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啊,你還要去美國呢,多好的事情。」金睿誘導,「再想想你的阿斯頓馬丁,是不是心情更好了?」

莫琰回答,勉勉強強。

金睿感慨,真是被慣壞了,阿斯頓馬丁才能換個勉勉強強。

和小說里寫得一模一樣。

商會的事情有些多,傅歆直到晚上十點才回家。

莫琰幫他把外套掛好:「你喝醉了嗎?」

「嗯。」傅歆抱住他,在耳邊吮吻,「要是喝醉了,是不是就能欺負你了?」

莫琰說:「不能。」

傅歆把他按在牆上,閉著眼睛剛想親過去,柜子上的手機卻開始震動。

莫琰說:「接電話。」 「不管他。」傅歆手伸進他的T恤,揉捏著那微潮年輕的身體,含糊不清地問,「已經洗完澡了?」

莫琰拍拍他:「你還是接吧,八成和我有關。」

傅歆停下手裡的動作,微微皺眉:「什麼?」

電話另一頭的人是謝灝,上來就問他有沒有看到王烈發的論壇帖。

莫琰把自己的手機默默遞給他。

那是一篇長文,洋洋洒洒數千字,控訴了莫琰吃回扣,違規把貝嘉的產品放進萬達,出事後卻讓普通員工頂包的「事件全過程」,

目前已經有了上百條回復,有莫琰的粉絲在掐架,也有唯恐天下不亂的網友在拱火。

「我剛和老丁談過,他說王烈在離職的時候看著還挺正常,也不知道怎麼就犯病了。」謝灝說,「我已經讓法務部把這個帖子存證了,萬達明天是不是得出個澄清說明?」

「你親自擬,擬好之後儘快發給我。」傅歆說,「至於帖子,他到哪兒都能發,網友也肯定已經截了圖,刪除反而容易被帶節奏,說我們心裡有鬼。」

「明白。」謝灝說,「那我先去擬聲明。」

傅歆掛斷電話,單手抱著莫琰回到沙發上:「怎麼不早點告訴我?」

「我也是剛看到帖子,你就色慾熏心地回家了。」莫琰揪住他的衣領,「不過有件事,今天下午王烈來找我要過三十萬,被我拒絕之後,他讓我以後要小心,估計這就是報復之一。」

「老丁當初怎麼招了這麼個人進來。」傅歆頭疼。

「後來我還給他打電話了,想錄個音。」莫琰說,「結果他倒是挺精明,在電話里一口咬定是我吃回扣,把壓根不存在的事情說得跟真的一樣,我都要信了。」

「他原本是想討好你的,誰知卻莫名其妙丟了工作,又敲詐未遂,一時想不開會做出這種事也不奇怪。」傅歆說,「不過你拒絕他是對的,否則以後保不準還會來第二次第三次。」

都市仙醫高手 「那我要回復嗎?」莫琰問。

「你當然得回復。」傅歆說,「不過不用現在就逐一反駁,等明天萬達的澄清聲明出來之後,你轉發時再說兩句就可以了。」

「我這次不是吃一塹了,是吃好幾塹。」莫琰拉住他的手。

「所以要長好幾智才可以。」 毒醫娘親萌寶寶 傅歆拍拍他,「至於王烈,敲詐勒索加誹謗,有法律在等他。」

在經過唐夏和Nightingale事件之後,莫琰在網路上的知名度一直就很高,再加上他堪比娛樂圈偶像的外型條件,會吸引大批死忠粉也不意外。

而少女們總是很可愛的,她們會穿著漂亮的小裙子撒嬌,也會在喜歡的人遭遇詆毀時,第一時間勇敢地站出來。

成熟的社會評論家們總會從各個方面,去理智地分析和批評這種追星現象,但在童話包裹著棉花糖的年紀里,誰又沒有喜歡過一個好看的小王子呢?

他乾淨又溫柔,站在人群里會閃閃發光,是青春期所有羞澀的夢和甜蜜,也是未來努力的方向。

在剛看到王烈那個帖子的時候,其實莫琰並沒有多鬱悶,甚至還認真地查了查相關法條,順便腦補了一下對方在法庭上痛哭流涕的場景,戲很多。

但隨著事件越來越發酵,也有越來越多的粉絲站出來,一次又一次向不明真相的網友解釋分析,並且被一些很糟糕的人肆意謾罵時,他終於開始後知後覺地情緒低落起來。

傅歆說:「你又偷我的酒。」

「這次不好喝。」莫琰把杯子還給他,「辣嗓子。」

「還是心情不好?」傅歆把剩下的酒喝完,「需要傅總經理的開導嗎?免費。」

莫琰躺在沙發上:「嗯。」

「現在罵你最起勁的無非三種人。」傅歆握過他的一隻腳踝,「真被王烈騙過去的,本來就仇富討厭你的,以及閑的沒事幹、唯恐天下不亂的。」

莫琰說:「我懂,但還是不高興。」

「她們在保護你,你也要保護她們。」傅歆替他按摩,「不能讓別人嘲笑她們,喜歡了一個很糟糕的人。」

「可我一直在想,王烈這麼做有什麼意義?」莫琰坐起來,「下午他找我要三十萬,還勉強能想得通,

但晚上這個帖子沒頭沒腦的,發出來對他沒有任何好處,頂多只能宣洩一下心裡的不滿,還有可能會惹上官司,真就恨我到了這種程度?」

「除了能宣洩不滿,還能影響你在萬達的正常工作。」傅歆說,「他雖然知道我和謝灝都看重你,

但如果你給公司帶來的麻煩遠超過利益,又被收受賄賂、照顧熟人的負面傳聞纏身,正常的公司領導會怎麼做?」

「開除我?可就算開除我,他還是沒好處啊。」莫琰思索了片刻,腦子裡突然靈光一閃,「背後不會是許凌川吧?」

傅歆倒是愣住:「為什麼?」

「讓我在萬達待不下去,就能徹底回凌雲了。」莫琰回答。

傅歆拍拍他的額頭:「這猜測要是被許凌川知道,估計他得氣到吐血。你是Nightingale的主設計師,

未來可能還會接手更多品牌,時尚芭莎怎麼可能詆毀你的名譽?吳梅是想讓你回去,但她是想讓你帶著偶像光環回去,而不是帶著一身髒水回去。」

莫琰:「……。」

莫琰承認錯誤:「好吧,剛剛有些昏頭,我願意為此請許凌川吃個飯。」雖然對方大概會莫名其妙就是了。

「不過你的思路沒錯,王烈背後可能的確有人在撐腰。」傅歆說,「要麼是設計師圈子裡有同行看不慣你,再要不然,乾脆就是沖萬達來的。」

「阿里零售通?」莫琰說,「雖然沒憑沒據的猜測有些不負責,但我確實不喜歡載淳。」所以胡亂diss就diss了,反正是在最親近的人面前,說什麼都沒問題。

「載淳最近出差,不過這件事我會去查。」傅歆說,「似乎不像他的性格。」

「是不像他之前的性格。」 一胎三寶:爹地,你拐錯媽咪了! 莫琰糾正,「和萬茜炒完緋聞后,阿里零售通的知名度和業績都往上躥了一大截,或許他是通過這件事,深刻認識到了網路的力量也不一定。」

「網路的力量當然可以用,但按照載淳的自負程度,應該不屑和王烈這種人合作。」傅歆抱過他,「快一點了,不說這些,先睡吧。」

「鬧出這麼大的風波,我都不知道要怎麼去美國了。」莫琰悶悶地說。

「就算在貝嘉的事情上有犯錯,你也已經受過公司處罰了。」傅歆說,「至於王烈,你是純粹的受害者,家裡心疼還來不及,沒人會怪你。」

莫琰握住他的手:「嗯。」

「睡覺。」傅歆笑笑,「別擔心,不是什麼大事。」

卧室里的燈光被熄滅,莫琰躺在黑暗裡,繼續看著天花板上殘餘的光影。

腦子裡亂鬨哄的,像是想了很多事情,又像是什麼都沒想。

一波又一波的夢境如同殘破碎片,有著銳利的邊緣,把漫長的夜晚切割開來。

太陽穴邊的神經隱隱作痛,莫琰推開被子坐起來,口乾舌燥。

窗帘外有陽光,廚房裡有聲響。

「早安。」他站在門口。

「早。」傅歆把煎蛋倒進盤子里,「準備吃早餐了。」

莫琰拉開冰箱門:「頭疼,我好像感冒了。」

傅歆停下手裡的動作,把人拉到懷裡試了試額頭的溫度。

莫琰問:「燒嗎?」

傅歆回答:「高燒。」

小白兔乖乖把手裡的胡蘿蔔汁放回了冰箱:「我這就回床上躺好。」

傅歆哭笑不得,一邊幫他找體溫計,一邊說:「萬達已經發了聲明,你可以轉發了。」

「我要說什麼?」莫琰握著手機,「感謝公司對我的信任,並且會追究造謠者的法律責任,這樣好不好?」

「可以。」傅歆把體溫計塞進他胳膊下,「我得親自去公司處理這件事,要不要送你回呼嘯山莊?」

「我自己打車吧,你忙完也早點回來。」莫琰說,「正好,明天還要過節呢。」雖然這可能是最混亂的一個除夕,但管它呢,過年總是要開心一點的。

傅歆點頭:「乖。」

在萬達聲明發出的一個小時后,貝嘉日化也出了公告,同樣澄清了商業賄賂的事。兩家公司都表明了態度,選擇了無條件相信員工,這瓜也就變得索然無味起來。

再加上粉絲已經製作出了精美豪華大圖,全方位展示了莫琰優渥的物質生活,從豪車到七位數的手錶,再到衣帽間里一水的奢侈品……

不是,美玉君頂著降溫冰袋,親切致電傅總經理:「誰拍的?」

傅歆勇於推卸責任:「謝灝的主意。」

楊副總:「……」

你真的好有出息。

「和粉絲共享一下你的生活,沒什麼不好的。」傅歆說,「而且成效顯著,再有人說你收取賄賂,明顯站不住腳。

至於說你是看在莫琮面子上,才把悅容放進來萬達這件事,公告上已經澄清了,普東山的店原本就有國貨傾斜政策,你不算假公濟私。」

莫琰往下拉了拉屏幕,果然就見評論區已經消停了許多。不過粉絲的情緒倒是沒消停,

還在忙著替莫琰委屈,從Nightingale到這次貝嘉日化的事情,為什麼每一次都要被人欺負,就很心疼!

「阿琰。」莫老太太路過卧室,「怎麼還在玩手機?」

「在看留言。」 冷少的替嫁嬌妻 莫琰靠在床頭,「其實我挺想發一條消息安慰大家的,但風口浪尖,又怕被人說趁機賣慘。」

「這麼小心翼翼?」莫老太太走進來,「不像你了。」

「還關係著萬達和凌雲呢,我不能亂說話。」莫琰說,「還有爸爸,我今早連累他也上了幾小時熱搜。」

人人都在搜莫琰和電視上講兵法的莫弘老先生之間是什麼關係,發達的網路總是能叫人隱私無存。

「成名的代價。」莫老太太拍拍他的手,安慰,「習慣就好了。」

……

城市另一頭,王烈正在房間里轉圈,聽到有人敲門,趕緊撲過去打開:「怎麼樣了?」

「你這……你說你,怎麼喝醉了酒就不顧後果呢。」對方是個二十歲左右的年輕人,名叫王叢,是他的遠房表哥,目前在蘇寧零售雲的徐聰手底下做事。

「我也是氣昏了頭。」王烈連連叫苦,「而且你昨晚也煽風點火的——」

「等等,什麼叫我煽風點火的?」王叢打斷他,「眼看你氣成那樣,我是你哥,難不成還要理智分析,倒過來幫莫琰說話?我順著你罵兩句萬達,你消氣就得了,怎麼還勁兒上了?」

「是是是……可現在說什麼也遲了。」王烈問,「徐總怎麼說?」

「你手裡也沒點萬達的把柄,人徐總為什麼要幫你。」王叢說,「就一點兒公司內幕也沒有?」

「我就是一個超市主管,辦公區都和別人不在一個樓層,能有什麼內幕。」王烈狠狠搓了把臉,又罵了句髒話。

「編都編不出來一個?」王叢繼續問,「也不定非得有憑有據,你知道的,這幾次萬達在做活動的時候,

一直壓著阿里零售通和蘇寧零售雲,徐總是憋了一肚子氣,你要是能幫他想點辦法,那蘇寧零售雲的法務部肯定能幫你頂在前面,那可都是業內知名的精英。」

王烈一屁股坐在沙發上:「要是再亂編,萬達不會接著告我?」

重生之拐彎向右 「只是讓你提供個思路,沒說讓你親自上,昨晚那是你傻。」王叢替他擰開一瓶水,「這年頭,網路水軍養來幹嘛?就是用來做這個的。」

王烈一口氣灌下去大半瓶,胸口劇烈起伏,心神不定地說:「行,那我再想想。」

蘇寧零售雲的辦公區設在恆園大廈,對面一片頗有年代感的老舊小區,就是徐聰的住處。根據媒體的報道,他從小在這裡長大,和鄰居的感情很深,所以即使功成名就,也捨不得搬離。

晚上七點,王叢準時按響門鈴。

「事情怎麼樣了?」徐聰問。

「徐總,我真沒想到,他手裡是一丁點萬達的把柄都沒有。」王叢說,「您也知道的,這兩年國家查得嚴,職業打假碰瓷的也多,所以在工作上壓根沒人敢懈怠。」 「沒點把柄還敢亂咬人。」徐聰磕了磕手上的雪茄,「現在可不單單是萬達,連凌雲也會想辦法護著莫琰,他一個被炒魷魚的小員工,可真是膽子夠肥的。」

王叢愣了愣,一時間沒有揣摩透對方的意思。

他之前也是聽說了表弟被萬達辭退的消息,就試探性地和老總提了一句,當時徐聰給他的所有信息,似乎都是在暗示這件事可以趁機鬧大,

把莫琰拉下水,甚至把整個萬達拉下水。所以他也就順著這個思路,去煽動王烈酒後發了個帖子,結果現在這……

他咳嗽了一聲,低聲說:「徐總,那您看看,我那表弟還有救嗎?萬達可說要告他。」

徐聰漫不經心地說:「這你得問律師啊。」

「不是,律師能幫他什麼忙。」王叢說,「我也讓他仔細想了,那麼大一家集團,平時的工作總能出點紕漏不是?後來吧,我們就覺得,莫琰和傅歆關係不一般。」

徐聰皺眉:「你表弟腦子沒毛病吧?」

「我也是這麼說他的。」王叢說,「可徐總,莫琰的晉陞速度確實有點快啊,這回出了事,萬達上下也是無條件保的他,

據說莫琰房子買在博悅公寓,傅歆放著月藍國際的頂樓豪宅不住,天天往博悅跑,一起上下班是常有的事。還有出差,出差開會都是睡一個套房,誰家集團老總會這麼住?」

「證據呢?」徐聰問,「至少得有張照片吧?」

王叢訕笑:「這……不好拍啊。」

「所以又是自己胡編亂造的?」徐聰搖頭。

「徐總。」王叢說,「這事雖然沒什麼證據,但好用啊,我剛才說的那些可全是真的,萬達上下都知道。就莫琰這升職速度,別人雖然嘴上不說,但肯定有人不服氣。」

「你說你表弟那腦子,不去寫小說真可惜了。」徐聰嘴一扯,「這故事到底是怎麼想出來的?」

「這也不難想,廣大網友對什麼感興趣,不就這些下三濫的事兒。」王叢繼續說,「可惜莫琰不是個女的,否則這事就穩了,但男的也不是不行,明星都能被包養,他長得可不比明星差。」

「這你就錯了,要莫琰是女的,兩人都單身,爆出來大不了承認戀愛關係。」徐聰說,「就因為莫琰是男的,

這桃色新聞才有爆點,到時候不說網友,光是傅肇新那頭,就夠傅歆焦頭爛額一陣子的。」

「那您看這事,怎麼著?」王叢試探。

「這事和蘇寧零售雲有什麼關係,我們能怎麼著,頂多看看熱鬧。」徐聰拍拍他的肩膀,「回去告訴你那表弟,故事講得挺好,讓他不用著急。」

「行!」王叢心裡暗喜,「那我這就回去。」

等他離開之後,徐聰撥通助理的電話,讓他去查查傅歆和莫琰的關係,看是不是和傳聞中一樣,親密過頭。

……

大年三十。

小橘子蹲在床邊,提氣深呼吸了一口,準備輕盈地一躍而起。結果爪子還沒來得及離地,就被人一把拎起后脖頸,抱出了安靜昏暗的卧室。

「喵!」

「乖。」傅歆穿著睡衣,蹲在地上幫它打開一個主食罐,「好好吃早餐,大家都在睡覺,你不準搗亂。」

小橘子用屁股拱了拱他,開始吧嗒吧嗒吃罐頭。莫弘老先生也從二樓下來,笑著說:「起這麼早。」

「嗯。」傅歆說,「阿琰已經不發燒了,剛剛醒了一會兒,說不想吃早餐,中午再起床。」

「心情呢?」莫弘老先生又問。

「好多了。」傅歆把手洗乾淨,「不過多事的人還真不少,連時尚芭莎的官博都收到不少私信,要求他們和阿琰解約,措辭強硬,看起來倒像是自家公司。」

還有風聲說吳梅因為這件事大發雷霆,活靈活現細節逼真,許凌川在接到下屬彙報后,索性讓技術部在網頁版頭裡加了一張Nightingale和莫琰的合影,算是間接表明了態度。

「人要出名,總得付出些代價。」莫弘老先生說,「況且阿琰年紀還小,生活太一帆風順了,有人看不順眼也是意料之中的事。」

「我會好好開導他的。」傅歆拉開冰箱門,「等到美國之後,換個環境休息幾天,也會更輕鬆一點。」

莫琰這個回籠覺睡得很香甜,直到一點才被小橘子嗷嗷叫醒。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