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啊!好!」

千葉魂望着身前的少年,滿意的點了點頭。

雖然和少主這仙人轉世之人沒法比,卻也絕對是一等一的翹楚。

年紀輕輕便已經擁有了元嬰四層的修為,十分了不起啊!

較之自己當年都要強上許多。

說完,千葉魂直接從掏出來一件地階高級靈寶,當作見面禮。

二長老望着鳴鳳手中的地階高級靈寶一陣心酸。

自己現在用的也不過是地階高級靈寶,怎麼也不見師尊給我換一換啊!

「以後,你自當多多輔佐少主。」

千葉魂囑咐道。

「是!」

「鳴鳳,你來此有何要事?」

鳴鳳這才想起還有事情沒有彙報,趕忙說道:「鳳鸞仙宗的人已經到達我們前方。」

「鳳鸞仙宗派來了多少人?又是何人帶隊?」

千葉魂頗為好奇,問道。

他知道少主和鳳鸞仙宗的聖女定了個娃娃親。

按理說前些日子少主拒絕了鳳鸞仙宗的定親要求,鳳鸞仙宗就算不記恨也該心中不快。

怎麼還會派人來幫忙?

聽見師尊發問,二長老趕忙起身,說道:「啟稟師尊,此次鳳鸞仙宗帶隊的是大長老鴻月,共出動了一百艘戰爭神舟和數千弟子。」

「你早就知道了?」

千葉魂有些不高興,再看看其他長老並不驚訝的模樣,顯然在場就他不知道了。

「……。」

一旁的沐白也有些懵,這事他也是不知道。

怎麼回事?

鳳鸞仙宗居然派人來幫忙。

這也太給面子了吧!

自己前腳出,後腳就排人來給排面。

「師尊剛剛在和兩位宗主論道,少主在修行,徒兒實在不敢打擾。」

二長老有些慚愧,他確實是疏忽了。

「罷了罷了!」

千葉魂擺了擺手,此時就此揭過。

「少主,現在該如何安排?」

千葉魂望向沐白,態度卻異常溫和。

二長老突然感覺內心再次受挫。

這個世界彷彿已經沒有了愛……

當然是直接莽啊…沐白心中吐槽道。

現在隊伍這麼強大,排面十足,到時候爆出來的靈寶肯定賊牛。

「傳信鳳鸞仙宗,首先表達感謝,然後讓她們與我宗神舟一同攻入天武宗。」

「是!」

……

天武宗。

議事大廳。

「報!!!大事不好啦!」

一名青澀弟子沒等飛劍停穩便跳了下來,着急的衝進議事大廳,急道。

「慌慌張張的成何體統。」

一旁的長老接機訓斥道。

這青澀弟子正是他門下弟子,這般急躁若是惹的宗主一快必死無疑。

區區一名外門弟子死了也就死了,若是連累了自己那可就麻煩了。

真的是蠢啊,也不知道和前面來的師兄學習一下。

察覺到這位長老撇過的讚賞目光,第九波彙報還未退走的健壯弟子心中微微得意。

而青澀弟子並未領會長老的意思,支支吾吾道:「可是……這……外面……那個……」

「吞吞吐吐的,說句話也說不清楚。」

天武宗主微怒,抬手便準備將這弟子滅殺,一旁的長老趕忙勸道:

「宗主息怒,還是讓他先說完吧!許是有什麼着急的消息。」

「哼!」

天武宗主冷哼一聲,繼續說道:「速速說來,負責本座斬了你。」

真是個嫩頭青啊!

一旁的魁梧弟子心中一片慶幸,做人啊就得會說話。

瞧!這就是典型的反面教材。

青澀弟子嚇得臉色發青,顫聲道:「啟稟宗主,仙靈聖宗和鳳鸞仙宗的神舟已抵達宗門外,弟子們都已經被嚇到四散而逃,不敢禦敵,請宗主和諸位長老速速前去。」

「什麼!仙靈聖宗和鳳鸞仙宗就打過來啦?」

天武宗主臉色一黑,一掌拍在寶座上,寶座頓時化為一地碎末。

其他長老也是嚇得心驚膽戰。

鳳鸞仙宗和仙靈聖宗兩大最強仙宗聯手攻來,他們豈能不慌。

「你敢謊報敵情,給本座死!」

天武宗主望向魁梧男子,抬手便要將其拍死,卻被其他長老打斷。

「宗主,情況緊急,禦敵為上啊!」

「哼!」

天武宗主也不敢多拖延,靈氣微動,身形化作流光朝着宗門方向而去。

其餘長老緊隨其後。

魁梧男子面色發白,他卻並沒有劫後餘生的慶幸。

天武宗內沒有半點人情可言,宗門等級森嚴,每前進一步伴隨的都是血與淚。

每日都猶如刀尖舔血,備受煎熬。

他站起身,來到青澀弟子身前,嚇了對方一跳。

「你想幹什麼?」

青澀少年一臉防備,冷聲道。

剛剛自己的話可是差點害死對方,他想復仇也是有可能的。

「你知道唐門嗎?」

魁梧男子一臉認真的問道。

「我當然知道,唐門是發展在天武宗內的秘密勢力,宗旨是推到殘酷體制,追求和氣,所以一直被宗門所不容,所以唐門弟子一旦暴露必死無疑。」

回答完后,青澀弟子疑惑道:「你為何要問這個?」

「我便是唐門弟子!」

魁梧男子背脊突然挺立,滿臉驕傲的說道,眼中滿是信仰。

「額,你就這樣暴露了不怕我揭發你嗎?」

青澀弟子不解道。

「和平發展才是最好時代,血腥殺戮永遠沒有盡頭,兄弟,此時天武宗遭遇大劫,正是千載難逢的好機會,讓我們一起推翻暴政,創造新生吧!」

魁梧男子說的頭頭是道,很快便徹底說服了對方。

「唐門宗主唐三已有計劃,我和你說……」

「太好了,就得這麼干,今天反了!推翻天武宗!我還有一些弟兄,我這就去喊他們!」

「有勞孟兄了。」

「客氣,一切都是為了唐門,一切都是為了和平發展!」

…… 「天啊,真是醫仙在世啊!」

「活死人,肉白骨,明明醫仙,偏說人家殺人。」

那些刁民看著死掉的人又活生生的站在面前,都想趁著混亂溜走,結果還沒動作,就被一群官差控制住了。

上官雲曦走了出來:「你們都看到了,人已經復活了,誰還敢說我百草堂的藥丸有毒?接下來我讓大家聽一聽,真相到底是什麼!有毒的到底是誰!」

搶救過來的男人走了出來,指著帶頭鬧事的男人。

「我是一個乞丐,是他,給了我一百兩銀子,要我去百草堂買藥丸,之後又灌了我一碗葯,有毒的不是藥丸,而是那碗葯!」

真相一出,應該京玉川厲喝一聲:「來人,拿下!」

官差們立馬將鬧事的人制服。

帶頭的漢子哭著求饒:「饒命啊大人,有一個蒙面姑娘給了我們兩百兩銀子,叫我們陷害百草堂的,跟我們沒關係,最恢禍首是她!」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