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子,我們周家的三大宗師,馬上就到,洗乾淨脖子,等死吧!」 沈菲兒一驚,看着不遠處的石門,咬咬牙,速度瞬間又加快了一半。

“轟!”

正當此時,一道氣浪猛然間衝沈菲兒的身後衝來。

沈菲兒頓時感覺一股大力涌來,“噗”的吐出一口鮮血,但身體也飛入了其中。

李正義同時也感到氣浪,但是他輕喝一聲,血氣瞬間密佈了他的全身各處,幫他卸掉了衝力。

同時他也抽空轉頭望去,發現趙小川竟然和小寶在空中大戰了起來,很顯然剛纔的氣浪正是有兩人之間的戰鬥而產生的。

“星兒的兒子?哈哈,多謝了!”

李正義轉頭大笑一聲,瞬間身影也漸漸消失在石門中。

趙小川看到李正義也進入了石門之內,頓時大驚。

然而他剛想衝上去,迎面立刻飛來一個拳頭。

“吼!”

此刻的小寶渾身長滿了紅色毛髮,散發着一股危險的氣息,口中更是不斷髮出獸吼聲,顯然喪失了理智。

趙小傳大驚,連忙雙手交叉,撐在自己眼前。

轟!

拳頭狠狠地擊中了趙小川,趙小川的身體立刻像是炮彈一般橫飛了出去,重重的砸在了血海之中。

血海瞬間激起一道幾十米高的紅色巨浪,一拳血紅的波浪散開一個圈向着四周形成高高的海浪擴散而去。

所有人臉色大變,連忙利用鬼鬼氣撐起一道屏障了向他們撲來的血浪,然後震驚的看着趙小川消失的地方形成了一個直徑二十來米的紅色漩渦。

“不愧是禁忌,居然如此的強大!真正發怒起來,當真恐怖!”

飛到血海上的蘭天看到小寶仰天咆哮着,眼中閃過一絲忌憚,但隨即又將目光轉到了石門上。

“好機會!”

蘭天心中暗道,速度陡增,整個人像是化作一道流光,向着石門飛去。

身後的衆人還在驚訝於眼前的場景,不過看到蘭天的舉動,瞬間反應了過來,一窩蜂的向着鬼臉石門處擁擠過去。

“現在趙小川不在,沒有人可以阻止我們進入石門內部了”

“讓開,都讓開!本源輪迴碎片是我的,你們都給我滾開!”

衆人在血海上不斷地向前擁擠着,原本在岸邊正在觀望的其他御鬼士見狀,知道機不可失,連忙也向着石門處飛去。

不過他們的修爲並不比蘭天,不一會兒在天空中便擁擠起來,並且很快有人起了殺意。

“滾,憑你們你配和我搶奪本源輪迴碎片,簡直是找死!”

“啊!你居然偷襲?我詛咒你不得好死!”

刀劍想象,鬼靈滔天!

僅剩下的幾百名御鬼士在天空中大打出手,殺的分外眼紅。

將星兒救在懷中的諸葛第一見狀,眉宇之間露出焦急的神色。

她作爲御鬼盟的盟主,如果說在場中有誰不想讓這些御鬼士們死亡,那無疑就是她。

只不過她卻並沒有阻止,而是靜立空中片刻後,幽幽的嘆了口氣。

“爲了力量,這樣做真的值得麼?”

諸葛第一嘆息一聲,然後又將目光投向了眼前的小寶,眼中露出些許惆悵。

“哈哈,我就要進入裏面了!等我掌握了本源輪迴碎片,你們都將不會是我的對手,而我將會成爲整個天下的新主人!”

蘭天看到石門越來越近,心中狂喜。

然而就在他剛要進入石門的一剎那,一個金屬框架,好像骷髏的機器人出現在他的面前。

“這是怎麼回事?”蘭天身體停了下來,眼中露出驚訝的神色。

身後經歷了一番廝殺之後的王醫師也渾身是血的趕了上來,看到機器人後,立刻驚呼一聲。

“是他!是他帶走崔美美和李若曦的!咦?是同一個麼? 英雄聯盟之仙域縱橫 怎麼感覺變化了不少?”

王醫師的感覺沒有錯,機器人確實變化了,這算是王教授聽從柯雲泣建議後,改造之後的升級版。

而聽到王醫師的話語,蘭天瞬間進入了警備的狀態。

之前他早就聽王醫師說過這件事情,瞬間判斷出對方來者不善。

“滋滋滋~”

一陣電器響動的噪音後,機器人眼中一亮,然後一個沙啞的聲音響了起來。

“哈哈,蘭天好久不見!沒想到你竟然還活着?”

金陵夜 蘭天微微一皺眉,隨即瞬間想起了對方是誰。

一旁的王醫師則臉色微變,道:“王教授,莫非你已經進入了實驗室?”

蘭天聽到後,神情終於有了變化,喝道:“姓王的,別裝神弄鬼,說,本源輪迴碎片是不是在你的手上?”

“本源輪迴碎片也是你配惦記的?”王教授不屑道:“如果你現在投降歸順大人的話,說不定大人大發慈悲還會施捨你看一眼本源輪迴碎片!”

正當三人交談時,血海再次發生了變化。

只見正在爭鬥的一夥人下方的血海不斷地翻滾起來,緊接着幾十只用血海構成的紅色巨爪升上天空,向着他們抓去。

只不過那些紅色巨爪雖然聲勢浩大,但其實速度並不是很快!

大多數人都躲過了巨爪,只有一小部分被巨爪抓住,並且瞬間慘叫一聲,化爲了血泥。

同時血海的巨浪慢慢升起,原本墜入到裏面的趙小川竟然出現在浪頭,冷冷的俯視着衆人。

所有人被巨浪構成的陰影覆蓋,看着渾濁的血海像是牆壁一般呈現在自己的面前,頓時心中泛起一絲嘔吐的感覺。

原本在空中還在咆哮的小寶看到趙小川后,眼中腥紅的光芒閃過,大吼一聲,再次像是趙小川撲去。

“敢傷害麻麻,我要你死!”

小寶一路狂吼,但是已經化爲禁忌,喪失理智的他說的話根本沒有人聽懂。

不過雖然沒人聽懂,但所有人都明白眼前的這個怪物是要和趙小川拼命。

於是衆人立刻給他讓開了一條道路。

小寶一路暢通無阻,眨眼間來到了趙小川的身邊,雙手成爪,在空中一劃。

五六道腥紅的光刃驟然出現,向着趙小川射去。

趙小川沒有動,身邊的血海驟然出現了一隻巨爪,伸手擋住了血刃。

小寶發出血刃後,並沒有停下,而是藉助空中下墜的力道向着趙小川俯衝而去。

然而他還沒有衝到趙小川面前時,那還未消散的巨爪竟然一橫,將小寶一巴掌拍飛了出去。

好巧不巧,小寶化爲一道光線正好從正在和機器人對持的蘭天頭頂飛過,落入了石門內部。

諸葛第一見狀,連忙向着石門處追來。 十分鐘后,東灣酒吧外,七八輛清一色賓士A6,飛馳而至。

車子停穩,十幾個保鏢下車,車上,周家大少爺周文豪陪同三名宗師級別高手下車。

「敢在我們周家地盤兒搞事情,活膩了!」周文豪滿臉胡茬,語氣猖獗。

站在周文豪身後一名中年男子,卻神情淡然,語氣不屑道:

「文豪兄,沒必要為了兩個將死之人動怒。」

這人是江長生,周家三大宗師之一,三十齣頭,能夠成為宗師,和另外兩名老者相比,更顯得他天賦異稟。

周文豪收怒,回頭看了眼張長生,笑道:「也對,有你們三大宗師在,對付兩個宵小,自然不在話下。」

言罷,周文豪率周家三大宗師和幾個一流高手,朝東灣酒吧走了進去。

這時候,東灣酒吧內,因為剛才的事情,客人已經疏散一空。

周文豪帶人走了進來,只見滿地狼藉,周家的十幾個二流高手,個個鼻青臉腫,狼狽不堪。

見到周文豪帶人趕到,周少華激動的快要哭了出來。

「哥,你終於來了,有人砸咱們酒吧場子!」

「少華,誰吃了熊心豹子膽,敢在咱們周家地盤兒上撒野?」

周文豪氣急敗壞,雙拳攥的生硬,都能聽到骨骼關節發出的脆響。

「就是他們,你看,他們多狂,還坐在那裡喝酒,完全沒把咱們周家放在眼裡呀!」

……

周文豪順著自己弟弟手指的方向看去,只見在酒吧一角,秦穆然陪陳雅玲坐在貴賓區,而石大壯則站在一旁,虎虎生威。

「陳小姐,冰水可以解藥,你現在感覺怎麼樣?」

此刻,秦穆然根本沒有將周家兄弟放在眼裡。

宗師?

算什麼東西?

在他化勁巔峰的實力面前,宗師連給自己提鞋洗腳的資格都沒有。

陳雅玲神情不安,周家的實力,她很清楚,周家兄弟的手段,她也是早有耳聞。

「秦大少,周文豪可脾氣不好,咱們今晚恐怕遇到大麻煩了!」

秦穆然笑道:「還不是為了你?你打算怎麼感謝我?待會兒一起喝杯咖啡?」

「我給你說正經的,周家兄弟上面有人,殺人放火的事情,他們真乾的出來……」

此刻,周文豪暴跳如雷。

「哇靠,小子,居然這麼狂?太特娘的不把我們周家放在眼裡了吧!」

「喂,小子,看到你周爺爺,是嚇的腿軟站不起來了嗎?」

面對周家人的挑釁,秦穆然扭身翹起二郎腿,端著一杯雞尾酒,聳肩道:「你們周家兄弟兩個,還真是一個德行,難道這種蠢,是一脈遺傳,哈哈……」

「你……小子,你死定了,在我們周家三大宗師面前,居然還敢這麼狂!」

周少華冷聲言道:「大哥,別跟他們廢話,直接弄死他們喂狗得了。」

周文豪身後,一名宗師老者言道:「周少爺,這兩人能打敗十幾個二流高手,身手應該不錯,讓老夫來處理吧!」

周文豪點頭,惡狠狠言道。

「先一人廢一條胳膊,讓他們長長記性!」

「一條胳膊哪兒夠?我堂堂一介宗師,出手,向來有死無傷,直接準備處理這兩人屍體就可以了。」

話音落下,周家一名宗師,站了出來。

只見他嘴角一揚,露出一抹不屑笑意。

「你們兩個,一起出來受死吧!」

秦穆然戲謔笑道:「老頭兒,口氣不小啊!一把年紀了,牙都沒幾顆了,難怪吹牛漏風,哈哈……」

「敢取笑老夫?找死!」

酒吧內,寒氣驟起,老者身形一抖,快步上前,雖已年邁,卻身手敏捷。

秦穆然瞥了一眼,笑道:「聽口氣,我還以為是個宗師巔峰,想不到,才剛突破中期……」

石大壯快步迎上,擋在老者面前,揮起鐵拳,猛然砸來。

只聽「砰」的一聲劇烈響動后,地面上留下一個巨大凹坑。

老者內心一驚,感覺情況有些不對勁,剛才石大壯那一拳,足足有千鈞之力,這股力量,並不比自己弱。

莫非,他年紀輕輕,也突破了宗師境界?

看來這次,自己是輕敵了。

老者抽身後躍,退了幾步,石大壯不依不饒,快步跟前,速度比那老者快出足足一倍。

躍在半空的老者,只覺得腳腕一緊,回頭一看,自己腳腕,已經被石大壯牢牢控制。

石大壯雙手用力一甩,老者直接被甩了出去,重重落在地上。

「噗……怎麼可能?他的實力,居然在我之上?」

石大壯所展現出來力量,不過一半而已,身為夏國最為精銳,東皇小隊的副隊長,他的實力,又豈是幾個宗師能輕易擊敗的?

就在這時候,只聽「嗖」的一聲,一個瓶酒瓶子,徑直飛出。

石大壯眼疾手快,隨手一伸,接住瓶子,只聽「啪嚓」一聲,那瓶啤酒直接被石大壯強大的內力震碎。

周家另一名宗師走出,言道:「小子,有點兒本事,看樣子,你也是個宗師吧!」

石大壯麵色沉重,聲音洪亮道:「老東西,少廢話,有什麼手段,儘管使出來吧!」

話音落下,這名周家宗師躍然衝出,衣角寒風凜凜,身手顯然比剛才那人利索不少。

一掌劈來,石大壯側身一閃!

酒吧櫃檯「咔嚓」一聲,被劈為兩截,僅僅是掌風,便已經如此厲害。

此刻,秦穆然眉頭一皺,有些分心。

宗師巔峰?

秦穆然在訓練場,跟石大壯交過手,那時候,石大壯的身手也是宗師巔峰,雖然實力不相上下,但因為缺乏實戰經驗,恐怕要吃虧!

傅醫生你紅線牽錯了 而此刻,石大壯卻絲毫沒有驚慌,一招一式,穩重求進,甚至還逐漸佔據上風。

秦穆然欣慰點頭,笑道:「不虧是我東皇小隊的副隊長,果然沒有讓我失望,進步挺快啊!」

顯然,石大壯經過韋武的訓練,實力已經突破了宗師境界。

現在,應該是暗勁初期階段!

這麼短的時間,便能突破宗師境界,可見石大壯雖然看起來憨厚,卻也是個天賦極佳的好料子。

眼看自家宗師,被壓著打,周文豪氣的直咬牙。

「三個宗師,還奈何不了你了?江長生,你們一起上,給我宰了他!」

話音落下,站在周文豪身後的江長生,立刻出手,而之前被打倒在地的那名老者,緩過氣來,也沖了上去。

上門佳婿 周家三名宗師,瞬間將石大壯圍在中間!

經過幾番搏鬥,如今又被三名宗師圍攻,石大壯雖實力突破宗師境界,可也只是剛剛步入暗勁初期。

現在,面對三名宗師強者同時圍攻,石大壯開始有些力不從心,逐漸招架不住。

陳雅玲驚慌道:「你朋友他好像撐不住了……」

秦穆然掃眼看去,卻並沒出手。

石大壯雖然天賦異稟,進步很快,但是在訓練場上,缺乏實戰經驗,現在有周家這三個宗師作陪練,再好不過。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