上這裡的生活,天奇害怕自己會變得沒有鬥志,所以天奇一大早便買了許多遠行的裝備,準備進入南魔獸山脈實練,同時進入南魔獸山脈之後朝南前行,以便進過此番實練之後,好回到烏月城,回到自己的家鄉。

為了方便識路,天奇在臨走之前買了一塊地圖,不過這塊地圖只畫出南魔獸山脈邊緣地區的地理位置,沒有畫出南魔獸山脈核心地帶的的地理位置,畢竟幾乎沒有人去過南魔獸山脈的核心地帶,也幾乎沒有人知道核心地帶的地理位置情況,地圖上沒有畫出來是正常的。

清風吹來,送來一絲淡淡的泥土的芬芳,空氣異常的清新,天奇吹著口哨,一路向前,進入南魔獸山脈之後,天奇感覺自己彷彿回到了七八歲的時光,那時候玄老就南魔獸山脈邊緣處教自己和戀兒練功,那時候的自己是如此的快樂,重溫這股泥土的氣息,天奇心中的煩惱彷彿通通的忘掉了,自己的內心異常的平靜。


「也不知這南魔獸山脈的核心地帶是個怎樣的,不過自己可不能去冒這個險」,天奇在心底里告誡自己道。

大約深入南魔獸山脈幾天之後,周圍的魔獸增多了,時不時的聽到魔獸的吼叫,不過從這些魔獸的聲音看來,都是些階級不高的魔獸,天奇一直順著那條通往烏月城方向的線路行走,如果遇到了一些低級魔獸,就順手收拾了,沒有遇到的話,自己也不會主動去找,這南魔獸山脈廣大無邊,地勢奇特,叢林茂密,要是萬一自己走丟了路,那就糟了。

「赤練千年殺!」一把蘊含恐怖靈力的血色刀影從半空而降,狠狠的劈向了二級低階魔猿,刀影從左肩進入直達心臟,那魔猿「嗚」的一聲,在臨死之前發出震響山谷的悲涼慘叫,而後方才轟然一聲,碩大的身影倒在地上,變得僵直。

一個衣衫襤褸的少年從空跳躍下來,兩手撐地,而後轉身一屁股坐在地上,大口的喘氣,他全身都是一道道很深的傷口,臉上都沾滿了鮮血,不過縱然如此,望著這倒下的魔猿,他的臉上依舊忍不住洋溢著燦爛的笑容。

「今天這頭魔猿的皮膚可真夠堅硬的,如果我不使用最強一擊的話,還真得再糾纏許久」,那少年喃喃道。

「咦,剛才這畜生臨死之前都要大叫一聲,把其他人驚動過來」,那少年神識一掃,便發覺到了有一批大漢手持大刀長矛朝著李走來,雖然這些人的修為都不高,最高的都只是和天奇一樣,為真靈一階,但是人多畢竟力量大,一拳難敵四手,那少年狠狠的踹了這魔猿一腳,而後一拳打爆他的腦袋,取出了獸核。

「這位小兄弟,這是你一個人打死的?」就在那少年收取戰利品的時候,一波都是些滿臉鬍鬚的大漢走了過來,而其中一個領頭的腰背一對鐵斧,有些驚訝的問道。

那少年嘴角一揚,點了點頭,這些日子死在他伊天奇手裡的二階魔獸不再少數了,如果他們要打劫自己的話,自己也不怕,這南魔獸山脈廣闊複雜的很,憑自己的身手,天奇自信打不贏還可以逃走。

「你們是?」天奇有些警戒的望著他們道。

「這位小兄弟,你別誤會,我是崗村小鎮的崗村傭兵團的團長,他們是我們傭兵團的傭兵,這魔猿是小兄弟你一人斬殺的,我們自然是不會做些貪圖別人的東西的」。

天奇略微鬆了一口氣,他在崗村小鎮的時候,也曾聽人說過這支傭兵團,而且他們雖然各個長得有些兇悍,但是為人很好,光明磊落。

「一個人出門在外,有些謹慎是正常的」,其他一名大漢直爽的道。

「剛才我們聽到了這裡的打鬥聲,便過來看看,順便看看有什麼幫的上忙的嗎,不過現在看來,我們是過來是多餘的了,沒想到小兄弟僅憑一人之力,便殺了這畜生,倒也令得我們兄弟好生佩服,自慚不如」。另一個大漢也豪爽的道。

「對了,小兄弟,怎麼就你一個人來這裡,要知道這裡危險重重,縱然小兄弟身手不凡,但是不是老哥說你,畢竟你很年少,不懂魔獸山脈的兇險,即使是我們這些每天在刀口上舔血大老粗都不敢地租一人到處亂闖,我勸小兄弟還是趕快回去為好」,那崗村傭兵團的首領關心的道。

「各位大哥的好意,小弟我心領了,其實我來南魔獸山脈主要是為了歷練一番的」,天奇看出他們的一番好意,自己也知道魔獸山脈兇險無比,但是富貴險中求,如果一輩子只知道安逸過活,沒有體驗生死剎那間的驚心動魄,將來自己也只會是大千世界的一枚凡塵而已,自己也永遠都不可能實現自己的夢想。

天奇的這番話也讓傭兵團的人知道了他是明知山有虎,偏上虎山行,故而有些慚愧的道:「沒想到小兄弟和她一樣,都是年少膽大之人,項某佩服」。

這位傭兵團團長為項彪,本為崗村小鎮的村民,他父親是個修靈者,所以他也子承父業,習得了一些本能,成立了這個崗村傭兵團。

「不知項大哥口中的他是誰?」天奇好奇的問道。

「她其實是個女的,和你差不多大,至於她的來歷,我也不太清楚,只知道她每隔一段時間就會來崗村小鎮一趟,長得水靈靈的,身段長也很好,只是她一直戴著白色面紗,不知臉蛋長得如何,如果小兄弟經過崗村小鎮的話,應該聽說過她的名號」。

天奇心中一凝,暗自忖道:難道是她?


就在天奇暗自思索的時候,那項彪大叫「不好,剛才小兄弟殺死的魔猿的吼叫聲吸引了高級魔獸過來啦,我們這些人無法不是這高級魔獸的對手,速撤」!

「小兄弟,你跟我們一起走吧」,項彪好心的道。

天奇神識一掃,也發現了一隻三級魔猿向這裡沖了過來,看其怒氣沖沖的樣子,應該與這隻被自己殺死的魔猿有些關係,這三級魔猿是自己引來的,而崗村傭兵團里有些大漢縱然身強體壯,但不是修靈者,如果那三級魔猿向他們追了過去,他們這些普通大漢定然是逃不掉的,天奇見他們這些人都很豪爽,為人光明磊落,便打定主意道:「項大哥好意,小弟心領了,只是小弟剛從那邊過來,自然是不會回去的,這過來的魔猿縱然實力強悍,但是他的速度不行,我有把握逃得掉的」。

「既然如此,那小兄弟自信保重了」,項彪招呼眾人向天奇過來的地方跑去,而後自己又回頭好心的對著天奇提示道:「小兄弟,正前面翻過一座山後,有兩條岔路,有一條窄的路是通往九牛峰的,九牛峰里常年雲霧瀰漫,道路錯綜複雜,像個迷宮一樣,裡面異常的兇險,凡是進去的人幾乎是九死一生,小兄弟切記千萬不可走那條窄路」。

對於項彪的好心提醒,天奇抱拳謝道:「多謝項大哥提醒,小弟我記住了」。

項彪拍了拍天奇的肩膀,道了一聲珍重之後,方才離去。

天奇掏出幾顆畜力丹往嘴裡一塞,恢復了一下身體,而後又換了一件乾淨的衣服,微呼了一口氣,感受到那隻衝過來的魔猿已經快要接近達到這裡了,天奇喃喃道:「現在他應該鎖定了自己的氣息了,項大哥他們安全了」。

而後天奇便立馬朝著項彪離去的反方向飛快的跑去,魔猿是土屬性的,速度不見長,縱然天奇打不過這三級魔猿,但是要逃的話,應該能逃過。

事情果然如同天奇所料,那隻三級魔猿沒有向項彪等人追去,而是把目標鎖定自己了,那隻魔猿見到天奇殺死的那隻后,憤怒不已,兩眼通紅,看樣子天奇殺死的小的魔猿是這隻緊追天奇的三級魔猿的所生的兒子,魔猿發起狂來是非常可怕的事情,天奇心中暗嘆道:這回糟了,殺了一個小的,引來一個老的。

那隻三級魔猿彷彿著了魔一樣,瘋狂的在天奇後面緊追不捨,縱然魔猿的四速度不行,但是瘋狂起來,比之天奇的速度只快不慢。

天奇的頭髮向後飄揚成一條直線了,衣角也獵獵作響,天奇使出全力在拚命的奔跑,可是怎麼也甩不掉那隻魔猿。

天奇回頭望了一眼那緊追不捨的魔猿,咽了一口氣,大罵道:「草,這是什麼魔猿,有這麼拚命的嗎?」

沒有一刻鐘,一人一猿就翻過來前面那座大山,擺在天奇前面的有兩條路,一條較寬些,路上也有人行走的跡象,另一條較窄些,雜草叢生,看樣子很少有人走動。

天奇沒有多想,選擇了那條寬些的路跑去,剛才經過了一場大戰,現在一路狂奔,體內血氣翻騰,體內的靈氣也有些枯竭了,天奇立馬又抓了幾顆養氣丹和畜力丹才進嘴裡,體內方才有些舒適的涼意。

可是後面的那隻魔猿依舊在緊追不捨,速度沒有絲毫減慢。

「這畜生,難道他這樣追人家不累嗎?」

天奇實在是受不了了,如果再這樣下去,自己遲早都要精力耗盡,自己可不是三級魔猿的對手,天奇心中一橫,立馬繞著山坡轉了一個大彎,嘴角有些怒意道:「九牛峰不是雲霧縈繞,像迷宮一樣嗎,今天我就往那裡跑,看你這畜生到了九牛峰還怎麼追我!」

天奇繞了一個山坡,又朝那條窄路跑去了。 第一百二十九章又入鷹口

九牛峰共有九座山峰,中間是一塊平地,猶如九牛拉磨,九峰高聳入雲,簇擁而立,環繞成環,每座山峰之間都非常的相似,參天古樹,叢生灌木,遮天蔽日;水霧瀰漫,寒氣逼人,天昏地暗;加之又道路縱橫交錯,連低級魔獸進入其中都有可能會迷路,這裡絕對是進來容易,出去難。

天奇不知道前面的危險,心中只是一個勁的想擺脫跟屁蟲似的的魔猿,但是哪知道只魔猿就是認定了他,總不罷手,天奇氣急敗壞,又打不過他,只得心一橫,朝九牛峰的中央凹地跑去。

周圍瀰漫的霧氣雖然減慢了天奇的逃跑的步伐,但是跟大程度的降低了魔猿的追趕速度,天奇望著越甩越遠的魔猿,心中歡喜不已,咧嘴一笑。

「哼,你這畜生,這回看你怎麼追過來!」

雖然迷霧已經遮擋了天奇和魔猿的視線,但是天奇感覺到魔猿的神識依舊鎖定住了自己的位置,所以天奇沒有停下來,依舊朝里跑去。

本來剛進入九牛峰的時候,還能聽到一些魔獸的鳴叫聲,也能感受到魔猿憤怒的吼叫聲,但是深入到了九牛峰的中央的時候,寒氣逼人,天奇打了一個冷顫,這才發現周圍安靜的嚇人,周圍沒有點聲音,天奇散發出神識,想確定一下魔猿的位置,可此時發現這地方詭異的很,周圍的迷霧居然可以阻礙自己的神識,自己現在頂多能感受的周身十幾米之外的事物,再遠些就不行了,而且跟可悲的是這裡居然沒有絲毫的靈氣!

天奇朝四周一望,四周的景物都差不多,雜草叢生的道路有好幾條,回頭看時,天奇不知道要走哪一條,抬頭望了一眼上空,九座山峰若隱若現,相互圍繞,根本就看不出自己是從哪個山缺口進來的,天奇有些恐慌了起來,心道:居然迷了路,這裡看起來陰森森的,怪嚇人的,萬一出不去了那就糟了。

天奇打定主意往回走,可是還往回走十幾米遠,便又迷路了,回去的路不知道是哪一條了,天奇這回可真急了,有些悔意的道:「唉,要是當初聽了項大哥的警告就好了,現在連個東西南北都分不清了,該怎麼辦才好呢?」

天奇思索了一會兒,心道:方正自己現在迷了路,自己乾脆順著一條路走到底,想必總會走出去的,只是千萬別碰上高級魔獸就好了。

天奇便憑自己的直覺,選了一條路走下去,走了許久,天奇漸漸感覺到不對勁,細心留意一下,才發現原來自己是在原地打轉!

「媽的,甩了一隻魔獸,又遇到了這樣一個鬼地方,我這是什麼命啊,還讓不讓人活啊」?天奇一屁股蹲坐在一塊石頭上,抱怨道。

天奇無可奈何,轉眼天色有變暗了,夜色將近,蛇鼠蟑螂等開始活動了,周圍都是動物活動的聲音,發出碎碎聲響。雖然天奇不畏懼毒物的攻擊,但是天奇受不了這等令人心顫的寒氣,所以便爬到了一顆參天古樹上睡一覺。


第二天的晨光灑在天奇英俊的臉龐之上,天奇揉了揉眼睛,伸了一個懶腰。

經過了一夜的寒氣襲身,此時的天奇方才感覺到原來清晨的陽光是多麼的溫暖,天奇發自內心的喃喃道:有陽光,真好!

的確,有陽光,世間才會有溫暖,有陽光,人間才有情!

天奇爬下樹后,依舊接著昨天未完成的任務,繼續尋找著出路,但是一連幾天下來,天奇依舊在九牛峰里打轉,幾天的辛苦尋找出路未果已經使得天奇便的有些急躁了。

這天清晨,天奇呆坐在樹上,獃獃的望著藍天白雲,眼神有些迷離了,一行白雁從天奇的上空飛過,天奇微嘆了一口氣,有些羨慕的道:「唉,這些大雁真好,能飛,不會迷路」。

天奇多麼羨慕自己能有一對翅膀,能夠飛翔於九天之下,不過也知道都是自己的實力不夠,要是自己實力強悍的話,又豈會羨慕這大雁,只要實力強悍,便可像玄老一樣,瞬移千里,自成空間!

「唉,鳥在天空飛,水在溝里流,唯有人在陸上走才會迷路!」天奇臉色憔悴,無聊的嘮叨著。

「對啊,鳥不會迷路,水也不會迷路,我為何不跟著不遠處的溪流走呢,到時候雖然不知道自己會走到哪裡,但是總比在這可惡的地方打轉強上百倍」。

天奇想到了這個辦法,神情萎靡的臉上頓時露出一絲歡喜的笑容來。

天奇順著一條河流順流而下,不知走了多少天,只知道自己走了很元很遠的路,也不知道自己走到哪裡了,不過令得天奇有些歡喜的是自己總算離開了那個鬼地方,周圍的再也沒有瀰漫的水霧了,再也沒有密密麻麻的叢林了,這裡雖然有著參天古樹,但是不再陰森可怕,陽光灑在大地上,一切都很安詳,周圍也有野獸,甚至魔獸的吼叫了,自己的神識也恢復正常了。

天奇順著山澗走到了兩峰相夾的山谷里,天奇停下腳步,望著谷內鳥語花香,風景秀麗,也沒有任何的魔獸的嘶吼聲,天奇望著周圍陌生的場景,有些迷惑,不過心中有些歡喜的是自己總算出了那個水霧瀰漫,異常詭異的森寒之地,來到了一邊朗朗乾坤,空氣清新的祥和之地。

天奇打量了一下這山谷,山谷很大,古樹林立,百花盛開,靈氣氤氳,山谷的內有一條大河,自己一路沿著走來的的小山澗便匯入了那條大河中,大河有兩丈快,水流很急,而且大河很深,一直蜿蜒出谷,谷外是怎樣的天奇不知道,縱然不知道這裡身什麼地方,但是天奇依舊很高興,彷彿自己得到了一次重生的機會一樣。

「這裡是哪裡?真是個好去處」。

「嘿嘿,小娃,這是南魔獸山脈核心地帶」,就在天奇為自己出了如同迷宮一般的九牛峰而感到一絲高興時,一道冰冷的聲音從天奇的後背響起,天奇背生涼意,有一種毛骨悚然感覺,因為這聲音不像人類說的人語,而是魔獸所說的人話!而且後背的聲音道明了這裡不是什麼好去處,而是兇險無比的南魔獸山脈核心地帶!

天奇驚恐的立馬轉過身來,四處張望,但是卻不見任何魔獸,天奇微微唏噓了一聲,以為自己這些天在九牛峰呆久了,心理上有些陰影,才會產生一些錯覺。

「嘿,小子,我在這裡」,一個有些戲謔的聲音又從天奇的後背傳了過來。


天奇再次轉身一看,眼前突然一頭高約一丈,毛如利刺,全身威風凜凜的魔獸——逐日鷹。

「你,你,你是五級魔獸?」天奇汗毛豎起,嚇得面如土灰,只有五級以上的魔獸方才能吐人言,化成人形。

「小子,看你斯斯文文的,倒還有些知識面」,那逐日鷹腹中微動,語氣平淡的接著道:「沒錯,我是剛剛晉級五級的魔獸逐日鷹,雖然還沒有進化成人形,不過也快啦,而這塊區域便是我的領地」。

五級以上的魔獸天奇只見過一個,那就是貓兒姑娘,但是貓兒姑娘已經化成人形,天奇絲毫沒有把她當成魔獸,但是如今眼前這逐日鷹可是實打實的五級魔獸,天奇再怎麼暗中運行《冰心訣》都無法抑制住內心的驚恐。

天奇心底發涼,心底怨聲載道:我這是什麼命啊,開始時遇上了三級魔獸,接著又進入了迷宮似的的九牛峰,現在又渾渾噩噩的闖入了南魔獸山脈核心地帶,碰上了一頭五級魔獸,老天,你要整人也不能這麼整吧。

好在天奇心志堅定,要是換做其他人,恐怕早就得了失心瘋了。

「逐日鷹大哥,小的我是無心闖入了你的領地,實在是罪無可恕,還望逐日鷹大哥見諒」,五級魔獸已經可以媲美玄靈強者了,玄靈強者算得上是天靈大陸的巔峰存在了!自己在他們面前好比是一隻螞蟻,天奇絕對相信,這逐日鷹稍稍扇動一下翅膀,自己就能飛到幾十丈外!

「小子,憑你這一丁點的實力,本來即使進入了我的領地我也懶得理會,不過可偏偏你卻不一樣」,逐日鷹眼神中露出一絲貪婪的眼光道。

「我能有什麼不一樣?逐日鷹大哥,我想你肯定是看錯了」,天奇倒吸了一口涼氣,但臉上故作笑意示好道。

「難道我還會看錯嗎?我可以清晰的感受到你的身體里有一股奇特的能量,非常的吸引我。這股能量非常的強大,恐怕即使是我也無法完全吸收,你們人類不是常說匹夫無罪懷璧其罪嗎?所以我要吃了你,只要吃了你,我想我就可以立馬化成人形,修為大增」,逐日鷹望著天奇,垂涎欲滴,彷彿天奇是一隻小綿羊,而自己是一隻灰太狼。

天奇心裡一驚,心裡暗自忖道:想必是他發現了我體內有靈珠,就是靈珠的氣息在吸引他,唉,都怪我修為不高,如果我修為高的話,我完全可以屏蔽掉靈珠的氣息,也不會引來這飛來橫禍。

「不過小子,念在我剛晉級五級,普天同歡,在這我也不喜歡欺凌弱小,我就給你一個逃生的機會。我給你一個時辰逃跑,一個時辰過後,如果我沒抓到你,你就可以安然的離去,如果被我抓到了,那你就愛準備作我的盤中餐吧」。逐日鷹故作仁慈的道。

誰不知道逐日鷹是風屬性的魔獸,本就以速度見長,天奇相信自己即使一直不停的奔跑一個時辰,眼前這逐日鷹也只需幾個呼吸間便可追上自己,自己根本就無法從他手裡逃脫。

「開什麼玩笑,就一個時辰我便能從你的手裡逃走?你也太抬舉我了吧」天奇有些憤怒,這明明是他在把自己當猴子耍,魔獸本就兇狠殘暴,還學人類裝什麼仁慈。

「這是你唯一的機會,你不要就算了,既然這樣,那我就要提前開餐啦」,逐日鷹的尖舌微舔,有些迫不及待了。

「好,給我一個時辰,我逃」,天奇心道與其在這裡等死,還不如逃一把試試,方正自己打定主意,即使自己自殺,也不會讓眼前這隻醜陋的逐日鷹給吃了的。 第一百三十章九色玉靈蓮

就在天奇答應了逐日鷹『心懷仁慈』而賜予他的一次逃生機會的時候,這隻逐日鷹突然神色一變,眼神中閃現出一絲狡詐的眼光,天奇不由得打了一個冷顫,心中忐忑不安,不知道逐日鷹又要搞什麼花樣。

「不過你如果你能幫我一個忙,辦成一件事情的話,我可以考慮放了你」。

「什麼事情」,天奇自然不會相信眼前這頭逐日鷹會有這麼好的心思放了自己,但是出於好奇,天奇還是忍不住問道。

「其實也沒什麼,就是讓你幫我從水底摘取一朵九色玉靈蓮」,逐日鷹見天奇上當了,更加的歡喜,心道:九色玉靈蓮和你都是曠世難得一見的寶物,等我得了九色玉靈蓮,再吃你也不遲。

天奇驚奇的瞪大了眼睛,愣了好一會兒,方才倒吸了一口涼氣。

天奇倒是在一些古書上見到過一種非常稀有藥材叫做三色玉靈蓮,可九色玉靈蓮,天奇還是第一次聽說過,毋庸置疑,這九色玉靈蓮必定是比之三色玉靈蓮還要稀有。

見到天奇狐疑的樣子,逐日鷹漫不經心的解釋道:「玉靈蓮是集天地之精華所生,從單色玉靈蓮倒九色玉靈蓮共分九種,世俗上之所以沒有九色玉靈蓮這一說法,並不代表世上真的沒有九色玉靈蓮,而是因為玉靈蓮每增一色必得成倍的吸收天地靈氣,在天靈大陸內,長成一朵三色玉靈蓮都得吸收上千年的天地靈氣,要生長成九色玉靈蓮至少得十幾萬年的時間,此等靈藥,世間怎會多見呢,所以你不知道也在情理之中」。

天奇心中一呆,這九色玉靈蓮恐怕與之自己體內的靈珠都不遜色多少,怪不得這逐日鷹不急著吃自己,而是他想先通過自己幫他得到另一件寶物。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