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今的中海地下世界,三個幫派就足夠了,青幫和洪門也不會這麼小心眼,所以必須給他們送一份去,算是我們的示好。而且上次青幫杜天明跟我的關係也不錯,於情於理都得送一分去。」

秦穆然說道。

「好!那我就讓狐狸親自去送!表達我們的誠意和誠心。」

劉嘯考慮了一番,讓狐狸這個副幫主去,不落了龍鱗的面子也不會看輕了青幫和洪門。

「嗯,那就麻煩狐狸哥了,對了,中海會所的趙老請柬送去了嗎?」

秦穆然突然想到,問道。

「也已經送過去了,趙老在地下世界算是元老了,我們龍鱗成立肯定是要請他的。」

劉嘯點點頭。

「哈哈!嘯哥,你現在做事越來越有地下世界大佬的風範了!」

秦穆然看著劉嘯這樣子,笑道。

「然哥,你就別笑話我了,我這一切不都是你給的嘛!」

劉嘯被秦穆然這麼一誇,有些不好意思。

「不,你的這一切都是你自己獲得的!有些人,再怎麼幫助也只是扶不起的阿斗,有些人,只有給他機會就能夠鯉魚躍龍門,一飛衝天,你就是那個飛躍龍門的鯉魚!」

秦穆然肯定地說道。

「謝謝你然哥!」

劉嘯真誠地感謝道。

「都是自家兄弟,總是說謝就見外了!不過既然日子已經定了,那麼後天我準時過來!」

秦穆然笑了笑道。

「好!到時候,我們要向整個中海展示我們龍鱗的力量!」

劉嘯一想到後天的場景,就有些熱血澎湃。 只是,如果任務參與者找不到生路的話,那麼最後必死無疑,當然,魔王也知道這次的任務,一開始有點不太好找生路,所以,才設定了三次機會,不然,一般情況,都是隻有一次機會的。

三分鐘的時間也很快就過去了,就當李肅還在絞盡腦汁的想生路的時候,那個詭異恐怖的聲音又來了。

“時間到,第二次機會,現在正式開始”,當然,後面肯定還有計時兩個字,不過,那個詭異恐怖的聲音沒有把它說出來,但它不說,李肅也知道,現在時間是最重要的,當然,選對路也重要。

李肅雖然現在是很着急,但也不能馬虎,也不能很着急的就隨便選一條,因爲,如果沒有選對的話,那麼第二次機會絕對又是浪費了,又是會再次失敗,這時,李肅準備用雙手搓一搓自己的臉。

好讓自己稍微清醒一點,大家都知道,人如果在很困很累很煩躁的時候,的情況下,都會有用手去搓臉的習慣,也許就是想要讓自己清醒一點吧,不要那麼衝動,要冷靜,要淡定。

但正好也是這個動作,讓李肅想到了,可能是想到了這個任務的生路,因爲他看到了自己的右手,然後又看了看那四條路,最後,看李肅臉上的表情,他可能是真的想到了什麼,明白了什麼。

首先,像大家右手的手指,都是最左邊的那一根,也就是小拇指最小,跟着過來是無名指,無名指稍微比小拇指要大一點,再過來是中指,中指可能除了比大拇指要小一點之外,比其它的手指都要大。

再過來就是食指了,食指比中指也要小一點,那麼正好,這四條泥巴路也是這個樣子,所以,李肅才覺得這個手指有可能和這四條路有關聯,只要把這一點弄明白,弄清楚了,那麼有可能就能知道生路是什麼了。

一般情況下,大家都知道,如果要給別人,給陌生人指路的話,都會選擇用食指去給人家指路,李肅當然也想到了這一點,還有,這是第九道門了,那麼一般情況下,大家如果用手指去做一個九字的話。

李肅現在要去做的,就是去證實一下自己有沒有猜錯,然後,再就是時間的問題了,不過,只要是猜對了,那麼還好,還有一次機會,第三次機會的時候,時間上面就應該來得及了。

李肅這次真的跑得很快,八百米的距離,眼看就要跑到了,這時,李肅看到了前面有一棵大樹,但是,當李肅再走近一點,李肅發現有一個人現在正在上吊自殺,她的雙腿此時正劇烈的抖動着。

但是,沒有人能夠馬上趕去救她,也許在別人看來,她是自殺的,但李肅發現,她上吊自殺的那棵樹有問題。

再加上她那在空中一直抖動的雙腳,所以,李肅可以肯定,是有邪物在害她,沒錯,走近一點,李肅發現這個上吊自殺的人,是一個女生,應該說,又是一個女生,不過,她應該沒有天生陰陽眼了。

吊死鬼再恐怖,它也僅僅只是恐怖而已,但它如果想要傷害到李肅的話,估計還是不行,別以爲樣子恐怖,就沒人能夠消滅得了你了,李肅看到那隻吊死鬼在樹上用鬼術迷惑着下面的那個女生。

那個女生現在已經不是很清醒了,以至於李肅來了,她都沒有發現,沒有感覺到,而她現在心裏想的就是,我要自殺,我要上吊自殺,本來她也不是很想上吊自殺,但是,她有一點點這個想法。

然後正好她遇上了這隻吊死鬼,於是,悲劇即將上演,但李肅怎麼可能在一旁袖手旁觀,這個時候,既然趕上了時間,那麼自己肯定是要救下這個女生的,但如果救下了這個女生,那等於就是和那隻吊死鬼作對。

Wшw ¸TтkΛ n ¸℃o

和吊死鬼作對,李肅倒不怕,甚至是和魔王作對,李肅都沒有怕過,李肅也不想再耽誤時間了,於是,口裏立刻念道:“天地無極,乾坤劍法,助我斬妖除魔,太上老君急急如律令,去。”

那隻吊死鬼看到李肅的道法向自己打過來,於是,立刻閃到一邊,但它哪知道,李肅的這個道法,它是有追蹤功能的,以爲自己閃開了就沒事了,但結果是,道法最終打在了它的身上,接着它立刻魂飛魄散。

這時,李肅也知道一個是時間肯定不多了,再個是那個女生千萬不能死,於是,李肅趕緊走過去,然後對那個女生說:“你好,你能不能別想不開,有什麼事情,你和我說說,應該是沒有什麼事情是解決不了的。”

那個女生也許根本沒有在意李肅說的話,而是自顧自的準備上吊,看到這一幕,李肅知道,不能再耽擱了,必須得來點狠的了,只能是先得罪這個女生了,之後再向她道歉吧,畢竟人命關天。

李肅慢慢的,慢慢的向那個女生走近,而那個女生真的是太想上吊自殺了吧,她也沒有阻止李肅走過來,甚至是,一句話也沒說,她就弄她自己的,這樣也好,李肅很順利的就走到了她的面前。

所以,造成了很多不必要的麻煩,如果是換做另一個任務參與者來,也許他過得很李肅還快一點,那也是,那也是絕對不可能的,不可能有人會比李肅更合適,更快,就算他不心慈手軟。

時間過得很快,李肅走得也不慢,這時,那八百米李肅已經走完了,也從那四岔路口出來了,那麼接下來,還剩差不多三百米的路程,李肅就要揹着那個女生回到原點了。

終於,第九道門裏的任務,就要完成了,接下來還有最後一道門裏的任務,然後李肅就可以回去了,那麼到底在最後的一道門裏,魔王給李肅安排的是一個什麼樣的任務,危險、恐怖,還是少不了。5646 時間過的很快,兩天以後,黃道吉日。

今天便是龍鱗成立的大日子。

龍鱗,這個原先由青龍幫的天狼堂組成的一個不被所有人看好的小勢力,一步一步,滅掉了青龍幫,吞噬了青竹幫,成為了如今中海的第三大幫派,超越了其他的幫派。

而這一切,中海的地下世界都流傳著一個傳說,與劉嘯背後的那個人有關係。

劉嘯背後的那個人權力通天,若不是他,憑藉著劉嘯的本事根本就不可能走到這一步。

而且若不是那個人,青幫和洪門也不會容許第三個幫派出來分割他們的利益,成為第三大幫派。

一時間,整個中海地下世界都將目光看向了龍鱗。

他們關注著龍鱗今天的成立大會,同時他們也想要趁機看一看各方的態度!

似乎是為了祝賀龍鱗的成立,今天是一個難得的好天,陽光萬里,溫暖的陽光將龍鱗總部的門口照的通亮。

紅色的地毯一直從龍鱗總部的門口鋪到了馬路邊上,兩邊擺放了整齊的花籃,都是各方送來的祝賀。

秦穆然開著車剛剛到來,聽到通報的劉嘯便是帶著龍鱗的一眾人馬趕了過來。

「然哥,你可算是來了!」

劉嘯臉上帶著笑容道。

「然哥!」

狐狸,道將行,白羽,佘雨澤,舒浩,陳龍,陳虎看著秦穆然齊聲道。

「兄弟們不用這麼客氣,走,我們進去聊!」

秦穆然笑了笑,便是跟著眾人走了進去。

一路上,龍鱗的精銳們看到秦穆然都是主動跟他打招呼。

所有的龍鱗人都知道,若不是秦穆然,他們根本就不可能有今天的輝煌,眼中都是尊敬。

秦穆然在眾人的邀請下,走到了龍鱗總部里特意布置的會客廳,龍鱗的精銳很快便是遞上了茶,秦穆然他們一邊喝著茶,一邊討論著龍鱗的發展。

就在眾人聊的正嗨的時候,門外突然傳來了一陣騷動。

「中海會所,趙忠義趙老到!」

一道響亮的聲音傳來,秦穆然等人立刻正視了起來。

「然哥,趙老親自來了!」

劉嘯也是感到意外。

要知道,趙忠義作為中海地下世界元老級別的人物,很少出席活動的,哪怕青幫,洪門的一些活動邀請他,他都沒有出席,只是派人送了個賀禮,原本劉嘯都已經做好了趙老派人來的準備了,可是現在,他竟然親自出席了!

「走!我們親自出去迎接!」

秦穆然知道趙忠義在中海地下世界的地位,而且對於這個老前輩,秦穆然的心中也是感謝的,畢竟當初他對於自己也是有幫助的。

於情於理,秦穆然都應該要去迎接他。

走到門口,只見趙忠義今天一身白色的唐裝從車上走了下來。

看到趙忠義以後,秦穆然的臉上立刻綻放出笑容,走上前,道:「趙老,今天您怎麼來了?」

「呵呵!穆然啊,你和阿嘯的龍鱗成立,我這個老傢伙怎麼可能不來呢!怎麼,沒有安排我喝茶嗎?」

趙忠義一臉欣賞地看著秦穆然,開了個玩笑。

「哪能啊!這個茶正熱乎呢,就等著你來喝!」

秦穆然笑道。

「是啊,趙老,您能來,是我們龍鱗的榮幸!我扶你進去!」

劉嘯也是對於趙忠義很是恭敬,當即走到趙忠義的一旁攙扶著趙忠義向著裡面走去。

「秦先生,恭喜了!」

趙忠義身後,蘇燦看到秦穆然也是恭賀道。

「蘇先生客氣了,來,裡面請!」

秦穆然笑笑,一手虛引。

他和蘇燦可以說不打不相識,經過上次在中海會所的經歷以後,秦穆然對於蘇燦之中忠肝義膽的人也很是欣賞。

「好!」

說著,蘇燦也是跟著秦穆然向著裡面走了過去。

剛剛安頓好趙忠義,門外便是再次傳來一聲響。

「青幫賀禮到!」

聽到是青幫的賀禮,秦穆然臉上倒是沒有什麼變化,不過劉嘯卻是感到意外。

青幫啊,那可是自己以前只能夠仰望的存在啊!

「嘯哥,你去看看吧!」

秦穆然看著劉嘯說道。

現在劉嘯是龍鱗明面上的掌門人,跟青幫可以說平起平坐,所以他去接待青幫再合適不過了。

「好!」

劉嘯點點頭,知道秦穆然的意思,這是要讓自己出風頭,這是要讓中海的地下勢力都知道,他劉嘯才是龍鱗真正的當家人啊!

劉嘯走出大門,便是看到了杜天明走了過來。

「劉幫主,今天龍鱗成立,恭喜恭喜!」

杜天明看著劉嘯,拱了拱手,道。

「哈哈!杜大少客氣了,青幫能來捧場,是我龍鱗的榮幸,裡面請,趙老已經在裡面休息了。」

劉嘯臉上帶著笑容,說道。

「哦?趙老都來了?那我可得趕快進去給他打個招呼!」

杜天明聽到趙忠義來了,臉上閃過一抹意外,便是在劉嘯的帶領下,向著裡面走去。

「趙老!」

杜天明看到趙忠義以後,連忙上前打招呼道。

「天明啊!你來了。」

年輕一代,趙忠義最為欣賞的便是秦穆然和杜天明,至於洪秀波,雖然也算是優秀了,但是太過莽撞,相比於他們兩個則是差了點。

「趙老,沒想到今天您也會出席。」

杜天明沒有任何的掩飾,因為趙忠義自從開了中海會所以後,就很少插手地下勢力的事情了。

今天他的到來,無疑不是在向中海的地下勢力宣告一件事情,那就是我趙忠義支持龍鱗。

「呵呵,老了,好久沒有出來活動活動了,今天這步趁著這個機會出來走一走嘛!天明啊,站著幹嘛,來坐我旁邊陪我這個老頭子聊聊天。」

趙忠義看著杜天明笑道。

「好!」

杜天明點點頭,便是坐到了趙忠義的身旁。

伴隨著杜天明的到來,整個中海地下世界都震動了。

原本他們都覺得青幫即便默認了龍鱗成立,可是也不會太友好,畢竟這麼大的肥肉被他們分走了,難免有些不甘心,可是隨著杜天明這個未來青幫的繼承人出現在了這裡,他們心裡的想法瞬間破滅!

連人家少幫主都親自來,這關係還用說嗎?

龍鱗的崛起,已經成為了定局! 恐怖、危險、期待、驚訝、驚喜、未知等等,這些心理作用此時在李肅的腦海中反覆出現,但是,這道門是必須要開的,如果魔王現在給李肅一個機會提一個問題的話,那麼李肅絕對會問:“我可以不開這最後一道門嗎。”

我能不能不開這最後的一道門,然後直接回去原來的世界,估計李肅的心裏,現在最想的就是,魔王能夠讓自己不開這最後一道門,然後就放自己回去,當然,魔王絕對不可能有這麼好,絕對不可能。

現在,又到了這個時候了,也是最後一次到這個時候,李肅把手放在了第十道門的門把手上,還是同樣的,心理準備必須還得做好,誰知道接下來會看見什麼,會發生什麼,小心謹慎一點是很重要的。

做好準備之後,李肅不得已只好把第十道門的大門打開了,“這麼重的陰氣,還是鬼魂不在的情況下,那如果它的本體來了的話,那陰氣得重到什麼地步去”,打開門之後,李肅立刻就看到房間裏有很重的陰氣。

本來李肅是躲得好好的,但突然傳來的那一聲開門聲,讓李肅感到了十分的恐懼,把李肅全身的恐怖細胞都激活了。

這絕對是要搞事情,到底是誰開的門,又爲什麼要在這個時候來開門,是魔王安排好的話,還是巧合。

但不管它是哪一種情況,反正李肅是被他嚇到了,來個千八塊錢精神損失費,那是必須的,當然,我現在不方便過去拿,你給我遞過來就好了,也不知道李肅此時的心裏,是不是這樣想的。

那個人把門打開之後,接着走了進來,然後又把門關上了,這一切,李肅透過放衣櫃的縫隙,還是清清楚楚的看到了,當然聲音是用聽的,開門,關門,總共兩次聲音,甚至李肅還看清楚了。

那個開門進來的人,他是個男的,年紀不是很大,應該是二十到三十歲之間,差不多二十多歲,由於李肅是在放衣櫃裏,所以,還有一些其它的什麼,李肅也看不太清,不過,他現在應該還沒有發現李肅。

這個男的走進來之後,便立刻躺在了牀上,然後,不知道是什麼原因,他突然大聲說着:“一羣精神病,看個錄像就會死人,那人不是早死光了嗎”,說完之後,他就馬上走進了衛生間裏。

這時,李肅儘可能的利用一切的時間來推算出生路,但可惜,知道的太少了,李肅又能想出什麼來呢。

衛生間裏的水聲還在,一般大家也知道,洗個澡差不多就是十分鐘左右的樣子,當然,也有幾分鐘就洗完的,也有半個小時還沒洗完的,不過,照情況看來,這十分鐘,那個男的一定是洗澡洗過去了。

但是,難道自己就要一直躲在這放衣櫃裏嗎,然後聽着那個男的洗澡的水聲,這其中難道不會發生些什麼,這一屋子的陰氣,可不像是接下來不會發生事情的樣子,相反,發生了事情,纔是正常的。

李肅在心裏想着,自己是不是要去做點什麼,但是,自己如果出去了的話,又能做些什麼,李肅突然感到很無奈,想出來,又不想出去,但這時,李肅透過放衣櫃的縫隙看到了讓自己非常驚恐的一個現象。

李肅,大山裏土生土長的人,大山裏條件有限,所以,李肅沒有機會看到那部電影,過的話,那麼他肯定會更加的驚恐,因爲,本應該不會再出現的東西,卻在接下來之後。

馬上出現在自己的面前,還是自己不能使用道法的情況下,那麼以前的恩恩怨怨,在今天該做一個了斷了。

相信大家也猜到了,到底是誰在接下來的時間裏從電視機裏出來,但之前,李肅明明是已經超度了它,爲什麼它今天還會,還能在這裏出現,包括從第一道門到第十道門的生路。

這些問題的答案,將會在後面給大家一一分析、解說,每一道門裏的生路,都是不一樣的,到時候看完之後,不知道大家有沒有全部猜對,如果真的全部都猜對了的話,那麼恭喜你,你的智商非常高。

當然,也不知道它什麼時候能自己熄滅,要是一直這樣亮着,恐怕也不好吧,第一:浪費電,第二:可能那個男的等下洗完澡之後出來,會嚇一跳,會以爲家裏來小偷來賊了。

甚至是,他會以爲那件事也不完全是假的,就是一開始,他打開門進來之後說的那件事,什麼看了錄像帶就會死等等之類的,不過,不管他相不相信,相不相信有鬼,但鬼其實絕非空穴來風。

說得恐怖一點,等下它去找他的時候,他就明白什麼叫做真正的恐怖,真正的恐懼了。

這時,躲在放衣櫃裏的李肅突然一下子感覺到了強烈的怨氣,當然,陰氣也更是重了,但這些還不算是最恐怖的,還不是是最讓李肅感到害怕和危險的,真正讓李肅感到害怕和危險的是。

這個時候,在這個時候,那臺電視機它竟然停止了閃爍,它不閃了,恢復了之前剛剛亮起時的那個狀態,本來這個現象是好的,但是,接着李肅看到了那臺電視機裏,好像是有什麼東西要出來。

李肅也就是因爲這個,所以才害怕,因爲他也怕死啊,可以說,只要是個人,他就會怕死,不怕死的人,應該是沒有的,有些也只是口裏說着我不怕死,但其實,身體還是很誠實的。

李肅現在是因爲怕自己死掉了,所以,他很害怕,他不想自己前面那九道門辛辛苦苦的過了,卻死在了這最後的一道門裏,這樣的話,任誰都會心有不甘,當然,李肅他也會心有不甘。

看到這一幕,看到那臺電視機裏的頭髮越出越多,躲在放衣櫃裏的李肅也只好趕緊用手捂住自己的嘴巴,因爲,要是萬一叫出聲的話,那就危險了,那就不好辦了,除非是李肅現在就想死。

要不然,應該是不會出聲的,不會有任何的聲音出來,但是,李肅絕對是不想出聲的,可碰到了放衣櫃,然後發出了聲音,那該怎麼辦,這的確是個問題。7146 如果說這樣,就足夠他們忌憚的話,緊接著,一輛車停在龍鱗門口的時候,中海地下世界再次沸騰了!

一輛紅色的法拉利很是霸道與囂張地停在了龍鱗總部的門口。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