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子,你知道的東西很多啊。」一道身影暗夜中走出,頭上帶著尖頂的高帽,臉似塗了白色的油漆一樣白的甚人,一雙眼皮上畫上了黑色豎線,看上去十分詭異。

「我和黑暗教廷從未有過接觸,為什麼要找上我?」憐開口,亡靈召喚師尖聲一笑,「小丫頭,找上你還需要理由么?誰讓你的元氣這麼誘人,若是不咬上一口,我是要留有遺憾的。」

憐神色冰冷,「是么?」

隱月皺眉,動了憐的元氣嗎?「你的元氣被吞噬了多少?」


「我才咬上一口而已,剩下的我還沒來得及吞掉,絕對是美味大餐。」舌頭舔過發白的嘴唇,發出嘖嘖的聲音,憐莫名感覺到一種噁心,黑暗教廷的人為何會讓教廷深惡痛覺,甚至到了趕盡殺絕的地步,可以想象,和教廷所展現出的光明形象相比,黑暗教廷果然是完全的對立面,甚至會危害到大部分的生命安全。

「怪不得教廷要對你們通緝追殺,原因可以想的明白。」憐喃喃低語,亡靈召喚師狠狠皺眉,「你又懂什麼,小丫頭!」

骷髏朝著憐撲來,隱月腳步一邁身子擋在憐的面前,手臂張開弓弦拉開!亡靈召喚師神情有些緊張,就是這小子的力量讓他不得不停下來,不然他完全可以將他們甩掉!

「嗖!」元氣具象化的一支白色箭矢出現,瞄準骷髏射去!

「嘩啦!」

骨架身子經受不住這樣的力量,一個搖晃變為數段白骨散落在地。「哼,有幾分本事,小子,要不要加入黑暗教廷?以你的本事可以得到不錯的地位,如何?」

「你對憐動手,就是我的敵人,做夢。」隱月面無表情的回答讓亡靈召喚師發出一聲狂笑!「哈哈哈哈哈哈!小子,我是看你有幾分能耐才邀請的你,真以為自己很牛么!」

「小心,他似乎能夠通過召喚的骷髏吞噬元氣,轉換為己用。」隱月低聲開口,憐愣住!吞噬元氣轉化己用!這世上竟然還有這麼陰毒的招數!人類想要增加元氣的迫切慾望,若是真能通過吞噬他人元氣得到實現,那該是多麼可怕!

「小子,你說的不錯,我的確可以依靠吞噬他人元氣化為己用,不過也只有亡靈召喚師可以做到這一點。」亡靈召喚師手上的召喚師再度發出光芒,看樣子是要再度進行召喚。

隱月再度拉開弓弦,迅速放手,箭矢直衝而去,卻在亡靈召喚師面前幾寸距離被迅速擊潰!

還有第四者!

憐和隱月迅速看向周圍地區,暗夜之中完全看不清楚還有誰在,在黑色的遮掩下根本無跡可尋!

「哼,用不著你來多管閑事。」亡靈召喚師頗為不屑的開口,一道身影緩緩自暗中走出,憐視線掃過去冷冷開口,「果然是你。」

被憐搭救一路帶過來的女人站在那,神情淡漠的看著憐和隱月,「不要做無意義的事,拿到了東西就快點離開,教廷的人已經追過來了。」

「嘁!錯失了美餐,不過不要緊。」亡靈召喚師將手中的召喚之書合上,那雙眼盯著憐,「你的元氣非常美味,多謝款待了。」

一股怒火自憐的心中升起,雖然她被吞下的僅是一小部分,但想到自己的元氣被他奪走,就是不爽!

「走吧。」女人淡淡開口,亡靈召喚師也沒說什麼,兩人轉身就要離開,便在此刻,憐突然有了動作!

身形疾步,速度在這一瞬間猛然爆發到了一種極致!

「憐!」隱月沒有料想到憐突然會有動作,眼看已經阻止不及,只能眼睜睜的看著她沖了過去!

亡靈召喚師微微吃驚,隨後陰險笑開,「自己送上門來,很好。」

「別多事,走了。」女人隨手一揮,一道力量將憐整個擊飛出去!亡靈召喚師見到手的美餐自嘴邊飛走,一臉不滿,只能撇撇嘴就此作罷。


然誰也沒有注意到自憐被擊飛的瞬間,一道黑影自憐的身邊躥出,直接撲到了亡靈召喚師的身上!「噗哧」尖牙自他的表皮深深刺入,直接進入到身體之中!

「什麼!」亡靈召喚師驚訝,脖頸處傳來深刻的刺痛!他的一塊皮肉就要被這麼撕扯出去了!「什麼東西!」亡靈召喚師一聲怪叫,身體的元氣頃刻間湧出,要將脖頸上的東西推開,趴在他脖頸處的小丑小眼睛危險的眯起,看著湧出的元氣,毫不客氣的張開嘴巴,一口吞了下去!

女人和亡靈召喚師見到這一幕驚住,亡靈召喚師眼看著自己的元氣被這條蜥蜴吞了下去!吞下去的還很多!

小丑見好就收,身子迅速離開以極快的速度跑到憐的身邊,憐自地上站起身,將嘴角的血跡擦乾淨,「被吞噬元氣的滋味怎麼樣?」

亡靈召喚師的五官瞬間扭曲,當下就要打開召喚之書,女人卻皺眉,「教廷的人過來了,還不快走!」

亡靈召喚師將牙齒咬的咯吱作響,最後也只能憤憤的將召喚之書合上,無比怨毒的看了憐一眼,兩人迅速閃進了黑暗之中,不見了蹤影。

隱月連忙走過去,「有沒有事?」眸中僅是焦急之色,憐遙遙頭,摸了摸小丑的腦袋,「幹得好,小丑。」

小丑歡快的搖了搖尾巴,隱月輕聲笑開,「真是不服輸的個性。」

憐嘴角維揚,將小丑重新放入空間之中,她說過動了她的元氣能讓他好過!兩人損失的元氣憐只是一小部分,而亡靈召喚師損失的卻是一大部分!到底是誰更虧一點?

大批的腳步聲趕來,「抓住他們!」騎士團和裁決所的人氣勢洶洶的趕到,見到憐和隱月二話不說就要抓人,憐和隱月也沒有絲毫抵抗,現在這個時候有所反抗反倒會讓自己可疑一些。

兩人的順從讓教廷的人感到奇怪,隨後將兩人壓了回去。審問之下當然得不到什麼消息,憐和隱月根本就和黑暗教廷沒有關係,兩人表明身份之後,教廷的人都表示強烈懷疑。

「他說他們是帝國學院的學生?」騎士團負責這次審訊,當得知這個答案之後,審訊隊長明顯不相信,然心中也產生了一絲疑惑。

「隊長,我們好不容易才抓著兩個人,他們一定和黑暗教廷有關係!我們用刑吧!不用刑的話這兩人是問出不出什麼的!」

「只有確定了他們是黑暗教廷的人,才能用刑!否則教廷會因為我們的舉動而蒙羞!」審訊隊長皺眉,教廷很注重自己的公眾形象,在不確定他們的身份之前,不能有任何動作。

「先搜查他們全身,有沒有暗黑標記,若是有,那便是黑暗教廷的人,我們接下來也好辦了。」審訊隊長開口,憐和隱月立刻被人搜查,暗黑標記是印刻在身體之上,不可避免要被脫衣檢查,憐是無所謂,脫個衣服而已。

「隊長,這兩人身上並沒有暗黑標記。」檢查結果出來,讓很多期待結果的人大失所望。

「怎麼可能會沒有!他們半夜突然衝破封鎖,一定有可疑之處!是不是將暗黑標記隱藏起來了?」

「隊長,不能輕易放過這兩人啊!」

審訊隊長狠狠皺眉,按照上面的指示暗黑標記是不會被隱藏起來,這兩人身上沒有就代表不是暗黑教廷的人,這一次看來又要撲空了。

「將他們放了。」審訊隊長開口,其他人立刻表示拒絕,「隊長!不能放啊!要想清楚啊!」

「啪!」一雙手就這麼拍在審訊隊長的面前,審訊隊長抬頭,「雅麗,你想要說什麼?」

「隊長,再審訊一次,就放人如何?」

審訊隊長皺眉,名喚雅麗的女人再度開口,「教廷是多麼希望捉拿到黑暗教廷的人,隊長你不是不清楚,我們好不容易有了線索,眼看就要抓住,不管這兩人是不是黑暗教廷的人,對於我們都是沒有區別的。」

審訊隊長皺眉,有些聽不懂,雅麗緩緩開口,「只要隊長說他們是,他們就是!」

審訊隊長瞪大眼睛,雅麗繼續開口,「這件事只有我們審訊小隊才知曉,我們說是就沒人懷疑!教廷想要的也只是黑暗教廷的人而已,我們將他們交出去,對於隊長來說也是功勛一件!」

審訊隊長就此沉默,雅麗見他還有猶豫不禁心中暗罵,真是沒種的男人!這點事還猶豫再三,還是個男人么!

「若是被教廷知道我們抓錯了人……」

「沒有錯!因為他們本身就是黑暗教廷的人!」雅麗直視著審訊隊長的雙眼,審訊隊長最後低頭,半響之後,「好,那就再審訊一次!」

審訊室內,憐和隱月分別被隔開,雅麗負責審訊憐,雅麗趾高氣昂的走過來,「嘴巴還真硬,還不打算說實話么!」

憐微微皺眉,她明明已經將名字報出,只要一查便能知道她和隱月的真實身份,然這些人卻仍是一副你不說實話的態度,這些人到底想要做什麼?

「我已經說出了名字和身份,還要我說什麼?」憐微微挑眉,很不解的看向雅麗,雅麗冷冷一笑,「小丫頭,帝國學院根本就沒有你們兩個學生!」

「這不可能。」憐狠狠皺眉,就算她的名字在帝國學院不出名,但隱月可不同!帝國學院風雲一時的學生會會長,紅衣主教身邊的紅人,帝國學院那麼多女生愛慕的對象,怎麼可能帝國學院沒有他們兩個學生!

這些人根本沒有去查,憐似乎意識到了什麼,神情冰冷,「扣黑鍋的事教廷也做?」

雅麗心中微微驚訝,她還真夠敏銳的。雅麗冷冷開口,「扣黑鍋?你們不說實話最後也只能被扣黑鍋,說!你們和黑暗教廷是什麼關係!」

憐皺眉沉默,原以為就算被抓回來也會相安無事,但她完全低估了這些人急於求成的心裡,抓到人就可以,看來她和隱月這一次要有大麻煩了。

「我們和黑暗教廷沒有關係,再說一次。」憐冷冷看過去,雅麗惡狠狠說道,「繼續嘴硬,與其被我們嚴刑逼供,不如乖乖自己的承認。」

憐不再開口,不管她說什麼這個女人也不會罷休,除非她開口說自己和黑暗教廷有關係,她才會改變態度。屈打成招?教廷之內也有這樣的事存在?不得不說,憐的心裡對教廷開始有了失望情緒,表面上所見到的並非真實,裡面或許已經腐敗不堪。

雅麗審訊了半天也沒有任何結果,到最後也只能落下狠話,希望可以嚇唬住憐,雖然已經決定要給這兩人扣黑鍋,但若是能夠讓他們主動開口承認,這結果才是最好的。

雅麗審訊到最後也是沒有結果,也只能氣呼呼的離開,憐獨自一人坐在審訊室內,若是這黑鍋一旦被扣下,她和隱月將會和黑暗教廷扯上關係,屆時教廷根本不會管你之前是什麼身份,縱使有索卡隆大人出面,也無濟於事。

審訊室內沒人,憐手腕輕轉,一枚聯石便出現在掌中,憐緩緩閉眼,等待了一段時間之後,憐睜開雙眼,神情嚴肅的看著聯石,嘆了一口氣之後便將聯石收起,果然,這裡阻斷了聯石的信號,聯石根本起不到任何作用。現在來看是棘手了,若是聯繫不到外界,他們兩人很有可能就此被扣上黑鍋,也既有可能會遭受到教廷的格殺命令!

憐狠狠握拳,憑藉她和隱月的能力離開這裡雖然有些苦難,但不是不可能,若是這個黑鍋就此被扣下,她絕對不會坐以待斃!

第二天的黎明很快到來,小城流傳出一個驚人的消息,通緝上的那個人被逮到了!這個消息讓小城民眾振奮不已,逮到了好啊,逮到了他們又可以恢復到以往平靜的生活,教廷的這些人也應該很快離開了才是。

消息在小城內瘋傳,加里奧一夜未眠,他等待的人始終都沒有回來,這讓加里奧心生不詳之感,尤其是又一個消息傳來,聽說抓住的人不止一個,而是兩個!

加里奧緊皺眉峰,該不會那兩人被誤認為黑暗教廷的人被抓了起來?加里奧越想神色越是差勁,小城的封鎖仍舊持續,他根本出不去,加里奧回到自己的房間,手腕一轉,一枚聯石出現!

聯石並不是什麼人都能擁有的東西,加里奧所拿的聯石不大,可謂是聯石中等級最低的那個,然能夠擁有這樣的聯石也需要一定本事,作為迪安的愛徒,這便是迪安交給加里奧的。

聯石接通,迪安有些弔兒郎當的聲音傳來,「怎麼了加里奧,是不是有什麼問題需要親愛的導師我來幫你解決?」

加里奧微微皺眉,開口道,「不是我,我想這一次出問題的可能是憐。」

「……等等!你說誰?」

「迪安導師,我說的不夠清楚么?是憐,憐。貝拉!」

迪安的聲音瞬間嚴肅無比,加里奧將事情一說,迪安那邊沉默良久,隨即開口道,「這已經涉及了教廷的很多問題,不是一般人能夠解決的,我這就去找潘興神官,這次一定要讓紅衣主教大人出面才行。」

切斷聯繫,加里奧掏出昨天拾到的那塊白骨,喃喃自語,「不死生命體么……」

關於憐和隱月的審問最終還是維持原有的結果,兩三天的時間已經過去,審訊小隊的人已經沒有了耐性,「隊長,應該可以了吧!」雅麗再度開口,審訊隊長皺眉,說實話他有些不敢這麼做。

「隊長,教廷那邊來人了!」門被推開,審訊小隊的人急急忙忙的走進來,身後還跟著一個人,身穿著教廷特有的服裝,審訊隊長趕忙站起身,教廷的人走進來,「審訊的結果如何?」

審訊隊長微微皺眉,剛要開口說話,雅麗便搶先開口道,「大人放心,那兩人已經確定和黑暗教廷有關係,我們會進一步審訊。」


教廷的人點點頭,「你們做的不錯,教廷對黑暗教廷的態度你們不是不知道,你們這次立了大功,教廷會給予你們榮譽,等這次事情了解,你們整個審訊小隊都可以進入到教廷內部。」

雅麗雙眼立刻發亮,臉上寫滿了止不住的驚喜!進入到教廷內部!這可是她夢寐以求的!若是真能夠進入到教廷內部,她的未來將會無限廣闊!

審訊隊長也愣住了,想著擺在眼前垂手可得的榮譽和未來,他最終還是選擇了沉默。「那兩個和黑暗教廷有關的人交給我,你們的任務已經完成了。」

「不需要再審問一下嗎?」雅麗開口,教廷來者搖頭,「接下來你們也審問不出什麼東西,交給裁決所去辦。」

「把我們就交給裁決所吧,隊長覺得如何?」雅麗很是積極的樣子,審訊隊長微微皺眉,「大人說的也對,不過這兩人的身份特殊,就這麼帶走的話……」審訊隊長往後看了看,只有這一位教廷來人。

「教廷只派我一人前來,就是不想讓民眾知道此事,若是在這裡引起什麼騷動,讓民眾知曉的後果可不是你們區區一個審訊小隊所能承擔的起的。」

審訊小隊的人一聽,當下都不敢出聲,審訊隊長的神情一下子沉下來,雅麗連忙開口道,「隊長,既然是教廷來人,沒有關係吧,上面下達的命令我們也不能違抗啊。」

審訊隊長沉默片刻,隨即開口道,「這件事我們不得不仔細,大人可否帶了什麼文件?或者說信物證明,不然我們的確無法放人。」

教廷來人明顯一副不悅神情,「審訊隊長這是什麼意思?你是在懷疑我?」

「不是這個意思,公事公辦,還請大人理解。」

教廷來人神情不悅的手腕翻轉,一枚什麼印章的東西出現,審訊隊長見到陡然便了神色,「既然大人前來帶人,我們也只能聽從,將他們帶出來。」

很快,憐和隱月都被帶了出來,在見到身穿教廷制服的人之後,憐微微皺起了眉峰,教廷來人神情冰冷的看著憐和隱月,「就是他們兩個?」

「沒錯,就是他們兩個。」雅麗連忙開口,憐冷冷開口道,「我們和黑暗教廷沒有任何關係。」

教廷來人說道,「有沒有關係,審訊小隊已經說明,你們兩個跟我走,裁決所會處置你們。」

憐狠狠皺眉,最終什麼都沒有開口,「大人,要不要我們派幾個人和你一起,這兩個可是和黑暗教廷有關的危險分子,大人獨自一人會不會有危險……」

「你以為我會獨身前來?教廷的人就在小城之外等候。」

「這樣的話就太好了。」雅麗笑的極為諂媚,教廷來人也不多說什麼,帶著憐和隱月轉身離開,審訊小隊的人跟在後面,目送著三人離開,雅麗笑的合不攏嘴,「隊長,我們可以進入教廷了!」

審訊隊長的眼中也不禁有了些許笑意,想想以後能進入到教廷內部,這的確是一件令人無比振奮的事情。「但願如此吧。」

三人離開之後,一路往城外走去,直到走出小城之外,教廷來人這才停下腳步,憐和隱月看看四周,並沒有什麼所謂的其他人,兩人都忍不住皺眉。

教廷來人在哪兒啊?

「呼……」身穿教廷制服的人呼口氣,憐和隱月驚訝的看著他,這聲音若是沒聽錯的話……「我扮的應該還像吧。」加里奧的聲音響起,隨後將自己的衣服、頭套還有面具全部脫下,憐和隱月看的目瞪口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