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尚衛,你先別着急。你並不適合作為潛入紗之律調查的人選。陸如夏被擄走一次之後,對方定會對青岩野的來訪者有所提防。況且,陸如夏和陸善傑都認識你,你調查時如果遇上他們,那就麻煩了。」

「那怎麼辦?我們這邊,可以勝任這項任務的人並不多……」

這只是委婉的說法。

實際,就是很少!

雖說陸開元如今地位極高,但手下根本沒有多少心腹,更別提實力和忠心兼具的人了。

「開元,難道你想親自出馬?你剛上位,哪怕那些傢伙對你不懷好意,也不會允許你到青岩野那邊冒險的。」

「不,我們倆都不用行動。我已找到了替我們完成這項任務的最佳人選。」

陸開元自信笑道。

……

陸開元透過玻璃幕牆望着外邊的景色。

這片廣闊的天地,令他心曠神怡。

他真想擁有眼前的一切!

他似乎可以理解陸啟年的感受了——身居高位,真會使人野心膨脹。

陸開元轉過身,微微一笑,「這些天,我本想親自招待千緒小姐的,可惜,太過忙碌,我真無法抽出空閑。如今,難得有空,我便馬上將千緒小姐邀請過來。怎樣?啟年大廈樓頂的景色可不是尋常人能夠欣賞到的喲。」

「我隨你到青岩野,可不是為了看風景的。陸開元,既然你有空了,趕快把你手上與赤魘有關的情報給我。」

千緒相當不客氣。

陸開元也不在意,他就喜歡這樣的千緒。

陸開元從玻璃幕牆邊走回來,準備在自己的專座上坐下。

誰知,走到椅子邊時,他卻發現上邊有人了!

那是千緒帶過來的小蘿莉,這隻小蘿莉比千緒還要不客氣。

陸開元只喜歡千緒,不喜歡小蘿莉。

但如今他無可奈何,只能苦笑。

他走到一邊,抬起手,用遙控器打開了電子屏,就青岩野所發生的事情為千緒講解了起來……

「你認為那個赤魘受某個組織和勢力操控?」

從陸開元口中了解到一切,千緒感到驚訝不已。

「這推斷很荒誕,但如今我們能找到的各項證據都導向了這個推斷。而這之中最為可疑的是一個名為麻朽家族的家族。他們如今正生活在青岩野東邊的紗之律。」

紗之律么?

千緒想起了離開荒卷之前,千柳的交代。

她也正想去紗之律那邊。

「陸開元,你找我來是為了……」

「沒錯,千緒小姐,我想委託你去紗之律那邊調查麻朽家族。麻朽家族對我們的啟年集團已有所警惕,青岩野的人去那邊有諸多不便。但千緒小姐你不同,你來自荒卷,他們不會對你生出任何防範。而且,千緒小姐實力了得,哪怕獨自一人遇上赤魘也不成問題。」

陸開元順勢拍起了千緒的馬屁。

「算你識相。好,這事我答應你。」

「千緒小姐願意和我合作,那真是太好了。出發之前,我想向千緒小姐分享一下我們啟年集團調查到的,和那個麻朽家族有關的情報。」

電子屏切換,上邊忽然多了個奇怪的標誌。

「這是什麼?」

千緒困惑道。

「麻朽家族的族徽。我也不清楚這族徽的具體意義,也許是什麼暗號。千緒小姐如果在紗之律中看到,請多加留意。」

族徽?

暗號?

搶了陸開元座位,迫使陸開元在千緒面前被「罰站」的莎莎也在一邊觀看。

她盯着這標誌,皺了下眉。

等等?!

這是?!

猶格·索托斯一族,奈亞拉托提普一族,克蘇魯一族族徽的合併!

莫非?!

「好了,接下來,是我們收集到的麻朽家族家庭成員的資料……」

隨陸開元說道,畫面一轉,電子屏上出現了些相片。

莎莎瞪大雙眼,一臉興奮!

果然是你們!

優!

奈奈!

還有那個附帶的吊車尾蘇蘇!

哈哈,這個紗之律,莎莎去定了!

優和奈奈,你們就是等著莎莎大駕光臨吧!

這一瞬間,千緒也怔了一下。

之後,她盯着電子屏,注意力前所未有的集中,殺氣也隨之升騰!

和莎莎盯着自己的老同學不同,被千緒盯上的人是馬修!

她終於找到這個臭男人了!

在現實中,她可以使用心法,這次,她絕對要把這個臭男人砍翻!

「陸開元,準備車子!我現在就要去紗之律!」

「那個……千緒小姐,其實不必那麼着急,待我講解完,你和莎莎再在青岩野遊玩些日子再前去也不遲。」

「不!莎莎不想在青岩野,莎莎要去紗之律!馬上!」

不知何時,莎莎也走了過來。

「聽到了么?你趕緊準備!麻朽家族的情報你直接發給我就行了,不必啰里吧嗦地講解。」

千緒喝道,她的大劍已經饑渴難耐。

陸開元怔住了,他不清楚千緒和莎莎為什麼忽然間那麼積極。

他本還想閑下來的時候,和千緒在青岩野約個會的。

……

青岩野關卡處,在眾人驚訝的目光中,千緒背着大劍,騎着一輛荒野摩托,飛馳了出去。

「她這就走了?而且以一輛荒野摩托穿越荒野,會不會有危險?」

陸尚衛目瞪口呆地道。

「危險?千緒小姐的實力,你我都見識過的。」

「也是。」

陸尚衛回憶起了返程路上的那些血雨腥風。

「不過,千緒小姐為什麼要騎荒野摩托。」

「我們青岩野的裝甲車上都塗着『青岩野』的字樣,讓她使用,至少要重新刷一遍漆,但她不願等,向我討了一輛荒野摩托就飆了起來。」

望着千緒遠去的背景,陸開元感覺千緒身上充滿了野性之美,「尚衛,你說,她這麼着急地想去調查麻朽家族,是不是對我有意思,想在我面前好好表現?」

「不,那隻能說明她性子急躁。如果她真對你有意思,以她的急躁性子,早把你給解決了。你現在也不可能會在我身邊胡思亂想了,因為人都虛了,早沒這精力了。」

陸尚衛否定起來,毫不客氣。

他又望了眼那輛漸行漸遠的荒野摩托,上邊似乎有隻小東西在顛簸,「開元,我還有件事不太明白。」

「嗯?」

「千緒小姐為什麼要在自己身邊帶只小蘿莉?」

「我也不知道。不過,她和莎莎一起前往紗之律也有好處,和莎莎一起行動,她的身份就更隱秘了。千緒小姐帶着小蘿莉執行潛入任務,在這廢土之上應該是前無古人後無來者吧!」凌柯也沒站起來,就這麼半蹲半坐在斜坡上,看了看周圍,這裏環境逼仄,五個人剛剛好可以並排躺在斜坡上,多一個人都擠不進來。

顧曼曼見他總是若有所思的模樣,說道:「他們既然沒有直接下殺手,應該也不是那種窮凶極惡的反叛軍。」

「反叛軍?」袁月一臉好奇地湊了過來。

凌柯將自己的猜測告訴了大家,然後說道:「不管怎麼說,我們先弄明白這裏的情況,然後拿回我們的裝備離開這裏。」

顧曼曼摸了摸手腕上的銀色……

《末日城邦》第452章哈里特與安羅蘭 隨着眾生的三寶之力匯聚,全部融入到她手中的符印之上。那符印上閃耀璀璨光芒,而後虛空震動,有無窮大力向梅山法師的身上涌去。

此符印似能調動山川之力,非常厲害。

吳玄之體內有劍氣轟鳴,正待出手之際,但靠的更近的梅山法師動作卻更快。

對方直接按動火銃扳機,此物本就是兇猛凌厲的殺伐之物,能破萬法。再加持了一層獵槍咒,在近距離內,幾乎無物可當。

「轟。」

只伴隨着一聲響,凝聚過來的擠壓之力竟然被生生的打散。

吳玄之站在遠處,也暗暗咋舌。

雖然梅山教的修行法門不算頂尖,但在攻擊力上卻是一等一的強悍。

連續兩次的攻擊都被敵人輕鬆擊潰,很明顯出乎了絡霞元君的意料。

在慌亂之中,她正待繼續抽取眾生三寶,以防護自身。

但已經來不及。

梅山法師毫不猶豫按下了最後一槍。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