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我沒記錯,十一年前你應該還不到七歲吧,一個六、七歲的稚嫩小童就已經懂得想男人了,你們南疆的風水養出來的姑娘倒真的是與眾不同。」

殷瑤依剛才的那副作態將姜雲卿莫名想到了當初的李雲姝。

同樣的惡毒至極,同樣的虛偽做作,扮著柔弱善良卻將惡毒之言說盡。

一句一句皆是挑撥,處處拿她那些「少女心思」來噁心她。

如果姜雲卿只是尋常女子,如果她不是經歷過這麼多,怕是只能被她擠兌的要麼忍氣吞聲,要麼跟君璟墨鬧起來翻臉。

姜雲卿心中厭惡之下,對殷瑤依說話時沒半點留情。

那頭殷萬生聞言臉色頓怒:「姜雲卿!」

姜雲卿扭頭:「怎麼,殷族長剛才不是還信誓旦旦的說,當年不能替璟墨解心蠱是因為你們這位聖女還小,如今說起思慕男人,就不覺得她小了?」

殷萬生臉上漲的鐵青,卻被堵的一時找不到話來反駁。 ?一聽到蘇子曉的聲音,程思玥頓時整個人,都陷入了崩潰之中。

每次這個混蛋過來,程思玥都得耗費半天的精力,才能從對方騷擾中逃脫。

而且這兩天蘇子曉的態度,越來越蠻橫無理。

就好比昨天。

要不是當時同班同學比較多,程思玥很可能,就真的被蘇子曉給拉上車了!

每每回想那一幕,程思玥都害怕的渾身都在微微顫抖。

「我老大問你們話呢?」

一個短髮小年輕,痞氣十足的踹翻了一個桌子,張牙舞爪的喊道:

「誰他么的敢帶我嫂子去開房?你們要是不把那個沙比給老子指出來,老子今天就代替蘇哥廢了你們幾個沙比娘們!」

程思玥她們幾個小女生,平時跟同班男生開開玩笑,裝裝狠還行。

但這種駭人的架勢,他們幾個小女生可從沒見過。

所以在短髮小年輕的叫囂之下,程思玥他們幾個女生,都非常害怕的縮在了一起,不敢抬頭去看蘇子曉等人。

「幹什麼呢?老子教過你多少回了,對待女生,要溫柔。不然她們憑什麼跟你啪啪啪!」

蘇子曉一聲厲喝,倒是讓程思玥身旁的幾個女生,稍稍鬆了一口氣。

她們誤以為,蘇子曉這是良心發現,想要放過她們幾個。

走到程思玥身旁的一個女生面前,蘇子曉人模狗樣的問道:

「同學,你叫什麼?」

「周,周倩倩……」

啪!

一巴掌將周倩倩扇倒在地,蘇子曉上去又狠狠踹了兩腳,並且大罵道:

「草擬嗎的!肯定是你們這群小賤人,天天在我老婆面前說我的壞話,所以她這幾天才會不搭理我!」

將周倩倩護住,程思玥用盡全身力氣喊道:

「蘇子曉!你夠了!!!」

蘇子曉點著一根香煙,吐著煙圈的同時,不屑的笑道:

「你說的可不算數,因為我這群小弟,可沒人會聽你的。」

「除非……咱倆今天晚上把事情辦了,他們才會真正承認你這個大嫂的身份。」

雖然程思玥氣的臉色鐵青。

但蘇子曉和他的小弟們,卻是笑的那叫一個放蕩。

「哼!跟恆哥比起來,蘇子曉你簡直不是個男人!」

原本周倩倩內心還非常恐懼。

吃貨小相女:盟主快到碗裏來 但被蘇子曉那一巴掌扇倒在地之後,周倩倩內心的怒火,徹底被激發了出來。

無非就是再遭到一頓毒打,但能把這句話說出來,周倩倩覺得也值了!

聽到這話,蘇子曉臉上的笑容,立刻凝固了起來。

「你說的是林天恆吧?」

蘇子曉一字一句的說道:

「明天一早,我會讓全校的人都知道,誰才是真正的青遠一哥!」

其實蘇子曉早就知道了程思玥的存在。

畢竟同是一個年級,又在一起上了三年的學。

所以即便不是一個班,蘇子曉也能知道,三班,有這麼一個美女的存在。

但蘇子曉喜歡的是,社會上那種濃妝艷抹的女人。

對於清純的學生妹,他興趣真的不是很大。

不過由於林天恆的突然崛起,讓程思玥的名聲,也跟著傳入了全校師生的耳中。

所有人都知道了,高三三班,有著一位身材傲人,長相動人的美女班長。

追愛365天:宮少誘捕小淘妻 一個人說,蘇子曉只當個笑話。

兩個人說,蘇子曉也不屑一顧。

但全校的人,都在瘋傳著程思玥有多漂亮,有多誘人。

再加上每個人說程思玥的時候,都會先吹捧一番程思玥的男朋友,也就是林天恆,有多牛比。

這才激起了蘇子曉的不滿。

他想得到程思玥!

他更想向所有人證明,在他蘇子曉面前,林天恆就是個垃圾!就是個廢物!

「今天晚上,我會通知所有人。明天我將會和林天恆,堂堂正正的爭奪你!」

「當然了,林天恆也可以不來,但他必須得承認。你,程思玥,是我蘇子曉的女人!!」

其實蘇子曉的心中,對林天恆是非常的不屑。

認為林天恆只是一個成績好點的慫逼而已。

不然的話。

是個正常男人,都不可能對於別人騷擾自己女朋友,做到熟視無睹。

而且今天白天的時候,林天恆聽到自己來了,立刻就嚇得逃走了,連學校的大門都不敢進。

這種廢物,簡直根本不配跟自己相提並論。

所以,蘇子曉就是想要所有人知道這一點:

他們鼓吹的狗屁恆哥,不過是個連自己女人,都不敢保護的慫蛋罷了!

「我們走!」

心情大好的蘇子曉,準備再包個VIP專區,跟小弟們來幾把愉快的開黑。

啪啪啪……

一陣沉穩有力的掌聲,突然傳入了,已經轉頭離開的蘇子曉耳中。

回頭一看,發現是林天恆,蘇子曉頓時譏諷的笑道:

「呦~這不是我們著名的慫包哥嗎?白天見著我就跑,怎麼晚上倒是有膽子,敢出現在我面前呀?」

知道林天恆的脾氣,程思玥連忙走到林天恆身旁,拉著林天恆的胳膊,哀求道:

「天恆,算我求你了,別把事情鬧得大!」

林天恆出手有多狠,程思玥非常清楚。

所以她哀求林天恆,不是怕林天恆受傷。而是怕林天恆把蘇子曉打殘,甚至直接打死了!

雖然蘇子曉的確該死,但程思玥不想林天恆因此惹上大麻煩!

畢竟蘇子曉的爸媽,可都是教育界有頭有臉的大人物……

「行,聽你的。」

和程思玥許久未見。

林天恆也不想溫馨的重聚,變成血腥味十足。

不過林天恆可不會放過這小子。

因為在這個世界上,能欺負程思玥的,只有他林天恆一人。

至於其他人,那隻能是找死!

「明天,學校門口,我等你。」

說完。

林天恆便帶著程思玥他們,準備去搓一頓大餐。

蘇子曉也不著急。

畢竟對於他這種愛出風頭的人來說,沒有觀眾的表演,只能是索然無味。

明天!

他必將當著全校人的面,讓林天恆感受到什麼叫做絕望!

剛出教室門,張於歌氣憤不已的握拳低喝道:

「老大,我想送那小子兩拳!」

保護大嫂,可是自己的使命!

對於林天恆吩咐的這件事情,張於歌一直謹記於心。

林天恆正在跟程思玥膩歪,便隨口說了句:

「不要送,早點走吧。」

張於歌一愣,自言自語的說道:

「不要慫?早點揍吧?!」 姜雲卿見狀嗤笑了一聲,回頭繼續對著殷瑤依說道:

「你說你只是想要替璟墨解了心蠱,你只是想要救她,既然你這麼大公無私,那我成全你如何,讓你跟他行一夜雲雨,滿足了你的願望,讓你替他解了後患如何?」

殷瑤依瞪大了眼,滿臉漲紅。

殷萬生上前兩步怒聲道:「姜雲卿,你別欺人太甚,你憑什麼這般羞辱我南疆之人!」

「羞辱?」

姜雲卿「呵」了一聲:「殷族長這話說的,你們這位聖女能大庭廣眾對著已有妻室的男人表達思慕之心,在人家拒絕了納她為妾之後還苦苦糾纏,以美色誘惑,想來也沒有什麼羞恥之心。」

「既然她這麼情真意切的想要幫助璟墨,我怎麼能不成全了她,而且殷族長不是也說過嗎,你是璟墨的外公,是他至親之人,既然如此,讓你這個孫女委屈一下救救璟墨又有何不可?」

「反正南疆民風開放,想來也不如大燕這般在意女子貞潔,不是嗎?」

「你!」

殷萬生氣得嘴唇發抖,「你」了半天,愣是沒說出一句反駁的話來。

姜雲卿言語如刀,盡顯毒舌本能。

「怎麼,殷族長剛才還說的那麼大義凜然,現在卻又捨不得了?」

「不過也是,一個是並不親近的外孫,一個是從小養在身邊的孫女,自然是聖女更能讓殷族長在乎。」

「而且我看殷族長恐怕也根本就不是想要幫璟墨,而只是想要藉此拿捏他罷了,恐怕等到你們這位聖女入宮之後,那心蠱不僅不會除掉,反而還會繼續留在璟墨體內,藉以拿捏璟墨,到時候也好方便殷族長能夠更好的讓璟墨護持你們南疆,重用南疆之人。」

「讓我猜猜看,所謂的解除心蠱,恐怕解除的只有我和璟墨的那份心契罷了,而當年殷族長不肯告訴璟墨心蠱有法可解,不是因為聖女還小,豢養的蠱母拿不下他體內蠱王,而只是覺得以璟墨的心性絕不會讓心蠱服食他人之血,受人所制,那麼你們手中所握著的就是唯一能夠拿捏璟墨的東西。」

「那時候的璟王還不值得你們動用你們這位聖女,如今他登高望野,問鼎皇位,所以殷族長又動心了,卻驀然發現璟墨早已經與旁人定立了心契,而心蠱也不必再受你們拿捏,所以你著急了,對不對?」

殷萬生聽著姜雲卿涼颼颼的話,臉上神色再也穩不住。

總裁大人請愛我 他猶如被戳破了心思似的猛的抬頭厲聲道:「你胡說八道,我何曾想過這些。」

「有沒有想過你心中清楚。」

這一次開口的不是姜雲卿,而是君璟墨。

君璟墨站在姜雲卿身旁,面色冷厲的看著殷萬生祖孫兩人說道:

「有些事情我不想說,只是念及當初我父王走後,你曾幫過我一把。」

「不管那一次是有心還是無意,也不管你是不是出於居高臨下的同情,亦或是對我母妃的那一點父女之情,我都念你這份恩情,所以不想拆穿罷了。」 ?因為林天恆剛剛說的並不是很清楚。

所以張於歌也不確定,自己到底有沒有理解錯了。

可是當張於歌想去林天恆確認的時候。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