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機會,」張七雙眼神芒一閃,忽然之間,體內剩餘的本源之力全部爆開,生天步被他運至極點,手中的骨匕散發著一片灰芒,有股洪荒古老的氣息瞬間瀰漫開來,一陣陣讓人窒息威壓在場中莫名的攏了下來,

我的冰山美女老婆 ,暗道一聲,「不好,」 不過已經晚了,張七的骨匕已經來到了禁閉的肋下,在本源之力的加速下,這看似只有一刀,但其實已經揮出了不下百刀,強大的陰火像是一道道噴泉一樣衝進禁閉的體內,

「啊……」禁閉發出一陣痛苦的大喊,雙腿莫名向後彈跳,豈圖藉此暫時避開了戰圈,

「擎天柱大哥,快殺,」一匕刺出后,急速后跳,人在空中就狂喊道,

擎天柱雖然不明白張七這話里的意思,但自從張七對禁閉發動了突襲之後,原本在場中正常廝殺的禁閉卻忽然後退,看到禁閉痛苦的表情,這傢伙肯定是著了張七的道,

儘管不知道這其中的具備原因,但這並不影響擎天柱對於戰機的把握,力運神劍,攻勢如排山倒海一樣向著禁閉泄了過去,

面對擎天柱的全力搏殺,禁閉不由的又驚又怒,雙人復又似麻繩般的纏鬥在了一起,

不過讓擎天柱奇怪的是,現在的禁閉,實力下降了一半都不止,而且行動也變的十分笨拙,用他們變形金剛的話來說,好像是久未用的身體乾燥,沒有了潤滑油一樣,

他卻是那裡知道,張七剛才的入刀之處是他在戰鬥中摸索出來的規律,也不知道是禁閉自己習慣還是火種的習慣,反正禁閉如果出現剛才的動作,他的火種運行必然要經過這個地方,而張七剛才就是在這個必經之路上種下了大量的陰火,

火種一經過這個地方,不是被冰凍了就是被灸燒,這其中的難受可想而知,在這種冰火二重奏的效果下幾近分崩離析,

變形金剛的火種就類似於人類的靈魂,這種靈魂被撕裂的痛苦可想而知,也虧了禁閉是個老牌的宇宙賞金獵人,換成一般的變形金剛,怕是當場是倒地不起,

現在他的火種運行就像是正在高速上行駛的汽車一樣,忽然前面的路斷了,向前又開不過去,向後又不能就是逆行,只能卡在那裡沒法動彈,連輸送能量都極為困難,

在沒有火種的支持下,現在的禁閉只能依靠的堅硬的金屬和本體的體能在作戰,威力是大打折扣,怪不得擎天柱感覺他的實力只有剛才的一半,

雖然不是當事人,但一看現在的戰況,張七那裡還不明白這個中的情況,命令霸王龍直接參与全力進攻,


趁他病,要他命,

霸王龍也是憋了好長時間,一直被張七以配合之由,干著這種「偷偷摸摸」的打法,早就在心中憋出了一團火,如今終於有了正面攻擊的機會,

怒吼一聲,猛撲了過去,如出了閘的猛虎,斷了鏈的蛟龍,瘋狂的對著禁閉一頓撕咬,

本來就連擎天柱一個人的攻擊,禁閉都撐不了多久,現在加上發了狂的霸王龍,那裡還承受的住,一個疏忽,被霸王龍一個大撞給撲倒在了地上,

擎天柱趁機高高躍起,神劍一下就刺入他的后心,進入地里,將他死死的盯在地上,

正要用力向上撕裂,這一劍要是裂上去,禁閉就算是再強,恐怕也會變成兩半,就算火種再強也得死乾乾淨淨,

張七的臉上終於浮現出了一絲輕鬆之色,終於要幹掉這個可惡的變形金剛了,


「停,」忽然之間,張七的腦中閃起一絲強烈的不安,想也不想,沒有理由的,張七下意識的喊了出來,制止了擎天柱的分屍行為,

不知道為什麼,張七對危險或是不安總有著常人無法想像的前瞻感,雖然擎天柱一劍下去,這事就算是結束了,但他總覺的什麼地方有些不對,

退一步來講,這個禁閉除了想幹掉自己以外,他的存在還對整個地球也是一個巨大的威脅,雖然他沒有直接參与毀滅地球,但他為了搜集火種所引發的人類與變形金剛之間的戰鬥,也確是對地球產生了巨大的傷害,

不過從另一個角度來講,他的做法卻也並不是完全錯誤,就像我們身為人類,在發展的過程過,滅絕了多少的物種,簡直是數不勝數,

假設其中的一個物種發生變異,變的十分強大,要毀滅全人類,我們就一定認定它為壞的物種,要消滅它,這公平嗎,

禁閉他只是一個賞金獵人,四處尋找合適的獵物對他來說本就是件平常不過的工作,當然了,有時候失敗也要面臨身消的危險,

但是如果有機會,是不是可以放他一馬,這樣算不算當人類做出某種出格的事之後,來乞求一絲生機的借口也好,理由也罷,總歸也是有個說道吧,

想及此處,張七猛的一個激靈,他終於有些明白了這個輪迴的真正意義所在,

雖然它的主線就是拯救,但更多的是讓人們明白什麼才是真正的拯救,有時毀滅對手並不一定就能拯救自己,或許拯救了對手有時才是拯救自己的一種方式,

更何況……禁閉也是一個變形金剛,

算上擎天柱,自己已經拯救了8個變形金剛,如果再算上這個,那就是9個,

禁閉受了重創,被擎天柱的神劍死死的釘在了地上,根本就動彈不得,不過當聽到張七的話,臉上也不由的露出一絲不解,

在場之人中,張七應該是最痛恨自己的人了吧,自己殺到這裡的一個主要目的就是為了追殺張七,后來的戰鬥基本上都是由這個引起,

而事到如今,自己可以說是肉在砧板上,而這個傢伙卻而卻不殺自己,這是什麼道理,

然而現在的張七腦子裡卻是一直在想,自己到底該用那一種方救他,又如何面對和說服擎天柱他們,才能讓這一切顯的順其自然,

「劇情……對,是劇情,」

張七忽然臉色一變,換上了一副深沉中帶著一種強烈的思考的神色,倒是頗有幾分老者的滄桑,

「禁閉、擎天柱,我不知道你們為什麼來地球,有人是來毀滅,有人是來拯救,或許是機遇巧合,又或許是命運使然,」看著遠方的天空,張七淡的道,

張七的問題似乎和這個事件無關,但卻是問的極為認真,禁閉和擎天柱兩人一時之間迷茫了起來,

沒等他兩答話,張七正色道,「擎天柱大哥,放開禁閉吧,我有些話說,如果我說完之後,你們要繼續打,繼續殺,我都不會阻攔,但這一切已與我無關,與地球無關,」

看了看擎天柱,張七的情緒明顯的有點失落,

擎天柱正式認真的打量起了張七,眼前的這個地球人,雖然只是一個小小的人類,但卻讓人有種神秘的感覺,

但不管如何,他救了自己,救了救護車,他是汽車人的恩人,這點卻沒有錯,雖然不知道他的心裡在想什麼,而且在這種情況下,就算撥出了神劍,現在的禁閉也不會是自己的對手,

點了點頭,擎天柱撥出了神劍,

忍受著劇痛,禁閉痛苦的站了起來,直到現在為止,他體內的那種線路還處在那種怪異的凍結當中,感覺像是冰到極點,但實際卻又熱的要命,就算是他,他不敢胡亂去去除,

不過更讓他不解的是,為什麼張七會這麼做,


但張七剛才的話卻是有一些觸動了自己,作為一個長期流浪在宇宙深處的賞金獵人,他甚至比擎天柱更加明白這個道理,

「禁閉,我只想問一個問題,如果你能回答上來,你就可以走了,如果你不能回答上來,你也可以走了,」

不僅是禁閉,就連擎天柱也聽得一愣,這是什麼問題呀,不論答案如何,都可以自由離去,

禁閉靜靜的看著張七,後者的眼光卻是看向天空遠處,眼神流露出的那種神色卻是和深邃的宇宙似乎有著一絲莫名的聯繫,那樣的古老,卻又那樣的無奈,

禁閉點了點頭,示意張七繼續,

「你究竟從那裡來,要往那裡去,」

禁閉聞言,忽然渾身大震,

他不知道張七為什麼能問出這個問題,為什麼張七會有這個問題,為什麼張七會知道這個問題,

因為這個問題是禁閉一直在問自己,卻從沒有一次能有答案的問題,

他不是人類,他只是金屬生命,人類是被繁殖出來的,但他們卻不知道自己從何而來,

他只知道自己是被創造出來的,他甚至無法追溯那記憶的起源在那裡,只知道他一出來就有了記憶,就有了生存法則,

他在宇宙間不斷的流浪,他不知道什麼是死亡,也不知道自己倒底有沒有其他生物所謂的壽命,他更不知道自己為什麼是個流浪者,似乎創造者把他創造出來就是為了讓他流浪,

這種生活使他不知道何為盡頭,周而復始,像個時鐘擺鐘一樣,每天都在走,每一步都在走,每一步走的都不一樣,但實際上他卻在重複著一天又一天,

對他來說,能問出這個問題的只有兩個人,

一個是他自己,

還有一個就是創造者,

張七當然不是創造者,否則自己在他面前就是一個遊戲和笑話而已,那他是誰,但這重要嗎,

不重要,重要的是這個問題的答案,

「那你知道嗎,」禁閉這次卻是出奇的認真,而且出奇的恭敬,似乎眼前的不是一個人類,而是一創造者同一層次的角色,

張七看了看禁閉,有些無奈,卻又有些神傷的嘆道,

「我也不知道,不過我正在尋找答案,如果你想知道答案,以後再回來,總有一天,我會知道答案的,而且我有一種感覺,這個答案離我近了,我似乎已經嗅到了他的氣味,」

禁閉聞言身心大震,對於一個活了不知道多少歲月的人來說,這個答案的價值遠遠的超過了他自己的生命,別說是近了,就算百萬,千萬年他都願意去等,願意去找,

能夠問出這個問題的人,絕對不可能有虛,就算他曾經是個騙子, 「你是否覺的我是個騙子,心中有些疑問,」像是看透了禁閉的心,張七微笑著問道,

禁閉有點愣了,他的心中還真有這麼一種想法,好在金屬生命沒有臉紅這一說法,不然現在的禁閉還真的是臉紅了,

嘩……張七的身前瞬間出現了一堆來自勢力的大批極品材料,看著這些東西,雖然張七的心裡也是一陣肉疼,不過臉上還必須得裝的十分真誠,

「禁閉,這就是我這段時間找到的材料,我答應過你的事,就一定會做到,只不過你一見到我,就認定我是個欺騙者,無奈之下,我只好以這種方式讓知道知曉有些事情的真相,」

看著眼前一堆如此之多的材料,禁閉一愣,順著張七的話頭,不由得聯想了起來,張七說的沒錯,要不是自己逼著他做出選擇,他也不可能會向自己開槍,雖然這過程中他確是有些卑鄙,但以他的實力而言,如果不這樣的話,可能早被自己幹掉,

人類如此,就算變形金剛也不例外,同樣的話在不同的情景之下說出來的效果是完全不同的,現在張七以一個勝利者的姿態說出來的話,自然要比曾經的弱者要有力的多,而且這眼前一堆明晃晃的極品材料已經說明了張七並不是一個欺騙者,

禁閉頓了一頓,像是忽然作了一個重要的決定,

哐……禁閉金屬巨膝一屈,轟然跪在張七面前,巨量的金屬聲憑空響起,「張七,請原諒我剛才的無理,我發誓,從此以後,地球將不在是我禁閉的狩獵區域,」

張七一愣,旋即反應了過來,露出了一絲心慰的微笑,

「嘿嘿,不錯呀,這絕對是個意外收穫,不過可惜的是自己沒有那種主角光環,不然「王八」之氣一震,禁閉還不得認主呀,」張七心中暗喜,

跨步上前,張七一把扶住了禁閉,笑道,「我說禁閉,我們之間就不用這麼客氣了,不過我還是希望你多來地球,不過來狩犯獵,而是來交易,再或許我們還可以探討一下生命的本源,」

「你不是經常在宇宙各處遊盪嗎,那身上的各種材料之類的異物肯定不少,而我這裡也有不少材料,想必這種交易也是我們彼此樂於接受的吧,你看這樣多好,是吧,」

禁閉內心一陣喜悅,借勢而屈,現在他對張七的人品算是沒什麼懷疑了,在他心裡張七就是一個誠信的「大客戶」,更何況他的身上還可能有著他最為重要的答案,那裡還有不允之理,當即拍著胸口就應了下來,

借著這股和諧之氣,張七重新為他介紹起了擎天柱,而擎天柱身為汽車人的首領,氣量自然不小,而且作為正派代表,能夠不殺生而降伏一個大反派,這當然是再好不過的結局,

如今禁閉浪子回頭,自然張臂相迎,沒個兩三句和禁閉稱兄道弟起來,同時也被張七的氣量和謀略所深深折服,

就這樣,一場絕命廝殺轉眼間在張七翻手為雲,覆手為雨的手段下,被他和諧成一場友好的交易會,

但作為穿越者的張七心中始終有個疑惹,在整個變形金剛四的劇情里,一個人類最大的危險,,種子卻是始終沒有出現,在原劇中,這東西最後是被擎天柱搶了過來帶離了地球,但眼下禁閉都已收服,自然不可能存在這個場景,

不過正是因為如此,整個劇情都產生了大的逆轉,可以說現在的人類一方強大無比,根本沒有其他勢力可以抗衡,在這種情況下,禁閉更不可能拿出種子來襲擊地球了,那白天這個棋子的一個重要作用無形中就失去了,

不過對於種子的期待,張七顯然有著他更深層次的考慮,「禁閉,我聽說你那裡有種子,是嗎,」

「是的,怎麼……」禁閉一愣,張七問這個幹嘛,這可是對付人類的大殺器,

「哦,是這樣,你們的來歷和種子之間有著莫大的關係,也是我追求答案的一個重要契機,我想用這些材料來換取種子,不知道方不方便,」

禁閉聽了卻是一愣,種子他還真的有一個,不過這東西的危險程度他可是很清楚的,這玩意一旦……那就是一場無可換回的災難,

「張七,不是我禁閉不願意,不要說換,就是送給你也不妨,但這東西實在是太危險了,我怕萬一……」

張七拍了拍禁閉,大笑道:「禁閉,你也太小看我張七了,這種東西是用來金屬化的爆炸物,我如何不知道呀,但我有辦法可以控制它,你相信我,」

聽到張七如此說,禁閉自然知道他對種子有過一些研究,不由得心中更是佩服,看來眼前的這個人類真的不簡單,當下二話不說,就從飛船里拿出了種子,遞給了張七,

名稱:種子(輪迴)

效果:,,,,,,

啊……一看到種子,張七忍不住叫了起來,看到眾人看著他的一臉的發愣,張七不由得不好意思笑笑,

天了,這……這居然是輪迴,

別人不知道這玩意的價值,他張七可是十分的清楚,當年就是得了傑諾娃的頭顱,這才有了自己得到整個最終幻想輪迴,

毫不誇張的說,這東西,就是整個變形金剛輪迴里最有價值的東西,沒有之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