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黑,老大,您還在嗎?」

來到門后,巨門自動關閉,小珍急忙問道。

葉曉從毀滅戒指里取出一根火把:「這裏……竟然是寶庫?坑爹吶!」

這裏到處都是金光閃閃的寶物,珍貴的礦石不再少數。

但對他來說……

更希望會是通往無限能源群寶石的道路。

「也不錯,正好老大有儲物空間,把這些東西都弄走,獸王肯定會很惱怒。」

小珍出著主意。

「算能出口惡氣了。」葉曉扭了扭脖子,開工!

……

第二天,早晨。

紅毛熊醒來的第一時間,就是看葉曉和小珍,見都還在,也就鬆了口氣。

「嗯~早啊。」

葉曉假裝醒來,伸了個懶腰。

半個小時前,他們都還在寶庫里,好不容易才搬空。

「吼——」(早)

紅毛熊回答了一嘴,隨後才想起不會說人話。

「已經將寶庫里所有的東西都檢查過了,沒有無限能源寶石,看來是在別的地方……」

葉曉在心裏嘀咕。

「喂,去把那隻會說話的老鼠叫來。」葉曉看向紅毛熊。

「吼吼吼——」(憑什麼?我可沒有這項服務!)

紅毛熊根本不打算去,但經過葉曉的拳頭精心交流后,鼻青臉腫去找了。

「這個傢伙,真是敬酒不吃吃罰酒。」

葉曉無奈的搖了搖頭。

很快,紅毛熊帶着老鼠來了,還帶着一堆食物。

「不知道您找我,有什麼事?」老鼠生性謹慎,小心翼翼的問,已經知道紅毛熊被打的事情。

「啊,是這樣的,我想知道獸王附近的地盤除了這個山洞外,還有什麼地方?」

葉曉微笑着問。

老鼠回答:「除了這個山洞,山峰還可以攀爬,但獸王不准我們上去,另外,山峰後面還有一處死地。」

「然後就沒了?」

葉曉揉着下巴,倍感困惑。

「是這樣。」老鼠點了點頭。

「外面的暴風雪停了嗎?還有,鯊鯊現在怎麼樣。」

葉曉的表情嚴肅。

老鼠回答:「停了,至於首領夫人……啊不是,那個鯊鯊,昨天晚上把獸王的臉給抓花了,獸王不敢還手,怕把她打壞,氣的一夜沒睡,還得好吃好喝的伺候着。」

「不愧是鯊鯊。」

葉曉啞然,看來關心有點多餘。

「您是想出去吧?紅毛熊會跟着您,在和獸王決戰前,絕對保證您的安全。」老鼠繼續說道。

「行,我知道了。」

葉曉打了個哈氣,帶着小珍向外面走去。

紅毛熊鬱悶的跟在後面,飯都來不及吃。

隱隱的,聞到了很香的味道。

走在前面的葉曉,從戒指里取出熟魚,和小珍分著吃。

「吼——」紅毛熊有些傻眼。

魚是從哪來的?!

「老大,這座山峰上可能有古怪。」

走出山洞,小珍望向山頂,那裏就是老鼠說的地方之一。

「走,過去看看。」

葉曉點頭帶着她開始攀登。

上山的路很陡峭,但都不算什麼。

「吼——」(快停下,那裏不行!)

跟在後面的紅毛熊大叫着,

「好煩啊你。」

葉曉揉了揉拳頭,來到他身前,一拳砸出。

「砰——」紅毛熊嘴裏飛出幾顆牙,當場倒地,昏迷不醒。

「老大,您太厲害了,就算真和獸王打起來,也至少可以立於不敗之地。」

小珍驚訝的說。

葉曉搖頭:「不盡然,目前都還沒見過獸王全力出手不是嗎?」

「嗯……」

小珍覺得有道理,點了點頭。

「不過,等到了那一天,我一定要讓獸王付出代價。」葉曉的目光中閃爍出幾分凶光。

小珍微笑着,莫名想到獸王被鯊鯊撓花臉這件事。

到底是誰欺負誰啊……

登上山峰,這裏更加寒冷,好在葉曉二人穿着的衣服特殊,沒什麼太多感覺。

「好像就是一座普通的山峰?」

小珍奇怪的撓了撓頭,既然如此,獸王又為什麼要阻止別人上山?

葉曉突然做了個噓聲的動作,帶她躲到一旁的石頭後面。

「獸王?它來這裏幹什麼?」小珍望向外面,赫然發現獸王竟然也在山頂,背對着這邊。 雷歐利亞看看晴空,再看看自己身下唯一的那張床,終於理解了女孩的反應出自那般,尷尬地輕咳了一下,說:「你睡床吧。反正在休息區域裡面,躺哪裡都可以睡,我睡地板就好。」說著就站起身來,認真地看向地板,似乎在尋找一個可以躺平的位置。

晴空想起早前的種種,雷歐利亞對自己萬般好,為人也是正直,思緒了半響,她伸手拉住雷歐利亞的手臂,輕聲道:「不要睡地板了,睡床吧。」

「不行啊,我要是睡床,你睡哪裡?」

「我也睡床啊。」

晴空的這番回答讓雷歐利亞頓時一愣,半響沒有說出話來。這次輪到晴空尷尬地輕咳了一下,說道:「這不過是個遊戲,又不是本源現實世界,睡在一起也不會懷孕,沒關係的……」這話還沒有說完,晴空自己都覺得內容不太對了,臉色不絕泛起了又一陣紅潮。

雷歐利亞看她那副恨不得鑽進地板的樣子,不禁淺笑了一下,回答:「好啊,你說的對,就算睡在一起也不會懷孕,不用怕。那,就一起睡吧。」

於是,雷歐利亞又坐回了床邊,故作鎮定地繼續看他的地圖。晴空抑不住一臉的紅潮,迅速爬上了床鋪,蜷縮到靠牆裡面,輕聲說:「那我先睡了。」雷歐利亞則背對著她輕輕地「嗯。」了一聲。

明明遊戲的設定應該是躺在床上,一想著要睡就能睡去的,這番躺在床上,晴空卻沒能一下子進入夢鄉。她回憶起了曾經從誓約塔上掉落下來后的黑暗裡,那一雙結實的手臂曾緊緊地環抱著自己,她聽到有節奏的心跳從渾厚的胸膛傳來,讓她感到無比安心……知道自己明顯要陷入失眠的節奏,晴空只得睜著眼睛動也不動地躺著,生怕被身後的男人看出了心動的端倪……

這樣的情況持續到雷歐利亞收起了地圖,躺在了床上。

兩人背對背地側躺著,並不知道對方都睜著眼睛,久久不能睡去,直到子夜過後,任由疲憊侵襲……

第二天,在沉睡了四個時辰之後,晴空按照系統的睡眠設定規則醒來,那一刻,她渾身的血液都凝固了——身子被棉被全然地蓋住,頭臉卻埋在雷歐利亞地胸膛和胳膊之中,她的雙手牢牢地環保這他的腰,兩人的身子貼合緊密,好似一對熱戀中的情侶。

本來只要一個抬頭就能看到雷歐利亞的臉和眼,看到他是否已經醒來,晴空卻莫名的不敢,她不敢抬頭,也不敢動……

在本源世界里,晴空是偶像團體TNL的隊長,出道第一首單曲就紅遍了大江南北,緊接著就是接不完的通告,錄不完的單曲,開不完的演唱會,沒有一點私人生活,更不要說騰出時間和腦細胞來談個戀愛了。

從小到大都是大姐姐樣的個性,習慣了保護身邊的朋友和同伴,到了這裡遇見一個如此保護自己的人,她本應該會有一些不習慣吧?她思緒……卻沒有。她似乎坦然接受了雷歐利亞的保護,並且開始有了一絲依賴……

[難道,這就是戀愛嗎?]晴空掩不住一陣心跳加速,心中自問。

這時,男人微微抬起了左手臂,輕撩了下她額頭的劉海,輕聲問:「醒了嗎?」

晴空的臉無法控制地又泛起了紅暈,她用蚊子般的聲氣回答:「醒了。」

雷歐利亞很明顯地笑了一下,收緊手臂,溫柔地又抱了她一下,將唇挪到她的耳邊,低語:「新的一天開始,請繼續加油。」

這一天的早午餐是在雜貨鋪中吃的,昨天他們就發現了店中也賣麵包餅乾等飽腹的食物,雖不好吃,卻是足夠填飽肚子。

有了新的裝備,晴空的躲藏果然是容易了一些,怪物察覺到她存在的反應速度也遲緩了不少。在適應了節奏之後,晴空逐漸學會了在保持與怪物安全距離的基礎上,接近雷歐利亞以吸取經驗。

無需太多顧忌晴空的安危,雷歐利亞越戰越勇,一天之內殺了不下五千隻沼澤怪,使得晴空順利來到了35級。

又到了晚間時辰,在晴空的召喚下,雷歐利亞終於停止了戰鬥,兩人回到小屋。

經歷了昨夜的尷尬和又一天的並肩作戰,兩人學會了逐漸消化調節之間微妙的氣場,一起躺下睡覺時開始少了許多昨夜的窘態,早上醒來再見抱在一起的樣子,也沒有那樣大驚小怪。

一切變得得心應手,第三天的戰鬥結束時候晴空便順利來到了39級,比雷歐利亞想象的速度快很多。於是,第四天的上午,讓晴空達到40級的目標就此順利達成。

「按照我們說好的,讓我先進入天環洞**道探一探,確定沒有危險,再帶你進去。」雷歐利亞午時收起了武器,對晴空交代,「等我片刻,很快回來。」 方遠笑道:「嗯,是科幻電影,而且和《我是傳奇》一樣,還是喪屍片,但是比《我是傳奇》的敘事節奏要緊湊、動作場面也更多。」

柏行問道:「也就是說,新電影會更加貼合一般意義上的喪屍片?」

「也可以這麼說吧。」方遠笑了笑,說道:「我猜在拍《我是傳奇》的時候,你肯定沒拍過癮吧?」

「呃,嘿嘿。」柏行沒有直接回答,只是尷尬地笑笑,算是默認了。

「我就知道。」方遠倒是一點不意外。

《我是傳奇》確實是喪屍片,但和其他的喪屍片相比,它顯得格外的與眾不同。

首先是敘事節奏,它的節奏並不快,在感染者現身之前,一直是不急不慢、娓娓道來,直到男主為了救回狗狗,不得已闖進倉庫碰見感染者之後,節奏才稍有加快,但跟別的喪屍片比起來,仍算是比較慢的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