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師父,這個就是涼粉嗎,好好吃啊!」

一旁的小敏也贊同的點頭,努力咽下口中的食物,跟著附和。

「是啊,是啊,姐姐,真是太好吃了,我今天中午都要多吃一碗,不兩碗飯!」

見她們都喜歡吃,韓楉樰也很高興,想著工人很多,又抓緊時間,將剩下的那些全部都做好了,等著送午飯的時候,給他們送過去。

而韓楉樰這次做的涼粉,獲得了大家的一致好評,大家都讚不絕口,連米飯都被吃光了,還差點不夠呢,讓她下次再做。

見到自己做的東西大家都喜歡吃,韓楉樰很是高興,答應下次再給他們做。

「楉樰,你不要太勞累了。」

看到韓楉樰幫著工人搬搬抬抬的,容初璟有些心疼,但是他也知道,讓她回去她也不會回去的。

「你放心吧,我知道的。」

知道容初璟也是關心自己,韓楉樰對著他點了點頭,看著他好像比以前的時候黑了一些。

韓楉樰心裡有些觸動,她知道容初璟的高貴身份,可是他現在卻紆尊降貴的來這裡,幫自己蓋房子,還每天被日頭曬著。

說不敢動是假的,只是,韓楉樰清楚的明白,他們之間的差距,而且對於容初璟以前對原主所做的一切,她還有些沒有釋懷,所以,她還不能接受他。

「楉樰,你怎麼,是不是累到了?先到那邊休息一下吧!」

見韓楉樰定定的看著自己,好像走神了的樣子,容初璟還以為她是累到了,馬上緊張的把她帶到一處陰涼的地方,讓她坐著先休息一下。

對於容初璟的關心,韓楉樰沒有拒絕,順從的坐了下來,然後然後就那樣靜靜的看著他從新回到工人之間。

即使穿著和那些工人一樣的衣服,帶著普通面容的人皮面具,但是他周身的氣質,卻還是能讓韓楉樰在那麼多人中,一眼就看到他。

容初璟感覺到了,有一股視線在看著自己,轉頭望了過來,就看到韓楉樰一直在看著自己,嘴角不由得揚起了一抹笑意。

「哼。」

韓楉樰見到容初璟向自己望了過來,輕哼了一聲,不動聲色的轉移了視線,但是她卻明顯的感覺到自己的臉有點發熱,連心跳好像都快了一些。

容初璟見了,帶著笑意不在看她,但是心裡卻是高興的,他知道,楉樰這是害羞了。

若是韓楉樰知道容初璟心中的想法,肯定會罵上一句:「真是自戀!」

因為韓楉樰這樣沒有架子的和他們一起做工,又每天給他們做好吃的,所以這些工人都很是用心賣力,用了一個多月的時間,就把一座四進的大房子給蓋好了。

「啊,真好,我們馬上就有大房子住了!」

看著新蓋好的房子,韓楉樰感慨了一句,而站在她旁邊的容初璟和林浩峰看到她這樣高興的樣子,也眼含笑意的看著她。

然後趁著這個時間,韓楉樰將這些工人的工錢都發給了他們,因為這次是蓋房子,和上次開墾荒地不一樣。

韓楉樰沒有要那些好吃懶做的人,就怕他們不小心,讓自己的房子出了什麼問題,這次的都是一些老實的工人,所以很順利的就將工錢給結完了。

「楉樰,以後你要是還有什麼要做的,說一聲,我們一定會幫你做好的。」

走的時候,這些長工都拿著工錢,一個個的臉上都掛著滿意的笑容,希望韓楉樰以後有這樣的事情還來找他們。

畢竟韓楉樰給的工錢很高,而且拿錢也爽快,從不拖欠,所以他們都願意幫韓楉樰做事。

「當然,這次多虧了各位了,以後若是我有什麼需要幫忙的,一定會告訴各位的。」

絕不做舔狗 於是韓楉樰將這些長工,都高高興興的送走了,也和上次一樣,將工錢結給了菊香嫂子和小敏。

她們本來是不想要的,可是韓楉樰是真心的要給,推辭了一番之後,還是收下了。

「楉樰,你這些日子太累了,看起來氣色也有些不好,還是先休息一下吧。」

容初璟這些天,看著韓楉樰忙裡忙外的操持,人好像都累瘦了一圈,他看著心裡都有些心疼,就想著讓她好好的休息一下。

「你放心吧,我沒事,等忙完了這兩天,我就休息。」

韓楉樰覺得自己沒什麼事情,雖然忙了這麼多天,但是也許是人逢喜事精神爽吧,她倒是覺得自己的精力還好的樣子。

而且過兩天就是她找人選好的,上大梁的日子,這上樑的日子在古代可是一件大事,要大擺筵席的,韓楉樰這兩天就是在忙這件事情。

她想著,等這件事情完了,自己就可以安心的好好休息幾天了,容初璟也知道,韓楉樰很關心這件事情,勸她,她也不會聽。

容初璟想著,既然她不聽,不肯休息,那就只有自己多看顧著點她,讓她不要太勞累了就好,於是這兩天,他就總是跟在韓楉樰的身邊。

「容初璟,你沒事嗎?」

見容初璟這兩天老是跟在自己的身邊,韓楉樰有些奇怪,以前他可是很忙的,有時候從蓋房子那裡回來,還要抽時間來批改公文呢。

「嗯,這兩天不忙。」

容初璟早就告訴過自己的暗衛,這幾天不要把公文送到這裡來,等他得空了,會通知他們的。

聽到容初璟的回答,韓楉樰也沒有辦法了,只能隨便他了,他想跟就跟著吧。

這天,青墨帶著韓小貝回來了,這是韓楉樰特意通知他們的,上樑是大事,她讓韓小貝請了三天的假,又加上月底本來就有的三天休沐,一共六天的假期。

「娘親,我好想你啊!」

差不多大半個月沒有見面,韓小貝一看到韓楉樰就高興的撲到了她的懷裡。

韓楉樰看到韓小貝也很是開心,把他抱在懷裡上下打量了一番,發現他並沒有瘦,這才放心,然後捏了捏他的臉,打趣他。

「恐怕我不在你身邊,你更高興吧,你看,都胖了。」

韓楉樰的話,讓韓小貝皺了皺鼻子,然後跟她撒嬌。

「才沒有呢,我真的可想娘親你了,我每天吃飯都吃不香,比平時都少吃了半碗呢!」

和韓小貝說了會兒話,韓楉樰又問了一下青墨,他們在益生堂的情況,知道一切都好,也就放心了。

「娘親,這就是我們的新房子嗎,好大啊!」

韓楉樰她們現在已經搬到新房子這裡來了,這幾天都是在這裡準備著,上樑的那天,要請客用到的東西。

豪門重生:BOSS,夫人又跑了 「對啊,這裡以後就是我們的家了,怎麼樣,小貝高不高興?」

韓小貝連連點頭,然後拉著韓楉樰就去觀賞自家的大房子去了,容初璟和青墨沒事,也跟著他們母子一起。

可惜剛剛修好,院子里還什麼都沒有,花草樹木都沒有,韓楉樰想著,以後可以好好的規劃一下,看看到底種什麼好。

「可惜浩興沒有回來,不然得話,讓他也來看看我們家的大房子。」

韓小貝是因為請了假,而且他平時的功課一向很得夫子的心,所以才回來了的,而韓浩興,就沒有請假和他一起回來了。

轉了一圈,韓小貝對自己家裡的大房子很是滿意,一路都喝韓楉樰商量著,院子里他想種什麼,他要那間當卧房,那間當自己的書房。

韓楉樰見他這麼興緻勃勃的,也都隨他高興,一一應了他,韓小貝這下就更高興了。

「小貝,你回來了啊!師父東西都送來了。」

正在韓楉樰他們將這房子大致的逛了一圈之後,韓遙微來了,見到韓小貝很是高興,和他簡單的打了招呼,先說了正事。

原來是韓楉樰讓人去郁林鎮上採買的上樑那天,請客吃的食材已經回來了。

「小美,你怎麼喊我娘親師父啊?」

就在韓楉樰準備離開的時候,韓小貝突然來了這麼一句,她才想起來,自己還沒有跟他說過,自己收了韓遙微當徒弟的事情。

「小貝,我現在可不叫韓小美了,我叫韓遙微,是師父給我取的名字,師父已經收我當徒弟,要教我醫術了。」

韓遙微倒是沒有覺得,這有什麼不能說的,反而一臉驕傲的告訴韓小貝,韓楉樰收她當了徒弟的事情。

這下,韓小貝更是疑惑了,不知道他離開的這段時間,到底發生了一些什麼樣的事情。

「你們兩也還久沒見過了,自己去玩會兒吧,我先去處理些事情。」 五天後。

這些天方逸天仍是在與銀狐、幽靈刺客她們對戰苦練,不過讓他惱火的是四重力勁仍然是沒能激發出來,彷彿當晚轟殺黑暗散播者時爆發而出的四重力勁從此就是曇花一現了般。

饒是如此,方逸天倒也是沒有氣餒,仍是在苦練著。

而這些天,方逸天也去看望過柳玉與林曉晴這兩個女人幾次,如今方逸天安排她們都住在同一個小區中,看望起來也是極為方便。

每次過去柳玉心中都極為高興,而詩詩更是為之雀躍,畢竟現在柳玉與詩詩兩人住著的房子比起以前居住的那間老房子空間大了許多,且明亮乾淨,倒是讓詩詩這個孩子歡快的在房間內玩耍著。

對於方逸天此前重傷昏迷的情況柳玉是不知道的,方逸天也沒跟她說,也是為了不讓柳玉過多的擔心與慌亂,看著她們母女兩能夠好好的生活他心中也就踏實下來。

至於林曉晴,她此前在公司中也是聽到一些傳聞的,在追問之下,方逸天倒也是如實說明,還真是讓林曉晴揪心不已,但看著方逸天蘇醒過來而且又陪在她身邊倒也是讓她漸漸開懷起來。

對於這兩個女人方逸天目前來說還不想跟藍雪她們公開,只想等到他與金剛一戰結束之後徹底的安定下來,了無牽挂之後再讓她們出現在藍雪她們的視野中。

方逸天蘇醒過來之後,藍雪她們一個個女人也回到了正規的生活,慕容晚晴懷孕之下基本是待在家中安心養胎,她與藍雪負責的項目則是由藍雪全部經手經營著,此外歐水柔也漸漸地接管了慕容家族中的一些產業,替慕容晚晴分擔著。

林淺雪所在的華天集團中在近期的一塊地王競標中以著30.5億的高價購置下了這塊天海市地皮交易最高的地王,正在著手開發著。甄可人管理下的金城商廈目前也成功的成為了天海市主流消費的大商廈。師妃妃與許倩經營的炫色酒吧目前也是在擴大規模,準備又要開兩家連鎖的酒吧。舒怡靜最近也是在忙著她的學術論文。

一切的生活都是井然有序,也唯有晚上眾多女人回到家裡之後彼此談話交流,分享著這一天的新鮮事情,顯得極為和睦與融洽。

…………

這一天,方逸天又是苦練一天直到夜幕降臨之後才與銀狐與幽靈刺客離開。

不過他並沒有與銀狐她們回去那棟臨海別墅,而是獨自驅車要去另外的地方,而銀狐與幽靈刺客索性也就開車去皇家豪苑與藍雪她們聚在一起聊天說話。

方逸天一路驅車,卻是開車來到了雲夢以前居住著的高檔住宅小區,看樣子似乎是要去雲夢以前居住的地方。

事實上也是這樣,原來今天雲夢與蕭怡這兩大極品熟女便是暗中讓他過來雲夢的房子中一起吃飯,回味著以前他們三人在一起的時光。

這兩大熟女相約,方逸天自然是不敢怠慢,修鍊一天直到夜幕降臨之後便是驅車前來。

方逸天在這片高檔住宅區中停下了車,便是輕車路熟走進了一棟單元樓中,乘坐電梯直上,出了電梯后便是走到一間房間門口前按下了門鈴。

「叮咚……」

門鈴聲響了幾聲,隨後門口「哐當」一聲,房門打開了,站在門口處的正是雲夢。

雲夢身上穿著寬鬆的孕婦裝,她的小肚子已經是微微隆起,誰說還不是很大,但從外形上已經是能夠看出來了。

「逸天,你來了……」

雲夢看到門外的方逸天後禁不住欣喜一笑,那張嬌美迷人的臉牽起了一絲欣喜的笑意,開口說著。

雲夢雖說懷了孕,但是依舊是顯得那麼的嬌艷美麗,較之以前身體卻也是顯得豐腴許多,而正是這種豐腴讓她渾身上下孕味十足的同時卻也是更有股成熟迷人的風韻。

方逸天笑著點了點頭,走進了房間內,開口問道:「今天你肚子里那個小子老不老實?」

「他才不會老實呢,有你這樣的父親,你說這孩子能老實嗎?以後生出來了非要好好管教,不能跟你一樣。」雲夢嗔了方逸天一眼,便是開口笑著說道。

目前來說,雲夢懷孕已經是六個月左右的時間,而慕容晚晴則是壞了四個多月時間,她們肚子里的孩子性別已經是成型,雖說目前來說醫院不給做性別檢查,但這只是明著的規定。

對於方逸天來說要想知道雲夢與慕容晚晴肚子里孩子的性別只需要跟市人民醫院的院長打個招呼便可。對於方逸天,那個院長可是不敢怠慢,態度絕對是畢恭畢敬。

起初方逸天也沒想過要去檢查雲夢與晚晴這兩個女人肚子里孩子的性別,不過有一晚他與身邊的那些女人藍雪她們聚在一起的時候聊到這個話題,便是說要去檢查一下確定性別之類的。

於是方逸天挑了天時間帶著雲夢與晚晴與醫院秘密檢查了一番,得出來的結果是雲夢懷著的是個男孩,晚晴懷著的則是個女孩。

「這臭小子還沒出生呢竟然還不老實?」方逸天說著,便是拉著雲夢的手走到沙發上坐著,說道,「來,讓我聽聽,這小子怎麼不老實……」

「去去去,你看你今天又去苦練了一天,滿身臭汗的,你先去洗個澡再說。蕭姐姐正在廚房裡面炒菜,你洗澡出來后差不多可以吃飯了。」雲夢嗔聲啐了聲,便是開口說道。

方逸天只好苦笑了聲,乖乖的走進浴室中洗了個澡。

暢快的洗了個澡之後方逸天便是走了出來,看到蕭怡正將做好的飯菜端出來,方逸天見狀便是走過去幫忙,說道:「又能吃到成熟魅力的蕭大美女炒的菜,真是太幸福了。」

「就知道貧嘴……」蕭怡那雙嫵媚流轉的美眸白了方逸天一眼,口中嬌嗔的說道。

方逸天嘿嘿一笑,與蕭怡走進廚房的時候卻是忍不住手癢,伸手抱住了蕭怡,直讓蕭怡口中嬌呼著,而後便是嗔聲不斷。

重生之展翅高飛 「這個大壞蛋……兒子以後你可不能學著你這個壞蛋爸爸。」

外面的雲夢聽到廚房內傳來的聲音,她那張嬌艷的俏臉卻也是禁不住微微一紅,口中嗔了句,隨後便是伸手撫摸著她的小腹,臉上帶著流露而出的笑意喃喃說著。 韓楉樰見他們好像有話要說,也就讓他們兩個小孩子自己說比較好,於是和他們說了一聲,就自己先去處理那些食材去了。

容初璟和青墨想著,反正是在自己的家裡,不會有什麼危險,也就跟著韓楉樰離開了。

等他們離開之後,韓小貝就拉著韓遙微,讓她告訴自己,他離開的這段時間,到底發生了什麼,為什麼她改了名字,還變成了自己娘親的徒弟。

韓遙微見韓小貝真的很想知道的樣子,也就把自己的事情,全部都告訴了他,包括自己被家人給賣了的事情。

她說的時候很平靜,就好像在講別人的故事一樣,但是韓小貝還是在她講道自己被爹娘給賣了的時候,情緒有些低落,於是安慰著韓遙微。

「那樣的親人,沒有了就沒有了吧,反正你現在是我娘親的徒弟了,以後我們都是你的親人,都會照顧你的。」

韓遙微聽了韓小貝的話,眼眶紅了,然後重重的點了點頭。

「嗯,我知道,你和師父就是我在世上最親的人了!」

說完了這件事情,韓小貝又和韓遙微說了一些在私塾里發生的,有趣的事情,兩個小朋友前合後仰的,笑得開心的不行,直到韓楉樰來叫他們吃午飯。

很快就到了上樑的這一天,天還沒有亮,韓楉樰就起來準備了,因為提前請了可,所以春香嫂子她們都知道,也是早早的就趕過來幫忙了。

「嫂子,這次又麻煩你們了。」

韓楉樰向春香嫂子她們道謝,知道她們都是,放下了家中的事情趕過來幫自己的。

「楉樰,你這是說的什麼話,和我們還這麼見外,前些日子,你蓋房子,我們有事,沒能來幫你,就很過意不去了,今天這麼重要的日子,我們還能不來嗎!」

春香嫂子笑著和韓楉樰說道,然後就個自己分工,大家都忙了起來,就連張氏,也帶著她的女兒小敏來幫忙了。

至於容初璟,韓楉樰今天大部分時間都在廚房,他不好再跟在她的身邊,就和林浩峰一起,在外面迎客。

可是容初璟更本沒有做過這樣的事情,而且也不認識來的到底是誰,沒一會兒,林浩峰就把他趕走了,讓他別在這裡添亂。

容初璟冷冷的瞥了林浩峰一眼,正好,他也不想在這裡,跟這些山野村夫寒暄,於是頭也不回的離開了,打算去找韓小貝。

總裁玩過火:女人,說愛我! 「王叔叔,你找我有什麼事情嗎?」

韓小貝這天,也和韓遙微一起,乖巧聽話的給客人到茶水,看到容初璟來找他,還以為有什麼事情呢。

「嗯,沒事,就是看看你們這裡有沒有什麼問題。」

容初璟突然間發現,好像只有自己,是沒事做的那個人,嗯,不對,青墨呢。

「哦,這樣啊,你放心吧,王叔叔,我們這裡一切正常,你讓我娘親別擔心。」

韓小貝還以為,是韓楉樰不放心他們,特意讓容初璟過來看看的。

到了巳時三刻,就是算好的吉時,韓楉樰重新回房換了一身衣服,準備出來上樑。

這時,容初璟才看到,原來青墨在那些上大梁的人中間,他心下有些不悅,不過看到韓楉樰出來,馬上站到了她的身邊。

「上大梁嘍!」

這時韓楉樰請來的主事的人,大喊了一聲,然後那些抬著大梁的人回應了一聲。

「噼啪噼啪!」

正在大梁放好的時候,外面響起了震天的鞭炮的響聲,大人小孩都齊齊捂住了耳朵,每個人的臉上都洋溢著笑容。

看到韓楉樰臉上那從心裡散發出來的,真心的笑容,容初璟也不自覺的露出了一抹笑意,覺得自己這一個月的辛苦總是值得的。

「恭喜恭喜,楉樰,恭喜你啊!」

上了大梁之後,馬上就是開席了,不管是真心還是假意,大家都對韓楉樰恭喜著。

韓楉樰也不會真的計較別人是不是真心的來恭喜她,說了幾句場面話之後,就宣布開席。

宴席上推杯換盞,說笑聲不斷,而且韓楉樰準備的都是好酒好菜,光是肉菜,就有五六道,這在他們家裡,可是過年也吃不上的。

所有人都很開心,大家都敬了韓楉樰的酒,她推辭不過,就小喝了幾杯,不知是天氣太熱,還是酒精的原因,臉上泛著潮紅。

這頓飯一共吃了一個時辰的時間,大家才盡興而歸,韓楉樰送走了最後一個客人,覺得自己的頭有些暈乎乎的。

「楉樰,你沒事吧?要不要先去休息一下?」

容初璟一直注意著韓楉樰,看到她臉上的潮紅,有些不正常,馬上上前關心著她。

「我沒事,就是頭有些暈,可能是喝了酒的緣故,我做一會兒就好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