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靠近了,不就被那些雇傭兵看到了嘛!」馮隊長道。

「對呀!」趙成雙一拍大腿,連忙道:「我知道了,我盡量把包圍圈擴大,無論如何都不會讓他們發現我們的!」

目送趙成雙離開,葉青撓了撓頭,他其實不怕那批雇傭兵發現趙成雙。因為,這大晚上的,從望月亭上面往下看,也是一片漆黑,根本看不清楚下面的情況。葉青不讓趙成雙他們靠近,其實是在擔心別的事情呢。

馮隊長當然不知道葉青心裡在想什麼,他看著地圖道:「照你這麼說,那這批雇傭兵肯定還在那裡啊。說來說去,最關鍵的,還是得先找到這批雇傭兵才行啊!」

葉青看了馮隊長一眼,沉聲道:「這件事,到了地方再隨機應變。時間不早了,馮隊長,麻煩你帶人跟我一起走一趟!」

馮隊長心裡雖然很不滿意,但也不得不跟著葉青一起,畢竟這是趙成雙父親下的命令。

這邊,黑熊炮王也都收拾好,跟葉青一車。馮隊長他們那隊特種兵也坐了一車,兩車一前一後,直奔望月亭那邊而去。至於趙成雙,他則按照葉青的交代,安排人手在望月亭懸崖下面,開始布置包圍圈了。

車裡,黑熊坐在前面開車,炮王則在後面把玩著兩顆黑色珠子。這兩顆黑色珠子看起來很不起眼,但連葉青都不敢隨意碰一下。因為,這兩顆黑色珠子,可是非常烈性的炸彈。一旦引爆,這一車的人都得完蛋。類似這樣的炸彈,炮王身上還藏了不少,他也真的不愧炮王這個稱呼!

「葉兄弟,那個馮隊長,我總覺得成事不足敗事有餘!」炮王低聲道。

葉青點了點頭,沉聲道:「他們只是經歷過演習,並沒有遇到過真正的戰鬥,經驗不足。」

「這不是經驗不足的事情,他那完全是紙上談兵,而且還自以為是,剛愎自負!」炮王道:「他那套方法,對毒鰻雇傭兵團的人沒用。這些人的反偵察能力很強,不是一般偵察員就能偵察到他們的。葉兄弟,我覺得,你還是得把這批人管好了,千萬不要讓他們捅了什麼簍子!」

葉青沒有說話,炮王說的這些事情,他也看出來了。但是,以馮隊長的性格,葉青又豈能管得住他?現在葉青只求他不給自己惹麻煩,那就是謝天謝地了!

便在葉青沉默的時候,前面開車的黑熊突然嘆氣道:「要是鷹眼青狼蛤蟆他們在這裡,這件事就好辦了啊!」

聽到黑熊這話,葉青也忍不住嘆了口氣。邊境線上,他那一隊特種兵,才真的是身經百戰的戰士。如果是他那批特種兵在這裡,那對付毒鰻雇傭兵團的人,簡直就是易如反掌了。若是葉青那隊人在這裡,估計第一次跟毒鰻雇傭兵團的人交鋒時,就能把他們全拿下了呢。

可是,現在在這裡的只有葉青和黑熊。葉青屬於戰略性的領導人物,黑熊屬於近戰爆發性的,卻缺少了偵察和遠程支援的關鍵性人物,這一戰打起來就有些艱難了。還好葉青這邊有個炮王幫忙,算是緩解了不少壓力。

用了大概四十五分鐘時間,葉青他們便趕到瞭望月亭那座山的山腳下。葉青並沒有直接上山,而是在距離山腳還有兩里地的一個小樹林里便停了車。

馮隊長他們開車跟在後面,見葉青突然停下車,馮隊長立馬從車裡鑽出來,奇道:「怎麼不走了?車壞了?」


葉青朝他擺了擺手,下了車走到他們這邊,低聲道:「再往前走,對方說不定就埋伏有人了。咱們最好還是步行過去,開車目標太大。還有,你們也不能跟我一起過去,他們根本不知道有你們過來幫忙,要是被他們發現了你們,說不定會惹怒他們而殺人質了!」

馮隊長道:「那好辦,要不你們在這裡等著,我們過去解決了他們,順便把人質救過來!」

葉青一陣無語,道:「馮隊長,這些雇傭兵很狡猾,想偵察到他們的位置,絕對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我覺得,最好還是不要貿然出擊,最好的辦法,是先把他們引出來!」

「引出來?怎麼引?」馮隊長瞪眼道:「難不成咱們不出去,等他們過來?你別開玩笑了,等他們過來的話,那些人質估計也都死沒了!」

葉青搖頭,道:「不是等他們過來,而是我一個人先過去。他們看到我一個人過去,說不定就會現身了,到時候再出擊!」

旁邊黑熊聽到這話,立馬急道:「隊長,你一個人過去太危險了,俺跟你一起過去吧!」

「不用!」葉青擺手道:「他們要的是我,你們去了,反而會壞事!」

馮隊長等人面面相覷,馮隊長撓了撓頭,道:「你……你是說,你要一個人去望月亭,把他們都引出來?葉先生,你這是瘋了嗎?你一個人去望月亭,那不是找死嗎?人家幾把槍一出來,你有幾條命夠殺的啊?」

「你們不用擔心我,我自有辦法!」葉青看著馮隊長,沉聲道:「最關鍵的是你們,我過去把他們引出來之後,你們最好儘快把他們解決了,速戰速決。所以,我需要你們在我趕到望月亭之後,也立刻找到最好的襲擊位置。」

「什麼最好的襲擊位置?」馮隊長奇道。

葉青拿出地圖,在地圖上用紅筆標註了幾個位置,道:「這幾個位置,就是最好的襲擊位置。那批雇傭兵肯定不可能躲在這幾個地方,不過,這幾個位置,卻能在最短的時間趕到戰場。所以,你們只需要在我到達望月亭之前,趕到這幾個位置,開戰的時候就能在最短的時間裡趕去幫忙了!」

馮隊長看了看那幾個位置,皺眉道:「這就是最好的襲擊位置?你怎麼知道這幾個位置,對方沒有安排人?還有,對方躲在什麼地方,你憑什麼認定我們能在最短的時間裡趕到戰場?這些人能躲藏的地方很多,如果他們躲的很遠,我們怎麼趕到戰場,怎麼幫你?」

葉青搖頭,道:「整個望月亭四周,有很多地方都是易守難攻的。如果你是這批雇傭兵,你究竟會選擇躲在易守難攻的地方,還是躲在比較暴露的地方?這幾個位置就比較暴露,這些身經百戰的雇傭兵,都不會躲在這種危險的地方,那樣是拿自己的性命開玩笑。所以,這幾個位置,肯定沒有人躲藏。而且,你仔細看這幾個位置的分佈情況,剛好錯落在那些雇傭兵可能躲藏的位置中間。所以,不管這些雇傭兵躲在什麼地方,這幾個位置都是最接近戰場的地方!」

葉青邊說邊在地圖上標註,馮隊長按照葉青畫的那些位置,仔細看來,倒也是那麼回事。不得不說,這件事上,葉青說的,還真讓他很認同。可是,他心裡反而更不甘了,因為他都沒看出這些,葉青反而看出來了,這不顯得他無能嗎?

「這都是你自己想的,戰場形勢萬變,誰知道究竟是不是正確的!」馮隊長道:「如果出錯了,不僅是死人質的事情,連我的兄弟們都得遭殃了!」

「按照我說的,不會有錯的!」葉青道。

「你這牛吹的太大了吧!」馮隊長道:「你說的就不會錯了?那要是錯了,你要怎麼辦?」

對於這種人,葉青也真的是很無奈,這完全是胡攪蠻纏嘛。

「馮隊長,成雙剛才說了,你們來這裡的一切,都要聽我的指揮!」葉青沉聲道:「馮隊長,現在我告訴你,這是命令,你必須在我趕到望月亭之前,帶著你的人趕到這幾個位置!」

馮隊長瞪大了眼睛,憤怒看著葉青,但卻又不敢說什麼。軍令如山,政委把權力給了葉青,那葉青說的話就是軍令。身為軍人,他們當然不敢違背軍令了!

馮隊長深吸了幾口氣,竭力壓住心中的憤怒,沉聲道:「好,那就按你說的做。不過,別怪我沒提醒你。要是因為你的指揮而出了什麼差錯,姓葉的,這個黑鍋,你就自己來背吧!」

… 馮隊長說完,帶著自己的手下憤然離開了。這一下,不管結果如何,他心裡都跟葉青結下了仇。

葉青無奈地看著馮隊長等人離開,這些人根本沒有經歷過實戰,只是參加了幾次演習,就有點目中無人了。他們根本不知道真正的戰爭有多殘酷,而那些雇傭兵可都是經歷過戰爭的人,戰鬥力非常驚人。這批特種兵不把那些雇傭兵放在眼裡,最後吃虧的,絕對還是這批特種兵啊!

不過,這些人畢竟不是葉青的手下,葉青也沒法管他們。葉青給他們指的那幾個位置,也是比較安全,能夠保護他們的地方。希望一會兒上山之後,他們能夠按照葉青說的,提前趕到那幾個位置,這樣才會對葉青有所幫助。若是出現什麼別的意外,那可就麻煩了!

嘆了口氣,葉青也沒再管馮隊長等人,轉頭接著跟黑熊和炮王商議上山救人的事情。這兩人才是葉青真正能調用的人,也是葉青能夠倚仗的關鍵!

在路上,葉青就想到了一個詳細的計劃。三人分工完畢,黑熊和炮王便分頭上山了。這邊,葉青也換了趙成雙帶來的防彈衣,身上塞了兩把手槍,沿著一條山路往望月亭那邊走去。

葉青剛走到半山,那批雇傭兵便發現了他,立刻把這件事通知了雇傭兵的隊長。

隊長正在山頂一處躲著,得知葉青過來,面上不由閃過一絲冷笑,對著對講機沉聲道:「大家注意,大家注意。姓葉的已經上山了,姓葉的已經上山了,所有人都提高警惕。這一次,無論如何都要把他留在這裡!」

「放心吧,隊長。就算他命再大,這一次他也必死無疑!」對講機當中傳來一個冷笑的聲音:「我在望月亭那塊凸出的巨岩邊緣埋了很多雷管,那姓葉的肯定要跑去望月亭救那個賤人。到時候,咱們就算殺不了他,引爆雷管,也足夠把那塊巨岩炸碎了。到時候,他就要和望月亭一起摔落到那懸崖當中。三十多米,砸不死他也摔死他了!」

「很好!」隊長眼中寒芒閃爍,這一次他們做了萬全的準備,就是要一次殺了葉青。

沒多久,葉青已經走到了半山腰,距離那望月亭還有不到一里地,遠遠的都能看清楚望月亭那邊的情況。

望月亭當中坐著一個女子,遠遠看去,正是歐可人。她被人捆在那望月亭的柱子上,擺明就是在引葉青過去的。望月亭四周一片空曠,葉青如果過去,絕對沒地方躲子彈。可是,葉青還偏偏必須得過去,這是沒辦法的事情。

走到這裡,葉青就更加警惕了許多。他一邊觀察著望月亭那邊的情況,一邊警惕地注意著四周,防備有人突然襲擊。尤其是狙擊手,這是他格外注意的。所以,走路的時候,他也刻意尋找比較高大的岩石旁邊走過,以盡量躲避狙擊手的瞄準。

一個小山包後面,那隊長正拿著望遠鏡盯著葉青,見葉青這樣走路,不由冷笑道:「這姓葉的還真夠謹慎的,還刻意躲咱們呢。哼,你就算能躲得過這段距離,到瞭望月亭,不照樣得死?那邊一片空曠,我看你用什麼遮擋自己!」

旁邊一人低聲道:「狙擊手已經準備好了,只要瞄準環境允許,就會一槍解決了他!」

「很好!」隊長冷笑,道:「讓他們瞄準姓葉的,不……」

隊長話剛說了一半,對講機當中突然傳來了一個焦急的聲音:「隊長,不好了,發現了偵察兵,可能是華夏國的特種兵!」

「什麼?」隊長面色一變,沉聲道:「華夏國的特種兵也來了?******,肯定是警方跟軍方合作了!」

「隊長,現在怎麼辦?偵察兵正在偵察咱們的情況呢!」

「提前行動,先殺了那偵察兵!」隊長沉聲道:「讓狙擊手瞄準姓葉的,他要是不去救那個歐可人,就開槍打歐可人,打到他去救為止!」

「是!」

葉青正小心翼翼地往望月亭那邊走過去,可是,他距離望月亭還有一百米的時候,右邊的一個小山包上卻突然傳來一聲槍響。

葉青面色一變,第一時間躲到了巨石後面,扭頭看去,只見那邊山上正滾下來一人。看那人的打扮,正是剛才馮隊長帶的那批特種兵中的一個!

「******!」葉青也忍不住爆了一句粗口,這個人去的方向,根本不是葉青指的那幾個位置。看來,絕對是馮隊長中途改變計劃,沒去葉青指的那幾個位置,而是派人去偵察這些雇傭兵的位置,結果被人發現了!

遠處,馮隊長等人正等待著偵察兵傳回來消息呢。他的確沒按照葉青說的位置去躲藏,因為他不想被葉青指手畫腳。所以,上山之後,他便立刻按照自己原來的計劃,派偵察兵先去偵察對方的情況。他要摸清楚這些雇傭兵的情況,然後一舉將他們全部解決了。這麼一來,他不僅能夠立大功,還能狠狠地挫一挫葉青的臉面了。

然而,事情的發展卻完全出乎他的預料。那個偵察兵才走出去沒多久,一點信息都沒傳回來呢,結果就先被人給殺了。看著那個偵察兵從山坡上滾下來,馮隊長的臉色都變了,急道:「快,救人!」

幾個特種兵立刻從藏身的地方沖了出去,想要趕去救那個偵察兵。


「快回去!快回去!躲起來!」葉青著急朝他們擺手,但還是晚了。又是一聲槍響,又一個特種兵倒在了地上。

其他幾個特種兵連忙撲倒在地,但槍聲再次響起,又倒了一個特種兵,直接把剩下的人都給嚇蒙了,一時間都不知道該幹什麼了。

馮隊長更是目瞪口呆,他沒想到,自己引以為傲的一隊人,竟然這麼不堪一擊。他甚至連開槍的人躲在哪裡都沒看到,自己這邊就已經先倒了三個人了?

現在,他終於知道,葉青說的沒錯,這批雇傭兵真的不簡單,也不容易對付。可是,現在才知道這些,已經太晚了啊!

雇傭兵槍聲不斷,他這邊又有兩個特種兵中了槍。不過,這一次他們反應快了一些,匆忙把中槍的幾人拉了回去,在巨石後面躲了起來。

看到隊友滿身是血的樣子,這些雇傭兵也都傻眼了。演習當中,何曾見過這麼多血啊,現在真刀真槍地打,跟演習可真的是兩碼事啊。

「隊長,怎麼……怎麼辦?」一個特種兵喘著粗氣問馮隊長。

馮隊長都愣住了,他怎麼知道該怎麼辦,他也沒經歷過這種血肉的搏殺啊。

「下山,有救護車在山下!」遠處傳來葉青的呼喊,卻是在告訴他們儘快把傷員帶下山。

此時馮隊長方才反應過來,急道:「對對對,快下山,快下山,快叫救護車!」

「那……那葉先生呢?」一個特種兵急道:「咱們的任務……」

馮隊長急道:「這批雇傭兵不是咱們能對付的,先救人,先救人要緊!」

聽馮隊長這麼說,其他人也不敢怠慢,匆忙抬著傷員往山下奔去。還好他們沒往前走太多,旁邊巨石又多,那些雇傭兵也根本打不到他們,他們算是能夠安全下山了。

這邊,葉青還躲在巨石後面,他知道,現在估計有十幾個槍口已經瞄準了他藏身的這個巨石了呢。原本他是計劃先走到望月亭,救了歐可人再說別的事情。可是,現在馮隊長等人的貿然行動,讓這次戰鬥直接提前。那些雇傭兵既然已經出手了,肯定就不會停手,他現在連往那望月亭走都有些麻煩了,更別說去救歐可人了。

便在葉青躲在巨石後面時,槍聲再次響起,不過這次卻是打在瞭望月亭的柱子上。


葉青面色一變,他知道,這一槍根本就是那雇傭兵在警告他,讓他儘快去救歐可人。否則,這些雇傭兵就會殺了歐可人。

深吸一口氣,葉青咬了咬牙,直接從巨石後面躥了出來,一路亂跑,直奔望月亭那邊而去。

葉青突然跑出來,好像刺激了那些雇傭兵似的,這些雇傭兵同時開始朝著葉青開槍。但是,葉青奔跑的速度很快,而去一路繞著彎跑,這些人根本沒法瞄準,子彈基本都打空了。只有一兩顆打在了葉青的身上,但對葉青來說根本沒有什麼影響。

看到如此情況,雇傭兵的隊長不由皺起眉頭,沉聲道:「注意,他穿了防彈衣,照他頭打!」

照頭打,那難度就更高了,葉青一直跑到望月亭那邊,都沒有再挨一顆子彈。不過,到了這裡,他的情況就更麻煩了。他要想救歐可人,就必須站立不動,幫歐可人解掉身上的鎖鏈。他要不救歐可人,那些人的子彈,說不定就要把歐可人打死了呢。

「這一次,我看你往哪裡跑!」那隊長乾脆從藏身的地方站了出來,冷笑道:「給我打死他!」

那些雇傭兵也都紛紛站了出來,拿著槍瞄準瞭望月亭當中的葉青,完全已經把葉青當成了一個死人。

… 歐可人被這些雇傭兵用鐵鎖鏈綁在這柱子上,肩膀處的鮮血都已經結痂,還好並沒有傷到關鍵部位。但是,因為流血過多,她此刻面色也是蒼白至極。

她原本還在昏迷著,被槍聲驚醒,便看到葉青在槍林彈雨當中跑到了自己這邊。這情況,讓她心中又是歡喜又是擔憂。看到葉青跑過來,她朝著葉青連連搖頭,想讓葉青退回去。但是,葉青根本沒有退開的意思,反而直接跑到瞭望月亭這裡。

歐可人的嘴被人用膠布粘著,根本沒法說話,只能含著淚朝葉青搖頭。可是,葉青彷彿沒有看到似的,竟然直接跑進了這亭子里。

看著葉青,這一刻,歐可人心裡竟然沒有絲毫的畏懼。雖然外面槍林彈雨,但她心裡卻是春暖花開。這個男人,能夠為了她,冒著槍林彈雨跑過來,有幾個女人能夠不感動呢?

葉青剛跑到望月亭這邊,那些雇傭兵也都從藏身之地站了出來,他們認定葉青已經死定了。

葉青緊皺眉頭,眼看那些雇傭兵都站了出來,便突地發出一聲呼嘯。與此同時,他隨手從腰間拔出雙槍,抬手便是兩槍,兩個雇傭兵直接應聲倒下。

雇傭兵隊長沒料到葉青的槍法竟然也這麼准,不由愣了一下。便在這愣神的瞬間,身後卻又同時傳來兩聲槍響,他這邊又有兩個雇傭兵倒下了。

隊長轉頭看去,只見遠處一塊巨石後面,不知何時已經出現了一個鐵塔一般的漢子。漢子手裡拿著兩把槍,正一路走來一路開槍呢。

與此同時,在不遠處,也同時傳來了一聲巨響,緊接著傳來一個慘叫聲:「是炮王!」

隊長扭頭看去,只見遠山正站著一個男子,而之前他們這狙擊手所在的位置,則幾乎都被炸成了平地。他們那個狙擊手,顯然已經都被炸碎了!

看到如此情況,隊長差點沒氣暈過去。他沒想到,葉青身邊,竟然還有黑熊這樣的用槍高手。剛才他們以為葉青死定了,所以都站了出來,結果被人當了活靶子,直接被人打倒五個人,這一下算是吃了大虧了。

「躲起來!都躲起來!」隊長大聲狂吼,當先趴到了那巨石後面,用以躲避黑熊和葉青的子彈。

現在的情形,對這批雇傭兵可是非常不利。望月亭那邊有葉青,後面又有炮王和黑熊,他們算是腹背受敵了。這種情況下,他們也根本不敢探頭出來開槍打葉青了。因為他們一旦露頭,後面的黑熊肯定就會先朝他們開槍了。

躲在巨石後面,隊長咬牙切齒地道:「準備用炸彈!」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