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轉眼我們都老了。」

「嗯……我們兒子都還沒長大,連家都安不了……不對,是連女朋友都沒有。」王媛突然覺得這話茬很好,眼神瘋狂示意蘇正才,讓他接下去。

「對,我們還有人陪著一起回憶青春,而我們兒子想憶青春的時候,就只有獨自一人,可悲可悲。」

「???」

蘇木端著飯,腦海里的bgm又響起,小朋友……你可真是有一頭的問號啊!

不會吧,阿sir。

這都開到我了?

倆人繼續就這話題你一句我一句盯著蘇木聊著。

「……」

明明是你們倆人的電影,為何非要給我加戲?

被說得沒戀愛好像應該無地之容的蘇木一句話也不敢搭,瘋狂的刨動著碗里的飯。

他爹媽看見某人不懂事,不接話茬,也沒辦法,又把話題轉了回去:

「木木老師,應該年齡不小,他懂我們,他懂武俠。」

「對,他的這本小說,真的很有年代感,不能說有多好,但就是能讓你滿含回憶的讀下去。」

「……」

兩人還在唏噓感慨。

而憋了一頓飯的蘇木,終於把碗里東西吃乾淨了,一顆米都沒剩。

你們是我爹媽,我怎麼可能不懂你們呢。

武俠?

是的,我最懂武俠,最懂你們喜歡看什麼了。

想滿含回憶的讀下去?

那好說,不僅現在讓大家滿含回憶,就連以後,也會讓大家忘不掉這本《》的。

想到這兒……

「爸媽,我吃完了,先回卧室了。」

小跑回卧室的大孝子蘇木恨不得今天就把小仙女寫出來,明天就寫死她,然後後天寫死全部配角,大後天主角也給他寫沒……還買一送一,死兩個。

寫完后,如果不是怕掉馬甲會被夫妻混合雙打,那蘇木甚至想突然跳到爹媽面前,給他們一個大大的微笑,然後問道:

「驚不驚喜?意不意外?」

想到這兒,嘴角甚至上揚的蘇木把腦袋裡奇奇怪怪的想法丟掉,趕緊坐到了電腦前。

「碼字!今天,碼他奶奶的六萬字!」

在心裡咆哮一聲。

「噼里啪啦。」響在卧室里。

兩兄弟的身世,幾個重要配角的出現,在這六萬字里勾畫完畢……

第二天,辦公室,卧室……

「噼里啪啦!」

五大惡人,移花宮,兩兄弟的一些可悲身世,以及蘇櫻和……柔弱無力江玉燕出現,看似大反派的劉喜也壞得流油登場……

第三天,第四天……

一個個人物開始鮮活了起來,每個人在阿木木的筆下好像都有了屬於他們的魅力。

而劇情在推進,原本輕鬆的文風,好像卻突然變得奇怪了起來_____

小仙女出現了。

她同樣善良,古靈精怪,活潑,同樣愛著小魚兒這個主角……

這!!!

那時,一見這個和碧瑤不一樣卻又有些相似女角色的出現,眾多書友的心都提起來了。

特別是慕容家被劉喜陷害針對,慘遭滅門,小仙女的爹甚至頭都被掛在了城牆上……

書友們那刻心都涼了,哇涼哇涼的!

木木老師,他……他應該不會估計從施……吧?

不過很快,疑問變成了肯定!

「……」

蘇木那天晚上在卧室,手指不停敲擊:

「螢火蟲下,初萌情誼。

一日青春,只為愛你……」

「那道往日活潑的身影眷念的偎在他的懷裡,一襲紅字好似宣誓著我屬於你……雖然只有一日也只能是一日了,但我生命最後的芳華,也只想為你……穿上嫁衣!」

嗯,寫到這裡,歷時七天。

木木老賊筆下……

又死女主了! 陣勢散。

雪千柔一言不發,竟然連臉頰上的蒼白之色都沒有了,坦然承受着諸人的謾罵,好像事不關己。

林凡臉上則是浮現一抹解脫之色,這麼長時間以來的所有,皆是為了眼前一幕,但現在目標達成之後,帶給他的不是欣喜,而是一種深深的空落之感,這一分鐘,他只想好好的睡一覺。

「你害得我好苦!」

喬美人爆吼,她眼中的殺機太濃烈了,像是欲毀滅一方生靈一般。

「是嗎?」

雪千柔嘲弄一笑:「我要你一定要相信我了?」

「我求你保我了?」

眾人都一時無言,這雪千柔知道事情敗露之後,竟然是這幅臉嘴,沒有如他們所料一般的去辯解等,但這種態度,真的太該殺了!

「你們罵什麼?」

「我有讓你們信我?一切都是你們一廂情願。」

「只是你們心中那可憐的憐憫心在作祟而已。」

雪千柔呵呵的笑着,掃視擂台之下的諸人:「不外成王敗寇,若今日我能戰勝林凡,那麼一切事實皆由我譜寫,我可繼續輝煌,頂着大比第一的名譽進入聖地中,平步青雲。」

「但我現在敗了,那麼不外就是一死而已。」

「好個不要臉的臭婊子,老子一拳轟爆你!」

洪荒聖地的那個中年人直接爆粗口,隔着老遠就一拳轟來了,顯然,這雪千柔剛剛那番做派激怒了他。

「慢!」

喬美人吼道,臉上青紫一片,她在真相沒出之前,是雪千柔的堅定支持者,現在覺得臉頰火辣辣的疼,像是被人不斷的抽她大耳刮子。

「我來斬她!」

她將中年的拳印擊碎,要自己斬了這個讓她丟臉的雪千柔。

林凡一直冷眼旁觀,但現在卻是突然暴起了,雪千柔必死,且必須要死在他手中,不然,他怎麼向失蹤的父親交代?

若是這雪千柔不死在自己手中,又豈能對得起自己那麼些年來的沉淪?

又豈能對得起林樂瑤陪他受了那麼久的苦楚?

神藏出現,萬千神兵若神罰般,夾雜無雙殺機,全部向雪千柔轟殺而去。

雪千柔巧笑嫣然,這個心計深沉到嚇人的女子,在她生命中的最後一秒,卻是恢復了曾經那種清純模樣,張開手臂,不做任何抵擋的迎接那任意一把,都可將她挫骨揚灰的神兵。

「噗!」

「噗!」

「噗!」

無數神兵穿胸而過,雪千柔臉上的笑意緩緩僵硬,隨後身子跌落血泊中。

滿場寂靜。

但這一分鐘的林凡這一分鐘他真的覺得好生厭倦,好像曾經在腦海中想像出,有朝一日打敗雪千柔,為自己證明之後,要怎麼折磨對方,要怎麼虐殺雪千柔等等,現在都覺得太無趣了,可謂是索然無味。

「走吧。」

他對林樂瑤等人輕聲開口,諸人覺得他的情緒不大對,都不發一言,跟在他身後向擂台之下走去。

「慢。」

在林凡等人即將走下擂台的時候,一聲羞愧交加的聲音響起。

林凡道:「喬長老還有事?」

喬美人沉默良久,可以看見,她的臉頰不斷的變換著各種情緒,有羞愧,有暴怒,有殺機等,最後卻是顫聲道:「對不起。」

漫長嘩然,這高高在上的聖地內門長老,竟然會向一個後生晚輩開口道歉,這真的讓人不可置信。

喬美人一句話說出之後,像是被抽空了所有力氣般。

「沒事。」

林凡不在意的笑笑。

「哼!」

「我喬美人做事,一向求心安,今日打了你一掌,且差點鑄成大錯,的確是我偏信他人之言,我不會不認。」

所有人看向喬美人的目光都變了,從剛開始的憤怒,但敢怒不敢言,到現在的敬佩。

「拿着!」

喬美人說完,一道金光飛向林凡,被林凡一把抓住。

「這是我個人的令牌,見它如見我,以後你若有所求,就來靈紋聖地找我。」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