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在這裡等吧,這裡的光比較強一點。」說完后季玉澤沉默了。

陸晚晚以為季玉澤是害怕黑暗,其實季玉澤是覺得之前那個辦公室讓他感覺到渾身的不舒服,雖然他覺得他已經見很多的事情了。

但是沒想到,現在遊戲裡面的設定竟然會讓他感覺到這麼的匪夷所思,世間居然還有這種事情,如果這種事情真的存在的話,季玉澤覺得,這個世界上就太亂了。

季玉澤沉默后,陸晚晚又開始了自己一貫的作風,那就是:誇林雪初。

不得不說,林雪初真的陸晚我心中的白月光了。

如果讓林雪初知道陸晚晚一直在這麼誇她,還是當著季玉澤的面的話,林雪初會覺得陸晚晚是不

是……是不是喜歡上她了。

如果是真的的話,林雪初馬上就會把陸晚晚給阻止了,並明確的告訴她:你的真命天子就在你的旁邊,你要珍惜。

其實如果林雪初在場的話,她還希望她還是希望陸晚晚可以把自己的魅力展現在季玉澤的面前,或許就可以直接收穫季玉澤的芳心了,不對,不是或許。

不是,或許,是一定可以收穫季玉澤芳心的。

如果按照正常的劇情來走的話,他們兩個現在已經在各種世界各個地方度假了,已經走過很多地方,根本不會是像現在這樣,連手都沒有拉。

林雪初突然覺得自己,對現在的劇情走向恨鐵不成鋼。

林雪初一直想的是,等他們結束完這個密室大逃脫副本以後,她出門的時候就會看到。季玉澤正牽著陸晚晚的手。

或者是呆會兒見到他們兩個的時候,他們倆肯定已經就是手牽著手的。

後面就會演變為:只要聽到陸晚晚的一聲驚叫,季玉澤就會馬上作為一個專屬王子的出現。更甚,他會把陸晚晚直接公主抱的!

公主抱……

林雪初想到季玉澤的懷抱,其實還是很溫暖的。

她還想到了之前自己痛經的時候,是季玉澤直接就把自己抱到了醫院。

林雪初覺得陸晚晚應該會喜歡季玉澤的懷抱的,畢竟她也是覺得男主的懷抱很溫暖的。

而且男主的懷抱,是多少少女想要去的一個地方!

小坑聽到陸晚晚的心聲以後,道:「宿主大大,我覺得你現在還是管住你自己吧,你現在不覺得你很忙嗎?」

(本章完) 「你又要想著這個空間裡面有沒有鬼,你要想著,季玉澤跟陸晚晚他們兩個現在的感情線到底是怎麼樣的,你不累嗎,宿主大大?」

林雪出搖了搖頭道:「就算我被嚇死,我也不可以阻止男女主角劇情的發展,他們兩個劇情的發展就是我的未來呀,你想呀,小坑。」林雪初開始滔滔不絕了起來。

「如果季玉澤被陸晚晚獲得芳心,陸晚晚是不是對我很好?」

小坑應了一聲。

林雪初接著道:「那麼就可以以陸晚晚的名義讓她為季玉澤穿上紅肚兜!而且我覺得,所有的事情,從一開始就應該是朝著這個方向發展的,而不是你讓我一個十八線線的女配角去給季玉澤這個男主角穿紅肚兜!」

小坑:「……」宿主大大怎麼越活越回去了。

「紅肚兜是什麼東西啊!」林雪初一下想起來這些東西馬上就想吐槽起來。

連著多日來的鬱郁不得志:她沒有給季雨澤穿上紅肚兜這件事情。

而且,林雪初最接受不了了的就是,她還失掉了自己初吻!

冷少強行索愛:寶貝別逃 林雪出繼續模仿著小坑的語氣道:「紅肚兜是什麼呀?紅都是貼身的衣物,他季玉澤他對他的未婚妻誤解這麼大,他怎麼可能還會穿上他未婚妻給他的紅肚兜?紅肚兜,在我看來就是一種侮辱性的東西的存在,而且我就不相信季玉澤,他不會覺得我在羞辱他?而且他每次他看我的眼神都不對的好不好,所以我想了一個方法。」

小坑道:「不知道宿主大大說的是什麼方法呢?」

「方法就是給季玉澤同時安排兩段感情線。」

無限升級之最強武魂 說到了自己的計劃,林雪初覺得自己自己比主神都偉大。

主神的劇情是真的有bug,可能是因為主神要操心的事情太多了。

但是,在林雪初自己經過深思熟慮以後想讓劇情發展的方向,才是合理的,正常的。

林雪初接著說道:「就是我給季玉澤安排了兩條感情線,一條是和杜修筠的,一條是和陸晚晚的。如果他喜歡的是杜修筠的話,那我就跟杜修筠打好關係,如果是陸玩玩,那我就和陸晚晚打好關係。反正結局肯定是會讓季玉澤穿上紅肚兜的話。」

小坑沉默了,他覺得林雪初自己的這個想法對是對,但是她忽略了一個問題,她既然已經到了這個位面,開始在走著主線任務。

那麼宿主大大理所當然的,就是女主角啦,她當然可以為男主角穿上一切東西的。

而且除了紅肚兜,還有別的東西,也是可以讓男主角做的。

但是林雪出初由於對自己的身份特別的模糊,她不相信自己可以有指使男主角的權利,所以小坑覺得,宿主大大隻是現在特別的不自信而已,以後就會真的認清自己的

地位的!

林雪初拿著蠟燭在教室轉了一圈,並沒有發現什麼異常的地方,她終於鬆了口氣。

但是,如果她不開門的話,那麼她下一步的任務就不會開始了。

既然現在教室的門可以開的話,那就說明,這個密室已經逃脫了。林雪初想。

應該去找下一個密室,那下一個密室就是廁所那邊,但是廁所那邊,他們剛剛也已經解鎖了。

所以林雪初必須要朝著左邊的方向前進,而不可以在再像之前一樣朝著右邊走了。

但是由於外面剛剛有人在敲門,或者是有什麼NPC,林雪初還是害怕走出去。

小坑道:「宿主大大,你現在可是有蠟燭的人呀,你的蠟燭的光比其他人都要亮,你忘了這件事情嗎?」

林雪初覺得自己需要的是一個陪在自己身邊的人,哪裡需要這個光。

如果旁邊有人的話,她肯定是不會在意有沒有這個光的。

「所以這就是你的成長呀,小坑覺得,你不僅要在心理上面成長。你的身體上也要成長,以後面對這種事情的話,你肯定就長大了,而且如果在另一個位面裡面,你去了一種你從來沒有想過的地方,那個地方比現在還恐怖,所以小坑覺得你現在就應該練起來。」

林雪初無視了小坑的話,但是,她有很依賴小坑說話的聲音,因為是小哥說話的聲音,在推動著她在黑暗裡面不斷的前進的。

林雪初後面決定自己要把門給打開,而且她想起了李歐光紙條上面的話。

所以林雪初覺得自己應該還是要好好走一下劇情,她也不想為整個團隊拖後腿,不知道浩哥小歐他們那邊到底怎麼樣了。

總的來說,先去跟他們匯合吧。

林雪初慢慢的過著門的把手把門拉開,在他拉開的第一刻,外面的人推門,把她給撞了一下。

林雪初馬上鬆開了門把手,拿著蠟燭就跑到講台上面,緊緊地靠著黑板。

小坑說到:「黑板上的粉筆字還沒有擦乾淨呢~」

林雪初現在哪兒顧得上計較這些,她覺得剛剛應該用力的把門給按回去,但是現在她卻已經鬆開了手,跑到了這裡,那就阻止不了外面的NPC回來了。

想到此,緊接著,林雪初慢慢的蹲到了講台底下,藏在了課桌裡面,下一刻她就聽到了腳步聲。

腳步聲傳來的時候,林雪初覺得自己就像一隻瑟瑟發抖的小白兔。

她整個人的設定可不是這樣的,從來都不是這樣的!但就是因為在這些空間裡面,到底有多少的恐怖事情發生!

然後就算現在是小坑說話也無濟於事了。畢竟現在真真實的恐懼正在逼近。

不過現在好像聽著這個聲音有點熟悉,好像是那個缺了腿的NPC。

因為林雪初聽到了單腳跳的聲音,她想到了之前在第一個密室裡面遇到那條斷腿。

這麼說來應該有很大的可能是了,想到此,林雪初慢慢的把頭抬了起來。

看清來人後,果然是之前斷了腿的那個NPC,現在正在朝著林雪初一下一下跳過來。

其實有時候林雪初真的覺得NPC是不需要這麼敬業的。他們完全可以在人前,在人沒有看他們的時候正常走路。

在進行任務的時候再開始融入自己的設定里。林雪初發誓自己出去后,一定要給這個遊戲一個好評!

但是真相只有小坑知道,小坑好幾次都想告訴林雪初,這裡的所有的人和所有的設定都是真實的。包括這些NPC,都是他從各個地方請過來的,真實的鬼,但是林雪初好幾次都打斷了小坑說話。。

林雪初慢慢地站了起來,看著NPC,NPC也看著她。

這兩個人就這麼定格了。

不過,林雪初覺得,既然之前已經與這位鬼兄已經碰過面了,所以肯定不會再有未知的恐懼了。

然後林雪初慢慢地繞過講桌,走到了NPC的旁邊,問他:「你有什麼事情嗎?」

林雪初本來以為NPC是要讓她帶自己去找腿的,去第一個密室。

(本章完) 難道他這個NPC的目的,是要讓她從滑道上面爬上去,然後把腿給他找回來,他才會走嗎?

NPC在林雪初猜測的時候沒有說話,恢復單腳轉了個身,直到意識到林雪初跟在他的後面以後才開始往前走。

林雪初跟在NPC的後面以後,朝著門口往出走,終於知道NPC的目的了,就是為了給自己引路。

想清楚這點以後,林雪初慢慢的跟在了NPC的後面往出走。

林雪初現在也忘了跟小坑說話,一心一意再加神經緊繃的跟著NPC往前走。

走出門后,外面的走廊是一片漆黑,林雪初覺得現在場上唯一有安全感的就是前面斷了腿的NPC。

畢竟之前,他們兩個是有過交集的。

所以,眼前帶路的這個NPC,比任何其他的場景裡面的人都要來的靠譜一點。但是林雪初還是跟NPC保持了十步的距離。NPC邊走邊回過頭來看看林雪初,然後再他帶的路。

林雪初發現,NPC走的路,就是她之前想的一條新的路,不是從廁所那邊過去的。

在NPC的帶領下,林雪初跟著NPC走到了一個拐角處。

拐角處是有幽暗的燈光的,NPC最後轉身看了眼林雪出以後,停了下來。

「不接著走了嗎?」林雪初下意識的問道。

NPC沒有回復,只是靠著牆站著,把目光投向了左邊。

林雪初終於走近了NPC,然後她順著NPC的目光向前看進去。

眼前昏暗的燈光,把前面的路照的就像一個無盡的深淵一樣。

但是因為有手上的蠟燭,林雪初覺得自己還是可以往前走的。

畢竟如果再掉頭往回走的話,後面的路跟眼前的比起來,是還不如眼前的路好走的。

不過NPC已經完全不動了,林雪初知道NPC的作用就是給,在教室里遲遲不出發的她引路的。

最後,林雪初在走之前,朝著NPC鞠了一個躬道:「謝謝鬼兄,然後我現在要去開闢新的路了。」【*愛奇文學@&最快更新】

林雪初沒覺得自己這麼激昂過。

「你放心,我最後一定會把你斷了的腿給你送回來的。」說完這句話以後,林雪初明顯感覺到NPC頓了一下,林雪初差點直接拍拍NPC的肩膀跟他直接稱兄道弟了。

不過林雪初還是停止了現在的想法,直接朝著前面的那個深淵裡面走去。

等遠離的NPC以後,小坑的聲音出現了。

小坑道:「恭喜速度大量邁出了這關鍵性的一步。」

在蠟燭的照耀下,空間還是那個空間,沒有一點點變化。

林雪初只能慢慢的往前走。

小坑說道:「恭喜恭喜,宿主大大。」

林雪初出聲道:「你現在可以停止說話了,我現在

有往前走的勇氣。」

而且自從跟剛剛那個斷了腿的那NPC接觸了以後,林雪初覺得自己對其他的NPC也沒有任何的害怕、抵觸心理了。除非那種在猝不及防的時候嚇自己一跳的NPC。

但除過NPC,就算是平常隨便一個人,突然嚇自己一跳,也會感覺到害怕。

想通了這點以後,林雪初覺得自己腳下路更是暢通無阻的,然後他順著前面的路,慢慢往前走,最後,她停了下來。

路的盡頭是一個台階,林雪初拿著著蠟燭慢慢地照亮了台階。

然後,林雪初t就看到了台階上面的那扇門上,好像掛著一個鎖。

林雪初扶著樓梯扶著樓梯,慢慢的走到了門的旁邊。

在等待的時候,陸晚晚的手,在門旁邊的牆上扶著,突然之間她感覺到牆動了動。

季玉澤在聽到動靜以後,轉身看向陸晚晚。

「季總,這裡好像有什麼。」

之後,季玉澤跟陸晚晚他們兩個就把旁邊那堵牆推了一把。

跟之前一樣,牆後面有一個漆黑的空間。

季玉澤直接跨了過去,陸晚晚跟在他身後。進去以後,季玉澤掃視了一下四周,推了推四周的牆,發現這是一個密封的空間,唯一的門就是之前進來的那扇了。

「這裡面應該是有什麼線索的。」季玉澤道。

季玉澤話音剛落,陸晚晚突然感覺自己踢了一個什麼東西,她往後退了一步。

季玉澤感覺到陸晚晚的動靜,馬上把她護在身後。

然後季玉澤往前走兩步以後蹲在了,把陸晚晚嚇了一跳的那個東西的旁邊。

這是一具屍體。

確認完畢后,季玉澤開口:「不用擔心,這個人已經死了。」

聽到季玉澤這麼說,陸晚晚當然更加害怕了,之前的所有的經歷,陸晚晚都沒有感覺到,像現在這麼害怕,所以她終於叫出了聲。

本來在季總面前,陸晚晚是很克制的,就算一點點小害怕,她也不會像現在這麼劇烈尖叫著,畢竟,季總是很沉穩的,所以如果她尖叫的話,季總肯定會從內心深處覺得自己,是不配上跟季總他站在一起的。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